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节

      也只有吕奉笙这样的超级高手,受到这样的压制还轻了点。但即便如此,也只是能够奋力反击。至于取胜,毫无希望。试想当初周东飞未进入半步天元境界,面对镜湖公时候的那种窝憋劲儿,就能联想到现在吕奉笙的情景。

    万幸的是,吕奉笙的心境足够稳固。他本来就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实力,全力稳固盘整自己的心境。特别是前段时间和镜湖公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境界提升的很快,心中很多的疑惑阴郁一扫而空。相对于他的实力而言,他的心境早就超出了自身所在的层次。

    而面对这样的天元高手,心境的稳固更加重要。

    看到吕奉笙持枪的手依旧稳定,出招的线路也丝毫没有收到打扰,那个“医生”的双目之中竟然流露出一种赞许的神采。“后生可畏!”仅此一句,吕奉笙足以自傲。

    这个“医生”,自然就是顾悦心的爷爷顾大师,也是今晚刺杀张天鼎的人。只不过,在场所有人都不清楚他的身份。这个天下罕有的天元高手,走的是和镜湖公、卫疯子又不相同的路子。前两人进阶天元之后就抛了刀兵,而顾大师却反而更加依赖手中那把剑。

    短枪突刺,吕奉笙的力道和速度达到了完美的统一。在这个狭小的走廊之中,本来对方那气势已经如长江大河一般完全充斥。但是现在,吕奉笙的煌煌枪劲似乎硬生生破出了一线生机。就好像是江河奔腾之中,一条逆流而上的游鱼。虽然艰险,但却多了一道生机。

    此时,顾大师那把稍短的利剑忽然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气劲,将吕奉笙那勉励爆出的气势彻底压制。与此同时,那剑芒再度以奇诡的线路出击,竟然精准的点击在了吕奉笙的枪杆之上。

    铛!一声清脆的剧响,吕奉笙的短枪竟险些把持不住,要脱手而出!

    不仅仅是力道猛,更重要的是对出击部位掌控的精准。剑尖所指,正是吕奉笙那短枪最不能受力之处。类似于四两拨千斤,但较之更加恐怖。因为,这是千斤拨千斤。

    但是,这需要多么恐怖的经验和拿捏,才能在和超级高手对战之中准确的做到这一点!

    压制,依旧是彻彻底底的压制。和晚上苏倾城面对他的时候一样,吕奉笙也根本不能讨得任何便宜,自保都难。

    吕奉笙惊骇之余急忙撤回短枪,牢牢把持。一旦短枪丢掉,他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

    这一个交手的小小挫折对于表面上的战局影响不是很大,但是对于那玄之又玄的气势压迫和反抗而言,却产生了决定xing的影响。吕奉笙本来就是在死死抗争,才能勉强抵御住顾大师那滂沱浩瀚的气机威压。很勉强,摇摇欲坠一般。如今一旦受到挫折,顿时像是江河决口无法收拾。再也无法抵御那种庞大的压力,整个心神都乱了!

    这样的状态下,吕奉笙心底的一丝畏惧,轰然放大了千万倍!整个身心都似乎笼罩在一种末路悲情的气氛之中,难以自拔。

    坚持,只能坚持!吕奉笙暗自咬牙。今天遇到了这个变tai,估计这八尺之身要特妈交代在这里了!

    铛铛铛铛铛……!

    剑和枪的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医院这走廊简直成了一个打铁铺。所有人都惊恐欲绝的看着这两个非人类一般的家伙,这种战斗的剧烈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无论是剑还是枪,那种速度根本无法目视,轨迹根本无法捕捉。一开始还有一道道的剑芒枪影,到了最后干脆就是眼花缭乱的混沌一片,再也难以用常人的肉眼分清。

    “推回去,快把天鼎推回去!”身后,柳含黛急忙喊。必须给吕奉笙留出合适的撤退范围,否则吕奉笙连逃生的希望和余地都没有。柳含黛虽然不太懂高手之间的争斗,但也明显感觉到吕奉笙处在一种极其不利的境地。

    顿时,一群医护人员和那三个保镖回过神来,疯狂的推着昏迷的张天鼎向手术室躲去。但是,后面两个保镖却被柳含黛拉住了。这个地下世界的女掌柜一怒:“没用!你们一身功夫,就不知道去帮把手!”

    是啊!两个保镖顿时羞惭不已。刚才满脑子都是惊惧,一听柳含黛的命令简直就像是得了撤逃命令。而稍稍静下来一想,才回过神来:自己是特妈保镖,是战斗人员。要是一招不出就逃了,也太丢人现眼。

    连柳含黛都看不过去了。人家吕奉笙是梅姐的干将,拼了死来保护张天鼎,相反自己的人马反倒吓跑了,那算什么破事儿!

    而且柳含黛也知道,假如今天没用吕奉笙在场,这个恐怖的杀手肯定已经得手了。躺在那里昏迷着的张天鼎,必死无疑。

    ……

    张天鼎的两个保镖终究不是孬种,不然也不会被张天鼎两口子选中。虽然依旧是满心的畏惧和忐忑,但还是咬着牙冲了上去。

    此时,已经勉强支撑二十多招的吕奉笙顿时压力大减。虽然这两人远不是顾大师的对手,但起到了很大的牵制作用,至少能留给吕奉笙一定的喘息调整机会。

    至于吕奉笙能坚持二十招,并不代表比坚持十招就中剑的苏倾城更猛。因为当时事发突然,苏倾城又要全力保护张天鼎,这才导致了苏倾城一上来就处在劣势。其实吕奉笙和苏倾城实力相仿,两人面对顾大师的正常状态下,应该都能坚持三十招而不受重创。

    如今,吕奉笙接着这短暂的喘息之机,迅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在顾大师那恐怖的威压之下,再度凝聚出一股抵抗的意志。这是心志和心境的较量,虽然不在一个层次,但吕奉笙不认输。

    重新拾回了一些信念,吕奉笙再度挺身而上。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一个保镖已经受伤了。顾大师一剑刺破了他的肩膀,让他不得已瞬间脱离了战团。要不是吕奉笙再度杀来,顾大师再补上一剑肯定就能要了他的命。

    而重新拾回了信心的吕奉笙,似乎比刚才更加能扛了点。因为,吕奉笙多少已经适应了一点。更重要的是,他有镜湖公手把手的教诲,知道面对天元高手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心境不乱。刚才仓促迎敌没能做好准备,这次就有些不同了。

    战斗继续,吕奉笙的枪术更加简洁直白。在顾大师这样的天元面前,什么花架子都是送死白给。此时的吕奉笙,更难对付了一些。

    而顾大师心中也疑惑了:哪来这样一个生猛的后辈?看这枪术之精湛,以及一身玉树临风的飘逸气质,应该是资料中的“枪神”吕奉笙无疑。但是根据自己一方得到的资料,吕奉笙和阴妍不是陪着周东飞去了俄罗斯了吗?正是因为看到了华夏地下世界超级高手的空虚,他们才做出了这样一个突袭的决定。

    昨晚突袭了张天鼎之后,虽然没能杀死他,但也让张天鼎和苏倾城没用了任何战斗力。沪海唯一的超级高手苏倾城没了战斗力,顾大师二次反击更应该万无一失。而且顾大师盘算着,张天鼎阵营虽然处在盲动慌乱之中,但肯定都认为不会短时间内遭遇第二次突袭,毕竟整个沪海都张开了天罗地网在搜捕他。正是考虑到张天鼎阵营这个松懈情绪,顾大师才决定反其道而行之,紧锣密鼓的再次刺杀。

    但是,这吕奉笙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一个吕奉笙的出现,让顾大师的算盘出现了一些不可控的因素。

    周东飞高调去俄罗斯,又让吕奉笙等人低调回国。这个小小的安排,终于发生了作用,而且是救命的作用。要不然的话,至少现在的张天鼎已经成为一具尸体。

    但是后面的情况,还是不可预测。吕奉笙虽然暂时抵挡住了顾大师疯狂的冲击,但也仅仅是暂时的。时间一长,依旧不免落败的结局。到时候,顾大师冲进手术室就会如同猛虎入羊群,再也没有谁能阻挡他格杀昏迷中的张天鼎和苏倾城。

    “有点看头!”顾大师又说了今天的第二句话,依旧是在夸赞吕奉笙。在年轻一辈当中,顾大师很少见到吕奉笙这样的人才。他还没真正见到过那个新一代的传奇“天妖”周东飞,就目前来看,顾大师遇到的新生代好手之中,吕奉笙是仅次于“少主”的。而那个“少主”,也是顾大师亲手**出来的当世奇才。

    虽然被对方夸赞,但吕奉笙根本没时间自豪。压力越来越大,自己倾尽全力也只是勉强死拼,刚刚凝聚出的一股信念,此时再度被对方打击的全无踪影。虽然刚才稍稍调整了一下,但现在依旧只是支撑了二十多招,就出现了难以为继的现象。

    而这时候,张天鼎那个未受伤的保镖再度咬牙冲上来,借以缓解一下吕奉笙的压力。但是,这个保镖上来之后仅仅三招,就“啊”的一声被顾大师一脚踹翻,脱离了战团。

    三招的时间,让吕奉笙再度收拾情怀,重新凝聚意志。但是,这终究不是办法。两个帮手都已经受到重创,下一步就没有谁能帮自己一把,让自己再度得到任何喘息机会了。

    只不过,如今顾大师也深叹一声。

    第919章 大爆发

    顾大师的轻叹,源于对面手术室门前出现了一批枪手。这些枪手都是张天鼎的部下,虽然格斗实力跟一般,但毕竟手里握着枪。这么远的距离,这么窄的范围,这么多的人枪,闭着眼都能让子弹横穿一个人。

    所以,这第二次突袭张天鼎的计划,再度失败了。哪怕杀了面前这个吕奉笙,顾大师也没有希望冲到手术室门前。

    现在,那些人都已经把枪平举了起来。只要后面的柳含黛一声令下,必然枪声四起。虽然会在医院里引发巨大的震动,但是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保住张天鼎的命才是第一位的。而柳含黛之所以暂时没有下令,是因为吕奉笙正和顾大师纠缠在一起。这时候枪火齐鸣,必然连带着吕奉笙也给打成筛子。

    “奉笙,赶紧撤走或退回!”柳含黛有些着急的说。

    但是吕奉笙心中苦笑:被眼前这个老变tai给纠缠住了,自己还有机会撤逃吗?身后不远处,倒是有一间病房。假如能够硬生生冲进去,或许能跳窗户离开。只不过,顾大师的速度不比他慢,他就是跳下去,也难逃顾大师的追击。这顾大师眼看刺杀张天鼎无望,那么肯定会铁了心追杀吕奉笙的,好歹不算白来一趟。

    此时,吕奉笙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对方攻势如潮绵绵不绝,而且像是一台永动机一样永远不会衰竭。这种高手的体力,似乎已经和年龄脱钩了。

    吕奉笙反复提起自己必战、必胜的信念,但每一次都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信念什么的难以发生实质xing的扭转作用。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