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节

      而这一次,中情局恰逢无高手可派遣。但是要抓捕他们死对头联邦调查局的局长海恩斯,他们又非要出头解恨。于是,就把这几个“实验成品”派了出来。一来是为了亲自抓到海恩斯,二来是为了将这些实验成品投入实战中检验效果,三来则是为了提振中情局的斗志。这阵子,中情局已经栽得灰头土脸,所以他们急需一场大胜来振奋精神。而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抓到老对头海恩斯更能鼓舞士气的呢?

    只不过没有想到,他们不但没有提振了士气,反而彻底把士气给打没了。辛辛苦苦制造出的四个超级高手——或许他们称之为格斗大师,结果被人全部拿下了。

    当然,假如不是白家林和李雾峰的出现,这些家伙还真有可能得逞了。因为这些人虽然心境修为不足,综合战力比普通超级高手差了点,但要是三打一的话,依旧能战胜吕奉笙。

    只不过,这个消息依旧是惊人的。这些家伙虽然不是实打实的超级高手,但是格斗实力依旧相当可观。假如数量足够多,再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来磨练心境,估计还真是一股强悍得令人发指的力量。因为,他们这些高手能够批量生产!

    当超级高手可以批量生产的时候,这世界岂不是已经疯狂了?!

    现在需要确定的,是对方一共“制造”了多少这样的高手。“你说像你们这样的,一共制造出了五个?情况属实?”

    那人当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对是真的。据我们代理局长说,这种实验需要的药剂特别珍贵,生产的难度也很大。而且……死亡率太高。所以,目前还不适合大量的生产。并且我们代理局长表示,这种实验的技术依旧没有完善,好像还存在一些瑕疵。”

    “你说一共制造出了五个,那么另一个为什么没来,是不是受到特殊照顾的?”白家林继续问。

    那人点头说:“那个人是更加重要的实验对象,因为他在接受试验之前,就已经是一名格斗大师了。本来我们四人还不服气,认为他不可能比我们强多少。但是今天看到了两位的身手,才知道即便是在这个级别里面,实力差距竟然也可以这么大!”

    看来,这些家伙虽然不知道基础的重要性,但是主持实验的人还是知道的。所以,把实验前最强的一个当做了最重要的观察对象,留在了美国。

    这一点,白家林是最有切身体会的。比如他自己,就是以药剂强行催生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肉身强度,但前提是他的自身修为已经达到了一级巅峰,已经相当可观。而后来在军事监狱里的时候,也是通过自身的心境磨练,实打实的达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在这种境界的支撑下,加上他那变tai的肉身强度,才使得他可以睥睨天下高手,成为堪比半步天元的存在。

    同样的道理,当初虞家那个虞策虽然也是实验品。但是作为一个修炼的好苗子,虞策自幼也就跟着虞家大长老、半步天元虞九恩修炼,基本功打得非常扎实。所以在那个极限特战大队中,很多人都只是提升到了一级境界,而他却能顺利达到超级的境界。而且他的超级境界,是远远胜过中情局这四个家伙的。

    就在这时候,另一个别墅里的周贺泽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周贺泽仿佛发现了重大机密,对吕奉笙说:“我拷问出来了!兽营这几个家伙压根儿就不是什么一级高手,他们是通过一种实验药剂提升起来的!我说呢,原本几个不中用的家伙,怎么短时间内就达到了一级高手的境界。”

    兽营,也参与了这样的实验?

    “在实验之前,这些兽营杀手已经初步达到了二级杀手的水准。”周贺泽解释说,“基础还算扎实,格斗暗杀技巧也都很熟练了。而这种实验成功率很低,只有可怜的百分之六十。所以,这提升实验似乎得不偿失吧?难道兽营这阵子高手太稀缺了,以至于不得不铤而走险?”

    不是铤而走险。相对于中情局而言,兽营的做法已经相当稳妥了。他们选择的实验人手至少是二级杀手,基础够扎实。而或许他们使用的药量也控制得更加严格,以至于只是让这些杀手提升了一级,进入到了一级的境界。

    所以,兽营参与实验的成功率,达到了百分之六十;而中情局那边,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四十。

    白家林等人也都明白,作为一个对修炼极端重视的杀手组织,兽营不会太盲目的相信实验效果。所以,对于实验还是抱有相对谨慎的态度,至少比中情局更加谨慎。

    “那么,一同参与你们这个任务的黑水公司,有没有参与这样的实验?”白家林继续问。

    “没有。”那个家伙摇头说,“好像是他们的幕后大老板发话了,说黑水公司只是一个雇佣兵组织,对于极其高端的人手的需求并不是很迫切。而根据我们代理局长的分析,可能是因为黑水公司的老板过于保守谨慎,不愿意尝试这个代价。”

    白家林对吕奉笙叹道:“竟然还说人家保守?看起来,这黑水公司的老板才真算是个人物,懂得取舍。”

    李雾峰也点头说:“没错!这样的提升,终究根基不稳,难以发挥出最大的实战效用,目前只能算是‘畸形高手’。而以半数、甚至半数以上的死亡率为代价,确实不值得。”

    “但需要小心的一点是——时间!”白家林说,“要是给这些家伙更多的时间,不断稳固并提升自己的境界,说不定就真的能造成巨大的危害了。”

    在这方面,白家林无疑具有最大的发言权。他就是在被药物提升之后,再度磨练心境实现提升的。而吕奉笙则补充说:“除此之外,还需要考虑技术的因素。从目前来看,他们的死亡率很高,而且提升的效果不稳固。但是随着实验技术的进步,说不定能攻克这一点?不好说啊。哪怕只是攻克了死亡率这个症结,就基本上能实现量产了。不需要太高,假如能在对阵的时候一下子蹦出来百十个‘畸形一级高手’,也足够吓死人了。”

    这一点,也不得不考虑。所以,现在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怎么扫除这个巨大的隐患。

    “你们这些技术,是美国军方研制的?”白家林不由得问那个中情局的高手。

    那人则摇头说:“不是的。虽然美国一直在研发,但进展一直不明显。直到几个月前,听说华夏的一个顶级专家到了美国,这项技术才有了突破xing的进展。不过,我们不知道这专家是谁,这是绝密信息,我这个级别接触不到。”

    你不知道,白家林等人反倒直到。很显然,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这个专家就是极限特战大队逃出去的那个唐主任!

    第1009章 息战

    这是一场地下圣城阻击战。战役的结局,以心怡集团的全面获胜而告终。

    心怡集团以一个地下组织的身份,硬抗住了中情局、黑水公司和兽营的联手冲击。这样的一个战果,足以惊动整个地下世界。因为中情局代表全球顶级特战组织,黑水公司代表全球第一雇佣兵,兽营代表全球第一杀手集团。要是这三家联手,已经不能动心怡集团分毫。那么,这个庞大的地下帝国的底蕴和实力,还如何评价?

    哪怕是占据了主场优势,依旧不能否认这个地下帝国的无比强势。

    而这次战斗之后,对方再想对海阳这座地下圣城展开大规模的进攻,短时间内已经不现实了——

    兽营本来就实力大损、高手奇缺,通过实验培养出的高手又几乎都栽在了这里!

    中情局更加不堪,为了制造高手而催生出的五大畸形超级高手,刹那间在这边折损了四个!

    而根据那个畸形高手所说,目前这项技术依旧不是很完善。代价很高,死亡率也很高,而且最低限制(能够承受实验的人所需要的体质)依旧比较严格。所以短时间内,兽营和中情局补充高端战力的难度会比较大。

    至于黑水公司,他们只是一个雇佣兵组织。要是放在混乱不堪的动荡小国,他们的实力是恐怖而惊人的。武装到牙齿的千军万马,绝不是周东飞这些单个高手所能抗衡的。但是在一直稳定而强大的华夏,他们总不能一下子派出千军万马过来。开玩笑,就是派出十万人、三十万人,华夏军方也能一手灭了它。所以,他们要想在华夏执行这样的行动,只能派遣“海豹突击营”这样的精干组织,并且和兽营、中情局配合。后两家要是不能参与行动,黑水公司也不可能单独对心怡集团展开冲击。

    即便是这次综合配合的行动,也是被美国方面抓到了把柄——心怡集团私自隐藏联邦调查局的叛逃高官海恩斯。华夏官方既然有点理屈,说是心怡集团的个人行为,那么美国这些势力在出手的时候,华夏官方不好过问,只能提供一些便利和支持。而下一次呢?下一次没有了这样的借口,华夏官方还会允许他们杀进来?二十多个“海豹突击营”雇佣兵?你就来二百个,华夏也能以维护治安为由,以国家暴力机器将之碾压成齑粉。

    所以综合判断,海阳这座地下圣城在经受住了这场冲击之后,会迎来一个相对长久的安全发展的时期。小打小敲的事情或许还会发生,但大的动荡应该不会出现了。

    对此,心怡集团的高层都看的清楚,所以周东飞也费尽全力打好了这一仗。众人所不知道的是,他事先不但请出了李雾峰和白家林,甚至都跟镜湖公提前打好了招呼!镜湖公虽然没有亲自来,但还是召集了十几个过去的老兄弟——那都是一票恐怖的猛人。到时候真要是形势糜烂不堪,这十几个老家伙会出来!

    所以,周东飞稳坐岛倭国的钓鱼台,并不担心这边的形势。

    至于海恩斯,作为一个高级官员、世界级特务头子,对于这个形势也看得清楚。当然,对于心怡集团爆发出的战争潜力,更是由衷的佩服。他庆幸自己投靠周东飞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子。假如投靠了俄罗斯的克格勃,对方也未必能比这做得更好,而且以后还要经历无休止的盘问和压榨。不像在这边,周东飞不但以礼相待,甚至让夏侯惊雷给他安排了住处,白送了一套房子。甚至据周东飞表示,海恩斯那个潜藏在加拿大的女儿,也将会被接到海阳来。这样的支持帮助,海恩斯已经极为满意了。

    ……

    随后,夏侯惊雷把这边得到的信息,以及综合的战况向身在岛倭国的周东飞仔细汇报了一下。包括猜测出唐主任帮助对方提供技术的信息,也都认真说了说。

    本以为周东飞会很恼火,但没想到这货却只是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这件事不要声张出去,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另外,给龙一他们安排一下工作,这是我在军事监狱里答应他们的。让他们跟着家林兄吧,安保部只有他一个真正的高手也不好,有时候分不开身。”

    夏侯惊雷觉得有点错愕。没想到这么大的事情到了周东飞那里,竟然毫无大的动静。反倒是安排龙一等人的工作,被周东飞重点提了提。

    但是随后,夏侯惊雷就当即想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儿——周东飞不敢把这件事大肆声张出去!

    唐主任的这个实验技术一旦大面积铺展开,会对一个组织、乃至一个国家的士兵战力提升多少?相当的恐怖。所以,他的出逃是一件大事!

    但是当初在那直升飞机上,程青虎本来有机会一枪毙掉这个唐主任的。无非是因为程青虎觉得这人就是个科学狂人,是个专心研究学问而不通世情的文化人,这才动了一念之仁。虽然军方高层没有追究,但程青虎终究有些责任。而现在,唐主任的技术成气候了,造成的危害大了,程青虎的那个责任也就更大。到时候,会不会有人借题发挥,找程青虎的麻烦?

    所以,周东飞不让自己人把这件事说出去,低调处理。将来要是有机会,等把过错弥补了再说。

    有点小小的欺上瞒下的心思,但也是人之常情。周东飞自幼无父母兄弟,程青虎就是他亲哥,他不想让程青虎肩膀的金星蒙上一丝灰尘。而且在周东飞心目中,自从龙怒退役后,程青虎才是真正的、合格的、最出色的兵王,是军神。哪怕他周东飞,也只能算是一个实力逆天强大的老兵痞子,但不算骨子里都充斥着军人气的军神。

    挂掉了电话,叹了口气。周东飞拨通了程青虎的电话,直接把这件事说了说。

    程青虎是个耿直的军汉,哈哈一乐:“男人做事,敢作敢当。不就是放过了一个书呆子,哪怕造成再大的责任,哥担着就是了。大不了就是摘了我肩膀上的将星,换几颗小星星——你小子不就经常玩儿这个?再说了,事情也未必会到那一步。”

    “嗯,按常理说,应该不会很严重,毕竟那次咱俩一起出击,是一号首长都亲自褒奖的。这等于是盖棺定论,别人不好再拿这个说什么。”周东飞说,“但是关乎你的形象,不能被人诟病。而且这件事是咱俩的过失,早晚咱俩得弥补了。”

    程青虎当即笑骂:“你小子别没事儿揽责任,放走那姓唐的老头儿是哥自己的事儿,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不过说真的,没想到这老家伙还做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早知道他会这么大面积的扩散这种技术,还真该一枪……算了,一念之仁。等你从兽营回来,我亲自去美国走一趟,把这老小子抓回来。”

    “行,兽营之行也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周东飞说,“按照时间,也就剩下了一个多星期,宗璞老爷子也就该把心怡雇佣兵交给我了。至于船和补给什么的你不用担心,我都准备好了,用的远洋公司的两条大船。”

    “但是你要小心,别觉得兽营没高手了。既然他们能制造这种畸形高手,万一……”程青虎有些忧虑。

    周东飞笑道:“不可能太离谱。兽营那几个人交代了,他们实验的强度都比较低,一般就是提升一个境界就不错了。而且,参与实验的人并不是很多。”

    “总之你小心行事就行。对了,啥时候从岛倭国回来?”

    周东飞:“再过两三天吧。由纪子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陪陪她。”

    “到处留情,小心一辈子还不完的风流债!”

    “那也比某人打光棍强。”

    “滚!”程青虎笑骂,“对了,回来之后你还有几天才出发,要不然……那件事咱们……?”

    程青虎说的“那件事”,当然指的是龙吟寺!

    而周东飞一听,当即哈哈一乐:“就知道你比咱还沉不住气!”

    “得瑟,你小子也肯定跟百爪挠心一样。总之回来之后马上跟我联系,咱们在蜀中省城碰头,然后一起去‘那里’瞧一瞧。刚才跟师父联系了,他说他现在正在沪海。这就说明,他们那群老人儿已经离开了‘那里’。”

    ……

    挂了电话,周东飞回到了房间里。本来他是贴身保护着三井炎和惠子兄妹的,如今这边的形势也稳定了,他就回到德川家居住。而前阵子形势比较紧急,由纪子也回到这里,受到老管家的近身保护。这样一来,这对男女反倒有时间在一起温存温存了。其实,由纪子也就是奔着这个机会才回来的。要不然的话,她根本都不愿意回到这个曾让她伤心的地方。

    只不过,当初由纪子是以平民太子妃的身份入主皇宫的。现在回到德川家,自然有些身份上的不妥。所以,由纪子干脆“拜认”德川恒孝为“干爷爷”。这倒好,亲爷爷经过这么一弄,反倒成了干的。

    周东飞前脚刚迈进房间,郭大小姐就从里面出来了。擦肩而过的时候,郭大小姐忽然低眉小声说:“告诉你的女人,半夜里头小声点,昨天本小姐一夜没睡好。”

    “一共才大半个小时,你咋一夜没睡?思春了吧。”

    “作孽的犊子,你就不怕伤到她肚子里的娃娃?”

    “怎么‘伤到’?”

    “滚蛋!”

    “妹儿你二了吧?”周东飞一乐,“就咱们华夏这种规矩多。国外研究已经证实,怀孕期间不需要禁止那啥啥的,只要注意身体动作不要太剧烈就行。”

    “流氓……”

    第1010章 龙吟寺住持

    在郭大小姐的屁股上拍了一记,恨得某女几乎要反手出击。某货则哈哈一乐,笑着把门关上了。

    虽然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但由纪子又不是傻子,岂能不知道周东飞和郭大小姐说的内容并不健康。“你呵,梦莎小姐不是你师妹吗,老是欺负她干什么。”

    “谁欺负她了,是她欺负哥,嘿。”周东飞笑咧咧的坐在了由纪子身边,将之拥在怀里,神色渐渐凝重了一些,问:“由纪子,我最近又要回华夏了,你……”

    由纪子一只手轻轻按在他的唇上,笑意盈盈:“别说这些。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这么短暂,我不想让任何不开心的事情,破坏这短暂的时光。有一分就珍惜一分,有一秒就珍惜一秒。其他的,由纪子不愿意去想。”

    隔壁,郭大小姐那耳朵贴在了墙壁上,却只能模模糊糊听到点什么,一点都不清楚。看样子,由纪子也已经“吸取了教训”,收敛了声音。

    ……

    三日后,带着浓浓的眷恋,周东飞还是离开了岛倭国。只不过郭大小姐留在了这里,因为她要保护由纪子,一直到孩子平安出世。

    虽然现在的形势已经稳定了很多,但周东飞依旧不敢大意。除非等孩子出世了,那么一下子就成了整个岛倭国的小元首。到时候,也就彻底断了所有人的心思。谁要是敢对小天皇不利,那就是同整个岛倭国为敌。

    试想当初裕仁那么不知羞耻的一个人,一旦成就了天皇之位,还威风八面。周东飞仓促之中重伤了他,还导致了被全国追杀。而未来的小天皇可是得到了几大家族的全力支持的,比当时的裕仁更加稳固。伤了他,代价自然也就更大。所以,当小孩子一旦生下来,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当然,郭大小姐留在这里的另一个目的,则是进一步完善自己的杀术,多跟着老管家这第二师父学些东西。能得到这样猛人的更多指点,是一种幸运。

    ……

    当回到了华夏之后,周东飞当即飞往了蜀中省城。他和程青虎约好了的,从这里一同去龙吟寺瞧一瞧。等他到了那里不久,程青虎就如约而至。两人先一同到峨眉山,和清芳等人相见了之后,就去山上的善觉寺去拜会慧觉大师。但是,却被告知大师一直未回。

    “没回来?”周东飞觉得不对啊。镜湖公已经到了沪海,说明这帮老妖孽们的相聚已经结束了,那么慧觉大师为何没有回来?要知道,慧觉大师是最不喜欢凡俗事务的,要说那帮老妖孽第一个退席离开的,按说也应该是她。

    但从辟尘小法师的神色来看,一点不像是说谎。而且辟尘小法师说,善觉寺里的事务也交给了其他一位年长的师太暂时打理,看样子短时间内回不来。

    “师娘不会是去四方游历去了吧?”在通向九龙山的公路上,汽车飞驰,开车的程青虎不禁疑问。

    “谁知道呢。”周东飞也迷迷糊糊的,“难道是受到了妙祥大师的启发,也开始了行脚?”

    “我倒是怀疑,是见了师父之后,师娘有了什么触动。”程青虎这个光棍汉子,考虑问题竟然还能从男女私事的角度。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