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节

      “太像是加拉海德了!”

    呃……

    加拉海德,没死?!

    黑根地下帝国曾经的第一高手,被这个地下帝国、乃至整个地下世界称之为“忠诚战士”,竟然是兽营的人?

    这个“忠诚”的称号,简直有点戏剧化色彩了。

    周东飞不由得联想到了当日的情况:当日加拉海德护送奥古斯都,结果神秘杀手出现,一刀劈死了奥古斯都。加拉海德前去追击,结果就不见了踪迹,死不见尸。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死不见尸,而是因为:加拉海德和那个杀手本来就是一伙儿的。加拉海德一放水——甚至不排除他偷偷帮着出手弄死了奥古斯都,然后假装去追击,最后就隐藏了起来。

    这个地下帝国内最强战士加拉海德,以及最神秘、最贴心的护卫贝里斯,竟然都是兽营的人。由此可见兽营的强悍,以及黑根集团的悲哀。

    但是对于周东飞而言,这反倒是一个好消息了。

    因为根据当初的盘算,对方高手如云。因为当日几乎同一时间,教父黑根被人刺杀;“荣誉”杜勒斯和“信仰”亨利遭袭,被以绝对优势击杀;奥古斯都在另一个地方暗害。

    那时候,周东飞和康无畏都推测:对方至少具有三大超级高手!

    能够同时轻松击杀亨利和杜勒斯的,肯定是超级高手,而且至少是龙怒或老管家那个级别的逆天高手,否则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确认无疑。

    根据当时的推测,能让悄无声息干掉超级高手加拉海德的,自然也是超级高手。

    在这两者基础上,康无畏断定刺杀教父黑根的,肯定也是超级高手。因为,黑根才是更重要的目标。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猜测被推翻了。

    首先,击杀奥古斯都压根儿就不必派遣什么超级高手。因为有加拉海德暗中相助,即便是个普通的兽营杀手,也能杀死奥古斯都。

    此外,教父黑根虽然是首脑,但后来的事实证明,兽营当时并不想杀死他。要是想杀他,直接让贝里斯出手就行了,几秒钟的事情。留下黑根,只不过是为了钓到周东飞,然后将黑根和周东飞一起搏杀,进而实现那个“飞蛾扑火”的构想。所以,假如不想真正杀死黑根的话,那么刺杀黑根也未必需要超级高手,只需要一个普通好手,能保证全身而退就是了。

    所以,兽营当日虽然声势浩大魔焰滔天,但现在看来多半是虚的。他们要以莫大的压力,将黑根帝国压制得喘不过气来,进而让帝国内的干将们心神不宁、左右摇摆。同时再切断黑根在上层的关系网,让黑根更加的孤立无援。

    这个计策很巧妙,也确实起到了相当的效果。甚至,当初连周东飞都有些震惊。因为根据当初的预计,对方足足三个超级高手。而根据周贺泽所说,兽营的超级高手估计也就是一只手的数目。难道是倾巢而出了?周东飞当时压力不小。

    而现在看来,对方真正派来的超级高手,或许只有一个:单独对阵、并轻松斩杀了亨利和杜勒斯的那一个。唯独那一场战斗毫无花俏,而且连周东飞都自认为不能同时轻松斩杀亨利和杜勒斯。

    “难怪!”周东飞暗中思量着,“连华夏这人才辈出的地方,超级高手也是极其稀缺的资源,国外哪来这么多的超级高手,当超级高手是路边摆摊卖的大白菜吗?!”

    由此考虑,周东飞的信心反倒更足了。对手,并非像自己当初想象的那么不可撼动。

    当然,要是加上兽营潜伏在这里的贝里斯和加拉海德,对方的超级高手也确实达到了三位。只不过现在贝里斯已经死去,加拉海德也已经被确定了目标。那么,剩下那个呢?那一个可是比周东飞还猛的货色,不知道其真正身份究竟是谁,现在又身居何处。若是那杀掉此人,才是对兽营更大的打击吧?周东飞心想。

    这是周东飞的想法,但是在别人看来,今天对兽营的打击已经足够大了!

    生擒了潜伏着的绝对超级高手贝里斯!

    生擒了北美分营的首领美洲虎,以及两个顶级枪手!

    悄无声息做掉了十五个兽营精英——包括兽营总部派来的那些。而其余的那些,也是北美分营被黑根捣毁后,余下的最出色的几个。如今,兽营北美分营已经可以正式宣布out了!

    这样的战果,只是发生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但是为了这半个小时,周东飞和黑根却足足准备了好多天,用尽了阴谋阳谋,摆足了迷魂阵。与其说这次是胜在实力上,倒不如说是胜在智谋上。黑根都不禁感慨:周东飞简直就是地下世界的瑰宝,不但是超级干将,而且是超级智囊。一个周东飞,抵得上奥古斯都加上加拉海德,甚至效果更甚,难怪梅姐地下帝国能膨胀得如此惊人恐怖。

    而这样的一个结局,也肯定会让兽营彻底抓狂。这才多长时间?西欧分营、东欧分营、东亚分营、北美分营……相继被捣毁,八大分营短短时间内被灭了四个,而且高手死伤无数。当初他们暗杀了十几名暗影战士,如今暗影的大佬儿们开始连本带息的收取这笔血债了!

    不一会儿,传来了一个不是太妙的消息:美洲虎和那两个枪手仓促之中服毒,现在已经死去。这也是兽营人员被俘后的一般结局,心智很坚定。

    本想抓个活口,现在看来希望又泡汤了。美洲虎的价值很大,毕竟是一个分营的负责人,至少肯定知道兽营总部的位置。周东飞本想通过拷问他而得到一些消息,现在是无望了。如今,只能寄希望于贝里斯。只不过贝里斯虽然身为超级高手,但对兽营的知晓程度未必很高。因为十几年前潜伏到黑根身边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相当于龙组一级水准的人物,在兽营内的地位并不高。只是在黑根的身边这些年,他的潜力才彻底发掘,相继提升了两次。再加上十几年没有参与兽营的行动,估计他现在对兽营的了解,还没有周贺泽多一些。

    周东飞一边想着,一边在众多保镖的崇敬目光中回到了古董店里。里面,孱弱的贝里斯已经被周贺泽用手铐反锁,同时又加上了一个指头拷,双腿也被尼龙绳捆了个结结实实,休想挣脱。当然现在的他也没有挣脱的意志了,失血过多,加上毒素上脑,使得他的神智昏昏沉沉迷迷糊糊。

    周贺泽已经坐在一张椅子上,让一个女服务生给自己烧了白开水,一口气喝了好多杯。这里的人一般没有喝开水的习惯,还是用锅灶现烧的。而随着汗水的不断散发,体内的毒素稍稍排出了不少,昏沉的状态这才缓解了一些。

    一旁的轮椅上,黑根静静的看着地上的贝里斯,神色很阴郁。眼看着自己最心爱的爱将成了这模样,加之刚才听说了加拉海德的叛变,使得这个叱咤风云的老教父似乎有点苍老。这样的猛人,或许在对手的打击面前风雨不动,但是面对心腹之人的背叛却未必能承受。

    “周,你们那个集团中,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黑根忽然问了这样一个貌似不相干的问题。

    “没有!”周东飞笑道,“我们那帮人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都是交心交底的兄弟姐妹。说真的,哪怕混不出个名堂,但只因为能够结识这些兄弟姐妹,我们也不枉在这世间走一遭了。”

    黑根默然。

    周东飞意识到老头儿受到了触动,随即说:“这也不是因为您统御不得力,而是因为两个组织差别太大了。我们那是纯古典的组织,江湖义气大于海、高于天。而您这个组织,已经渐渐从纯古典演变为了半古典、半现代的组织。纯现代的组织,大家都是因为利益而聚集在一起的。有利则来,无利则散;利大则忠,利小则叛。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黑根点了点头,说:“是啊,当初我和奥古斯都的情分,或许就像你说的那样。但是后来那批老人死的死、散的散,陆续补充的新鲜血液也就渐渐变了味道了。我来自意大利,当初那至高无上的‘缄默法则’,现在还有几个人能遵守?即便在意大利本土地下世界,也已经相当稀少了吧。时代啊——将来要是有可能,你帮着斯坦利整理一下我现在这个组织。你们是兄弟,而且我也相信你。”

    改造一个庞大的地下帝国?这可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对方的信任让人无法拒绝,周东飞只是点了点头,先应承了下来。

    这时候,一个嬉皮笑脸的家伙跑进来,看到周东飞之后就板板整整的立正站好。为了掩饰身份,他没有敬礼,但恭敬的态度还是很明显。只不过身体的恭敬和那笑容的猥琐,形成了鲜明对比。

    “龙牙哥,这次咱干得咋样?有奖励没?嘿!”是龙组高级组组长万花筒。

    “有奖励,回头让玉玲珑陪你小子睡觉,就怕你消受不起。”周东飞笑了笑,又稍稍严肃的说,“不过辛苦那些兄弟们了,代我好好谢谢大家。我现在不便见他们,而他们也不能在这里久留。将来有机会的话,我给大家设宴。”

    “为您办点小事儿,瞧您客气的,不把咱们当兄弟是不。”万花筒笑着,又神神秘秘的把嘴巴凑过来,那暧昧的距离险些让周东飞这个纯爷们儿受不了。万花筒附耳说:“有个大人物,想不想见一下?这回不给实实在在的奖励,咱是真的不办事了。”

    周东飞笑骂了一句“狗犊子”,又在他胸前补了一拳,这货才笑眯眯的把所谓大人物的事情老实交代了。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周东飞愣了。

    本来一举灭掉兽营近二十人,又猜测出对方实际的超级高手并非那么多,周东飞已经觉得形势大大好转了。想不到好运连连,好消息不断了还,相当意外。

    第716章 自裁

    万花筒带来的消息,竟然让周东飞和黑根弄假成真了!

    原来,不知是怎么搞的,美国副总统戈登竟然秘密联络了龙组——他竟然和龙组存在联系!联系中,戈登表示自己听闻了美国地下世界的一些事情,也听说周东飞正在帮助教父黑根。所以,他想同时约见一下周东飞及黑根。只不过最近黑根隐蔽得太深了,连盯着他的对手都找不到,何况是戈登这个从未打过交道的政界要人。

    万花筒笑道:“戈登保证了,他愿意给黑根教父提供声势上的支持。”

    “他的意图呢?”周东飞不解。这虽然是一件柳暗花明的事情,但也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堂堂的大国二号领袖,竟然主动约见一个黑势力大枭,以及一个外国的大枭。

    而且更让人不可捉摸的是,戈登怎么知道周东飞的事情?

    对于这些,万花筒表示不清楚。他悄悄把周东飞拉得更远一些,似乎要避讳着黑根,继续附耳说:“其实,戈登身边有我们的人——而且一直存在密切联系。当然,是两个基层同志,也是我们这个高级组的兵。这一次戈登通过咱们的那些同志,想看看能否联系到你。这两位同志听说我刚好来了,就赶紧向我汇报了。”

    既然消息是自己人提供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周东飞点了点头,又问:“你把这件事向领导汇报了吗?”

    “呃……”万花筒一愣,“您不就是领导?大龙头不在,我可不信副龙头能管得了您这个政委……”

    这马屁拍得舒服熨帖,周东飞得意洋洋,“戳,就是大龙头也管不了老子,老子是自由神嘛!”

    “龙牙哥,我看您还是离开东海岸,赶紧到美国西部去得了。”

    “为毛?”周东飞眼睛一瞪。

    “您老人家是自由神,那边还有个自由女神像呢,说不定就是咱嫂子的雕像。”

    “滚……”

    周东飞转身来到黑根身边,说出了戈登想要约见他们两人的事情。而至于这消息的来源及渠道,周东飞当然不会说,因为牵扯到自己战士的安全。如今龙组的战士,也是他周东飞的兵了。

    黑根显然有点错愕,继而大喜!戈登只要一个表态,黑根那苦心经营几十年的政商网络立时又会生效。黑根很清楚,作为一个有史以来最强势的副总统,戈登有时候甚至能和总统分庭抗礼。而且,副总统作为参议院的议长,戈登对于议会的控制力也达到了巅峰。无论是参议院还是众议院,戈登可以一手遮天。有时候总统想要通过一份法令或财政开支计划,还不得不请求戈登出面。否则,那些法令等东西必然在两院审议中搁浅。所以,总统在行政上虽然是老大,但是在党内却是老二——虽然“老二”这个词汇不是很文雅。

    同时,黑根也有些小小的震撼和淡淡的挫败。他在美国混了几十年,而且号称曾经的全球头号大枭,结果他自己联系不上美国副总统,倒是戈登主动找了周东飞。这样的事情,简直有损脸面。

    既然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周东飞和黑根当即准确继续奔向旧金山。至于现场处理的事情,黑根交给了自己的几个手下。要是这点事情再办不了,黑根就真的更没面子了。同时,黑根还让人把路易十四写给康熙大帝的那封信取出来。原来是装样子,现在是办正事儿了。

    周东飞真的想把这封信弄到手,因为这是标准的国宝。只不过现在形势险峻,只能让这国宝继续在外面折腾了。周东飞暗自劝慰自己:这封信的纸是法国的、墨水是法国的、写信的人是法国的……奶奶滴,近似于自我催眠。

    在准备的时间里,周东飞和黑根弄醒了伤势不轻的贝里斯。这样一个暗杀天才、格斗大师,如今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让人看了心寒。

    周贺泽视兽营的人如同寇仇——特别是兽营的高层,所以这小子几乎想一刀结果了贝里斯,甚至恨不能来个三刀六孔。还是周东飞劝到:“强敌也有自尊,士可杀而不可辱”云云。顿时,周贺泽投射来一个“你这老不要脸”的白眼儿。

    支走了周贺泽,一间小房间里只剩下了周东飞、黑根和贝里斯。

    “真想不到你也会背叛我。”黑根笑着,看不出愤怒、伤心还是得意,他的神色一直都很平静,“我一直把自己的命交给了你,结果却还是由我来收你的尸,命运是不是很滑稽?”

    贝里斯这个级数的人,往往都不是怕死的货。经过了短暂的回神,现在的他同样也很平静,“我没有背叛,只是潜伏而已。教父您对我不错,但我终究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当然,我也曾奢想您和兽营永远都不要产生冲突,那么我也就不用抉择什么了。只可惜,命运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十几年如一日的跟着黑根,贝里斯还是沾染了不少“人味儿”,不像其他兽营杀手那么冷、那么一言不发。

    黑根:“算了,你到底都没有背叛,没有背叛你原来的主子。这一点,你比加拉海德好一些。加拉海德应该是后来背叛的吧?他为什么背叛我?”

    “兽营许诺,事成之后让他取您代之,继续做美国地下世界的霸主。”贝里斯不屑的笑道,“想必背负着‘忠诚战士’之名的他,即便是不死,也会生活在煎熬之中吧。”

    周东飞却冷笑一声“蠢货”,继而说道:“加拉海德只是一介武夫,想法太天真了。没有教父老爷子庞大的影响,没有奥古斯都老爷子当初那种运筹帷幄,他即便登上了那个位置,也依旧只是一个傀儡。与其受指挥于兽营,还不如本本分分在教父手底下做事。这个鼠目寸光的家伙,枉称一代高手了。贝里斯,你不也一样没有眼光吗?要是一直跟着教父,能让你吃亏?”

    “加拉海德是加拉海德,我是我。”贝里斯冷笑道,“你也别想通过我,问出有关兽营的任何事情。刚才那个小子(周贺泽)说,你有些刑讯的手段?让我试试吧,我倒要看看自己能不能熬得住。”

    这样的家伙,这样的心智,说不定还真能熬得住周东飞那恐怖的刑罚。刑罚虽猛,但也是作用在人身上的。假如一个人的心智坚不可摧,还真有可能熬得住任何刑罚。虽然这样的人物太少了,但周东飞觉得贝里斯属于这样的一类。高人,终究非同寻常。

    而且前面也提到过,贝里斯离开兽营太久了,他所知道的兽营消息,应该还没周贺泽多,所以刑讯逼供的价值也不大。

    于是周东飞笑了笑:“别这么说,好歹你也是教父手下曾经的头号爱将。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算了,我总能找到线索的,无非是时间问题。”

    “你还算个人物。”贝里斯终于说了句赞赏的话,然后缓缓拾起脚下那根淡淡湛蓝色的尖锐短刃。周东飞和黑根都知道他要做什么,而且也不怕这个实力大打折扣的家伙突然暴起,所以只是淡然在对面看着。

    那柄短小轻盈的短刃,此刻显得非常沉重。贝里斯缓缓将之拿在自己的面前看了看,而后笑道:“教父,此生对不住您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会铁了心跟着您。”

    黑根没说什么,缓缓闭上了眼睛。

    贝里斯却又苦笑着说了一句:“您送我的那个女人,已经怀了我的种,恳求您别……”

    “我不会难为她们母子,而且会将那孩子养育成人。”

    这是黑根最后的一句话,随后就让周东飞将他推了出去,没有看小屋里的贝里斯。轮椅刚刚走出门,周东飞就听到了一股鲜血飚射的声音。那是利刃划破喉管时,所特有的声响,凄艳绝伦……

    敌方阵营又一个超级高手陨落,但周东飞并无欣喜。而贝里斯以自裁的方式落幕,这个天才杀手和超级格斗大师也算是有了一个相对体面的结局。

    再度上车,带着那封路易十四的亲笔信。周东飞和黑根这次放心大胆的坐进了那标志性的座驾,里面宽敞的很,而且很舒适。据说这辆车能防弹,别说手枪,就连步枪子弹也能防住,不知道真假。但周东飞觉得,这沉甸甸的车很耗油是真的,跟一辆小坦克一样。

    到了车上,黑根征询了周东飞的意见,随后就将刚才的事情命令手下传播出去。这是一个强势反弹的信号,能让手下各州的摇摆不定的大枭们意识到:教父就是教父,那是一头狮子,绝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肥羊。

    只要稳住了各州的大枭,黑根就等于稳住了自己的基本盘。一个世界级的地下王者,要是连自己的地盘都稳不住,那么戈登也不会看得起他。

    而只要戈登的信号再散播出来,上层关系网也稳固住了,黑根的阵脚就算得到了彻底稳定。到时候,兽营对他也就失去了政治上的优势,只能全凭自身实力来对抗。而硬碰硬的对抗的话,黑根虽然拿得出手的高手很少,但是贵在手下徒众甚多。以数量的绝对优势,来弥补质量上的劣势,兽营也未必能占得了大便宜。

    这时候,留守洛杉矶的斯坦利也收到了黑根的电话。听到这边取得了这样的大胜,当然欣喜若狂,多少天淤积在胸口的闷气一扫而空。随即,斯坦利和周东飞大了不少电话,言语之中满是赞叹和感激之词。但是到了最后,斯坦利说了一件小小不快的事情:“大哥,奥斯卡组委会那些家伙是墙头草,竟然不给面子了,说是准备撤销《妖孽保镖》的获奖资格。”

    “那就算了,大事要紧,不能因为这些事而耽误了咱们的中心任务。”周东飞笑道。虽然获得奥斯卡会给心怡集团带来不少的收益,但周东飞还是要把对付兽营当做最紧要的事情。

    “不可能!”斯坦利咬牙说,“等你回来,咱们让那群兔崽子好看!”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