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节

      当时李广很怨恨,说本领比自己差好多的,一个个都封侯了,偏偏自己封不上。有人问他这辈子是不是有什么亏心事,李广说自己早年做陇西太守的时候,诱降过八百造反的羌兵。等到这些羌兵在李广的诱惑下投降了,李广却杀光了他们。于是李广那朋友就说:祸莫大于杀已降。也就是说,你杀投降给你的人,这本身就是不对的。所以,你这辈子不能封侯。

    这一点,和夏侯惊雷的例子很类似。夜十三琢磨了一番,觉得确实有道理。

    而这一点,还只是其一。随后,三儿又说了第二点——

    当初李广被废为平民的时候,出去打猎。结果一个看城门的霸陵尉看他已经不是将军,所以不给他放行,而且言语不敬。后来李广再度当了将军,直接杀了那个霸陵尉。

    这行径虽然一时痛快,但肯定被皇帝视为没有气量。所以,这应该是李广不得封侯的第二个原因。

    三儿把两点分析的头头是道,最终归结为两句:“大小姐的意思,一是提醒您杀投降的人是不对的;第二,是放开心胸气量,别跟以前有仇的人一般见识。”

    “卧槽!老子没气量?你敢说老子没气量?!”夜十三眼珠子一瞪。

    三儿当即咧了咧嘴:“这是大小姐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大小姐只说读读这篇文章,什么道理都是你小子瞎编出来的,日的!回去之后,罚你一个月不准碰女人,卧槽!”

    三儿又遭遇了一场无妄之灾,于是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暗恨自己言多必失。

    不过,夜十三却陷入了沉思。其实,三儿这小子说的不错,很有道理。郭大小姐所要说的,估计也就是这两点意思吧。有气量,不杀已降,说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放在夜十三这个火爆脾气的人身上,更难。

    这两年,夜十三的生意做得不小,地下盘子也很稳。但是,他就始终迈不出长安省半步。反观夏侯惊雷一个后起之秀,已经做出了多大的成绩?至于白家林、吕奉笙、马一本,以及芸芸、宋西凌、齐东升,更是一个个成了梅姐地下帝国的中流砥柱。作为这个地下帝国第一批的元老,夜十三的进步并不大。

    想到这里,夜十三的心情好了不少,心胸也开阔了许多。似乎,连自己那心境都稍稍松动了一下。他一个大老粗,稍微悟透点什么,就比别人悟的效果好很多。

    “三儿。”倚在后排,夜十三忽然喊了一声。

    三儿扭过头,“咋了哥?”

    “你小子说的,好像……还真特妈有点狗屁道理。”

    三儿顿时眉飞色舞:“那可不!十三哥,咱们这一帮弟兄混地下世界的,就咱一个大学生,这不是吹的……呃,虽然是函授的,但……”

    “滚犊子,说你咳嗽你还喘上了!”

    “嘿……对了,别禁止咱一个月不准碰女人行不?家里头,小红玉还等着呢……哥你是不知道,那个水灵劲儿,那个黏人劲儿……”

    夜十三:“……”

    ……

    第二天一早,夜十三就给郭梦莎打了电话。“大小姐,我看懂了。”

    “看懂啥了?”

    夜十三把三儿的理论说了说,郭大小姐当即笑道:“行,悟xing高了嘛。你自己跟飞哥去说,其实他也肯定觉得对不住你。要不然,也昨晚也不会让我专门给你打电话开导。”

    于是,夜十三打电话给周东飞,笑道:“飞哥,昨天一肚子火儿,走的时候也没跟你和梅姐说一声……”

    “自己兄弟,你客气个啥。”周东飞打断了夜十三即将表示的歉意,笑道,“这件事也真的特殊。要是换了别的人,不用你动手,我就帮你活刮了他。”

    “那是,嘿。”夜十三憨厚的一笑。

    挂了电话,旁边的梅姐也心情不错。兄弟们聚在一起不容易,和和气气的比啥都珍贵。似乎想到了一件事,梅姐问:“对了,夏侯离开之后,晋中、青蒙和中原三省的地下盘子,谁来打理?特别是青蒙那边,关系到和俄罗斯的生意,很重要呢。”

    周东飞笑了笑:“让十三兄管着吧。要是以前,我还真不放心他那xing子。不过现在你看,他也老成了不少了。”

    “也是。”梅姐笑了笑,“换了过去,估计这货得憋着气,至少半个月不理会咱们。让他管着好了,长安和青蒙毗邻,而且他也能让咱们放心。”

    这个消息通知给夜十三的时候,夜十三当即愣了。假如自己是这个地下帝国的飞将军李广,这不意味着封侯了吗?

    “戳,有时候读点书还是有点用的。”夜十三咂摸着,忽然吼了一嗓子,“三儿,给哥弄本书放车上,有功夫也读一读。”

    “《史记》?”三儿愣了愣?

    “滚蛋,那书老子能读得懂么?对了,把你前阵子看的那本《妖孽保镖》给老子带上。”

    “哥,那书……尽是胡扯,不知所云,胡编乱造,黄而暴力……一个字儿——俗。”

    “不俗还不看呢,老子又不是去考大学、做学问,戳……”

    第861章 别让我看不起你

    夏侯惊雷被调往海阳总部,他原本掌控的晋中、青蒙和中原三省地下世界就出现了空缺。而且,周东飞和梅姐肯定不会让夏侯惊雷原本的部下接管这些盘子。所以,把青蒙交给夜十三去开拓加固,还是很不错的选择。

    至于中原省地下世界,周东飞让盘踞上江省的马一本去管制。这两个省份,同样毗邻。更重要的是,马一本的兄弟多,三教九流无所不包。而且一旦有什么事情,吕奉笙他们两口子都能照应。应该说,马一本是最不需要周东飞担心的家伙。

    至于空出来的晋中省,倒是一个麻烦事。这里是夏侯惊雷盘踞已久的地方,而且经历了多次巨大变故,人心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如今再度更迭,肯定会引起又一轮的波动。哪怕夏侯惊雷肯定会配合,要求所有兄弟徒众全力支持新老大,但底下人难保不会出现别样的心思。

    “这晋中的一摊子事情,交给谁?”梅姐问,“这里的摊子最大,生意最多,和俄罗斯以及岛倭国方面联系甚密。一般的人手到这里,估计驾驭不住局面。”

    周东飞笑了笑:“我。我亲自代管这里一段时间,估计底下那些家伙还会安分些。不过要尽快培养几个趁手的家伙,将来再来一个和平过渡。”

    由此也可以看出,夏侯惊雷确实是一把好手。他不但能牢牢掌控此处,还能顺便扩张到青蒙和中原。换做一般的省级大枭,很难玩儿转,必须由周东飞亲自代管。

    “可你都累成啥样儿了。”梅姐的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摩挲着说。天色已经微明,但两人还没起身,昨天熬夜的时间太长。梅姐光溜溜的蜷缩在他怀里,像是一只慵懒的猫。“赶紧培养个不错的人,心里有打算了吗?”

    “让黎建明那小子来吧。”周东飞一想到那个装傻充愣、实则闷霍霍的家伙,就不由得想笑。黎建明是个铁了心混地下世界的家伙,而且跟着周芯打拼这段时间,表现出了一个地下头子应有的天赋。就连周芯都说,自己当初看走了眼,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一把好手。“然后在晋中找一些年轻人,帮他一把。晋中这个盘子里的不少骨干,都来自于当初的海阳军分区转业士兵,我说句话还是管用的。”

    周东飞亲自代管这里,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夏侯惊雷当初招兵买马大肆扩张的时候,基本骨干确实多来自海阳军分区。其中一些比较得力的家伙,还受到过周东飞的魔鬼训练折磨过。

    “另外,黎建明还有一个强处,是大家都没有注意的。”周东飞笑道,“这家伙,基本上可以随意调配到任何一个省。因为无论在哪个省,都有他老爹的朋友。”

    一说这个,梅姐恍然大悟。没错儿,黎建明的老爹,那可是镜湖公当年的老兄弟。那群老兄弟,被镜湖公平均安cha到了每一个省份。也就是说,无论黎建明走到哪里,都能找到一个隐藏甚深、但能量可怖的师伯师叔。这些老家伙虽然不问世事,但肯定都有些能耐。

    “还有夏野那个小伙子,我昨天也再度留意了一下,越来越上道儿了。”周东飞说,“人激灵,掌握的信息很多,等他从医院里出来,可以辅助黎建明。而且,夏野不是夏侯惊雷的嫡系,反倒是我越级提拔起来的,这样的年轻人好使唤。”

    “嗯嗯,真是些麻烦事。”梅姐懒得费心了,脑袋就往周东飞怀里钻,光滑的脊背都露出薄毯子不少了,还一个劲儿的磨蹭。

    周东飞被撩拨的不行,偏偏她现在怀着小犊子不能那啥啥,于是干脆一骨碌坐了起来,还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记:“知道哥没地方泻火,还折腾。”

    梅姐笑了笑,得意的不说话。搂住他的腰,变本加厉的折腾。“臭犊子,也让你尝尝有火没地儿泄的滋味儿……”

    周东飞:“要不,‘弄一次’好了,应该没多大问题的,哥注意着点儿……”

    “想得美。一会儿天明了,姐还得去妇产科查一查呢,得好好养着,你也陪着。”

    周东飞憋一肚子火,咂了咂嘴。过一会儿,彪悍异常的来了一句:“呃……那么,姐你至少不用查口腔科吧?”

    “滚犊子!!!”

    ……

    一小时之后,周东飞神色轻松的坐在床上,跟黎建明打电话。看那轻松的模样,仿佛那股邪火儿还真的泻出去了。

    “建明,跟你周姐说一声,以后留在晋中来做事。”

    “晋中?”黎建明迷迷糊糊,“我在蜀中混得好好的,干嘛背井离乡的。”

    “不思上进的货!老子是让你来主持晋中地下的盘子!”

    “主持?日啊……”黎建明的手一哆嗦,“那岂不是跟周姐一样啦?爽了,这次咱也发达了……对了,这里不是夏侯惊雷的地头儿吗?”

    “那你别管,夏侯我另有用处。”

    黎建明自然兴奋异常,没想到他才是真正搭上了省级大枭的末班车。

    没理会黎建明这土鳖的兴奋,周东飞穿好衣服,早餐之后要赶紧陪着梅姐到医院里查一查。其实刚怀孕不久的女人,保胎工作也不必这么小心细致。但是梅姐就是仔细,生怕出一点点岔子。而陪梅姐检查了之后,周东飞还要和夏侯惊雷最后再搞一把。这一点,也是周东飞让夏侯惊雷继续效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咚咚!”周东飞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还没好呢?时间不早了。”

    卫生间里,传来了梅姐咕咕噜噜的说话声,一听就是在刷牙,“呜呜……在刷牙呢……”

    又过了几分钟,周东飞再去敲门,结果还是那句话“在刷牙呢”。

    “麻烦,有洁癖哇你。”周东飞咕哝了一句。

    卫生间的门猛然打开了,梅姐脸色微红死死瞪着他,咬了咬下唇:“反倒落了你这臭犊子的埋怨了!行,以后别指望姐再弄那种丢人的事儿……”

    “呃……没埋怨啊,姐你继续,咱时间多着呢……啊,今天天气多好啊,嘿……”

    ……

    当周东飞陪着梅姐从医院回来,大体才九点半。这时候,夏侯惊雷还没有醒来。倒是新娘子小苒先起床了,满脸羞涩的给大家做早餐。

    不是夏侯惊雷懒,相反他是个很勤快的人。平常时候,五点多起床晨练,六点多早餐之后,开始一天的工作,经常还熬夜到晚上十点之后。哪怕脑子再好使的人,要想两三年内发展到三省地下王国大枭的位置,也得付出艰辛努力。只不过,今天的情况很特殊。

    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绝对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一次波折——打击程度一点不弱于当初父亲死的时候。

    所以,他的新婚之夜也显得相当凄楚。昨晚回到新房里的时候,面对如花似玉、且尚未破瓜的新娘子,夏侯惊雷竟然第一次“蔫了”。没有任何欲望,只是呆呆的发愣,一直到凌晨两三点。小苒也知道他的苦,一句埋怨也没有,只是静静的陪着。她眼中这个坚强的男人,其实也有脆弱不堪的一面,只不过从不轻易在外人面前表露。

    “雷,好歹咱们还有以后的日子,不是么?”直到凌晨三点之后,小苒才轻轻说了一句话,“反正不管什么坎坎坷坷、起起落落,我会陪着你。我和咱妈,也都指望着你,你可别消沉了。”

    夏侯惊雷双目赤红,有点呆滞的看着眼前这个同样有些憔悴的新娘子。点了点头,随手将她抱到了床上。无论是解开衣服,还是后面的动作,都显得有点粗鲁。不知哪来的一股子邪劲儿,现在的他不但不蔫了,反而龙精虎猛。甚至就连刺破她少女时代那层阻隔的时候,依旧显得有点蛮横。

    胸中的一腔悲恨,终于随着最终的冲刺一涌而出。他整个人都近乎虚脱了,昏沉沉的睡去,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四点。所以一直到了第二天九点多,他还没有醒来。

    “两位师叔回来了呀,我去喊惊雷去。”小苒怯懦的看了看周东飞和梅姐,说,“他昨天心情乱得很,休息有点差。”

    “别喊了,你和嫂子吃饭,我跟你梅师叔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周东飞说,“希望他醒来的时候,还是以前那个夏侯。”

    但是,周东飞还是有点小小的失望。等到十一点钟,夏侯惊雷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周东飞看到的不是那个曾经头脑灵活、一股韧劲的夏侯惊雷,而是一个病恹恹的落拓汉子,精神面貌比街头讨饭的好不到哪里去。

    夏侯惊雷依旧诚恳的打了个招呼,周东飞只是嗯了一声。周东飞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的看着夏侯惊雷吃早餐——虽然时间已经接近正午,一言不发。他这样的神色,让夏侯惊雷非常的局促,几乎难以下咽。寥寥草草的吃了几口,说:“吃饱了……师叔,您昨天不是要安排我有些事吗?”

    周东飞豁然起身:“假如你就这点承受能力,那么……已经没什么事需要你做的了。你也不用跟我去海阳,找个犄角旮旯苟且偷生去吧。我要的是以前那个夏侯惊雷,而不是一个病秧子。”

    夏侯惊雷浑身一颤。

    看着周东飞已经走回了临时居住的那个房间,夏侯惊雷最终还是犹豫着跟着走了进去。此时,房间里只有这两个汉子。

    周东飞二话不说,回手就是一拳,狠狠砸在了夏侯惊雷的胸口,几乎将他一口气憋死。周东飞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一拳死死的将他顶在墙壁上,一字一句的闷吼:“要么振作,要么废掉!你要还是个两腿间带把儿的,就别让我看不起你!”

    又是浑身一震,夏侯惊雷的眸子里,以前那股野狼一样的神彩,似乎渐渐爆发了出来。

    第862章 戏中戏!局外局!

    等周东飞和夏侯惊雷一同走出卧室的时候,小苒惊奇的发现:自己男人的状态似乎忽然恢复了!和以前一样,依旧是那个让人折服、让人畏惧的大老板、地下枭雄!她不知道周东飞都和夏侯惊雷说了什么,但是心里头挺感激的。同样的,苏荃的心也一下子松了口气。眼睛里有种狼xing的夏侯惊雷,才是真正的夏侯惊雷。而昨晚和今晨的他,只是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

    “小苒,赶紧做点午饭,下午我和周师叔出去办点事。”夏侯惊雷笑了笑,没有丝毫勉强,“下午你们别出门,陪着梅师叔和咱妈多聊聊,等我晚上回来。”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