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节

      “到了之后再打听吧。我想在龙吟寺,应该能查探到师娘的下落。不过安全问题肯定是没有的,一来师娘自身修为精深,没什么人能奈何她。二来……要说她真的有事,老家伙还会那么淡定从容?肯定会大闹一场翻江倒海了。”

    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九龙山所在的蜀南竹海。一片郁郁葱葱的翠竹,覆压了方圆上百平方公里。穿行在竹海之中,鸟鸣啾啾,竹涛阵阵。天造地设的一拍自然山景,令人流连忘返。

    当两人抵达九龙山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漫步于飒爽的竹风之中,倍感清爽怡人。周东飞笑道:“真是个好地方。听这天风鼓动竹涛连天,还真有龙吟虎啸的气象。要是能常年在这里居住修行,估计一个凡夫俗子也能修成了活神仙。”

    “你愿意住下来?”程青虎笑道。

    周东飞摇了摇头:“我就是想,也没那功夫。不过真要是有了机会,在这里耍个仨月半年的也不错。”

    “但你要是真想走出那个出世与入世并行的路子,其实还真得找个这样的地方好好悟一悟。就像唐朝那山中宰相,身居深山十载,却掌控天下大势,倒是适合你。”

    “咦,你这粗鲁汉子,啥时候也这么文青了?不过你说的也有理,回头我得考虑考虑。”

    “哥本来就有内涵。”程青虎咧嘴笑道,“得,到了。乖乖,好大的气派,这寺院赶得上宫殿楼宇了。”

    周东飞也已经看到了,在翠竹掩映之中,一片古式建筑群浮现在眼睑之中,气势恢宏。

    龙吟寺,这就是充满了神秘和传奇的龙吟寺!

    偌大的寺院很清静,香客并不算多,僧人也不多。周东飞和程青虎一路进去,并不起眼。因为两人都穿了普通游人的衣服,而且刻意收敛了气息。乃至于步法之中都刻意显示出常人的虚浮,而不是练家子那种沉稳凝重。因为他们知道,这地方肯定有高手。

    根据两人的计划,现在就假装游人转一转,摸清楚了地形,做到心中有数。反正白天有很多游客,他们两人要是掩饰好了,也很难被发现,毕竟认识他们的人已经走了。然后到晚上,两人再根据白天所查探到的重点,悄悄潜伏进来刺探一番。

    计划很不错。两个顶级特种兵制定的计划,看似简单,却恰合了常人的心理。大白天的大摇大摆在里面溜达,反倒不容易引起注意。

    但是,两人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

    因为他们刚刚游转到龙吟寺的“龙吟阁”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天大的意外——

    接引殿内,一个身穿土布僧衣的人盘膝而坐,拨转佛珠。听到周东飞和程青虎的到来,哪怕这人背对着,哪怕两人掩饰的很好,这僧人还是停止了诵经,转过身来——

    “张镜湖不让你们来,你们也敢来?”

    如同雷音,震撼了周东飞和程青虎——

    慧觉大师!!!

    卧槽!一直先入为主的以为这位大师早就走了,哪知道她竟然一直呆在这里!

    而在慧觉大师那恐怖的心境修为和感知能力下,别说这俩货装得很好,哪怕是化成了灰,估计也能被一眼认出来。

    “啊啊……我们俩……”周东飞挠了挠脑袋,一脸讪笑着,“弟子就是有事路过这里哇,听说这里风景佳秀,特来游玩游玩啊。真是想不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大师呢!这,简直就是机缘啊!弟子给大师行礼了。”

    程青虎嘿嘿傻笑,但是心里头暗骂运气不好。被这个强大的人物给发现了,一切刺探的念头当即打消。面对慧觉大师,他们师兄弟俩加起来也是挨虐的料。不是打不过,是不能打,而且必须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前些天你三番五次给张镜湖打电话,我就在旁边。”慧觉大师一针见血,当场揭穿了周东飞的鬼话。既然慧觉大师当时就在旁边,那么自己三番五次想来打探消息的念头,肯定也被这位大师所洞悉了。

    周东飞和程青虎都觉得有点尴尬。好在周东飞是个脸皮厚的家伙,没话找话的滚刀肉,当即笑眯眯来到慧觉大师身边:“咱们这就走,不会打搅大师清修啦。不过,大师一直呆在这里,善觉寺咋办啊。您老人家佛法高深,没有您在,善觉寺的香客还不都走光了嘛。”

    “我走了,你们好来这里胡闹?”慧觉大师淡淡的说,“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幸好是我在,你们赶紧离开。要是无人时候潜伏进来,按照你们两个的本事,就怕是进的来却出不去。”

    戳!这简直有点威胁的味道了,但周东飞和程青虎也都知道,慧觉大师不是个用大话来唬人的主儿。她既然这么说,可见这龙吟寺内必然有众多的高人。只不过,能让周东飞和程青虎都逃不脱,那得多大的神通?!

    而慧觉大师后面的话,更生猛,简直不顾情分——“这里貌似不禁香客,但却禁止地下世界和官家的人擅入,除非是受到了龙吟寺的邀请。如有什么不轨的心思,是要被囚在后山思过,直至老死的。哪怕是张镜湖来了,也救不了你们。所以赶紧走吧,不要再生是非。”

    噗!这算啥?要是出了事,连镜湖公都救不走两人?

    但周东飞和程青虎都确信,慧觉大师的话肯定有所依据,不会是凭空吓唬人。

    “回去吧。念你们是初犯,又是他的弟子,想必寺内长老们也会网开一面。但要是再有冒犯,我不会为你们说情。”慧觉大师说着,忽然想到了周东飞刚才那句话,“你再问一问梦莎,看她是否答应我那天的意思。”

    周东飞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再隐瞒:“梦莎对我说了,您要让她接管善觉寺?不过,她似乎真的没那个兴趣。”

    慧觉大师无喜无忧,古井不波,“可见又是注定了的。可惜了阴妍和梦莎,本来都是有大灵性、大慧根的,都被你给污了。”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啥叫被咱给“污了”,好像咱多大的罪孽一样。周东飞没敢说,只是龇牙咧嘴的笑了笑。

    “恕贫僧不送。”此时的慧觉大师已经再度盘膝,敲动了那沉重的铁质木鱼。

    周东飞和程青虎知道,这是真的要送客了。

    不敢逗留,只能行礼之后讪讪离去。

    但是两人刚刚走出龙吟阁的时候,却刚好遇到了一僧人擦肩而过,并且以怪异的目光看了看周东飞和程青虎。当那僧人走进龙吟阁,低声说话,但也被周东飞和程青虎听到了——

    “住持,龙象大师有话请示。”

    顿时,周东飞和程青虎脸色乌青,险些一个趔趄趴倒在地上!!!

    住持?慧觉大师啥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名号?

    难道,她竟然成了这龙吟寺的住持?!

    第1011章 龙潭虎穴!!!

    龙吟寺住持!

    这简直是震爆眼珠子的消息。

    以慧觉大师的能耐和佛xing,就是做全国佛教协会的会长也够格。但关键是这个身份的转变太突然了,以至于周东飞和程青虎都有点不适应,感觉怪怪的。

    而这时候,那僧人又说话了,也不忌讳周东飞和程青虎,说得很直白——

    “住持,龙象大师说那两个人鬼鬼祟祟,应该留下。”

    周东飞和程青虎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回头和这和尚干一架。

    但慧觉大师却说:“这是我的故交,是来寻我的。念在是初犯,让他们走好了。而且,他们也是张镜湖的亲传弟子。”

    “是!”那三十多岁的和尚恭敬的低头说,“那弟子这就回禀龙象大师。”

    说罢,这和尚就转身走出了龙吟阁,路过周东飞和程青虎身边的时候,再也没看两人一眼。

    而周东飞和程青虎也知道,这次是慧觉大师卖给了面子,否则还真有可能遭受一些麻烦。当然,“张镜湖”那三个字也似乎有些作用。

    两人回头说了句“多谢大师通融”之后,不再抱有什么别的念头了,大步离开。但是当他们走到龙吟寺门口的时候,面前五位僧人已经在那里,四个人分别站立在大门两侧,一个老和尚居中拦路。一言不发,甚至目不转睛,只是如同五尊金身罗汉。

    周东飞和程青虎眼神一震,均看出对方修为不俗。而当走近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威势突然间冲天而起!这五个大和尚联手的威压,竟然让周东飞和程青虎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这五个老家伙,实力竟然如此惊人。其中那四个虽然是初入超级的境界,但联手起来肯定强悍。至于中间那个老和尚,更是厉害,恐怕不次于当初的“剑神”秦缺!

    这五人联手,即便是周东飞和程青虎加起来,也真的难以讨到好处。难怪刚才慧觉大师那么大的口气,看来这龙吟寺果真是藏龙卧虎、帷灯匣剑!

    “贫僧龙象和尚,恭送镜湖公两位高足。”那居中的老和尚双手合十说,“只望两位施主在未得到邀请的情况下,下次莫要再擅入这龙吟寺。”

    虽然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场,但说话还算客气。周东飞点头微笑:“弟子不知情,这次唐突了。”

    龙象和尚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然点了点头。等到周东飞和程青虎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这龙象和尚似乎担心两人不服气,还抱着什么心思,于是说:“贫僧身为天王殿长老,检查外来生人是职责所在,得罪了。”

    周东飞两人同时眼皮子一蹦!龙吟寺殿阁甚多,这龙象和尚只说他是“天王殿”的,究竟有何深意?

    随后,龙象和尚就道出了吓死人的谜底:“至于山门殿、接引殿、弥陀殿、古佛殿和大雄殿的那几位长老,却未必是好说话的。所以,两位施主日后千万不要自误。”

    轰!周东飞和程青虎同时脑袋一震!

    这个龙象大师和那四个大和尚,竟然只是一座天王殿的!除此之外,似乎其余五座大殿,还都有类似同等级别的老家伙!

    这算什么?龙潭虎穴?!

    周东飞和程青虎终于明白,为什么慧觉大师会那么说了。

    要是其余五座殿都是这样恐怖的实力,哪怕没有龙象大师这样的,哪怕都是些普通的超级高手,那么别说是周东飞加程青虎,就是再加上镜湖公,也真的闯不出去!

    这还是座寺庙吗?简直就是个超级高手集中营了,我太阳啊!

    别看周东飞一向胆大,程青虎更是天地不惧,但此时两人也都心生敬畏。面对这样一个恐怖到令人发指的势力,没有人敢于轻视。

    难怪当初周东飞说要来这里的时候,连镜湖公都非要劝阻,并且说只要敢来就打断他的腿。看样子,镜湖公都自认为一旦周东飞被龙吟寺给拘了,那是一件难以回旋调和的大难题。

    周东飞震惊之余,当即说:“多谢大师通融!日后若有幸得到邀请,弟子必然到天王殿去请教佛法。”

    连“请教”之后都要加上“佛法”二字,要不然只说去请教的话,指不定被人理解成不服气要求“切磋切磋”,那可就有大乐子了。

    龙象大师只说了句“施主客气了”,就再也不言语,和那四个大和尚一起双手合十静静站立。这是毫不犹豫的“送客”,周东飞很清楚。于是同样双手合十行了礼,便和程青虎一同下山。

    而等到两人背影都已经消失,龙象大师却好像突然松了口气,自言自语:“好强悍的两个年轻人,这一脉个个皆龙凤!难怪那几人都一致推举慧觉大师为住持,单是镜湖公这一脉,就可以作为她的强大助力。要不是搬出那几殿的名头,恐怕还真吓不住这两个修为惊人的后生。”

    看样子,龙象大师和周东飞双方,也就是狼咬狗两怕的局面。

    ……

    至于周东飞和程青虎,简直是一肚子的不爽,一路上两人一言不发。这兄弟俩联手,何时碰过这样一鼻子灰?太窝憋了。

    一直等到了接近山下的时候,程青虎才哼哼着说:“真是个装bi到了逆天的地方。奶奶滴,要是咱们带着龙影精英来,就不信他们还能接着装。”

    周东飞一看这二哥都被激出了孩子气,不由得哑然失笑。“开啥玩笑,犯得着么。要是真能动用军方力量来对付,来一个轰炸机大队外加一个导弹营更利索。”

    “去你小子的,这时候了还拿话堵我。你小子就不憋屈?!”程青虎也知道自己有点着想了,自失的一笑。

    “憋屈,遇到这样的老家伙们谁他妈不憋屈?!”周东飞笑道,“不过反过来想,这龙吟寺既然这么强,倒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和老家伙关系很密切,如今师娘也是这里的住持,至少说明这是正派的地方。对于华夏而言,是福不是祸。甚至可以说,这是除龙影之外,可以震慑群丑宵小的第二张华夏王牌。”

    程青虎却撇了撇嘴:“震慑个毛线。空有一群修为逆天的老家伙,却一个个躲在这里吃斋念佛,自己倒是落得个清静自然,外头翻了天也不见他们出来管一管。”

    “你觉得,他们真的就不管外头的事情?”周东飞反问。

    程青虎一愣,拍了拍额头。“你说的也是。虽然不见他们出来,但也未必真的就一直躲在这里。至少三十年前选择在这里商议大事,恐怕就说明他们这群老家伙还是对外有所干预的。而这次龙吟寺的前任住持坐化,能引来师父这个级数的人物前来,说明他们平时也应该有所联系。”

    “只是有一点让人觉得怪怪的。”周东飞若有所思的说,“按照常理,哪怕师娘再强,但终究是个比丘尼(尼姑)。她这样一个人,做了一群和尚的住持,能不怪吗?”

    “呃……”程青虎也愣了。是啊!再怎么说,也没听说过尼姑去当和尚头儿,或者和尚去当尼姑领袖的。这样的事情,估计也只能发生在龙吟寺这么怪之又怪的地方。

    而这时候,山上忽然下来了一个人。只不过这人的装扮,又让周东飞和程青虎大跌眼镜——一个老道。大约六七十岁的年纪——这种高手精神矍铄,很难一眼看出实际年龄。这道人须发皆白,一身道袍一尘不染。手持拂尘,仙风道骨。

    而这老道走路之时双脚如风,在山路上疾行却如履平地,一看就是个修为高深的老家伙。甚至,实力堪比刚才那龙象大和尚!

    也是个前辈高手,不可怠慢。

    而这个老道,却似乎是专门来找周东飞和程青虎的。看到两人驻足,老道也渐渐放缓了速度,在两人面前停下,笑道:“你们俩就是镜湖兄的弟子?果然不错。”

    “唔……不知道长怎么称呼,难道是我师父的朋友?”程青虎眼珠子有点瞪。

    “贫道无尘,和镜湖兄是旧相识。”这无尘道长捻须而笑,像极了一个活神仙,“听说你们俩来了,贫道有一事相托。”

    “前辈请讲。”周东飞也愣愣的,不知道这老道要做什么。

    无尘道长笑道:“上次镜湖兄来这里,贫道却出去做事了,未曾见到。机缘不到,也就罢了。但是今天看到你们,看来还是有机缘的。”

    这老家伙云里雾里的,不知道要做啥。

    只听无尘道长继续说:“你们两个,应该认识李雾峰吧?也是镜湖兄的弟子,记名的。虽然不大露面,但也算是你们的师兄。”

    “认识认识!”周东飞忙说。

    无尘道长则点了点头,取出一个小包裹,像是用布包起来的一本书,递给了周东飞:“麻烦两位转交给他,他看了自然知道是什么。”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