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节

      “……”

    “真憋得慌,我出去走走,不当你们的电灯泡了。”楚火儿拍了拍嘴巴、打了个哈欠,又对那小护士说,“还有你这个妹妹头,别在这里碍事了,影响他们发情。”

    小护士羞涩的笑了笑,当即跑了出去。上级领导安排了,要是周东飞有重要问题会客,她们可以暂时离开,保证随叫随到就是了。因为军医院的院长也清楚,周东飞必须会见的那些客人,都是有来头的。

    在李冰冰那杀人的目光中,楚火儿得意的离开了。哪怕嘴角只是一抹淡淡的微笑,依旧给人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

    “楚火儿!下次再带着你出来,我就不姓李啦!我发誓!”李冰冰崩溃的喊了句。

    “那你姓周好了,跟外国人一样,随夫姓……”

    ……

    虽然楚火儿每次都捣乱,但事实在那里摆着:这丫头每次捣乱之后,都会把周东飞和李冰冰的关系更加明朗化。这丫头简直就是催化剂,促使李冰冰的情愫迅速发酵、升温。李冰冰太被动了,于是楚火儿就推着她走。

    病房里就剩下周东飞和李冰冰两个,李冰冰撇了撇娇俏的嘴巴笑道:“被她祸害死啦。”

    虽然还是有点羞,但已经没有当初第一次被揭破时候的尴尬了。所以说,楚火儿一直以来的捣蛋撮合,还是有作用的。

    而且,李冰冰本来按着周东飞伤口的那只手,悄悄落下。落在了病床上的时候,又似乎不经意的抓住了他的手。

    难为李大小姐,太主动了。一对俏脸儿上,粉霞飘飞。

    周东飞假装不在意,手也没动。一直都是他抓女人的手,难得被女人抓住自己。在身边这些女孩子当中,李冰冰其实是内心深处最腼腆的一个,现在反倒是最主动出击的一个。估计这丫头也看出来了,要是一直等下去,连末班车都坐不上了。

    感情上的铤而走险、剑走偏锋,竟然摧枯拉朽一般,把周东飞这个老手攻击得招架不及。

    “你不是来首都参加什么银行业高层紧急会议吗?有多紧急?”周东飞赶紧岔开话题。

    一说起工作上的事情,李冰冰这个职业女当即不再心乱。这是她最从容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她就是一个半步天元,气势凌人。而随着思路转回这方面,所有的小尴尬都荡然无存,握着周东飞的那只手也不再轻颤,似乎渐渐感觉不到其中的暧昧与尴尬了。

    “是很紧急啊。”李冰冰说,“一开始是国有四大商业银行首先发觉的,发现他们的外汇占款余额明显下降——这是五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在纷纷上报的央行之后,央行也觉得情况不对劲,随即暗中要求全行业都进行普查比对。结果,除了我们心怡汇通等为数不多的几家之外,其余银行的外汇余款,都同样出现了下降。目前,全行业同比下降了近三百亿元。虽然针对大盘来说数目还不算很大,但这是五年来的首次,是一个很强烈的拐点信号。”

    “暗中潜藏在华夏的大规模热钱,估计要撤逃了。”周东飞说。他不精通银行业,但也了解其中的一些道道儿。“由虞家的崩盘为引子,在中央的整理和调控下,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全国xing的首次回落——虽然回落幅度不是很大。但是,这无疑影响了大批房地产投资热钱的信心。作为热钱最集中的一个行业,房地产市场的萎缩,必然会带动热钱的撤离。热钱多了不是好事,但一下子都撤走的话,更不是好事。”

    “是呀!所以大家都很紧张,高层更加担心。”李冰冰说,“但是更加关键的一点,还不在这里。”

    “有猫腻?”周东飞一愣。

    李冰冰说:“经过调查,这些大批撤离的热钱之中,其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撤到了美国。而且,都撤向了美国主要的两家银行。太集中了,也就显得太反常了!”

    “百分之九十五?!”周东飞也心中一惊。外国涌进华夏的那些热钱,虽然有大有小、有多有少,但肯定是各国都有,零零散散,这才是常理。如今,撤出的钱全都回到一个国家,而且是非常集中的撤回了两家银行,并且集中程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要说其中没有猫腻,鬼才会信。“这么说,在华夏金融市场上那数目庞大的热钱之中,一大批都是有预谋、有背景的。它们中的一大批,都来自一个地方,甚至是一个后台,对不对?”

    李冰冰点了点头:“央行领导和业内专家们得出一个结论——有人在幕后操纵。从楼市到股市再到汇率市场,从地产板块到银行板块,再到整体经济,它们是在一步一步的来,给我们制造一个巨大的繁荣泡沫。一旦这个泡沫崩溃,专家们担心华夏经济会像几十年前的岛倭国,经济软着陆变成硬着陆,经济腾飞的奇迹会就此中断。甚至,出现全面的崩溃。”

    “王八蛋!”周东飞面对美女也不禁爆了粗口。

    李冰冰叹道:“会上,我说它们是在背地里全方位、立体式的做空华夏!连我自己都觉得说得有点大、有点严重了,偏偏得到了大批专家们的一致认同。哥,真要是出现了那种情况,就太恐怖了。”

    “这是一场战争,甚至比战争破坏力更大!”周东飞说,“战争造成的经济损失还只是短期的,但它们这是要釜底抽薪啊!狼子野心的东西!”

    作为一个金融业老手,李冰冰清楚其中的利害,也知道周东飞说的并不夸大。“现在最关键的一环,是咱们不确定怎么下手。要是极力打压楼市、股市,让那些热钱被套牢,肯定是最见效的办法。那些热钱本来在华夏挣了不少,但要是一下子再赔进去,肯定难以撤走——即便撤走也把大量资产留在了华夏。但是……”

    “但是,那些参会的银行巨头们肯定不会乐意的。”周东飞苦笑,“这些金融寡头都是吸血鬼啊!楼市繁荣的时候,他们把钱大规模的投向了房地产。哪怕中央三令五申要求他们小心谨慎,但他们在巨大的利润面前还是我行我素。现在,银行业的大批贷款都在楼市上面。一旦楼市崩盘了,他们的钱收不回,全成了死账烂帐。所以,这些银行不会同意这么做的。”

    “就是这样。”李冰冰点头说。“我在会上提出,要尽快收回房地产市场上的贷款,并且禁止新的贷款流入楼市。结果不出意外的,遭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央行领导是同意我这个看法的,只不过他们也挡不住全行业的抵制。”

    “一群不顾死活、只知道敛钱的家伙!”周东飞说,“暂时保住了一点小利益,将来还是要吃大亏。而且,到时候就不仅仅是银行业亏损了,而是华夏全国资产的大规模蒸发。多少年的经济成就,恐怕毁于一旦。”

    “还好了,毕竟咱们心怡汇通的资产是安全的,至少眼前的问题不大。”李冰冰笑道,“瞧,你还在病床上呢,不该把这些烦心事告诉你。”

    说着,李冰冰悄悄把手攥了攥,将周东飞那只大手抓得更紧了些。

    但周东飞没有注意到,因为他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了那场恐怖的、堪称浩瀚的战争上。这是一场不见硝烟、不见血与火的战争,但是和实际战争一样恐怖。

    “要反击!要让热钱烂在国内!赚足了我们的钱就想跑?去死吧!”周东飞咬牙说。双拳紧攥,扯动了枪伤部位的肌肉,不由得眉头一皱。李冰冰赶紧把另一只手贴在包扎着的伤口上,轻轻揉动。

    “哥,你发狠的时候,最酷。”李冰冰笑了笑,灿如窗外夏花。

    第876章 打压楼市

    要想打压房价,制止国外的热钱撤出,下手就必须要快、要猛。相反,要是等到人家大批热钱已经悄悄退出楼市,那就晚了。而且,楼市的下跌幅度要大、要快,不给热钱出手的机会。

    而周东飞要出手,神鬼都拦不住。

    国内那些银行和房地产业结合的太紧密了,近乎攻守同盟。因为房地产行业一旦垮塌,他们占压在楼市里的贷款将会面临巨大危机。

    但是周东飞不在乎。他手下的心怡汇通银行里面,在这方面的贷款并不是很多。因为这些银行当初隶属于罗斯柴尔德家族,而这个家族本来就是来抄底挣钱的,并不是来发善心投资的。

    当然,作为商业银行,也不可能没有一点投资在房地产。周东飞所能撬动的杠杆,就是这一部分房地产贷款。

    就在总理亲自下令对虞家产业下手的时候,房地产市场已经陷入了僵持阶段——开发商不舍得买、老百姓观望不敢买。现在,比拼的就是耐力、耐心,看谁能支撑到最后。那些大型房地产商也形成了攻守同盟,暗地里发誓绝不降价,非要逼得老百姓忍不住了,继续购买,继续推升楼市的热度。

    而且,房地产商们动用了大量手段,鼓足了劲头宣传,非说什么“楼市不会遇冷”、“房产不会降价”,搞得人心惶惶的。老百姓本来看到中央的政策,还以为会降价呢,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很渺茫。

    现在,就是一个死死角力比拼的微妙阶段。

    这时候,任何一个实质xing的动作,都会成为压垮对方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是就在这个关键而微妙的时刻,心怡汇通突然宣布:心怡汇通总行已经责令各个分支银行,务必将心怡汇通放出去的房地产贷款马上收回。

    在让各个分支银行催款的同时,周东飞已经让各省大枭协助“催款”。这些人如狼似虎,一个电话过去就把当地房地产大户吓得魂不附体。这些房地产大户对于其他银行的贷款敢拖、敢欠、甚至敢赖,偏偏不敢得罪心怡汇通——即便倾家荡产也不敢。想当初,能够撬动数千亿资产的温川大商陈建同因为得罪了邱得用,还得长跪门前才能博取一条活路。而现在这些开发商,实力远不如陈建同;如日中天的心怡集团,又远胜当初的邱得用集团。所以,这些开发商哪里敢貌似得罪心怡?更何况,心怡汇通并非讹诈,只是催你还款,或者拒绝再次向你借款。

    随着强势收款的行动开展,不少开发商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窘境。哪怕全行业都想力挺房价,但是这些开发商却真的撑不住了。海量的资金已经变成了钢筋混凝土,却不能变现回笼为现金,以至于连人员工资都发布下来了,还力挺个毛?

    于是,他们终于大幅度降价了!

    一下子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以上,就是为了尽快回收资金。

    但是华夏老百姓就有这个习惯性心理:买涨不买跌。既然降了?那好,更不买了,就等着你一降再降!

    降价风潮一旦拉开,房地产商们的攻守同盟不复存在。一个城市之中,哪怕十家之中有两家降价了,其余八家也跟着倒霉。因为那两家降价百分之二三十都卖不出去,谁还买你那些力挺房价的?

    如果说,当初房价上涨的速度很快,那么崩盘的速度更快,好似兵败如山倒。于是,杭城、金陵、长安……只要是心怡汇通有主要业务的城市,房价一个个跳水一般的砸落。这些都是一线城市,代表xing极强。

    最后,降价风潮终于延伸到了首都、沪海等几个超级大都市。楼市崩盘的局面,再也无法遏制。

    所有房地产商哭爹喊娘,闷头赚钱时候笑容,这次被泪水全部融化。一些大型房地产商甚至暗地里发誓:除掉心怡汇通这个祸害!

    只不过,他们根本办不到。他们试图通过行政手段来做,结果不少地方官员试图干预,甚至要打压心怡汇通,做垂死挣扎。这些官员未必和房地产商有太多的利益勾结,多半还是因为地方保护主义的思想在作怪。因为楼市一旦垮了,当地政府赖以支撑的土地收益当即缩水,以至于财政收入马上就会陷入入不敷出的尴尬境地。有些地方的政府,甚至就依靠着“卖地”来发财,快速增加财政收入和提高政绩。现在断了他们的这项收入,他们哪里能乐意?这一点,也是当初楼市价格迟迟不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当那些地方政府的人员试图找心怡汇通麻烦的时候,当地分行、支行的行长们也不抵制,只是把心怡汇通内部的宣传材料递给他们看一看。这些材料都是刚刚印制的,以前并没有,因为周东飞当初要求大家尽量低调。但是现在,必须拿出去当尚方宝剑了。

    ……

    “刘主任您先别着急,我这就跟我们总行联系。您放心,绝不会干扰咱们政府的检查——毕竟您是代表市政府来的。”心怡汇通杭城分行的行长一边笑着,一边推过去那份内部材料,“您先喝口茶,随便看看我们的简介,大家也多了解一下。十分钟之内,总部那边应该会有消息。”

    检查?你就查吧!但是在查之前,你先看清楚了形势再说!

    那刘主任趾高气昂,眼皮耷拉着随便翻了翻那资料。但是刚刚翻开封皮、露出扉页的时候,那双耷拉着的眼皮猛然一蹦,双手一颤,整个人差点蹦了起来!

    扉页上,赫然是两幅书法的照片——一个是总理手书的“汇通天下”,一个是康书记手书的“三个服务”!!!

    这位刘主任的手有点抖,几乎拿捏不住那一份轻盈的宣传画册。再往后翻一页,发现是心怡总公司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吴晓梅女士和大批高级领导的合影。一大批大部委的部长、各省的书记省长……单是那些照片,就足足装订成了一大本。所有合影的官员,清一色的省部级以上——是正部级。

    翻到后面,这位刘主任看到,连他们省的省委书记,也和梅姐有合影,貌似两人交谈的还很融洽。看到省委书记的笑容,这位刘主任的笑容彻底没了,浑身发寒。

    “啊啊……贵行印制的这份宣传材料很精致啊!”刘主任回过神来笑道,“很不错很不错,我能带回去一份吗?特喜欢总理和康书记两位老爷子的书法,回去临摹临摹。”

    “当然没问题。”那位分行行长笑道,心里面也知道这位刘主任要做什么。

    随即,这位刘主任就坐不住了,表示还有些别的事情,检查的事情回头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例行公事嘛。心怡汇通为咱们杭城做了那么多贡献,其实查不查都一样,都一样。”

    一溜烟儿跑了之后,这刘主任当即来到了市长那里。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有结果了,还是碰钉子了?”市长问。

    “不是,您瞧瞧这个。”刘主任颤颤悠悠的把那份宣传册递到了市长面前。

    市长看了之后,手颤抖的比刘主任还厉害。官场上,越是级别高的,反倒越是更加对大领导感到畏惧。因为距离上面越近,就越是知道上头的恐怖能量,高处不胜寒。

    “市长,看到这份宣传册,我没敢继续查下去,找了个理由先回来跟您汇报一下。”

    “你做得对。难怪其他几个城市都不见动静,感情人家知道心怡汇通的能量。咱们也别跳出来,免得自找难看。”

    ……

    杭城是这样,金陵、长安、哈市、太连等一系列的国内一线城市,统统如此。大家都关注政绩和财政收入,但是和乌纱帽想比,这些玩意儿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至于首都、沪海等超一线大都市,反倒没有这么麻烦了。人家的市领导都是省部级干部,手眼通天,早就清楚心怡背后的能量。沪海市长还曾亲自电话询问张天鼎,完全是带着商量的语气,看看心怡集团在有些房地产企业的问题上,能不能适当放缓一些。那些都是沪海市国有的房地产企业,万一弄倒闭了,影响太大。

    这才是一个商量事的态度,周东飞和梅姐当然也不会不给面子。不过,银行业强大的资金杠杆能力,这一次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梅姐不由得不感慨:难怪连中学教科书上都说过,金融寡头才是最强悍的寡头;难怪罗斯柴尔德第一任家主说过,只要他控制了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他就能凌驾于该国法律之上。所有一切经济行为,都是围绕着“钱”这个字来运转的。而作为直接“玩儿钱”的行业,金融业的影响力确实巨大。它能起到的杠杆作用,能把自己所能掌握的资金能量,十倍、几十倍的放大!

    特别是周东飞这次选择的时机准确,恰恰就在房地产企业即将崩溃之前的微妙时期,于是所能迸发出的能量更加强悍。

    通过官方途径,对心怡集团根本不能造成伤害。于是,又有几个不长眼、自以为是的东西,试图通过别的途径要对心怡动手。而这样做,他们注定要更悲剧。

    第877章 这算是初吻吗?

    个别房地产大鳄自以为手里面有花不完的钱,哪怕现有楼盘都砸进去了,他们依旧剩有大把的财富。只不过,心中那股恶气出不来。他们都是在外界人五人六张扬习惯了的,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这些人,甚至根本不是心怡汇通的贷款客户。只不过心怡汇通是这次楼市崩盘的“罪魁祸首”,他们要拿心怡汇通开刀!

    “喂,是青衣社吗?”一位房地产大鳄怒气冲冲的把电话打给了杀手组织青衣社的三把手,“郝老大,给你们一个任务,价钱好商量!”

    “孙老板啊,老地方谈。”这个郝老大说。杀手组织的业务,不会在电话上交接,只会以特定的方式。至于这孙老板是青衣社的老雇主,所以才采用了面对面的方式。

    两人终于见面,孙老板当即说:“钱不成问题,帮我做掉心怡汇通的李朝阳和李冰冰父女俩!”

    郝老大的脸色当即铁青,“老兄,你另请高明。我们是小庙野和尚,得罪不起那样的大神。”

    只有这一句话,事情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

    孙老板一愣,心道心怡集团虽然听说背景不小,但你们杀手组织还有必要害怕?越是有背景的,雇佣金也就越高,这是互惠互利的。

    但是青衣社不敢接,孙老板还不死心。他当即又想尽办法,终于联系到了国内最强势的杀手组织——蛇组!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