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节

      本来,这些老师们虽然很气愤,但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只不过周东飞对于他们的影响是很大的,他们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什么交流赛,就得罪了周东飞这样的本国大人物。更重要的是,这些老师真的不敢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他们带着一大帮孩子,万一真的在异国他乡出了事,这个责任根本承担不起。特别知道了卢日科夫那恐怖的身份,加之又有黑势力的出现,更让他们恨不能马上回国。

    于是,这些老师当即向华夏驻俄大使馆寻求保护。在大使馆的保护下,又致电本次大赛的组办方——也就是莫斯科市政府某具体部门,称自己的学生已经受到了安全威胁,不得不提前结束本次交流赛,返程回国。

    牵扯到了人身安全问题,组办方也只能表示歉意和遗憾。另外组办方也知道,小卢日科夫骚扰、甚至要强行带走苏杭的时候,组办方自己的人一个个袖手旁观,导致了事态的进一步扩大。他们自己心里理亏,更说不出什么来。

    当天晚上,华夏领事馆就安排飞机将一行师生送回华夏。本来,周东飞来俄罗斯的目的一是为了陪小畜生他们度假,二来是引诱头狼的势力现身,至少引出罗斯柴尔德或虞家的报复。现在目的有更改,但打击卢日科夫也是打击头狼的势力,这一点性质倒是没变。

    看到苏杭离开,小畜生意犹未尽,私下里悄悄说“回去后就到沪海去找你”。苏杭瞅了瞅不远处的周灵,顿时小鼻子一皱,说了句“谁稀罕”,搞得小畜生那个失落。但是一旦登机之后,看着下面怔怔发呆的小畜生,苏杭的眼圈儿又红了。小儿女的心态,相当的微妙。

    在华夏这批师生离开俄罗斯的时候,安德烈特意指示新闻媒体前来采访,目的就是要将这件事的影响继续扩大。采访过程中,苏杭的老师说这里的治安情况不是很好,自身安全受到威胁。特别是当事人小卢日科夫竟然能和地下黑势力搅合在一起,让他们更加感到不安。

    如今是在大选投票前夕,只要事关卢日科夫这个名字的东西,都会相当的敏感。于是,各大批媒体争相播发消息,称卢日科夫家族可能涉嫌与黑势力交往。要不然,单凭小卢日科夫这样一个学生,怎么和黑涩会勾结的?

    卢日科夫着急了!一个政治人物跟黑势力勾结,这种事情对形象的打击是致命的。于是他赶紧出面辟谣,称自己和黑势力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小卢日科夫找到的那几个人,也只是小孩子自己的几个朋友。当然,他承认自己教育孩子存在疏忽,今后一定要严加看管。

    与此同时,卢日科夫严格要求莫斯科警方,一定要把案情压住,不能暴露出那四个黑道格斗高手的消息。此外他又通过地下渠道,密令那四个家伙赶紧离开莫斯科,出去躲一躲。于是,那四个家伙哪怕被韩复打得满身伤痛,也必须提前出院离开了。

    但是,卢日科夫忽略了龙影的强大侦查能力。周东飞和龙影就等着卢日科夫出来“辟谣”,让他继续撒谎,然后周东飞回击的一巴掌才更响亮。

    于是,在卢日科夫刚刚“辟谣”,说那四个家伙不是黑涩会的时候,周东飞就把资料递给了安娜。安娜把那些影像资料让人发布出去,顿时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第一部分资料是四个家伙和小畜生打架时候的录像,这一点先确认了四个人的身份;

    第二部分资料,是四个家伙的姓名、所在的黑势力组织,以及他们曾经做过的一些不法事情的记录!

    你敢说他们不是黑涩会?

    顿时,卢日科夫的脸上仿佛被狠狠地扇了一耳光。自己刚刚说了,那些家伙是小卢日科夫的朋友,不是黑涩会!结果对方就来了这一手,太丢脸了。

    没办法,卢日科夫只能再度道歉,表示对上次的事情调查不严格,偏听偏信了自己儿子的一面之词。

    虽然国外竞选时候的话水分极大、不可全信,但卢日科夫这样出尔反尔,还是遭到了不少人的反感。

    第二步,周东飞让安娜指使几个记者,问卢日科夫什么时候能把打人者绳之以法。毕竟,小卢日科夫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而那四个家伙也该抓起来。

    记者会上,卢日科夫脸色铁青,宣布自己必然公事公办。虽然自己的儿子还未成年(推托法律责任之词),但是今后肯定要严加管教,保证绝对不能再出类似的事情!至于那四个黑势力骨干,必须抓捕归案。只是目前不知道对方逃亡到了什么地方,但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的。

    但是,就在卢日科夫刚刚做出这样的解释之后,死四个家伙中的一个竟然落网了!

    这不是警方抓到的,而是龙影战士早就在周东飞的安排下,秘密跟踪着这几个人。如今想抓,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且在恐怖的盘问下,这个家伙终于交代:事前是小卢日科夫聘请的他们四个,事后则是市长卢日科夫亲自让自己的大哥安排逃亡。只不过虽然逃到了远东地区,却还是被抓住了。

    他们逃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已经算是很远了,但还是被抓了回来。在痛苦交代了之余,还被拍摄了视频、图像。最终,周东飞安娜所在的西伯利亚区的警方将之收押,确保不会出岔子。

    这个口供一旦泄露出来,再度往卢日科夫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而且,已经事关他自身的安危了!

    因为这四个家伙是黑势力,而出了事之后,卢日科夫身为政府工作人员竟然通风报信不说,还安排四个嫌疑犯出逃!这种事情,是违法的!

    一时之间,舆论哗然。卢日科夫紧张的不行,万万想不到竟然在这种小事情上近乎翻船。无奈之下,他只能再度出面解释,称这种消息纯属污蔑!自己绝对没有勾结这些黑势力,是这些黑势力肆意污蔑血口喷人。但是,卢日科夫却拿不出有力的反击证据。于是,社会舆论的导向对他进一步不利。

    而这时候,安德烈一方指派某些媒体,不断的将这个消息热炒,推波助澜。最后,总统都“不得不”亲自宣布,对卢日科夫展开调查!

    当然,卢日科夫所在的整个新党也都有些慌了。本来选举形势一片大好,而且卢日科夫的民意支持率还在上升。没想到马上都要到投票的时间了,却出现了这样的大逆转。目前,选前最后一轮民意调查尚未展开,但可以肯定的是,卢日科夫和总统韦杰夫的差距肯定进一步拉大了。

    于是,新党的一群大佬试图对总统施加压力,要求总统停止这种并无根据的调查,并且声称这是对竞争者的打压!

    但是,总统韦杰夫不为所动,顶住压力就是任凭这件事继续发展下去,因为他对这件事心中有数。而过了没两天,事情果然就再度升级了——

    周东飞找打当初那几个试图围殴韩复的光头党,要求他们承认自己是受谁指使的。一开始他们不愿意说,但是熬不住龙影战士的bi问。最终,这些光头党主动向总统派遣的调查组承认——他们是受到光头党总部的安排,对华夏那个少年(韩复)不利的。而且,光头党总部还说,他们十几个人只要能把韩复那小子打伤就行了,关键是引出韩复背后的大人(周东飞等人)。只要韩复背后的大人一旦出现,潜伏的杀手就会出击,将之击杀。

    当然,卢日科夫夫人当初的决定显得有些草率。但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而且是顾悦心那个圈子外围的人物,对于地下世界的无力等级、残酷程度了解的并不透彻。她只知道一个优秀——她认为的优秀——杀手出马,肯定能出其不意的杀死对方,毕竟是用枪啊。但她哪里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生猛绝伦,在杀手出手之前就被干掉了。

    这一件案子当时被卢日科夫压下去了,只不过随着光头党成员这些当事人的主动提起,就再度被翻了出来。这些光头党所交代的幕后指使者,只是他们总部的负责人。因为,他们这些底层家伙还没资格和卢日科夫家族直接取得联系。

    但是,这样一条线索已经足够了。顺着光头党总部,一定能进一步的深挖。虽然光头党历来受到俄罗斯个别高层人物的庇护——比如卢日科夫这些人,但只要是总统亲自下令调查,所有的庇护都成了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

    随即,光头党总部被查封了!由此,猖獗一时的光头党,在经历了华夏互助会的反复打击之后,又被俄罗斯政府当局彻底送进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而光头党总部的首脑,也都被总统亲自组建的调查组给抓了起来。有这些家伙在手,一切都好办了。

    这一切,当然都是周东飞在一步步的谋划执行。就像是一把软刀子,不停的、零零碎碎的割肉,直到把卢日科夫割得鲜血淋漓、肉尽露骨。

    第898章 总统一家子

    卢日科夫本来还在挣扎,并且通过各种手段试图掩盖真相。但是,总统韦杰夫并不着急,他就稳坐钓鱼台看着卢日科夫怎么折腾蹦跶。

    而卢日科夫和在野党也一再抗议,称总统的调查是打击竞争对手,是以权谋私。

    但是就在大选之前的第三天,调查组忽然公布了一条消息:光头党首领已经承认,是卢日科夫的老婆收买了他们,让他打击韩复等人。并且在引出韩复背后的几个人之后,再通过杀手暗杀!

    而随后,莫斯科的几名警察也同时承认,当时那条街上发生了枪杀案,死者手中握有枪支。但是,这件案子被警察局长给压下来了。

    至于这警察局长,则在严密审讯下交代:是卢日科夫对他施加了压力,让他不敢继续调查下去!

    总而言之,两句话:第一,卢日科夫的老婆涉嫌谋杀!第二,卢日科夫本人利用自己的职权干预司法!

    这两个爆炸xing的新闻一出,当即震动了整个俄罗斯。所有的选民大吃一惊:原来他们原本看好的这家伙,不仅家庭作风不怎么样,不仅勾结黑势力,竟然还雇凶杀人!

    总统为了保证“公平竞争”,并没有当即抓捕卢日科夫,毕竟他目前只是干预司法,其余的罪证尚未得到落实。但是,调查组毫不犹豫的抓捕了卢日科夫的老婆。这个雇凶杀人未遂的女人,被抓起来之前拼命的嘶喊,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崩溃了。本来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妇,一下子就成了阶下囚,这种反差太大!

    大选前一天,主流媒体的最后一次民意调查显示:总统韦杰夫的支持率上升到了52%,而卢日科夫的支持率从原来的38%急剧下滑到了可怜的8%!即便这8%,也是新党基本盘的死死力撑。但是,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可阻挡。

    毫无疑问的,总统韦杰夫赢得了大选,获得了再次连任!

    而选举一旦结束,再调查卢日科夫就不再涉嫌打压竞选对手了。于是调查组全力以赴,一下子揭破了卢日科夫多项罪名。世人发现,卢日科夫甚至和当初逃亡的“地下沙皇”康斯坦丁还是盟友!记得当初康斯坦丁的逃亡,是因为伙同原西伯利亚总督伊万诺夫倒卖军火,同时有多项黑涩会劣迹。而当初那个伊万诺夫,正是新党一开始力推的第一总统候选人。伊万诺夫倒下去之后,才又推荐的卢日科夫。

    这个新党,到底跟黑势力有多少纠葛?所有人都心存疑问。由此,不仅仅是卢日科夫倒下了,就连整个新党都摇摇欲坠,近乎垮塌。

    这时候,韦杰夫和安德烈的政治手段就进一步彰显出来了。他们不动声色的挖新党的墙角,将其中品行端正的一批有影响的人物成功策反。这些人高调宣布:新党已经变成污秽不堪之地,再也不适合一个有良心政治家的生存,于是纷纷宣布退出。

    顿时,整个新党终于完蛋了。

    官面上的新党,地下世界的光头党,这两个势力烟消云散。由此,俄罗斯的整体气氛好了很多,华俄关系也得到进一步发展。因为,总统韦杰夫就是一个亲华派。加上安德烈家族和周东飞等人的关系,以后华俄关系肯定会进一步走上快车道。

    政治上的大获全胜,让总统韦杰夫非常兴奋。这一次,周东飞步步为营,一环扣一块、一招接一招,将韦杰夫的死敌逐渐bi进了死地,却没有暴露出和韦杰夫的任何关系。整个计划堪称完美,所有的步骤也都走得极为踏实准确。由此,韦杰夫也通过安德烈联系,表示愿意会见一下华夏的将军兼副部长周东飞。

    当然,以官方身份的话,周东飞的级别还是低了点。在这个敏感时期,总统猝然接见一个外国副部级的干部,显得不合时宜。所以选了一个合适的时间,邀请周东飞到自己的庄园里去做客,纯粹的私人宴会。一个大国元首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他竟然单独抽出半天的时间和周东飞相见,实在很难得。当初安德烈说一旦事情成功,总统先生也会和周东飞保持一份友谊,这话并不是虚的。

    周东飞带着清芳欣然赴约,因为韦杰夫邀请的是周东飞夫妇。只不过,周东飞提出了一个小小的、额外的“要求”:希望能带着自己唯一的弟子韩复过去!原因很简单,这小畜生太羡慕了,一听说有机会见到俄罗斯总统,这家伙就百般纠缠,死缠烂打。

    韦杰夫对此毫不介意,只是莞尔一笑。小孩子,来就来了,不差那一份餐具。而且韦杰夫也对华夏的这种师徒关系很感兴趣,想见一见。虽然西方也有教父和教子这样的关系,但是和华夏师徒之间的关系还是不尽相同。

    于是,小畜生终于得到了一次大开眼界的机会。小小年纪就得到总统的接见,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而周东飞之所以考虑再三后答应带着他,也就是希望让他长长见识,从小就在心境上逐步适应波澜不惊的状态。比如韩复那师兄张无意,在这一点上就比韩复强好多,就是因为镜湖公很多时候会见大人物,都带着那家伙,使得张无意的眼界比同龄人开阔得多。

    “乖乖,这庄园真不小!”小畜生远远看到一片大庄园,禁不住说,“这要是在华夏,单是这一处园子就能说他腐败了。”

    “少胡说。”周东飞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俄罗斯地广人稀,有大园子的体面人多了去。再说了,这位韦杰夫总统在从政之前就是一个成功的农场主,资产不少,他这些资产都是对外公示了的。”

    车子一直行驶到了庄园门口,早有人在那里等着接待了。一个类似于官家模样的俄罗斯老人亲自带队,毕恭毕敬的等着客人,丝毫不因为自己是总统家的人而有所张扬。单凭这样的家教,就证明韦杰夫比卢日科夫更适合做一国的元首。

    在官家的带领下,周东飞和韩复一路向园子里走去。一片巨大的草坪向里面蔓延,深处是一片白杨林子。总统韦杰夫的住宅,就是在那林子里。远远的,就能看到一个建筑顶部隐隐露出了林子,若隐若现。

    这个建筑是木制的,标准的俄罗斯古典风格。即便是内部,也没有多少现代化的设施。

    这个大园子,周东飞其实在电视画面上见到过。韦杰夫一旦接见最密切的国外政要的时候,都会选择在这里,以示关系的融洽。

    “周,我的朋友,欢迎你的到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身材中等偏矮的男人从那房子里走了出来,浑身精悍之气。虽然已经年届六十多,但精力充沛。特别是那双锐利的眸子,锋芒毕露,完全不似一个政治家的含蓄内敛。

    这位,就是俄罗斯总统韦杰夫!

    在大国元首之中,或许他是最另类的一个。

    这韦杰夫年轻时出身于举世闻名的特务组织克格勃,既是军人又是特务,这一点和周东飞倒有些类似。后来恰逢俄罗斯大变革,这个军人出身的政治家陡然崛起,以强硬的铁腕慑服了政坛。有人说他是跆拳道、自由搏击和柔道的三项高手,其中柔道一项还曾在友好访问中展示过,很专业。周东飞看得出,这位总统的实力能达到二级水准。在大国元首之中,估计他是最能打的一个——虽然个人实力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早就失去了实际意义。但这样一个强劲的体魄,和曾经的克格勃经历,让他始终保持着一股彪悍的气质。

    这从他的第一句话中就能看出来。一般上流社会,总要同时问候客人的夫人。但是韦杰夫不同,只和周东飞打招呼。有女选民曾抱怨说他有大男子主义倾向,但他从不顾忌这一点,几十年我行我素我还是我。

    “很高兴有机会见到总统先生。”周东飞笑了笑。

    韦杰夫身边,站着一个少妇和一个少年。这三十多岁的少妇,是韦杰夫的女儿。至于那少年,是他的外孙。考虑到清芳和韩复要来,韦杰夫特意把自己家的两个晚辈也喊了过来作陪。

    “不要这么客气,我知道现在的你就是当年的我!”韦杰夫不算含蓄的笑道,暗指周东飞你也是一个大特务头子,还是以军人的直爽方式来交流更加让他舒坦。

    周东飞哈哈大乐,拍了拍韦杰夫外孙的脑袋。这小子比韩复的年龄小好几岁,但是小身子很扎实,就像是一头小老虎。“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彼得,十二岁。”这小孩儿眨了眨眼睛,忽然问,“周,外公说你是全球第一特工,真的?”

    很显然,韦杰夫向彼得介绍过周东飞。被小孩子爆出了这件事情,韦杰夫也没有尴尬,依旧爽朗的笑着。

    周东飞笑道:“放眼天下,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这句话我喜欢,有点高人味道啊!”彼得跟个小大人一样背着手,若有所思,忽然蹦出来一句让韦杰夫父女都感到意外的话,“你说,我能打得过你这个弟子吗?”

    韦杰夫有些意外的笑了笑,对周东飞说:“周,这一句可不是我教他的,哈哈。”

    第899章 不成功的拜师

    小畜生韩复讪讪笑着,貌似不好意思,但实际上说得相当彪悍:“你年龄这么小,不行呀,啊哈!”

    “那也要比试过才知道的。”小彼得上下瞅了瞅韩复。

    小彼得的母亲捷琳娜马上不好意思的说:“彼得就是这样子,您别见怪。”

    捷琳娜这是对周东飞说的,没想到却被小畜生接话说:“不见怪,不见怪,我就喜欢这样的小孩子哈,哈哈!”

    又是个小大人儿!捷琳娜一头黑线。

    韦杰夫则笑得很开心,拍了拍韩复和彼得的脑袋,说:“你们是朋友,朋友是不打架的!”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