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节

      周贺泽却冷笑道:“也就是一级巅峰的水准。如今趁他不备,我倒想用他来试一试我的刺杀术。”

    “别打草惊蛇,耽误了老子的大事。要是不能确保悄无声息的干掉,还是让老子来出手得了。”周东飞咕哝了一句,“当然,既然你这么痛恨这家伙,我本心里是希望你能亲手了结了他。”

    周贺泽点了点头:“要是全力对搏,我认为自己能干掉他。因为我了解他的套路,他却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而且深更半夜的,他睡觉时候也不会拿着刀。但要是悄无声息,恐怕很难。所以,你给我压阵。”

    说着,周贺泽已经风一般的冲了出去,周东飞以更稳的步子紧随其后。那座小房子的门倒是关着,但由于是夏天,窗户却只有一层纱窗。这是杀手的宿营地,住着的都是些终日忍受恶劣环境的高级杀手,生活的本身就是修炼。所以,别指望什么空调,连电扇都没有。

    周贺泽轻轻推开了纱窗,而里面那家伙的反应也真够灵敏,竟然身体微微一动,随即坐了起来!刺杀一名顶级杀手,实在不容易。

    而周贺泽已经猛然冲进了小房子!这房子只有十来平米,直径不过三四米。周贺泽站在窗台上只是一个跃身,就直接蹦到了对面的单人床上!

    短刃出,寒光闪。那道森寒的光芒一闪而逝,直接划向了那个教官的脖子。

    这个教官迷迷糊糊的,却保持了基本的反应敏捷xing。虽未来得及发生叫喊,却还是一骨碌滚下了床。而周贺泽则像是一头灵敏的山猫,猛然转过身来扑杀过去。

    可是,一击必杀已经失败了!只要这个教官喊那么一句,附近的杀手和那兽营百十人的常规力量都会被惊动。

    而这个杀手教官,此时也确实想喊。但是,后面忽然伸出一只大手,紧紧扼住了他的脖子!

    恐怖的力量!这个教官想要嘶喊,却根本喊不出来。甚至,连挣脱都做不到。而这时候周贺泽的短刃已经刺来,准确刺入了他的胸膛。

    挣扎了两下,眼睛如死鱼一般突出。周贺泽冷冷笑道:“我是‘独狼’,还记得吗?”

    这个教官怒目而视,但生命力却在无可奈何的流逝,不可能对周贺泽造成任何反击了。这个教官万万想不到,当初被自己**得跟孙子一样的独狼,竟敢回到兽营总部,甚至竟然刺杀了自己!记得周贺泽离开兽营总部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刚刚进阶一级的杀手,现在却杀了自己这个一级巅峰。

    周贺泽却懒得考虑这些,拔出了短刃,在这教官的脸上正反擦了擦血迹,随即收起。

    感觉到这家伙已经死掉,周东飞在背后松手。“小子,还是做不到一击必杀呵。不过别丧气,杀手圈子里能一击必杀这样一级巅峰杀手的,恐怕只有老管家或池玉城才行。你小子加紧修炼,早晚能成大事。回头跟你梦莎师叔学一学那杀术,会走上正规的路子——比单纯的刺杀更加大气,也更具提升的潜力。”

    周贺泽点了点头,这货一向话不多。

    再往前,只是遇到了一个一级杀手。如今兽营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个杀手,达到一级、有资格住在这地表上的,实在是不多了。但是这一次,周贺泽确看着那间小房子而愣愣的出神。

    “臭小子怎么了?”周东飞问。

    周贺泽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一声。

    周东飞知道,这货有心思。

    “她的专属代号叫‘锦狐’,除我之外,兽营唯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一级杀手。”周贺泽愣愣的说。

    “是个小娘们儿,就不舍得的下手了?”周东飞问。

    “不是因为她是女的。”周贺泽轻轻垂下脑袋,说,“在我受欺负的时候,她帮过我不少次。她是兽营华夏派这一代的领军人物,在我叛逃前就成了兽营的身法教官,让我以前没少躲过了别的派系的打击。所以虽然兽营里不讲亲情,我还是喊她姐。至于我叛出兽营后,兽营总部也曾派不少人追杀我。那次是她故意放水,让我有机会突破了她那边的防线,从而逃脱了。”

    “小子,这是救命的恩。”

    周贺泽点了点头。“我想跟她聊聊。”

    “想拉她出兽营?你觉得有把握吗?”周东飞问。

    “差不多吧。”周贺泽说,“她的弟弟当初被兽营控制着,但在我叛逃之前,就已经死了。说是病死的,但锦狐却一直怀疑是被害死。所以,她对兽营的反感也很深。如今没有了她弟弟做人质,恐怕她离心更重了吧?只不过不敢贸然离开反叛,生怕遭到兽营的报复。”

    “你小子这个‘差不多吧’,让老子心里头没谱儿呵,我要一同去。”周东飞想了想说,“救过你性命的人,不能杀。但是,也不能让她坏了大事。假如她不配合,我只能弄晕了她。”

    这是无奈之举了。周贺泽也知道,主帅周东飞这句话已经至少留下了锦狐一条命。在这种敌对状态下,已经是很不错的结局。

    随后,两人悄悄来到了那小房子窗下。这锦狐倒是比刚才那个教官更加小心,大热天的连玻璃窗子也都关着。当然,可能考虑到自己是女人,或许睡觉的时候更加注意。

    周贺泽在窗下,悄悄的敲了敲窗户。随即,里面传出一声警惕xing跟高的低声问话:“谁?!”

    “姐,是我!”

    “啊……?!”锦狐似乎大惊,随即传出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不一会儿,窗户打开了,周贺泽跳了进去。周东飞只是在窗外呆着,随时预防不测。

    锦狐声音很冷漠,符合兽营的一贯风格。她和周贺泽简直比亲姐弟还像亲姐弟,都是冰疙瘩的性格。只听见锦狐冷冷的说:“你疯了?竟敢回到这里!”

    “我没疯。”

    “没疯就赶紧滚蛋,我假装没看到你。”锦狐说,“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我没能力再放你一马了,因为这里是总部。”

    “我是来拉你一起走的。”周贺泽说,“你难道愿意在这种鬼地方一直活到死?!”

    “叛逃了,就要一辈子被追杀。当然,听说你投靠了心怡集团的皇后和天妖,或许情况还好一些。”

    “追杀?哼!”周贺泽不屑的冷笑,“我是来要兽营的命的,它已经没资格追杀我了。”

    “你……好大的口气!”锦狐难以置信。“对了,你究竟来这里做什么?还有,离开兽营的杀手都是被隔绝消息,并不知道总部确切位置,你怎么摸回来了?”

    周贺泽没有回答,只是让锦狐站到了窗前,手指着一片黑暗说:“感觉不到那片腾腾的杀气?”

    锦狐皱了皱眉头,似乎在仔细的感知,忽然色变:“有危险!怎么这么大的面积,仿佛遍地都是敌人!”

    “都是我们的人——心怡的雇佣兵。”周贺泽说,“姐,我们都能到这里了,难道你还不信我们能收拾了兽营?跟我走吧!相信我,以后不会再有兽营了,更不会面临被追杀。”

    “哎!兽营,终究是要不行了啊!”锦狐不再震惊,而是深沉的叹息,“被大规模的队伍杀到了心脏腹地都没有察觉!想当初狂龙(池玉城)他们在的时候,恐怕不容易这么被突入吧。”

    “此一时彼一时。跟我走,到华夏去。”

    “我倒是想离开这里,可……我能做什么?去给皇后或天妖当打手?”锦狐蹙眉摇头,“算了,你去做你的事情,我自己去找自己的出路。还有……谢谢你们这次不杀我。”

    看样子,锦狐不想呆在兽营,但也不想给心怡集团做事。至于说不杀她,显然也是明白了现在的形势。假如心怡的人要杀她,刚才一阵乱枪就足以做到了。

    “废话,我在这里,能杀你吗!”周贺泽冷哼一声,“我知道,你从小就想做一个老师不是吗?要不然在选择出路的时候,你也不会放弃了去亚洲执行任务,而选择在这里教授那些后备小杀手。去华夏海阳吧,给你找一家——不、我让心怡集团给你办一家武馆,让你去当老师。没有人能强制你去做打手,梅师叔不会,周师叔也不会!而且,你过去的一切都会给你抹平,从此你就是个干净人,跟杀手这两个字彻底告别!”

    周贺泽有点激动,话也特别多。

    锦狐却有些怀疑:“姐知道你在心怡集团混得不错,但你真能保证?也不是太瞧得起自己,我知道任何一个地下组织遇到了我们这样的人,都会不遗余力的压榨剩余价值的。一个近乎一级巅峰的杀手,哪个组织舍得白养着?”

    双手扶着窗沿,近乎似乎不信。但就在这时候,外面窗户下却忽然响起一道声音!这声音太突兀了,直把锦狐吓了一跳!这么近的距离,几乎是面对面了,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下面还有一个人!!!

    “老子就舍得!”周东飞笑了笑,“贺泽答应你的,就算是我答应你的。”

    “你……你是谁?”锦狐脸色突变。面对这个深不可测到了逆天程度的家伙,任何一个杀手都会感到惊惧。

    “老子就是你说的什么‘天妖’。不过这诨号太蛋疼了, 以后少这么喊……哪怕跟贺泽这小子一样喊‘老货’,都比这听着顺耳。”

    “啊……?!”锦狐忍不住一颤。“天妖”周东飞,竟然就在自己双腿前面坐着,虽然隔着一堵墙。锦狐把脑袋轻轻探出来,当即看到了一个抬起头的妖孽笑容。月光下,貌似好人。

    第1045章 火力交手

    “果然不愧是天妖,气息控制竟然到了这么耸人听闻的程度!”锦狐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由得叹了口气。“你这么一个大人物,蹲在这里听墙角,不失身份?”

    “咱算啥大人物。再说了,咱又不是听墙角,无非在这里赏月而已嘛。”周东飞笑了笑,“想好了没有?想好了就跟着走,咱还有大事要做呢。”

    “你说话算数?”锦狐知道,自己这算是遇到贵人了。“天妖”周东飞,这是全球地下世界的巅峰和传说。

    “你都说咱是大人物了嘛,大人物哪有说话不算数的,嘿。”周东飞一乐,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我算是瞧出来了,贺泽这小子对你有意思。将来要是有可能,说不定你还是我侄儿媳妇呢。”

    锦狐心智不一般,并未觉得羞,只不过被周东飞的话雷得一头黑线。看周东飞走远了些,她悄声问周贺泽:“他……堂堂天妖就是这德行?”

    “反常即为妖。”周贺泽的回答跟简练,一针见血。

    ……

    如今,周东飞身边又多了一个近乎一级巅峰的杀手锦狐。这锦狐的实力和周贺泽不相上下,但是身法却很厉害。杀手本来就注重轻盈灵动的攻杀腾挪,作为兽营的身法教官,她在这方面的实力可想而知。

    至于她随身的东西,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只有那小房子是自己的,偏偏又带不走。其他的东西,更没有什么价值。兽营的杀手也有报酬,在外执行任务的得酬金,在内教授功夫或做内勤的得工资。这些收入都被打在一张银行卡上,这也是锦狐最大的财产。而她们即便有这些钱,也只能到东萨亚或附近的澳洲小国去奢侈一把,用处并不大。

    有锦狐在身边,整支队伍的行动更加顺利。周贺泽虽然曾经是兽营的人,但毕竟还离开了一段时间。但锦狐不一样,她一直就住在这个小岛上。对于这里的一切,她更加熟悉。

    “如果‘秃鹫’(周贺泽杀死的那个岛倭派教官)被你杀了,那么除了剑齿虎,岛上已经没有其他专属代号杀手了。”锦狐自失的笑道,“这阵子,兽营算是被你们收拾惨了。剑齿虎还住在那里,就是前面那个大一点的房子里。”

    说着,锦狐把手指向左前方一指。周东飞看过去,发现剑齿虎的住所也就那回事,说是大一点的房子,也就是二十多平米。

    “里面的构造怎么样?”周东飞问。周贺泽曾说过,他对剑齿虎的住处一无所知。

    “不知道。”锦狐也不清楚,“不管他在或不在,都没有人能进去,就连内森或池玉城也不行。”

    “他还经常出去?”

    “基本上每年都有大半年不在这里。你们今天来了,算是碰巧了。”

    很好!周东飞心道,这下子撞到了一个大兔子。

    至于剑齿虎等核心高层和超级杀手,挣了数不尽的财富,自然不会像普通杀手那么憋屈。他们能够寻时间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里去挥霍,去享受。要不然,挣那么多钱有毛用?兽营中所有的杀手,也只有达到了这个级别,才有资格开始享受人生。

    这也是大家不断追求的主要动力,要么混出一个高职位,要么就拼命修炼,让自己进阶为超级杀手。

    当然,这些都是周东飞等人的猜测。不知道剑齿虎是不是这样,但内森和池玉城等人肯定如此。

    “我走的时候,剑齿虎是初入超级境界的杀手,现在有没有再次突破?”周贺泽凝视着剑齿虎的房间,问。

    锦狐同样摇头:“不知道。”

    就在几个人在琢磨剑齿虎的时候说,事情发生了突然的变化。远处,一声突兀的枪声响起,随后就是放鞭炮一样的乱枪。整个静谧的夜空被打破,甚至能看到射飞了的流弹在空中划出的火红轨迹!

    暴露了,全面的暴露!

    原来,宗自达带领的那些心怡雇佣兵,在堵住一个地下通道口的同时,和兽营的巡夜人员不可避免的冲突了。虽然暴露得稍显早了点,但这是不可避免的,也全看运气,总不至于好运都在周东飞这边。

    而枪声一旦发出,就等于下达了作战命令。宗自达的人马当即横扫了对方十几个巡夜的枪手,自己却无一伤亡。心怡雇佣兵的战斗素质,在实战中一经检验就强大无比。

    这时候,守护在剑齿虎住处附近的百余名兽营常规武力,也当即行动了起来。这些人也有些雇佣兵的味道,又或者像是家族武装,实力算是不错。相对于普通的正规军,或许还会更强一些。

    整个温斯岛都沸腾了!如此纷乱而密集的枪声,而且发生在兽营总部的核心腹地,足以把兽营所有人都震爆了肝胆。

    百余名兽营枪手哗啦啦起来,以最快的速度集结。不远处,就在剑齿虎那小房子旁边,这些人影影绰绰的集合,虽然紧张但还不至于慌乱,显示出了较强的基本素质。

    而周东飞此时则紧急应变。他趁着这个乱纷纷的时间段,命令手下一百名心怡雇佣兵马上兵分三路,形成左中右三部分。中间留有五十人,直接跟着周东飞;左翼和右翼各有二十多人,由心怡雇佣兵的连队长指挥。左翼和右翼的战士飞速疾行,就是这样的高速度之中依旧保持了高度的隐蔽xing,随即将兽营那百十名战士来了个小包围。

    之所以说是小包围,是因为周东飞不敢把兵力过度的分散。如今搞不清对方的实际战斗力,而且对方的人数稍多于自己这边。要是盲目分兵的话,怕遭到对方的分割。如今左中右三路雇佣兵,相距都只有两三百米,随时能够再聚集合拢。

    “老货,下令开枪啊!”周贺泽看着那影影绰绰的百余名兽营士兵,忍不住催促。

    “现在还不是最佳的出手时机。”周东飞的双目如狼,死死盯住那百余名全副武装的兽营士兵。“他们还没完全集结,过于分散。我们的火力虽然能压制,但是不能造成最大的杀伤。”

    反正周贺泽不懂这些,只是紧密的关注着。

    不一会儿,兽营那百余人已经聚拢到了一处了,密集分部在大约一个小cao场大小的范围内。这些兽营战士听得出,枪声爆发的地方是在半公里之外,也就是一个地下通道口附近。所以,他们现在虽然有些紧张,但并不知道真正的危险就在他们眼皮子地下!就在两百多米远的地方,近百名心怡雇佣兵正如一群饿狼死死盯住了他们!

    紧急排列站队,这是基本的军事素养。但是,就在他们刚刚聚集、偏偏又立足未稳的时候,周东飞下令了!!!

    顿时,中路这五十多心怡雇佣兵当即喷射出了重火力!不仅是机枪那样的玩意儿,甚至还有火箭炮!几枚火箭炮发过去,顿时把那一片场地炸得土石横飞,人仰马翻。

    “效果果然不错。”周贺泽点头说。

    而锦狐则没有说话,只是仔细观察——甚至可以说是欣赏——周东飞的部署。她很好奇,这个名满天下的超级大枭,究竟是怎样成功的。或许从他的一举一动之中,能看得出一些端倪。

    此时,兽营那些常规战力受挫严重。虽然只死了十几个人,伤了十几个,但这种突如其来的袭击——特别是深夜里的突袭,对于大家的信心打击太严重了。

    而且,到处都是炮火,慌乱之中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所谓的集结也就成了奢想。一直到心怡雇佣兵这边倾泻了大量的火力之后,兽营那边也损失了大批的战力,他们这才开始了有些秩序的集结,并且准备实施一次有效的反扑。在这种形势下,逃跑撤退是不明智的,只会被人追着打,越打越惨。只有组织起一次像样的反攻,才能基本稳定住形势。

    “组队,反击!反击!”兽营那种士兵的头目大声呵斥着,“第三、第四小队,从侧翼的树林里分别冲过去!寻找合适的掩体,以重火力暂时压制住对方!”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