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节

      “别说了,羞死人了!”楚火儿扯起毛巾被,就把自己脑袋盖上了。

    李冰冰苦笑着看着毛巾被下轻微抖动的一团,心道:你这丫头啥时候害羞过?都出现这种情绪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又是一番冤孽……

    第937章 秘密筹划

    “姐,我把那个谷枫的事情,告诉他了。”过了好久,楚火儿才说话。

    李冰冰一愣,在她脸蛋儿上掐了一把:“你告诉他做什么,我又不会跟那个谷枫发生什么!飞哥整天忙成那样儿,你这不是给他添堵吗。”

    “可是,姨夫那边却认同谷枫的。我怕到了最后,会出感情纠葛。”

    “纠葛什么呀!”李冰冰笑了笑,“一个人要是坚定了,再多的外力也改变不了你;要是自己都不坚定了,那还有什么感情可言?反正,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想法,会一直坚持走自己的路。”

    “姨夫的态度,你真的不考虑了?”

    “在这方面,他以前管不了我,现在也管不了,将来同样是这样!对我来说,这些都不算问题。”李冰冰笑了笑,随即又有点苦苦的揉着脑袋说,“不过,你这丫头现在倒成了姐的心病了,好纠结……”

    楚火儿“嘤”的一声,再度把脑袋遮起来了。

    ……

    天明了,周东飞带着李冰冰和楚火儿去医院。出门的时候,楚火儿自然依旧不能走路,李冰冰又背不动她。于是,周东飞把这妞儿背在肩膀上,从二楼走向外面停车的地方。

    趴在周东飞的肩膀上,楚火儿还是忍不住有点反应。但是,已经恢复了情绪的她故意扭过头,对着后面的李冰冰做了一个鬼脸儿。小小的示威,小小的恶作剧,换来了李冰冰一个不屑的白眼儿。

    而在别墅楼外,几个保镖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些混球儿看着周东飞背起楚火儿,于是终于断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在飞哥强大的“火力”下,楚小姐连路都不会走了!

    “看啥看,没见过扭着脚的……”楚火儿觉得有点尴尬,对着那几个贼眼珠子说。

    “哦哦,楚小姐一定小心。”几个保镖不咸不淡的说。但是,当周东飞把楚火儿放在了后排,李冰冰也坐进去关上门之后,几个保镖就有点忍不住了。就在周东飞尚未打开驾驶座的门时,那保镖头子笑咧咧贴着耳朵说:“哥,你得多大的动静,才能让人家连路都不会走了,嘿嘿!我辈楷模啊,佩服佩服!”

    “小王八蛋……是扭着脚了!”周东飞一瞪眼。

    “好吧,就算是扭着脚了。不过在床上能把脚都扭了,您搞的‘姿势’肯定是高难度的……呃,疼啊……”

    这货还没说完,就被周东飞一把拧住了耳朵,“混蛋玩意儿,反了你们几个犊子了!再给老子做俯卧撑去,每人两百!”

    到了车上,李冰冰眨着眼睛问:“哥,你教训他们干什么?给你值了一夜的班,辛苦着呢。你这样,不是正确的管理方式。”

    楚火儿则恨恨的说:“你傻呀!那些家伙,狗嘴里肯定吐不出象牙来的!完蛋了,我的清白呀……不过,你也逃不掉关系的!”

    李冰冰旋即明白了一切,当即脸红如霞。

    ……

    把两女送到医院之后,周东飞就急忙赶去了心怡大酒店。戈登今天早晨要回国,这样的大人物肯定要送别一下的。

    到了酒店里,戈登的神色很不错。周东飞由此可以看出,大洋那边的事态发展,肯定尽在戈登的掌握之中。这老狐狸是美国政坛的权术高手,身经百战不言败的牛人。只要他扣住了对方的死穴,肯定会把对方搞得生不如死。

    “恭喜老爷子只手倒转乾坤。”周东飞笑道。

    戈登笑了笑:“只是旗开得胜,并未彻底全胜。回去之后,还要继续为这件事费心伤神。只不过,你自己可要注意着点。上次就提醒了你,少主的那些反对势力会在境外对你动手。前阵子,你们的特工机构不是在几个大国都被冲击了吗?就连你的雇佣兵也遭到了截击。”

    “查出了一些人的身份,至少可以证明兽营是参与其中的。”周东飞笑道,“让他再蹦跶两天,我会好好收拾这些家伙的。”

    戈登笑道:“你既然做出了准备,那是最好。而且我在那边,还是会继续追击中情局和罗斯柴尔德的。这是寄生在我们国家肌体上的两颗毒瘤,必须要铲除。希望铲除了罗斯柴尔德在美国的势力,同时整肃了中情局,也会对你这边形成一些策应的。”

    “那是自然!”周东飞笑道,“您去整肃中情局,他们必然没能力协助兽营来跟我抗争;至于罗斯柴尔德,在华夏刚刚被打残,在俄罗斯也正在受到全力清查——韦杰夫总统亲自下令的;要是您在美国再出手,他们哪有什么精力再跟我们对抗?三个大国同时搞他,能把他搞疯的,呵呵!”

    “只能算‘两个半大国’。”戈登不无忧虑,提出了这样一个别扭的说法。但是周东飞明白其中的道理——戈登终究不能全部代表整个美国。他可以打击罗斯柴尔德在那里的势力,但那里也会有强大的势力为罗斯柴尔德提供支援、摇旗呐喊。所以,那只能算是“半个大国的力量”。

    这也行了!总之,罗斯柴尔德抽不出精力来支援兽营,这是一定的。再过几天,周东飞就要着手准备,彻底查找到兽营的老窝,并争取将之一举端掉。

    只不过,现在还有一点让周东飞不太明白,那就是少主本人手中,还掌握着多少战斗能力。前几天,大肆攻击龙影国外分部和心怡雇佣兵的,兽营只是其中一部分。至于其他的那些人物,究竟来自哪里?周东飞觉得,极有可能是“少主”亲自派过去的。要不然的话,再也没有什么势力能够聚集起那么多的能人吧?目前的地下世界里,很多势力已经被周东飞打残了。比如几个世界级的地下大枭,已经没有了派遣强手的能力。至于罗斯柴尔德和虞家,估计在武力上也已经近乎山穷水尽。

    对于这些,戈登也不是很清楚。他也在摸着石头过河,试图一步步解开那个“少主集团”的神秘面纱。

    送别了戈登,周东飞再度去探望了张天鼎。此时,张天鼎和苏倾城的状态已经很平稳,只是在病床上养伤修复。至于顾大师的身影,至今依旧没有察觉。时隔好几天,估计早就跑没影儿了。就好像镜湖公说的那样,一个天元高手要是铁了心想潜逃,八成是抓不到的。

    现在,程青虎和吕奉笙一直陪在这里。周东飞将程青虎拉到车上,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我想去找兽营的麻烦。”周东飞说,“克格勃已经圈定了三个岛屿,现在所缺的还是前期准备工作。”

    程青虎一开始就知道周东飞这个计划,但一直没来及仔细商议。但是心里面,他已经有了基本的盘算。“我算过了。按照周贺泽那小子当初提供的资料,兽营总部的人马应该不会太多,岛屿上的防备力量也不算逆天的强。单纯看那基础设施的防备能力,其实比咱们以前捣毁的西亚恐怖势力基地,也就是强了两三倍的样子。只要带过去的人手足够,我看胜算还是很大的。只不过,龙影不可能大规模给你派兵。”

    “我从龙影里面抽调几个趁手的精锐。至于基础兵力,还是找心怡雇佣兵。”周东飞说,“虽然战斗可能比较残酷,但这是雇佣兵们的宿命。一个没有经历过真正大规模任务的雇佣兵组织,就不算是正儿八经的雇佣兵。这些小子们,也该接受一些更强悍的锻炼了。至于武器什么的,咱们一直不缺,雇佣兵自己也有不少。关键是有一些必要的重武器,我想从龙影的后勤基地里面弄出来一部分。当然,用完之后如数归还——除非损耗掉的。这,不算是假公济私吧?”

    “这哪算假公济私,铲除兽营本来也该是咱们的任务,毕竟兽营对华夏造成了损失,而且参与袭击了龙影在外的分部。”程青虎说,“要不是上头觉得事情没把握,没有批准,这件事本该由龙影亲自来做的。至少,也不会只给你暗中抽调几个人手。”

    周东飞:“算啦,咱们都是军人,都要服从命令。上面考虑的,也是和谐稳定的大局。华夏向境外正式派兵,历来都是维和任务,这是咱们和平崛起战略的一部分。真正大规模的执行境外战斗任务,会影响咱们一贯主张的和平原则

    “扯远了,还是说说你的总体打算。”程青虎叹了口气,说,“人手和武器还不算大的问题,那么,你的交通工具呢?不会有咱们军方的武装舰船参与的,这一点你要明白。”

    “那就用民船呗,嘿。”周东飞说的轻松,但实际上并不轻松。兽营暗中发展了那么多年,海上也会有些力量的。虽然为了躲避卫星侦察,不可能有大型的武装船只,但是一些轻型火力的舰船应该具备。周东飞想了想说,“租借远洋公司的货轮,甚至借助他们远洋的船只帮我们载人。等接近了目的地,再换乘小的船只分批潜入。当然,要是租借的话,那就等于做好了‘买’的打算。遇到了海上的搏斗,估计这些民船会回不来。”

    周东飞笑着说的,但是程青虎很忧虑。船都未必能回来,那么船上的人呢?这,几乎是抱着一往无前的信念前去的。

    “真有必要这么大规模行动?”程青虎浓眉紧蹙。“不然,就暂时不要考虑这个兽营了。你不是要剪除那个‘少主’的‘枝叶’吗?那么从别的方面下手也行。最后只留下一个元气大伤的兽营,无伤大雅。”

    “别的枝叶,也要剪除,绝不手软。但是兽营,不能再给它喘息的机会了!”周东飞叹道,“这是一个流水线般生产强大杀手的组织!虽然咱们陆续掀翻了它很多分营,但是只要给了它十年、二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必然会再度衍生发展成一个令人头疼的怪物。趁着它现在元气大伤,就必须一竿子捅到底。毛爷爷都说了,‘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呵。落水狗必须打,朝死里打!”

    第938章 产业态势

    准备出击兽营的行动,要大体准备一段时间。特别是对心怡雇佣兵的训练,要有针对xing的加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护航任务,而是正儿八经的战斗搏杀,稍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虽然加入雇佣兵就意味着玩儿命,但周东飞依旧不想白白损失任何一个兄弟。

    原本以为需要一个多月的准备,但周东飞最终决定,用两个月的时间做有针对xing的训练。特别是海上任务的训练,必须特殊关注。为此,周东飞不但请来了河东省城的老爷子宗璞,甚至还特意从杨家请回了秋老!

    若说水中的实力,秋老堪称无敌。当年水中重创秦缺,甚至单枪匹马挑翻岛倭国一船高手,都是此公所为。这些,已经足够说明了问题。

    而且,秋老和宗璞两个老爷子本是老兄弟,多年未曾相见。如今两人一旦重聚,反倒多了不少的乐趣。这两个老爷子把心怡雇佣兵给拉到海边去拉练,各有各的绝活儿,周东飞也任凭他们去折腾,总归死不了人就行。

    在此期间,晋中那边传来了好消息。在夏侯惊雷的精心打理下,整个晋中的私营煤矿产业终于完成了吞并整合。夏侯惊雷的能力,终究在那里明摆着呢。特别是经历了那场背叛的闹剧之后,夏侯惊雷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话语更少了,但是做事更多。虽然挂着一个董事长助理的名头,但几乎做的就是董事长的工作。当然,主要原因还是梅姐太懒,有了帮手就更懒得处理日常事务。由此,夏侯惊雷在地下世界的地位依旧坚挺。对此,夏侯惊雷很感激,做事也更加勤勉。

    “师叔,这是最近下属各个集团的效益状况。”一身职业西装的夏侯惊雷走进周东飞的办公室,恰好梅姐也在。“总体而言,依旧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晋中煤炭产业正式走上了正轨,都是我们在暗中控股。”

    “心怡房地产逆势出击,进军大量的市政工程。据曹长贵汇报,虽然这些工程没有此前的房地产产业更有暴力,但相对的更加稳定。这些工程的业主方基本上都是当地政府,信誉上靠得住,而且基本上没有拖欠工程款的——他们也不敢拖咱们的,呵呵。我也留意了一下前些天出台的全国建筑企业排行榜,心怡华亚的规模已经冲进的全国三甲。而且,资产优良率最高。”

    “心怡影视城第一期已经投入对外资回收期可能还能再缩短一些。只不过国庆假期期间可能会出现一个游客规模的井喷,我已经让方燕绫经理会同总部的安保部,做好了相应的预案,避免出现接待能力不足的问题,更要避免出现安全问题。”

    “心怡大酒店和心怡银基购物的加盟连锁高速铺开,势头很好。只不过存在一些冒进的地方,有些省份的加盟工作出现审查不严的问题。我担心影响心怡的整体形象,所以告知了陈薇和田志恒,要求相关的区域适当收缩了一下。”

    夏侯惊雷就是这样一个人,未必能在一个行业里很专,但却具有很强的大局观。他不过问很细致的东西,但总能及时抓住下属每一个行业的关键。难怪当初周东飞和梅姐都已经暗自商定,把夏侯惊雷作为接班人来培养。假如他们两人做的时间更长,到时候即便把权力交接给韩复,这夏侯惊雷也是个辅政大臣的角色。这个角色,类似于黑根集团当初的老爷子奥古斯都。因为芸芸等人虽然很精通经营,但她们几个终究不是地下世界的人物。至少在处理地下世界的问题上,她们不够黑、不够狠、不够果断,夏侯惊雷这个又黑又专的家伙才是真正的不二人选。打理一个地下帝国,只有商业上的头脑是远远不够的。关键时候,还要具有地下大枭的基本素质。

    如今,夏侯惊雷跌了一跤,让周东飞和梅姐很惋惜。传位是不现实了,因为两人心中有疙瘩。但是,还是要作为未来的“辅政大臣”来培养的,人才难得。看着夏侯惊雷目前的状态,周东飞和梅姐都很欣慰。不管怎么说,这个优秀的年轻人算是挽救过来了。

    夏侯惊雷不知道两位师叔在想这些,依旧汇报心怡集团当前的形势。“心怡华亚的发展也很不错,方燕绫似乎在作出新的尝试,要在一些小成本的影片上下功夫。我看了她的方案,很不错。只要一部小片子火起来,就能补偿十部片子的成本。不过,最近他们在拍摄一部体育方面的励志影片,好像要以当红球星林舒浩为原型。这个制作会有点投资风险,但也有可能一举走红。我没有过问的很细,因为方燕绫说这是周师叔亲自同意的。”

    周东飞点了点头:“嗯嗯,是我同意的。经营总归会有风险,创新更要承担风险。咱们又不缺钱,有足够的亏本承受能力,为什么不自我突破一下。对了,林舒浩来了没有?”

    “还没有。如果您需要具体的时间安排,一会儿我让方燕绫向您汇报。”夏侯惊雷一直抓大放小,很清楚轻重缓急。要是很细的东西都过问,那么长了三头六臂也做不过来。

    “不用了。”周东飞说,“现在,心怡汇通银行可是我们的重点产业,怎么没有这一块的情况汇报?”

    周东飞知道,依照夏侯惊雷抓大放小的性格,本该首先汇报这个产业的情况。而且夏侯惊雷很细心,知道周东飞每个时间段最关心的问题。

    夏侯惊雷顿了顿,说:“这是当前一个关键,也是今天汇报的一个重点环节。目前,心怡汇通的高层管理似乎有些思想不统一。甚至在一些大的决策上面,也有些步调不一致。目前,以信贷总监谷枫为首的一批高管,试图推动心怡汇通的上市。不过我觉得,这样虽然能够获得大量的融资,但是在目前这个风生水起的时期不是很适合,有点冒险。我咨询了咱们的金融总顾问蒋灿坤先生,他也认为当前的形势不合适。虽然上次的金融阻击战已经平息,但整个金融市场——特别是股市依旧存在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为了避免受到剧烈震荡的波及,目前应该暂缓走这一步。”

    “蒋灿坤的眼力是不会错的,这还有什么可疑虑的?”周东飞问。

    “但是在心怡汇通之中,支持谷枫意见的人不在少数。特别是李朝阳先生等一批元老的支持,让他的意见占据了上风。似乎,”夏侯惊雷停下来看了看周东飞,说,“似乎李朝阳先生,很欣赏谷枫这个年轻人。但凡谷枫的意见,李先生都会支持。他这样的一个态度,对于其他高管具有很强的暗示和引导作用,同时也让李冰冰行长很为难。”

    看来,李朝阳还真的对这个谷枫看上眼了。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其实老丈人也是这样。虽然八字还没一撇,但李朝阳肯定对这个谷枫有不少的好感。

    “冰冰很为难?也是,总不至于削了她老爹的面子。”周东飞说。这些天忙着很多事,除了去探望一次楚火儿的时候见了李冰冰一次,平时还没碰面。工作上的烦心事,李冰冰也不愿意跟周东飞说。“但是,她自己总有个基本的意见吧?”

    夏侯惊雷笑了笑:“关于李冰冰行长的事情,我没大问过。”

    “戳,滑头!”周东飞鄙视他一下。夏侯惊雷知道,这李冰冰有成为半个师婶的潜质。既然如此,他肯定不会对这她指手画脚的。周东飞笑骂道,“夏侯你啥都好,就是喜欢瞎琢磨我和你梅师叔的心思。生活是生活,工作归工作。你小子,不就是怀疑冰冰是我的女人吗。”

    夏侯惊雷又笑了笑,很憨厚,干脆一个字儿也不说了。

    倒是旁边的梅姐翻了个白眼儿,赏给某货两个字——“德行!”

    周东飞撇了撇嘴笑道:“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姐你较什么真儿。回头我跟冰冰亲自联系一下,看她究竟是什么意见。这丫头在金融行当里很专业,有青出于蓝的势头。假如她和蒋灿坤的意见一致,那么我们就暂缓上市。说实在的,我也觉得这时候上市有点不合适。风风雨雨的那么多事,哪来那么多的闲心。再说上市多半还是为了套取更多的资金,但我们整个集团资金充裕,对于闲钱的要求根本不迫切。另外,房地产行业整体低迷,贷款业务已经收缩得厉害,按说银行的钱一点都不缺。”

    “嗯,我也是这个想法。”夏侯惊雷说,“这些高管只知道地上世界的事情,却不能联系到地下世界的大环境。咱们心怡集团目前还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敏感时期呵。”

    周东飞嗯了一声,“你能同时站在两个世界的角度看问题,是我最放心的一点。你先回去吧,冰冰那边我亲自联系,问一问。”

    牵扯到生意上的事,梅姐是不会反对周东飞一个字儿的,永远不会。所以,她笑眯眯的缄口不语。

    而夏侯惊雷也只是点了点头,这就要出去。但是刚刚走到门口儿,他又转过头来,笑道:“师叔,您也别小瞧了那个谷枫。我要是李朝阳先生,说不定也会把您一脚踢开。”

    “滚犊子,赶紧的!”周东飞咧咧着。

    旁边,梅姐笑意更浓。

    第939章 笨笨的妞儿

    对于这个谷枫,周东飞并没有什么嫉恨。一个出色的青年追求一个连婚约都没有的女孩,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谁都有追求的权利。而且周东飞也知道,李冰冰是个感情上的死心眼儿。她认准了周东飞,就不会再变。当晚她和楚火儿做出的那个信誓旦旦的表态,周东飞在外面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但是,关于谷枫非要推动心怡汇通上市的事情,周东飞却不能不管。银行业将会是心怡集团的核心产业,任何一件能够影响心怡汇通走向的事情,周东飞都很在意。他要听听李冰冰的意见,而后再最终确认自己的决定。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