第7节

      011章 战胜对手

    一进村部的大门,李大川就看见了赵虎。他阴沉着脸站在广播室的门口,抱着膀子,上身的肌肉一块一块地鼓起着,就像是铁铸的一样。他的气势沉稳、锐利,具有攻击性。

    李大川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赵虎。他的气势和赵虎截然不同,就像是一潭清澈的泉水,灵动却不张扬。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李大川,如果你现在收拾你的东西滚出青木村的话,我也懒得对你动手了。”赵虎冷冰冰地说道。

    李大川摇了摇头,“我们的约定不是还有几天吗?”

    “我们约定的时间是从你来青木村的第一天开始算起的,就是今天。我本来是想明天来找你的,但你今天在玉桂家让我舅下不了台,那么我们就今晚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吧。”

    “算了,早几天晚几天也没什么,我其实也没指望你这种人守信用。”

    “不要以为你多读了几天书就可以在老子面前嚼舌头,我实话告诉你,你要是不滚出青木村,我今晚就打断你一条腿!”赵虎握了一下双拳,指骨啪啪作响。

    其实李大川心里也很清楚,真正刺激到赵虎的是在玉桂家的实话,青花儿很关心他,而他又故意当着马福全的面和青花儿显得很亲密的样子,而马福全肯定又将事情添油加醋地说给了赵虎听,所以赵虎才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赵虎来都来了,避也避不开,晚几天或者早几天和打一场其实也没多大的区别。不过,虽然修练出了一点灵力,也学会了一些东西,但他却从来没有和赵虎这种级别的对手干过架,所以当赵虎捏想指骨,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的时候,他心中还是很紧张的。

    看着赵虎一步步逼近,李大川也使劲握了一下拳头,比较丢人的是,没有爆出啪啪的响声。不过他的反应也快,指骨没捏响,那一滴灵力却已经从气海丹田之中涌出来,流转全身。

    “给老子倒下!”还有举步距离,赵虎突然怒吼了一声,趁着李大川分神的时候,猛地跳跃起来,一记飞踢踢向了李大川的胸膛。

    终究是缺乏实战的经验,又在赵虎大声怒吼的时候吓了一跳,慌了一下神,结果等李大川看到赵虎的飞腿踢来的时候,他已经是躲闪不及了。胸膛中了一脚,砰地一声闷响,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和震动,他的身体也掀飞起来,跌落到了五步开外的地方。

    一下眨眼的时间就被放倒,这就是李大川成为修仙者的初战。看起来很丢人,但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最后一次打架的时候恐怕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孩童时代所掌握的打架技能,不过是抱着腰摔,扔泥巴,吐口水和骂脏话什么的,而那些手段是无法用在赵虎这种从小习武的人身上的。而他现在所学会的东西,缺乏实战的经验,很难发挥出来。

    “哼!听我舅说你的力气很大,那又怎么样?老子还是照样踩扁你!站起来,老子再踢你一脚,然后打断你的腿。”赵虎没有收手的意思,更咄咄逼人了。

    “咳咳……呸!”李大川偏头吐了一口口水,他估计他是受了内伤,会吐点血水什么的,但吐出来的却是正常的口水。他飞快地回想了一下,突然想了起来,就在他被赵虎的飞腿踢中的时候,他的那一点灵力突然都聚集到了胸膛上,宛如一片硅胶一样保护着他的皮肤、肌肉和肋骨,所以当时虽然感觉很疼痛,但却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妈的,躺在地上装死吗?你还是不是男人?”赵虎讥讽地道。

    就在这时,李大川的双手在脑后一撑,双腿一弹,一个鲤鱼打挺的姿势顿时从地上弹了起来。他静静地看着赵虎,脑海之中却在飞快地播放着早晨在登天崖上学到的格斗动作。一时间,李小龙、甄子丹和尚格云顿等等纷纷登场,动如猛虎,敏如狡兔。最后,他自己所整理的那一套还没得及命名的拳法也雪花飘落一般,纷纷扬扬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看打!”赵虎又大吼了一声,突然跳跃起来,又是一飞腿踢了过来。

    这一次,李大川没有被赵虎的吼声分神,赵虎的身体跳跃起来的时候,他本能地学着李小龙的滑步闪躲的动作,双脚移动,横移了两步,轻松地躲开了赵虎的飞腿快踢。

    双脚落地,赵虎惊讶地看着李大川,同时伸出双手,右手在前,左手在后,摆出了一个过招的架势。很显然,他刚才没拿李大川当一回事,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得不正视李大川了,因为他很清楚他那踢中李大川的一脚是什么力道,就连肋骨都能踢断三根,但李大川不仅没事,就连闪躲的速度都快得让他吃惊!

    李大川揉了揉胸口,“刚才只是热身,我们现在正式开始。”他倒没有像赵虎那样摆出过招的架势,虽然他想摆的话,李小龙的、甄子丹的、尚格云顿的过招架势他都可以摆,但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很随意,很轻松的样子。

    习武之人最恨别人的轻视,李大川那满不在乎的态度彻底激怒了赵虎。他的右脚在地上一蹬,身体忽地向李大川射去。人还在空中,他的左腿膝盖猛地向李大川的小腹撞去,同时双手探出,抓拿李大川的双肩。

    这一膝撞,起码有好几百斤的力量,如果再被拿住双肩,无法退让的话,一旦被撞上,肯定会被撞成内出血,更严重的甚至肝脏破裂!但是,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击,李大川这一次却没有后退躲闪,而是就在赵虎的身体离体撞来的同时跳跃起来,一记飞腿踢向了赵虎的胸膛。

    就在今天早晨,李大川将那一点灵力灌入双脚,差点跳上三米高的岩石,最后虽然因为缺乏经验而失败,但他对使用灵力来跳跃的高度和速度却是有相当自信的。这一次在实战之中使用灵力来跳跃,果不其然,他一下就跳到了两米的高度,刚好高于扑来的赵虎的高度,他瞬间踢出去的一脚也刚好踢中赵虎的胸膛。

    砰地一声沉响,赵虎本来是向前扑来的,但被李大川一脚踢中之后,身体又嗖地向后飞去,足足飞出了好几米远才砸落在地上。倒地之后,赵虎也跟着以一个鲤鱼打挺的动作从地上弹了起来,但双脚还没站稳,又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他的嘴角也溢出了一丝殷红的鲜血,和着他那愤怒和惊讶的神情,显得份外地狰狞。

    李大川也吃了一惊,因为用同样的飞腿招式,赵虎也踢了他胸膛一腿,但他只是疼了一下,却没有受伤,而赵虎现在却明显是受伤了。

    “老子要弄死你!”怒火中烧,赵虎再次扑向了李大川。这一次他的动作更快更猛,逼近李大川之后拳脚一齐出动,上下配合,一拳一脚都专挑李大川的要害去打。

    人体的要害,不仅是双腿之间,心脏、脖子什么的,还有许多的死穴,比如太阳穴、命门什么的,一旦被重拳击中,非死即伤。眼前李大川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穴位,自从修练了吸灵心法之后,他对那些穴位便了如指掌。他很清楚,赵虎这样打,已经不是简单的比试一下那么简单了,而是动了杀人的心!

    李大川根本没有想到这场比试会演变成这样,由始至终他也从来没有杀人的心思,甚至连伤害赵虎的心都没有。他的初衷是以修仙者的手段打赢赵虎,让他知难而退,不再跟他过不去,但这个时候,赵虎对他进行疯狂的攻击,他也一下子怒了。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人呢?生命受到威胁,李大川的潜能也在这个时候爆发,他的反应和速度较之刚才更敏捷和准确,灵力的运用也变得更为娴熟。赵虎的拳头打来,快腿踢来,他都能迅速闪开,而赵虎就连他的衣角都难以碰到。

    闪躲了几下,李大川看准赵虎的一个空档,猛地一记摆拳打中了赵虎的面颊。

    一拳落下,砰地一声沉响,赵虎一声惨叫,壮实的身体轰然栽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射而出,含带着的还有两颗大牙。

    这一次倒地,赵虎没能像刚才一样迅速弹起来,他的半边脸颊高高地肿了起来。那一记摆拳显然不仅敲掉了他两颗大牙那么简单,就连他的大脑也受到了震荡。即便他是从小习武的人,在这种状态下也无法指挥身体作出有效的反应。

    余怒未消的李大川一脚踢在了赵虎的小腹上,顿时又将赵虎踢出了好几米远。这一次,赵虎惨叫了一声之后嘴里不住来血,竟昏厥了过去。

    李大川一下子懵了,他没想到他前后就打了赵虎两下,一个从小练武的大个子就被他撂倒在地。从小到大他也没将人打这么惨过,看着嘴里不住冒血的赵虎,他心乱如麻,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喂!你起来,你这算哪门子习武之人啊?我就打了你两下,你就成这样了,你家的铁板功的铁板是镔铁皮的吧?”站着看了一下,还是不见赵虎有爬起来的迹象,李大川有些慌了,赶紧上去查看。

    赵虎的嘴里还是不断来血,呼吸微弱,没有醒转过来的迹象。

    “你妹的,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就这么死了,我也得坐牢。”李大川摇了摇赵虎的肩头,又叫了一声。

    赵虎还是没有回应,更没有醒转过来。

    李大川心中越来越慌,情急之下灵光一闪,想起了傍晚背玉桂下山时的情景,于是将一滴灵力运转到手掌之上,然后缓缓地揉着赵虎的胸口和小腹。灵力一运转起来,一股暖暖的热流就在他的手下产生,慢慢地滋养着赵虎的身体。

    虽然看不见,但那股因为灵力而产生的热流却实实在在地在驱散赵虎小腹之中的淤血,增强他心脏的活力。终于,李大川坚持揉捏了五分钟左右,赵虎一声咳嗽,吐出一块黑色的血块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太好了!”李大川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跟着又问道:“你能站起来吗?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李大川那充满关切的声音,还有他那一丝笑容对于此刻的赵虎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讽刺。赵虎恨恨地看了李大川一眼,抹掉了嘴角的血迹,然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李大川去扶他,他很神经质地甩开了李大川的手,愤怒地道:“滚开!你赢了,这还不够吗?”

    李大川摊开了双手,一脸的无奈,他是真心想帮忙的,但看赵虎这种反应,他觉得他要是再坚持帮忙的话,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就这样,赵虎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村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李大川却雕像一样地站在远处,看着赵虎离开的方向。他此刻的感受很是复杂,想的事情也很多,不过他最清楚的事情却是,他这种“学前班”级别的修仙者在全有真人的眼里或许不算什么,但要是放在外面的世界,那绝对是一个很强的所在。还有,他的灵力对于人体有着治愈的作用,既然能让重伤的赵虎脱离危险,清醒过来,那么就能治好玉桂的腿疾。一想起玉桂,刚才的紧张慢慢消退了下来,让他好受了一些。

    012章 夹春拳

    第二天天色还没亮开,李大川便再次出现在了登天崖上。他现在又多了一些事情,除了修炼灵力之外,还要练一下他那一套东拼西凑出来的拳法。就在昨晚看岛国波神大片的时候他突然有了灵感,给他拼凑出来的拳法取了一个名字,夹春拳。

    夹春拳和咏春拳仅一字之差,但就境界和文化而言,那却绝对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这么一个龌龊的名字,也只有李大川这种阅尽天下毛片的青年才俊才能取出来,张三丰不行,丘处机也不行。

    这套东拼西凑,融贯中西的夹春拳有许多缺点,但李大川的那一点微弱的灵力却能弥补这些缺点。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不然昨晚他是没办法打赢赵虎的。

    一次灵力修练,一次夹春拳的演练,日头便从东边的地平线升上了天空。修练结束的李大川也跑步回了村部,又过了一些时候,他再次走出村部向赵虎的家溜达过去。一边走路,他也一边看着一个小学生所用的数学作业本,有时候还会拿一只圆珠笔在上面写画一点什么。

    那个小学生数学作业本上记着的都是《手把手教你成神仙》之上的第二部分内容,符字。他边走边写的,就是他对符字的一些理解和注释。

    修仙一途,灵力是根基,可以看做是人的身体力量,吃饭、走路什么的,少不了这种力量。而符字,那就是基础知识了,可以看做是汉字的笔画,英文的字母了。没有笔画,也就无法组成博大精深的汉字文化,没有字母,也就不存在什么英语了。而没有符字,那就不可能存在修仙者的法符了,修仙者也无法完成各种法术以及法器的炼制了。所以,这符字也算是修仙一途的根基,必须要学会,必须要精通。

    修仙的符字有十八个基础符字,分别是:往、今、未;生、死、定;金、水、木;暗、火、土;风、雷、电;人、鬼、神。

    这就是修仙十八符字,不同的组合,就能画制不同的法符。

    这就像是英文字母一样,不同的字母组合在一起就能得到不同的单词。比如将“人”、“定”两个符字组合在一起,炼制成法符,那就会得到一张定身符,专门用来定人身体的。又比如将“风”和“电”组合在一起,炼制成法符,那就得一张电符,一是用,便可化作一道闪电,劈在中符人的身上,威力巨大。

    总之,十八个符字通过这种变换和组合便能产生难以计数的不同功用的法符,玄妙无穷。

    吸灵心法已经学会,李大川用它也修练出了灵力,所以现在也是时候开始符字的学习了。不过,看似简简单单的十八个符字,但里面的学问却是博大精深,要想弄懂它们并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一边走路一边学,大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却还在原地踏步,没有半点进展。

    “全有真人给我的修仙秘笈已经是够通俗的了,学起这些符字都这么难,可想而知越往后,我要学的东西肯定会更难。算了,回去再学,先办正事要紧。”李大川将作业本收了起来,慢吞吞地向赵虎的家走去。

    他一大早溜出来,却是因为心里没有底,毕竟昨晚把赵虎打得那么惨,万一赵虎当时逞强装没事,回来就重伤完蛋了呢?这就是他所担心的事情,必须要弄个清楚。掌握第一手情况,该跑路就跑路。

    赵虎的家是青木村唯一的一幢三层楼的小洋楼,别家都安的是白色透明的玻璃,而他家的窗子都安的是茶色的玻璃,老远就能看见,与众不同。大门也不是普通的木板大门,而是红漆大铁门,门上嵌着两只纯铜大拉环,配一尺高的大门槛,别有一种地主的气派。

    赵家的大门紧闭着,也没见楼上有人走动。李大川张望了一下,灰溜溜地路过了赵家的大铁门,向路旁的一棵老榕树走去。

    那一颗榕树酷似一把巨大的遮阳伞一样插在路边,几个老头正围着一只棋盘下象棋。李大川刚走过去一个老头就愤怒地掀了棋盘,气急败坏地道:“老子不下了,你悔棋!你居然悔棋!”

    看这那瘦骨伶仃的老头的架势,还有他的声音,感情这悔棋的事情比商场上毁约还严重。

    与他对下的老头也站了起来,指着掀棋盘的老头鼻子骂起了人。李大川慌忙走了过去,将两个眼见要打起来的老头劝开。这也是他的工作之一,化解村民的各种纠纷。

    一场闹剧最终没能演变成打架斗殴的事件,李大川也掏出赊来的红塔山香烟,给几个老头一一递上,又掰燃打火机给他们点上。烟是和气草,果然一抽上烟,几个老头又变得和气了起来,和他这个村官聊起了天。

    “几位大爷,你们知道赵虎去什么地方了吗?”闲扯了几句,李大川借机问起了他关心的事情。

    “一大早就骑着摩托车去山下了,不知道是要去什么地方。”掀棋盘的老头说。

    “一大早就骑着摩托车出去了?”

    “是啊,我们几个亲眼看见的。”几个老头纷纷说话。

    李大川紧绷着的心弦彻底放松了下来,既然能骑摩托车,那就是没事了。既然没事,那还跟几个老头费什么话呢?客套了两句,他起身就走。

    “喂!大川啊,再聊一会儿嘛,我想问问美国打塔利班,打到什么程度了啊?”一个老头大声问道。

    李大川的身子顿时一震,你一个山村老头,怎么关心起来国际时事了呢?美国打塔利班,关你屁事啊?不过这这是心中的荒诞感受,他面上却还是一团和气,“这事啊,据说……已经打到东京了!”

    “哈哈!我就说美国大兵厉害嘛,都打到东京了!”问话的老头哈哈直笑,很有炫耀见识的嫌疑。

    阿富汗的东京……李大川苦笑着摇了摇头,脚步飞快,任那几个老头拿多么奇怪的话题引诱他,他都没有回头。

    既然赵虎没事,也就了了一桩心事,接下来倒可以对玉桂的腿疾进行治疗了。

    “晚上去的时候,我是应该让玉桂姐脱了裤子接受治疗好呢,还是让她穿着裤子好呢?根据我的经验,减少一层布料的遮拦,我的灵力应该起到更好的治愈作用吧?怎么跟她开口呢?”这就是李大川感到纠结的地方。

    013章 暧昧治疗

    “大川叔叔,我能看着你给我妈妈治病吗?”叶子仰着小脑袋,很天真地看着李大川。

    李大川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叔叔治病你不能在旁边看,你要是不小心弄出声音,让叔叔分了神,狐影响到你妈妈的治疗的。”

    “那……我去别屋做作业了。”叶子很乖巧地离开了房间,出去的时候还不忘带上了门。

    这倒不是李大川别有用心,而是事实确实如此,他的灵力微弱,用来治疗的经验也很缺乏,倘若留一个孩子在这里,好奇是每一个孩子的天性,也就免不了问这问那的,而那就会让他分神,从而影响到对玉桂的治疗。

    房门关上,白炽灯泡散发着明亮的光线,将一间屋子照得透亮。房间的气氛也显得很静谧,隐隐的也有一种怪异的气氛在蔓延着。

    “大川,你……你坐吧。”玉桂的声音显得有些结巴,“这灯泡是一百瓦的,我特意让喜祥嫂帮忙换的,这样的话,你能看得清楚一些。以前那只是十五瓦的,光线太暗了。”

    李大川坐到了床榻上,看着平躺在床上的玉桂,灯火下的她有些莫名紧张,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他心中微微一动,随口搭讪地道:“对了,玉桂姐,能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什么冒昧不冒昧的……你问就是了。”

    “我从来没有听过叶子她爸爸的事情……她爸爸是怎么去世的呢?”

    “他……”这个问题触动了她心里的伤痕,玉桂的神情变得有些忧伤起来,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大川慌忙道:“玉桂姐对不起,这个问题就当我没问吧。”

    玉桂却又笑了笑,“咱们山里的人可没你想的那么娇贵,问一下都受不了,村里的人也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存在什么秘密,我就说给你听吧。”顿了一下,她又说道:“叶子的爸爸叫叶金斗,死的时候吧,年龄和你差不多。我们打小认识,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我家里穷,他家里也穷,我嫁给他的时候才十八岁。十九岁就生下了叶子,这不,转眼三年过去了,叶子都六岁了。”

    李大川心里暗暗地道:“十八岁就嫁给了叶子的爸爸,十九岁就生下叶子,她现在二十五岁,不过大我一岁多一点,难怪这么年轻漂亮……”心里想着事情,面上他又随口问道:“对了,金斗大哥是怎么死的呢?生病了吗?”

    玉桂笑道:“他状得跟牛犊子似的,怎么会生病死呢?”回想了一下,她才又若有所思地道:“他的死到现在我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只记得有一天他跟我说,他在后山森林里发现了宝贝,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第二天一早他就去后山了,结果一连三天都没有回来。我去找他,结果掉下山坡,摔伤了腿。又过了一天,赵虎带着人去找到了他,但回来的只是他的尸体。我的腿也因为没钱去城里医治,所以……”

    “金斗大哥没有找到那宝贝吗?”

    “要是找到的话,我和叶子还用这么辛苦吗?那究竟是一个什么宝贝,我也不清楚,可怜他却为此送了性命,哎……”玉桂一声惆怅的叹息,说不下去了。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