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节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一片大草原之中,如果只生存着一群羊,却没有任何天敌,那么这群羊会因为安逸的生存状态而逐渐的降低生存能力,身体素质会下降,病患也会多发。但是,要是在其中放进去几只狼,那么在狼的追击之下,这群羊会不停的奔走,身体会进一步强健。

    如今,圣约翰教会的数千座教堂,就是那羊群。而故意培养出的这些邪教,就是几只狼。

    有了这些邪教的作恶,才显得圣约翰教会的光辉与伟大,才使得更多的美国民众信仰这个教派。如此一来,圣约翰教会在美国的地位也就更加超然。渐渐的,圣约翰教会成为美国最大的教派,信徒占据了总宗教人口的近一半,这是一个极其了不起的成就!

    之所以说是了不起的成就,是由于美国的社会性质所决定的。两百多年来,美国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推动了宗教随之大繁荣,教会势力也渗透到各个角落。在所有美国民众之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成|年人都信仰神,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参加祈祷,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都是教会成员!这是一个何等庞大的人口基数?

    而美国宪法规定宗教信仰自由、政教分离,政府无权干涉教会事务,这使得美国宗教团体林立,派别多达上千个!

    庞大的教众基础,数千个教派,但圣约翰教派一家就占据了半数的信徒!这样的一个情形,当然可以说是极其了不起的成就。

    也正是因为这样,周东飞对这个圣约翰教会下手的时候,才会慎之又慎。按照周东飞的计划,本来是要把这些教会头子抓起来,然后押送到黑水公司总部。当周东飞也开始行动的时候,趁着乱战让黑水公司的乱枪击毙了这些邪恶教会头子。到时候,谋杀圣约翰教会首脑的,就是黑水公司。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更加简单了。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多的周折,直接将圣约翰教会的邪恶秘闻公布出去,就足够它们喝一壶的了!

    而厉道人和柯净宗终究是经验老道,也当即判断出了计划可以发生重大变化。于是厉道人令身边两个康无畏弟子取出已经设定为无声的手机,将现场的情况原原本本录制了下来。

    至于原本决定的绑架计划,随之取消!

    如今,两个人已经录制了不少内容了,但里面的会议依旧没有结束。但是随之而来的对话,则更让厉道人和柯净宗等人感到非同寻常了。

    只听那督主教说:“除了应对邪恶的异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也是本次会议的另一个主要内容。目前马上要开始新一届总统大选了,总统先生是决定要连选连任的。但是突然冒出了一个对手,对他造成了不小的竞争压力。这个人名叫斯特劳斯,前几天刚刚完成了竞选登记。根据我们和世俗世界盟友们的约定,我们教会不会干预政坛的内部运作。但是,这个斯特劳斯是异军突起的黑马,根本不属于我们这个阵营。而且,这他还是一个天主教徒。”

    顿时,十几个人纷纷交头接耳。

    督主教让众人静了静,继续说:“这个斯特劳斯具有很强的能力,政治经验也很丰富。特别的一点,是他继承了前副总统戈登的几乎所有人脉。加之总统先生受到了国务卿克里斯蒂娜和中情局案件的影响,造成了人气下滑,使得斯特劳斯在选举中可能占据了不少的优势。天主教徒啊,类似‘肯尼迪当选’那种意外不能重新上演了!”

    历任美国总统都是新教徒,也都属于圣约翰教会,除了那个身为天主教徒的肯尼迪。

    “天主教徒?只要不是属于我们的人,就别想成功竞选!只要我们认真准备,就不会出现意外。”一个黑衣主教说,“我们掌握着全国半数以上选民的信仰,哪怕只能左右其中百分之三十的竞选意向,这次选举就不会有任何意外。至于肯尼迪的事情,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五十多年前,要不是华夏那几个家伙捣乱,肯尼迪怎么可能钻了空子!”

    “是啊!”督主教感慨说,“当年华夏的龙吟寺住持和传奇兵王李健吾一同潜伏到美国,造成了我们教会的重大内乱,这才使得我们顾不得当年的大选,致使肯尼迪那个异教徒成为了总统。”

    那个黑衣主教则同时感慨:“幸亏李健吾他们也是误打误撞,要是知道了我们教会的底细,恐怕那次会对我们教会造成更大的损害。”

    “其实也未必是误打误撞,因为那个时机选择的太好了。”督主教说,“依我看,他们就是察觉了我们教会能左右竞选的结果,这才故意捣乱,让作为和平派系的肯尼迪登台。肯尼迪登台后,确实缓解了华夏在南越方面的压力。只不过李健吾不知道我们更深层次的秘密,这才浅尝辄止,得手之后就匆忙回到了华夏。”

    人民圣殿的教主撇了撇嘴,问:“好几次都听说什么‘龙吟寺’了,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教会?”

    “不算是教会,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组织。具体的东西,牧首也没有说的太清楚。”督主教说,“牧首只是表示,如今这龙吟寺的内部结构出现了重大调整,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型期。牧首大人正在紧密关注着,一旦出现了什么变化,他会亲自处理,这倒不需要我们考虑太多。总之,我们目前只要做好对信徒的引导,确保总统先生得以连任,不让那个斯特劳斯得手,这就够了。”

    柯净宗和厉道人意识到,这圣约翰教会——或者说福荫联盟——更大的作用,竟然是左右着美国总统的竞选。美国作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其领袖的作用简直太大了。而这样一届届领袖的产生,竟然离不开福荫联盟的支持。

    要是再延伸着考虑一下,比如在岛倭国,好多顽固的鹰派党派得以竞选成功,也都得到了精椁神社的支持。而精椁神社,也已经被圣路加教会所渗透。想当初那些政客虽然是德川和三井那些家族扶持的,但却也受到了教会的影响。直到现在,三井等家族和周东飞关系极好,所以在推选政治代言人的时候才更加细致审慎了很多。

    那么,福荫联盟其他几个教区的分支,是否也在影响着其他大国的政治呢?可以想象,这几乎是一定的。

    这么看来,这个福荫联盟的影响力确实够猛,骇人听闻。

    而这一点,似乎才是它最猛的地方。

    渐渐的,里面的谈话已经没有了实质xing的内容,密会也马上要结束。柯净宗和厉道人看得出,今天的收获到此为止,也已经够大了。于是做了个手势,示意身边的人跟着他们两个说悄然离去,人不知鬼不觉。本来是要抓住这些家伙的,现在已经没有必要。

    当然,周东飞想要做那边的事情,也就更加的从容自如,不必再担心厉道人和柯净宗他们的安全问题了。

    第1165章 集中打击

    掌握了圣约翰教会的惊人内幕,周东飞并未急于出手。很多东西要留到关键时候出手,这才能起到最佳效果。

    其实早在历道人和柯净宗出手前一周,周东飞就已经打出了另一张牌——他命令心怡总部的雇佣兵在中亚、北非和东非潜伏已久的三支小分队,迅烈出手!每个小分队的数量,都多达两三百人。这样的一个数字,对于心怡雇佣兵而言已经算是大规模行动。

    而在这三个地方,都有黑水雇佣兵的存在。那些黑水雇佣兵在当地执行各类的任务,主要是帮着地方军阀政府打内战,又或者帮着造反派政府提供武力支持。这三个地方的黑水雇佣兵,数量分别为五百到一千不等,三支黑水队伍加在一起总人数过两千人。这两千人都是老雇佣兵,也是黑水的精英。

    但是,心怡雇佣兵的总体素质更强,而且是偷袭出击。于是在这三个地方,三支黑水雇佣兵被打懵了!那那些兵力弱小、武器低劣的国家,黑水雇佣兵就是战神一般不可击败的存在。但是面对心怡雇佣兵的偷袭,他们完全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黑水雇佣兵东非兵营遭袭!

    黑水雇佣兵中亚兵营遭袭!

    黑水雇佣兵北非特遣营——被歼灭!

    连续三则惊人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地下世界,也引起了黑水公司高层的剧烈震荡。特别是北非特遣营五百人被全歼的消息,几乎震爆了所有人的眼珠子!

    在这些地方,雇佣兵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谈不上什么是非感和正义心。所以,没人指责心怡雇佣兵,也没人替黑水雇佣兵叫冤。因为大家做的都是工作,无非是这种工作相对特殊、需要玩儿命而已。比如这黑水公司的北非特遣营,本来就是帮助造反起家的政府军看家护院的。而心怡雇佣兵到了那里,则受雇于已经被推翻、但依旧保有一定实力的原政府。这些都是雇佣兵的常态行动,没有什么对或错。

    相反,地下世界的人这次对心怡雇佣兵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假如说萨亚王国的几次对决存在一些偶然因素的话,那么这三次的比拼,则是战斗实力的全面检验。每一支二百人的心怡雇佣兵队伍,见到千人规模的黑水雇佣兵能够成功偷袭,重创敌手;见到五百人规模的,干脆就来了一个彻底歼灭!这样的战斗力悬殊,已经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而就在众人以为心怡雇佣兵会秉承华夏最优秀打法——打了就跑的时候,没想到东非方面次日凌晨就再度传出消息——已经遭受重创的黑水雇佣兵东非兵营,被心怡雇佣兵杀了个回马枪,再度受创,仅剩下几十名黑水雇佣兵落荒而逃,大批装备器械被心怡雇佣兵缴获。而心怡雇佣兵则将之“送给”了所受雇的当地政府,使得政府军的实力大大增强!当然,心怡雇佣兵肯定会得到更加丰厚的报酬。

    报酬已经无所谓,关键是黑水雇佣兵遭遇的打击太大了。而且他们在当地支持***军,眼看就要大获全胜,没想到事到最后彻底倾覆!

    如今的地下世界中,心怡雇佣兵的逆天实力已经不需要怀疑。而黑水雇佣兵的声誉却一落千丈,根本无法提振起来。以前觉得黑水公司很牛的,现在也不禁持有了强烈的怀疑态度。

    就在这时候,西亚某小国又传来消息:当地一个酋长聘请的黑水公司的八个保镖,被人一股脑全部感到。但是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对方只是干翻了保镖,却不伤雇主。这事儿就是摆明了——来打你黑水雇佣兵的脸!

    村村冒火、树树生烟!这样一个惨痛的形势,已经让黑水公司无法忍受了。公司积累了多少年的荣誉和声望,几乎被彻底打掉了。今后要想在承揽生意,恐怕都会成为一个难题。

    而且,黑水公司在东非、北非和西亚还有巨大的利益,不能就此放手。但是,那总数两千多的雇佣兵,已经一下子被打掉了半数以上,剩下的也岌岌可危。

    此外,黑水公司正在承揽一项大生意:承接西亚产油国的油轮护航任务!这是一宗大生意,而且等于间接影响着数条油路。而这些油路,可就是各个大国的经济生命线!对于这样一宗业务,黑水公司是志在必得的。

    如今,这些产油国联盟也已经对外招标,说是聘请一支两千人的护航队伍。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个最后中标的肯定是黑水公司,因为一下子能抽出两千人马的雇佣兵或保镖公司,真的太罕见了。更重要的是,黑水公司的实力是得到验证了的,比一般国家的正规军还猛。

    也正是因为这个,黑水公司才加紧招募并训练了四五千名新雇佣兵。招募这些人,一半是为了补充最近的损伤,而剩下两千人就是为了承接这项任务。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黑水公司到底猛不猛,大家难以评价了,因为他们接二连三的战败,而且都是一多数兵力却败得一塌糊涂。这样的雇佣兵的实力,究竟行不行?能否胜任复杂的海上护航任务?

    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刻,心怡集团的劳务派遣公司(心怡雇佣兵注册的公司)却忽然宣布:已经向西亚产油国联盟递交了投标文件,正式参与这宗业务的竞标!

    哗然!

    以现在的声望来看,要是心怡雇佣兵和黑水雇佣兵比较,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别说是相同的价格,哪怕是黑水公司压低百分之十的价格,也竞争不过心怡雇佣兵!

    而要是这宗大业务泡了汤,黑水公司前期工作将会付诸东流。

    ……

    柯里塔克县黑水公司总部大楼中,一群高层已经为了这一系列的事件先是暴跳如雷,继而是焦头烂额。

    在这总部大楼的总裁办公室里,身材高大魁梧、一身军人气质的总裁吉姆?威尔逊却坐在会客用的沙发上,旁边是总经理奥本海默和总教官克雷格。而原本属于吉姆?威尔逊的真皮座椅上,坐着的却是一个华夏年轻人——古枫!

    古枫在黑水公司表面上的身份,依旧相当于夏侯惊雷在心怡集团。但是在和吉姆?威尔逊这三个最高层开会的时候,是没必要再保密的。事实上,黑水公司之中,也只有这三人知道古枫就是少主。

    此时,一项脾气暴躁的克雷格已经忍不住暴怒:“该死的!接二连三出现这样的事情,简直让我们声誉扫地!反击,我们要反击!”

    总经理奥本海默也没有了优雅的上流气质,怒道:“已经查明了,心怡雇佣兵在每一处的人马并不多,都只有两三百人的样子!我们是被偷袭,可耻的偷袭!只要我们把人马派出去,只要兵力足够,绝对能将他们打垮!”

    克雷格又叫嚣道:“必须打垮他们!不然的话,我们黑水雇佣兵就再也得不到信任了,关乎以后的生存!对,必须从黑水公司生存与灭亡的高度来看待这件事!”

    这时候,也只有古枫和吉姆?威尔逊,还保持着镇定的头脑。

    吉姆?威尔逊,虽然只是古枫集团扶持出的一个傀儡掌门。但就连周东飞当初也得承认,此人堪称一代枭雄。这些年黑水公司的发展壮大,都是在他一手领导之下而完成的。没有吉姆?威尔逊,就没有今天如此壮大的黑水公司。

    另外,此人的性格也很特别。作为黑水公司这个全球超级雇佣兵组织的掌门人,或许很多人都以为他应该是一个粗鲁的厮杀汉。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除了硬朗的身板和一身军人气质,这人在性格上却非常的随和,具有很强的亲和力。

    而且在吉姆?威尔逊一生之中,也似乎没有什么污点。非要说有污点的话,恐怕也只是曾经有一个秘密情人,并且为他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萨洛蒙。但是对于这样的大人物而言,这些事不算什么。再说了,谁不曾年轻过?

    所以,吉姆?威尔逊在黑水公司、乃至整个佣兵界都很受尊重。在宗自达那个“佣兵之王”的名号波及开来之前,吉姆?威尔逊是全球当之无愧的佣兵之王。

    此时,吉姆?威尔逊并没有向克雷格和奥本海默那么狂躁,他任何时候都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先是微笑着拍了拍身边两人的肩膀,而后抽出一根雪茄,起身走到了窗前。哪怕是在少主古枫面前,他也从来都是我行我素。而对于吉姆?威尔逊这样一个得力的部将,古枫也一直允许他保持固有的性格。另外一点,吉姆?威尔逊也是古枫爷爷当年的得力部将,是这个阵营的真正元老。

    沉默了一会儿,吉姆?威尔逊说:“事情爆发的这么集中,总有其必然的联系。东非、北非、中亚、西亚,到处都是战火。难道心怡集团费这么大的力气打击我们,就是为了降低我们的声誉,进而夺取那几条油路的护航权?似乎不该这么简单。”

    确实不是这么简单,因为这只是周东飞周密部署中的一个前奏。

    第1166章 女人是感性动物

    对于吉姆?威尔逊的分析,古枫还是比较认同的。古枫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是非常强悍的存在,他从不会在周东飞的身上有丝毫放松——恰像周东飞对他的态度一样。

    古枫点了点头,问:“那你觉得,心怡集团这次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周东飞是个聪明人,从不会做漫无目的的事情。”

    吉姆?威尔逊浓浓的吸了一口雪茄,“反正不能贸然反击,就怕中了周东飞更深的圈套。在查到他确切的目的之前,我们的反击就是盲目的、危险的。应该让事发当地的雇佣兵们稍稍保持一点耐心,认真查找蛛丝马迹。”

    古枫嗯了一声,“我同意威尔逊总裁的意见。大家时刻保持着警惕,有什么异样立刻向我汇报。”

    说完,古枫就走出了这间办公室。而出了办公室之后的他,立刻变成了总裁助理的模样。虽然也是黑水公司高管,但是显得很谨慎,装得也很像。

    直到走出了办公大楼,到了他自己的单身公寓,这才恢复了以往的气质。而在这单身公寓里,却静静的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袭睡袍的顾悦心!

    看到古枫回来,顾悦心像个顺从的妻子,把古枫的外衣接过来挂起。至于古枫则去冲泡了一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裹着一条浴巾,强健而带有几条伤痕的肌体具有浓烈的雄xing气息。

    这时候,顾悦心已经给他冲泡了一杯来自华夏的绿茶,放在了他面前。

    “恐怕没有什么结果吧?”顾悦心说着,准备关掉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刚才,她正在盘算古枫手下所有重要产业的经营情况。不得不说,顾悦心这娘们儿虽然是周东飞集团的眼中钉,但是对于古枫来说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贤内助。

    古枫摇了摇头,笑看顾悦心面前的电脑画面,一张张的图表以及分析走势。“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数据和图表,要是没有你,我可能会被这些东西给bi疯了。”

    说着,古枫在背后将顾悦心轻轻的拢起。没有过分强烈的动作,只是淡淡的温馨。

    顾悦心笑了笑,“只要你愿意,可以轻松找到一百个我这样的女人帮你做事。”

    “但是除了你,我对任何女人都不放心。”古枫乐呵呵的说着,轻轻解开了顾悦心的睡袍。光滑如玉的身体,只有淡紫色的小小情趣内衣稍稍遮掩着要害。

    睡袍自肩头滑落,整个身体顿时彻底展现。古枫的目光忽然凝聚在顾悦心上臂的那处枪伤上面——这处伤口似乎破坏了一副最杰出的艺术品,显得有些狰狞。

    “别看那里……丑……”一向自信而自负的顾悦心,此刻竟然有些局促。每一个女人都不想让自己的男人凝视自己的不美之处,即便是顾悦心也不例外。

    古枫伸出手指,似乎有些心疼的在那已经养好的伤疤上抚了一下,眼神陡然间有些冷,“周东飞!他会为这一枪付出代价的。”

    其实这一枪是石头打的,但顾悦心没有解释什么。双方对阵交恶,所有的胜利都由主帅品尝,所有的结果也都由主帅承担。手底下的人马交相杀伐,一笔一笔的账不可能完全算清楚,那么都要以对方主帅的血来洗刷。

    顾悦心轻轻拉下了古枫的手,让那手离开自己最缺乏美感的地方。在她的轻轻牵引下,古枫的两只大手按在了她胸前那饱满的位置。当这两只大手轻轻抓握的时候,她的心陡然间充实了很多。

    古枫微微弯了弯身子,脑袋从后面凑到顾悦心的耳边,“等摆平了心怡集团,你就卸下身上这副担子。我带你去地中海度假,去非洲野营,还要带你去尼罗河上寻找你最喜欢的埃及艳后的遗迹。总之我要带你游遍世界,让你做一个无忧无虑的、甚至是没心没肺只知道开心和欢笑的小女人。从那以后,你只是我的女人,没有别的任何身份和负累。”

    “骗子!”顾悦心忽然笑了笑,“我十六岁就跟了你,为了你这个看似简单的小目标已经等了十年!”

    虽然这么说,但眼神却流露出幸福的味道。她知道,很多事情是因为条件不允许。反过来说,即便是被他骗,她也心甘情愿。被自己喜欢的男人骗到死,恐怕是一些女人最乐意的死法儿。

    古枫哈哈一乐,抄手就把她抱了起来,又轻轻的放在了软绵绵的床上。顾悦心静静的躺在这单人床上,闭上了眼睛,等待一场激烈的暴风骤雨的侵袭。说是跟了古枫十年,但实际上两人亲密结合的次数非常有限。为了古枫的事业,这个女人几乎终日在世界各地奔走,聚少离多。所以,虽然她现在貌似平静,但内心充满了难以启齿的期待。

    终于,那副雄健的身体轻轻压了上来,很温柔的解开了她身上那薄薄的情趣内衣。她没有试图遮掩什么,只是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后背,将两人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脑袋深深埋下去,心跳有些加速。

    古枫的手指在她身上轻拢慢捻,仿佛在对待一件传世的艺术神作。而她的轻吟呢喃,又让这小小的单身公寓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温柔的探入,继而是狂烈的冲击,小别胜新婚。此时的顾悦心不是那个飞扬跋扈、指点江山的二号人物,而只是一个被男人的狂暴所幸福包裹的小女人。

    立场不同,眼界迥异。在周东飞那些兄弟们的眼中,顾悦心无疑该死。但是在古枫眼中,这个十六岁就把身心交给他的女人,值得他一生去呵护。

    同样的,在顾悦心的眼中,周东飞简直该千刀万剐,但古枫却是她可以一生托付的男人。

    女人,其实是很感xing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