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节

      那个“小孩儿”咧嘴笑了笑,笑得很真诚,但是也很狰狞,又把李冰冰吓了一跳。竹叶青则笑说:“这是我们蛇组的‘盲蛇’,格斗实力绝对是一级的,比我都差不了多少。不过要说潜伏、刺探和逃遁的能力,我可就比不了。哪怕在全球杀手圈子,他也是独一份。”

    盲蛇,世界上最小的蛇。这个代号用在他的身上,当真是恰如其分。虽然这人很丑陋,但这种侏儒身材也是他的“天赋”。诚如竹叶青所说,潜伏和刺探这些能力,有了这样的天赋,绝对令人发指。

    而周东飞所佩服的,是这个盲蛇的实力——一级水准!都说什么“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又说什么“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其实都是一些屁话。要是连铁杵都没有,你磨一根针试试?要是没有那百分之一的灵感,你拿出百分之百的汗水也往往成不了事。也就是说,先天条件对于一个人的制约,其实是很大的。在大体差不多的情况下,或许努力是重要决定因素。但是先天条件差距太大的话,那么努力的效果会很差很差。

    就好像让这个盲蛇去修炼千军破,即便他学出了精髓,发出来的威力也绝不如虎熊一般的程青虎的一半厉害。这就是先天条件,差距太大。

    但是,就是凭借着这样不利的身体条件,这个盲蛇还能修炼到一级水准。不得不说,已经令人有些肃然起敬了。

    周东飞点头看了看盲蛇,只说了两个字:“奇才。”

    盲蛇依旧是憨厚的笑了笑,说了声“周老大过奖”,随后就说:“您听听这录音吧,那个谷枫绝对有大问题的。他潜伏到心怡集团,一开始的打算就是奔着对您不利的。”

    周东飞放开了录音,一声不吭的静静听着——果然,这个谷枫大头来头。而听到最后,谷枫那句话把李冰冰彻底给弄烦了——

    “这个姑娘(李冰冰)不错,但我还不至于要周东飞的用过的女人。天底下好女人多了去,闭着眼也能找一把。”

    当然,谷枫那个保镖的一句话,也让李冰冰一阵恶寒——

    “二哥你的女人也不少,你们也就是半斤八两。”

    李冰冰恨恨的说:“该死的,他以为自己是谁呢!一开始对我、对我爸表态的那个海誓山盟的,听了都肉麻恶心的,想不到现在这么说我!而且这家伙明明女人那么多,还装的跟老实人一样!气死我了,见到这小子,我非要抽他耳光!”

    周东飞笑道:“生气有啥用,你该庆幸自己没头脑发热跟他跑了。”

    李冰冰白了他一眼,“讨厌,不许那么说人家。”

    而竹叶青则毫不客气的上下看了看李冰冰,看得李冰冰有点发毛。这个女人虽然很美艳,但终究是个世界顶级杀手。自然携带着的那股气势,随着眼神的注视会有所泄露,就让李冰冰这个普通女孩说有点受不了。“青姐,你……怎么了?干嘛这样看人家?”

    竹叶青微微勾起了嘴角,笑道:“真看不出,还像个大姑娘一样呢。可是那谷枫不是说了么,他说你是‘周东飞用过的女人’呢。”

    李冰冰眼睛一眨,急了:“他是胡说!我才没……没被他‘用过’呢!该死的谷枫,我非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我……哥你别傻笑了,你给我证明,咱们明明没有……”

    李冰冰摇晃着周东飞的胳膊,但周东飞就是微微的傻笑。

    ……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整个心怡集团都在搜捕谷枫。但是,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搞的,竟然泥牛入海一般悄无声息。足足两个小时之后,周东飞命令手下人继续搜查,就把李冰冰送回家。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之后了。

    至于竹叶青,当然没能再次从周东飞手中捞到什么酬金。因为,现在蛇组就归周东飞管。但是这个财迷心窍的美艳女人还是不会吃亏的,硬是从周东飞手中要去了一辆好车。虽然不值钱,但足见这个女人的斤斤计较。

    当然,周东飞也是慷他人之慨。因为他送的那辆车,就是谷枫的黑色奔驰。周东飞的人马当然已经去搜查了谷枫的住所,那辆车也被扣住了。周东飞一转手,就送给了竹叶青。

    此时,李冰冰正坐在周东飞的车上,兴奋不已。首先,这件事证明了她的眼光还是不错了,选对了自己的男人。其次,也终于能堵死老爸李朝阳的嘴了,免得他整天罗里啰嗦的,听了就心烦。

    哼着孟丽君的老歌《甜蜜蜜》,这妞儿心里头真的跟蜜一样甜。

    “别哼了,都三遍了。换一首好听点的给哥听听。”周东飞笑道。

    “你想听啥?”李冰冰笑眯眯的说,“我会唱的歌可多了,音乐发烧友呢。”

    “很多?有本事你给哥唱一曲《***》,哥就算服了你。”周东飞嘿嘿一乐。

    李冰冰不知道什么是《***》,但一听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于是红着脸瞪着开车的周东飞,忽然一爪子探到了他的腰上,狠狠的拧。

    周东飞哈哈一乐,一下子刹车了。“要命,想车毁人亡啊你!再敢不老实,就地正法了你。”

    李冰冰:“……”

    “怎么,以为哥不敢?”周东飞向着李冰冰的身体上下看了看,忽然叹道,“算了,哥都‘用过’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了。哈哈哈!”

    “你……我拧你的嘴!”李冰冰以前最听不得这样的胡话。但是现在一旦确定要跟了周东飞,发现这些轻薄话从周东飞口中说出来,还真的把她刺激得不得了。当然,性格不是一下子能扭转的。听到“用过”两个字,她还说羞惭的伸出手去拧周东飞的脸。

    但是,这只俏手却被周东飞一下子给抓住了。顺势一拉,她就“嘤咛”一声倒在了周东飞的腿上。她想挣扎一下,但潜意识似乎又有些贪恋这样的亲密接触。脑袋埋在周东飞的腿上,悄悄侧过脑袋说:“明明没那个什么,不许再说‘用过’……羞死人了。”

    “那就‘用’一下?”周东飞笑道。

    李冰冰心很慌乱,但是身体不争气的软绵绵的,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嗯,要不来次‘车震’好了,哈哈。”周东飞一乐。

    “什么是……‘车震’?”李冰冰眨了眨眼。不是装的,她真不懂。

    但是当周东飞简单解释了之后——哪怕用词已经非常委婉了,这丫头还是“啊呀”一声彻底羞红了脸,脑袋埋下去死死不肯抬头。男人啊,坏死了……

    第943章 乱套!弹压!

    李冰冰被周东飞送回家之后,已经非常晚了。在这个海阳市的新家,李朝阳的情绪很差。要不是今天开会讨论上市的重大问题,他宁可留在省城的家里,不到这个窝心地方来,一晚上都不来。上午,女儿刚刚当着众人不给他面子,而且从那势头来看,女儿是铁了心拒绝谷枫了。两方面的烦恼,让李朝阳非常恼火。

    刚才,他又让老婆询问女儿在哪里。结果得到的答案是:正和周东飞在一起!已经过了十二点,还和周东飞在一起,这让当父母的能不产生什么想法?

    “老李,你说咱们的女儿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李冰冰的母亲挤眼抹泪儿。

    “还不是你从小娇惯的!”李朝阳的心情很差。

    “怎么又赖上我了,你看她不娇惯?!”

    就在两口子斗嘴置气的时候,李冰冰哼着小曲儿打开了房门。李冰冰的妈是过来人,而且最知道李冰冰的性格,看到女儿幸福得好像吃了蜜蜂屎,当即就知道这是被所谓的爱情滋润了。

    “回来!”看到李冰冰要上楼,她妈当即虎着脸说,“这么晚才回家,反了你了!”

    李冰冰撅了撅嘴坐到客厅里,手里的包儿扔在一边不说话。对面,李朝阳更没有说话。整张脸像是一头即将发飙的老虎,抽着闷烟。

    李冰冰她妈虽然假装严厉,其实还真护犊子。眼看着李朝阳要发飙,她这才缓了缓语气叹道:“冰冰,你爸做什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赶紧向你爸道个歉,然后洗洗睡了。”

    “才不!我又没错!”李冰冰扭头。

    “你!”李朝阳终于火了,“你还没错?大早晨的你当着公司全体高管,那么不给我面子,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您一拍桌子就擅自离席了,让我这行长的脸往哪里搁?”李冰冰没敢大声说,只是小声咕哝,但还是被李朝阳两口子听到了。

    “好家伙,都把行长的名头给我抬出来了,长本事了嗯!”李朝阳指着李冰冰说,“你这是不知轻重!你年纪轻轻的,能压服那一群老人儿?那些人不是我以前的部下,就是和我同辈的同行!我不帮你看着,他们不欺负你?!你倒好,先给我摆脸了!”

    李冰冰轻轻的摇了摇头:“爸,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是,您能照顾我到三十岁、四十岁?乃至一辈子?今天东飞也感到了不对劲,所以帮我训斥了那些人。您当时不在,其实那些人都很老实的。”

    “能不老实?那些高官哪个敢得罪东飞那样的大枭?”李朝阳说,“哦,这么说,我照顾不了你一辈子,你是看上了东飞是吧?是,你们倒是年龄差不多。不过我对你说几百遍了,他是有女人的人!瞧你今天把谷枫给得罪的,以后还有回旋余地吗?好容易又遇到了一个同样出色的小伙子,你就不知道珍惜,作死吧你!”

    “出色?”李冰冰脸色当即不好看了,一把将那录音笔取出来,交给了母亲,说,“那你们听听吧!听一听,看我爸究竟找到了多么出色的人,哼!”

    说着,谷枫和保镖的那段录音播放出来了。李朝阳两口子一听,当即就倒抽冷气。特别是李朝阳,甚至非常的后怕。这个谷枫隐藏的太深了,把自己彻彻底底的给骗过去了。“他……在哪里?”

    “潜逃了,现在还抓不到。您要是喜欢他,那就去追呀!”李冰冰说了句,哼哼的上楼了,留下目瞪口呆的两口子。当前,李冰冰心里倒是得意,开心。这下好了,彻底断了老爹那心思。

    果然,良久之后李朝阳叹了口气。李冰冰的母亲则埋怨道:“老李,瞧你给女儿找的是什么人,吓死认了!这个谷枫,不但是花花公子,更是个潜藏很深的犯罪分子呢!”

    “算了!”李朝阳叹息一声,“孩子的事,我们是管不了了,任其自然吧。”

    这一次,李朝阳是彻底死心了。

    ……

    谷枫逃了,不知所踪。但是周东飞不甘心:你当自己是那姓顾的老头儿?也当自己是天元高手了?只要老子把全国地下世界和暴力机器都发动起来,全力搜捕,你还是逃不掉!不是周东飞小题大做,而是很关注这个谷枫的背景。特别是录音中所说的谷枫的大哥,更是周东飞所关心的问题。

    但是,周东飞启动全面搜捕的计划,尚未实施就胎死腹中!因为,华夏地下世界突然之间风云大变!

    当日凌晨,西南边陲传来惊人的消息——滇云大枭厉锋遇刺,死!

    厉锋,那是钱世通的弟子,梅姐的师兄!虽然当初在接班传位的时候有过矛盾,但是后来算是重归于好。而且没有了利益争夺之后,看到大势已定,厉锋也很给梅姐面子。此外,厉锋在滇云的实力很强,牢牢掌控着那个盘子。不但稳固自家的生意,而且死死抵挡住了金三角方面的压力,堪称梅姐地下帝国的西南屏障。

    但是这样一个猛人,竟然说死就死了!

    这让人不得不感慨: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而且,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大约早晨九点的时候,西北的北疆大枭“乱源”巴图,也被人刺死!

    疯狂了!

    梅姐地下帝国的基本面,首次出现了一个普遍xing的巨大危机。

    巴图不是周东飞和梅姐的嫡系,但却很顺从梅姐集团的意思,也算是招降过来的一批元老之一。此外,北疆的地下形势比滇云更乱,因为它和中亚那些国家接壤。而中亚的那些国家连年战乱,乱的很。毒品、军火、刺杀,各种犯罪极多,少不得也向北疆有些蔓延。要不是巴图这个本地大枭牢牢掌控,这个地下盘子也会乱得没法收拾。

    而更让周东飞暴怒不已的是,就连他的嫡系兄弟马一本,竟然也遭到了刺杀!要不是吕奉笙当时就在上江省,马一本的命还真有可能交代在了那里!当然,有吕奉笙在,一般人还真难得手。这也是为何厉锋、巴图会死而马一本能活的原因。只不过,马一本也因此而住进了医院。大出血,肚子被捅了一刀,距离心脏不远。要不是吕奉笙极其警觉,迫使对方不得不变招,这一刀肯定直入心脏。

    至于张天鼎那边,吕奉笙是无暇分身了。程青虎当即又多抽调了几个龙影的人手,加上张天鼎在沪海强大的号召力,倒也没什么可忧虑的。

    “王八蛋!”周东飞咬牙怒道,脸色铁青。至于心怡集团的地下高层,同样一个个愤恨不已。战火烧到了家门口了!世界第一地下势力的宝座尚未坐稳,就被人生生的打了脸!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随着两位大枭的身死,让两个地下盘口顿时陷入了极大的混乱之中。马一本那边还好,毕竟还有吕奉笙和司徒娅。而滇云和北疆一带,却出现了权力真空。两人活着的时候,很多矛盾都被压服;而两人一旦没了,那些矛盾就爆发了出来。甚至,滇云方面还出现了勾结金三角毒王、试图迅速掌权的势力。那些势力是隶属于厉锋的,现在没了厉锋就弹压不住。

    但是,心怡高层却抽不出最得力的高手前去压制了。吕奉笙在上江一边照顾马一本,一边弹压形势,抽不出身;白家林在监狱里,尚未出来。周东飞等人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高端人手稀缺所带来的窘状。想当初,老妖怪手下二级以上高手百余人,那才叫一个凶悍,调度起来也从容有余。相比之下,周东飞还是有点捉襟见肘。

    “梦莎,你亲自去一趟滇云吧。那里的形势最乱,你有公安部打黑办的身份,便于震慑那些家伙。另外,我让龙影抽出几个兄弟暗中协助着你。”周东飞对郭大小姐说。

    郭梦莎点了点头,“但是,只是依靠公安部和龙影的身份,根本不能保证长治久安的。不扶持你自己的人马,就不能做到长期的太平。”

    “走一步说一步吧,先把滇云的形势稳定下来再说。”周东飞揉了揉脑袋,说,“现在能够抽调的一级高手机动兵力也只有你一个了,不找你找谁去。可是麻烦事情在于,北疆那边派谁过去。那也是个乱地方,矛盾丛生。派出几个能够协调局势的还好说,但也要有个像样的高手去震慑一下。贺泽这小子没回来,否则还是能帮我分忧的。”

    “戳啊,老货你瞧不起人是不是?!贺泽大舅哥能行,咱就不行了?!”一旁,小畜生韩复瞪着眼睛开口了!要说和叔伯阿姨比什么,小畜生从来不在乎。但是,他就是容不得说张无意和周贺泽比他强。虽然那俩小子年龄都比他大了好几岁,但毕竟是师兄弟,而且分别是三个分支的掌门徒,凭啥就说大舅哥周贺泽比自己强了!

    “小屁孩儿,一边儿玩儿去!”周东飞喷了他一脸。

    “切!你不是还经常跟老子吹嘘,说你十五六岁就帮师爷爷办了第一件任务了?戳呃,瞧不起人是不是,老子也这个岁数了!”小畜生咧嘴说。

    “滚!再敢自称‘老子’,我废了你!”

    “你跟师爷爷打电话的时候,不也跟咱一个德行。”小畜生咕哝着。

    这时候,倒是夏侯惊雷开口了:“师叔,要不就让韩复去一趟得了。我去北疆协调那些实力,韩复给我保驾护航……臭小子,你觉得怎么样?”

    擦,竟然有人帮自己说话了!说实在的,一听到能亲自参与执行任务,小畜生就满肚子的兴奋。这小子诚如别人评价,就是天生为地下世界而生。而且夏侯惊雷处事圆滑,滴水不漏,到了那里应该确保形势上稳定。至于带着韩复,说白了就是让他有一个见世面、开眼界的机会。当然,也不可否认小畜生确确实实达到了一级高手的水准。

    周东飞觉得,夏侯惊雷的提议还是可以考虑的。有夏侯惊雷在,不需要小畜生这个生瓜蛋子考虑具体的问题;有小畜生在,也基本上保证夏侯惊雷的安全。这两个人,也算是绝配。

    “不行!”梅姐却一下子站了起来,把韩复叫到了身边,捏着小畜生的脸说,“我这干儿子才多大个人儿,你们就把他放出去弄地下世界的事情。你们再同意也白搭,我不同意。”

    “还是干妈心疼我哇!”小畜生咧嘴一笑,转过头对周东飞说,“师父,您老人家在我心目中的光辉地位,被我干妈瞬间秒杀,只能排名第二位啦。”

    这马屁拍得……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