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节

      火龙被虞策盯着,脸上火辣辣的热,心头也火辣辣的恨!

    这两天,突然蹦出来的白家林和虞策,将火龙的威信一下子打击到了冰点。

    火龙本想在月底时候挑战白家林,将丢了的脸面拾回来。但是一下子又多了一个敌手,怎么办?虽然月底时候不禁止连续打两场,但火龙不是傻子,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在打赢了白家林之后,还能继续战胜虞策。

    但要是不打这两人的话,自己的威信就没法收拾了。只打白家林,会被认为火龙畏惧虞策;只打虞策,会被认为畏惧白家林。

    真是个蛋疼的局面。

    火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而虞策则轻蔑的笑道:“想明白没有?月底的这一挑战,你歇着吧!”

    虽然可以坐山观虎斗,但火龙知道,这更是变相意味着:他同时畏惧虞策和白家林。这样的形势,更加不利。

    “既然不答话,那就是说定了!”虞策冷笑一声,提前回到了牢房。

    白家林也仿佛不在意,只是轻蔑的看了看虞策的背影,以及有些焦灼的火龙,同样转身回去了。

    如今的场面上,只留下了火龙这一个当事人。所有人都盯着他,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目光也能把人炙烤烧焦。脸部的肌肉有些抖动,同样也离开了放风区。

    没有了任何一个当事人,所有人也都觉得气氛陡然间变得冰冷了。但是,大家的热议却没有消失。所有人都在考虑,最终的结果会是怎样。三大高手的比拼,无疑会为这蛋疼无聊的监狱生活平添一份大大的激情。

    而有些深知底细的人也忽然意识到,四大监区似乎出现了一个更加诡异的现象:

    甲监区雾哥;

    乙监区白家林;

    丙监区虞策;

    丁监区火龙!

    不经意中,四大监区各有一位超级高手!而且,乙、丙、丁三个监区的超级高手相互都是仇家,而甲监区的雾哥又和任何人不是一个势力。整个军事监狱的格局,忽然变得不可捉摸。

    ……

    回到了各自的牢房之后,几个人也各有不同的心思。其中白家林是觉得事情不妙的,因为虞策来到这里满脸的轻松,而且带着寻仇的架势,一看就是要找自己的麻烦。以前的虞策,就不比白家林弱。现在要是再看来,似乎这家伙的实力又有了一些提升,这不是个好兆头。而且,白家林还要考虑着应付火龙这个难缠的对手。两面夹击,腹背受敌,这更让白家林难以招架。

    至于虞策,冷静下来之后,也觉得今天把火龙似乎得罪的有点死了。再怎么说,火龙也是这里的地头蛇,而且自身实力足够强悍。当然,表面上他不会认孬。

    而非常可巧的是,和虞策在一个牢房里住着的,其中一个恰恰就是火龙的一个手下。今天刚被虞策的手下打成了猪头三,回到牢房里之后更是唯唯诺诺,生怕惹毛了虞策这尊煞神。这家伙知道,虞策既然能一下子放倒刀把子,更能一根手指头弄死自己。

    本来,他还是这个牢房里的老大,现在顿时蔫了。不过他也暗自庆幸,虞策是一大早来的。要是昨晚来的话,估计自己就耍老大的威风,会将虞策得罪的更死。

    一进牢房,关上门,这个牢房老大竟然一下子跪了下去——监牢的生活,竟然能把一个曾经的特种兵活生生折磨成一个奴才。“这位老大,您大人有大量!我只是一个跑腿的,当初进监狱也只是因为部队前辈的要求,说是进监狱服侍火龙老大三年后,出去就给荣华富贵的。我真的只是个跑腿的,您别难为我。以后您就是这里的老大,我什么都听您的……”

    说话的同时,犹如小鸡叨米一般磕头不止。其他几个狱友觉得这家伙太不堪了,以前仗着火龙的势力欺压大家嚣张的很,现在反倒是这幅模样,没来由的恶心。

    而虞策冷笑一声,同时有了主意,摸着左手上那个蛇形戒指说:“一个个的特种兵,竟然不惜犯罪来服侍他,看来这个火龙还有些魅力呵!”

    这个人当即说:“都是一代代的传统了!其实,据说是监狱长的要求。监狱长是我们那支部队的老领导,那支部队现在的领导也是监狱长当年的下属。监狱长为了保证自己在监狱里一言九鼎的权威,才这么要求的。”

    “哦?还有这么一回事!”虞策冷笑着,但心里却不得不重新考量这件事。看得出来,火龙的背景是监狱长,而且他就是监狱长的第一打手。虽然虞策也未必就怕什么监狱长,但他想要在这监狱里成功击杀、至少废了白家林,就少不得监狱方面的配合。把监狱长得罪太死了,对于虞策的行动也没有好处。

    想到这里,虞策说:“起来吧,我也懒得难为你!”

    顿时,那个人千恩万谢的爬了起来,又赶紧老老实实的去给虞策倒水。

    虞策则叹道:“其实,我和火龙远无冤、近无仇,只不过这家伙实在不给面子。他和白家林不对付对不对?”

    “是是!前阵子,那个姓白的让火龙老大很伤面子!”那人当即说。

    “这不就对了吗!”虞策说,“白家林是他的对手,我要去对付白家林,结果你们火龙老大竟然还推三阻四的,这不是没事儿添烦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们火龙老大这么一个能人,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朋友?那个人没想到,虞策竟然会说出这个词。想了想,这家伙觉得自己或许能立一个大功,当即笑咧咧的点头说:“您和火龙老大都是人中龙凤,都是难得的大英雄,撞在一起少不得会有些摩擦。以兄弟看,肯定都是误会。火龙老大也喜欢结交英雄,要是没有今天这件事,您二老说不定会是朋友的。”

    “嗯,这还算句话,可惜火龙那家伙憨头憨脑,竟然平白跟我过不去。”虞策冷笑着,抱着脑袋躺在了床上。

    而那人看到了虞策的意思似乎松动了,又考虑到自己以后的利益,当即笑着说:“老大,要不明天我跟火龙老大说一说?您二老都是英雄,本该惺惺相惜才对。再说了,既然你们的对手都是那个白家林,那就应该首先解决了白家林才对嘛。”

    虞策假装不在意的说:“没有火龙,我就拿不下一个白家林了?”

    “那倒不是,绝对不是那意思!”那人诚惶诚恐的说,“我的意思是,要是您二老都在对付白家林的同时,却不小心冲突了起来,岂不是便宜那白家林了么?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本不该发生的呃。”

    “哦?亲者痛、仇者快?”虞策假装思索了一下,说,“嗯,你小子倒还有点见识!拿下白家林是没问题的,但要是在拿下他之前,我和火龙斗得不可开交的话,还真有可能被白家林那小子笑歪了嘴。”

    “肯定的,一定的!”那人见缝cha针说,“所以,您和火龙老大决不能内耗。老大,要不明天我跟火龙老大说一下……?”

    虞策点头说:“也行!不过你跟火龙讲清楚,对付了白家林之后,他是他、我是我。我不找他麻烦,他也别来烦我,大家相安无事最好。”

    “好嘞!”那人乐坏了,当即给虞策捏腿。他之所以这么乐,是因为只要虞策和火龙的危机解除了,自己今后在这间牢房就不用受苦了。同时,他又成了解决火龙燃眉之急的功臣,火龙也肯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两下落好处的事情,这小子当然乐意。

    “我还有点想法,你顺便也跟火龙说一声……”虞策眯着眼睛说……

    丁监区的火龙,回去之后几乎是怒不可遏。连续栽了两场,让他很没有面子。

    但是理智告诉他,同时应对白家林和虞策是不现实的,也是自寻死路。

    “大哥,事情真的有些棘手了!”残狼和他在一间牢房,这也是监狱长阮兴初刻意安排的。残狼不无忧虑的说,“同时对付这两个很不现实,必须各个击破。我们最好安抚住其中一个,先把另一个打掉再说。”

    火龙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何尝不是这个想法?但是这两人都不好惹,也都不像是容易退一步的家伙。”

    “到明天比较一下。看谁愿意退一步,谁愿意给咱们面子,咱们就跟他缓和一下。”残狼说。

    火龙也同意这样的观点。

    而第二天放风的时候,事情就明朗了。不等着火龙和残狼他们去试探,虞策牢房里那个家伙就跑到了铁丝墙边,讪讪笑着:“残狼哥,小弟有点事!”

    残狼走了过去,结果听这家伙如此这般的一说,当即笑了笑。随后,竟然对着不远处的虞策抱拳行了个礼!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