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节

      更何况,大家真正收到周东飞好处的,有几个?事实上,压根儿就没有。以周东飞强大的能量,大家平时都是自愿帮忙宣传。哪怕周东飞给他们好处,他们都不敢收。开玩笑,周东飞的钱是好拿的吗?

    所以,大家这次是出了奇的理直气壮。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次是真的没做!

    整个会场情绪失控,所有人干脆不看邵世芳,各自低着头嘟囔。而二三十人一同嘟囔,简直让会场变成了赶集的闹市。

    当然,最难堪的还是市委宣传部长。在场所有的媒体人,都是他的部下。当着自己所有的部下,被邵世芳这么指着鼻子恶骂,他根本受不了——换了谁都受不了。当着所有的下属,被骂得根孙子二b一样,以后自己还怎么开展工作?

    自己是副厅级实职干部,还是市委常委,大家都是班子成员。哪怕有错误,也要背后批评,哪有这么玩儿的,还讲不讲规矩了?更何况,自己真的没拿周东飞的钱!而且,正因为是副厅级干部,自己是省委组织部任命的,不是你邵世芳任命的,也不是你邵世芳说撤就撤的!

    “砰!”

    一声沉重的响声,竟然将整个会场的骚动给彻底压制了。因为,市委宣传部长竟豁然起身,将手中的硬皮笔记本猛然砸在了桌面上!签字笔也摔了,也巧,反弹起来竟落在了邵世芳的面前!

    “邵世芳同志,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究竟谁拿周东飞的钱了?!”一边说着,这宣传部长也火气更大了,啪的一拍桌子,怒狠狠的说,“你身为一个主要领导,大家尊重你,但你也别蹬着鼻子上脸!别人尊重你,你也先尊重尊重别人,尊重尊重你自己!”

    邵世芳被气得脸色铁青。她也知道自己刚才把话说得太绝了、太过了,但如今被宣传部长这么一激,情绪不退反进,竟又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拿着部队里的那一套作风,指着宣传部长的鼻子骂了句“你混蛋!”

    部队里作风强硬,指着鼻子骂是常事。但这里是地方,是复杂的地方官场,不是部队。在这里,你得讲规矩。哪怕背后捅刀子杀红了眼,桌面上大家要一团和气。但是,你邵世芳出格了。

    被骂了“混蛋”,宣传部长更火了。本来他看邵世芳就不顺眼,这些天做事也都是夹着尾巴小心谨慎的应付着。当初,贺双明可正是市委宣传部长,现在这位就是贺双明的副手。贺双明高升市长,直接把他提拔成为宣传部长,这是政治上的知遇之恩。对于贺双明,这人一直感恩戴德。邵世芳取代了贺双明,眼前这位本来就很不爽。如今被骂“混蛋”,当然更加不爽。

    于是,这位宣传部长将争吵升级了,侃侃而谈,抑扬顿挫。他本来就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兼任组织部讲师团的团长。讲师团,那可是一个最练嘴皮子的地方!

    “邵世芳同志,这里是市委会议室,不是你家的客厅!你把这里当什么了?把在场的同志们当什么了?”市委宣传部长怒道,“就像你说的那个问题,我代表在场的各位明确告诉你:我们大家端的是国家的碗,吃的是国家的饭,做的是国家的事!还说什么‘豢养’,你当大家是一群牲口?!我们不是周东飞豢养的牲口,也不是你邵世芳养的狗。职务有分工,人格没高下,你凭什么侮辱我的人格,侮辱在场所有同志们的人格?!”

    一顿酣畅淋漓的抢白,憋的邵世芳说不出话来。这要是在军中,她估计要直接开打了!

    而宣传部长不给她反驳的机会,再次猛拍了眼前的桌面,怒道:“你把我们当狗,那我们还真办不了人干的事儿!走了,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都是娘生爹养的,犯不着看这小人得志的嘴脸!”

    说着,此人竟然扬长而去!

    他是贺双明的铁杆儿,下面这些电视台长、报社总编等人,则是他的铁杆儿。于是,竟然当场有十来个陆陆续续起身,也纷纷离去。有些人还边走边嘟囔:“豢养就豢养了,也别给人气受。大家都是奴才命,但好歹也算个人嘛。对了,老李你被豢养了吗?”

    “你才被豢养了,你全家都被豢养了。”

    “你急个头啊,市领导说咱们都被豢养了,凭啥我说一句就不行?”

    “扯淡……”

    “你这货说谁扯淡呢!”

    “谁他妈骂老子被‘豢养’,老子就说谁‘扯淡’,日的。”

    这些话,字字句句都落在了邵世芳和李开元的耳朵里。她们两个都是练家子,耳聪目明。当然,这里不是格斗场,总不能因为别人说几句话就去打人。再说了,自己骂人在先。大家都是人,人格是平等的,自己变相骂人家是畜生,人家就不能说一句扯淡?

    会场里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剩下几个人,也如坐针毡。走出去的,都是圈子里的同行,大家整天打交道。人家都走了,你留在这里算什么?向邵世芳表白忠心舔腚沟子?在这里安安分分当一头被豢养的牲口?以后还混不混了?

    终于,会场上最后一拨人也出去了,没人理会坐在前面正中央位置的李开元和邵世芳。

    一个小小的冲突,竟然引发了一场官场风暴。而且,这个风暴刚刚发起,尚未狂飚。

    第695章 铺天盖地

    怨气之大,遮天蔽日。

    李开元和邵世芳最近的一系列动作,特别是邵世芳的态度,极大刺激了不少人的心态。这两人没有触及任何人的切身利益,却偏偏惹得整个官场鸡飞狗跳,这人品值也确实算是够低了。

    而这次本来规模不大的“海阳市宣传工作会议”,成为了整个官场怨气大爆发的导火索。有宣传部长这个市委常委出头儿,整个新闻圈子几乎处于造反的状态。

    “部长,那心怡集团集中宣传报道的事情,咱们究竟该怎么办?”市电视台台长被点名斥责,也积聚了一肚子的火气,如今的情绪也极其火爆,“您发句话,咱们只听您的。”

    “对,听您的!那俩人是外行。”一群刚被人格侮辱了的人纷纷附和。法不责众,你李开元和邵世芳再牛b,有种就把这几大媒体的所有班子成员都给换掉!你敢换,整个海阳的新闻圈子就停摆瘫痪!

    宣传部长脸色铁青,按说他现在应该制怒。但是,心中的那股子怒火真的憋不住了。贺双明在的时候,他也是如鱼得水的嫡系。现在倒好,那邵世芳隔三差五的横挑鼻子竖挑眼,日子真的不好过。不好过就不过,大不了老子赋闲在家也不受你这鸟气。老子今年年龄差不多了,明年就该退休了,大不了早退一年。而且老子是省委组织部任命的,不是你邵世芳任命的,你管不着!

    更重要的一点,这宣传部长知道李开元和邵世芳是从最上面“空降”下来的官员。这样的官员来势汹汹,有这样一个天然优势。但这也恰恰是他们的不足:地方上根基不稳。无论是在海阳市,还是在河东省,他们都没有得力的靠山、朋友和下属,基本上等于是孤军奋战。

    要不是这个原因,宣传部长也未必会彻底翻脸。他怒道:“听上级安排!大家都是领导干部,要有觉悟!”

    “哪个上级?”《海阳日报》的总编问。

    “废话,谁级别大谁是上级。”宣传部长怒哼了一句,扬长而去。

    很明显,官居副省级的省委宣传部,乃至省部级的省委书记黎江,当然是最上级。

    开始干活儿了!一群人憋着一肚子火气,心照不宣的回到了各自的岗位。而为了让大家有据可依,宣传部长又把随后接到的省委宣传部的文件,以及带着省委书记黎江的签字意见,印发到了各个新闻媒体。你们干吧,有省委书记亲笔签发的意见。

    于是,海阳新闻圈子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景象。甚至,连周东飞本人以及梅姐等人都目瞪口呆。

    “这些家伙究竟怎么了?吃错了药了?”梅姐刚才连续接了好几家电话,分别来自于海阳日报、晚报、广播电台、海阳信息港等媒体,大家异口同声的表示要来采访,宣传报道心怡集团的成绩。与此同时,连省里面的《河东日报》和河东省卫视的新闻联播栏目,也作出了同样的表示。有些媒体的负责人也直接说明,这是省里的安排,黎书记亲自签发了意见的。

    周东飞也有点楞,这个黎书记如此的雪中送炭,简直让人感激。周东飞当即拨通了电话,“伯父,您老人家这次是给了我大面子了。”

    黎江一直都是那四平八稳的语调,但似乎不经意的压低了一些,“也是借着国家各个部委给你颁发荣誉的东风,否则我也不好随意开口。你那边的事情比较复杂,你老爹又不方便出面。我帮不了你的大忙,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

    “瞧您这话谦虚的,您签发的那几个字,就是我们心怡集团的定心丸呐。”

    “其实不是定你们的心——你小子的心也似乎从来没乱过。我希望安定下来的,是整个海阳班子、乃至海阳官场的心。”黎江叹了口气,“我听到一些同志的汇报了,说海阳的整个官场乱套了,人心浮动。这样子不对,也不是一个好现象。海阳发展起来不容易,能有这样一个大的历史机遇更不容易,这个机遇对于全省经济工作都有着巨大的意义。一旦荒废了,大家都是罪人。”

    这是肺腑之言,周东飞听得出。如今的形势扑朔迷离,连李开元和邵世芳的背景都搞不清楚,黎江能够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很难得。

    黎江能设身处地的为周东飞考虑,周东飞也不会只顾着自己的一点小利益,而且站在大局的高度说:“伯父,不过现在海阳的形势似乎更乱了,已经有了失控的态势。要是真的恶化下去,不会对您造成影响吧?”

    “会有影响,但是有限,无所谓。”黎江说,“至于海阳现在的乱,是必然的。一次性乱得大一些,特别是能惊动了上面,才会让大家都意识到现在的路子是不对的,是需要马上纠正的。乱几天吧,无碍发展大局。而要是一直温温吞吞的发展下去,哪怕只是慢慢折腾半年,海阳经济发展就会遭受大的影响了。”

    在和黎江通话之后,周东飞确实吃了一颗定心丸。别的不说,至少省委省政府知道,这次波折是无妄之灾,心怡集团并无过错。有了这样一个基本判断,周东飞也不至于太憋屈。

    随后,他又联系了省委宣传部的部长姜澜打了电话,表示感谢。这个五十岁出头儿的女人,刚刚从常务副部长的位置上被擢升到了正职,而且一跃进入了省委常委班子,春风得意。换做不相干的人,现在或许正是埋头做事低调做人的时候,但由于影视业发展的关系,她和心怡集团、特别是和周东飞及梅姐的关系很好。所以这次事件上,她的支持态度也很明确。

    “谢谢姜姨!”周东飞笑道,“您这次要求集中宣传报道我们心怡集团,支持力度太大了。”

    电话那边的姜澜眨了一下眼睛,不动声色的笑道:“我哪支持什么了?国家好几个部委都支持你们,你们就是先进典型嘛。我只是在职责范围内,向黎书记提了点小意见而已。而且我做的,都是省委的决定和黎书记的指示。”

    “姜姨您客气了。谁在危难之时扶了我一把,我自然心中明白。”饥渴之时的一瓢饮,胜过车马鼎沸时的琼浆盛筵。这一点,周东飞心中有数。以前和姜澜多时工作上的关系,交往并不是太深厚。但现在才看得出,人家是个有良心的。

    周东飞最后一个问候电话,打给了市委宣传部长。不管此人是出于激愤还是出于个人好恶,但他做的这件事太妙了,是帮了周东飞一个大忙。而既然造成了对自己有利的情况,自己也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所以,周东飞也给他打了电话,表示感谢他的仗义执言。这宣传部长能得到周东飞的感谢,自然算是一种欣慰。不管怎么说,这宣传部长已经得罪了代书记和代市长,现在急需得到另一方阵营的认可,才不会显得孤立。

    ……

    当天下午,大批的记者蜂拥而至,全都来到了心怡总部。梅姐指示芸芸这个ceo亲自出面迎接,向大家介绍心怡集团现在的发展状况和取得的一些成绩,以及工作中的一些经验做法。至于其中的新闻点,任凭大家自行挖掘。当然,即便没有任何新闻点,同样能大篇幅的刊发,因为这是政治任务。

    心怡集团是大企业,一般来说接待一些市级、或者部分省级媒体,ceo的出面已经规格够高了。只有没见过市面的小企业,才见了记者手忙脚乱。大企业,自然有大气度。但是在采访结束的时候,梅姐和周东飞还是适时出现了。这样的接待规格,相当的罕见。梅姐说了几句官面上的话,接下来周东飞也说了几句,全是朋友之间掏心窝子的话。周东飞也隐晦的表示:现在给大家“表示表示”不合时宜,但将来风平浪静的时候,一定补上。

    众人大喜。

    于是第二天,整个新闻报道出现了一次难得的大井喷。

    《河东日报》、《海阳日报》、《海阳晚报》,不约而同的在头版头条刊发了心怡集团的消息,内容自然是不遗余力的赞誉。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意思,简直能把心怡集团捧上了天。

    而作为市级报纸,《海阳日报》和《海阳晚报》的版面更加充足,竟然在刊发头版头条的同时,各自在二版开辟了一个整版,大面积报道!而且《海阳日报》搞得更绝,甚至搞出了一个系列,表示今后将对心怡集团的发展经验进行深入挖掘、持续报导。每天都会在头版下方开辟一个通栏,系统归纳总结。至于这个系列的最终长度,暂不确定。也就是说,假如人家《海阳日报》乐意,那么一直报导一个月也有可能。这样的态度,简直是跟李开元和邵世芳卯上了。

    海阳电视台播报的更早,当天晚上就上了本市新闻栏目,第二天又重播,同时持续跟进。

    海阳信息港在首页面以大红的字迹,在醒目位置播报心怡集团的消息,开辟了专门版块,那链接一旦点击开了,不仅仅有大量的、内容翔实的报导,还有数不清的心怡集团相关图片。这都是芸芸让行政人员“支持”的,简直成了心怡集团的荣誉展览。

    各类报道铺天盖地,把人看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但是所有人都觉得,心怡集团这次来了个大反击。大家知道,新闻媒体是最守规矩的,不经上级允许,一个违禁违规的字也不敢播报。现在倒好,对于心怡集团的正面报道如同漫天的浮云,遮住了大家的望眼。天多高?看不穿。

    而这样的反击,就是往李开元和邵世芳脸上掴大耳刮子!

    当天上午,看着眼前的《海阳日报》,特别是省里面的《河东日报》,李开元和邵世芳脸色极其凝重。心烦意乱,怒意滔天。

    “撤,把这群没素质、没觉悟的东西全都撤了!整个海阳的新闻宣传圈子,要大换血!”邵世芳一把扔了手中的《海阳日报》,杀气腾腾。

    第696章 官不聊生

    李开元本想制止邵世芳,但也知道邵世芳的那个火爆脾气。现在,他们两人在海阳已经做得够呛了,随便这女人怎么折腾吧,反正再坏也就是这样了。

    邵世芳当即电话通知市委组织部,要求撤免《海阳日报》、海阳市电视台、《海阳晚报》的行政负责人和各自的书记。

    组织部一边答应着,一边磨蹭着,就是不正式下发文件。因为周东飞预料到了邵世芳有可能拿大家开刀泄愤,于是在官场上及时散步了一个消息:老书记陈洪和老市长贺双明,随时可能回来主持工作!

    陈洪和贺双明要是回来了,情况定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时候,谁敢跟着邵世芳混,把海阳搞得鸡飞狗跳的,肯定会被陈洪和贺双明骂得狗血喷头。相比之下,大家还是比较喜欢原来的状态,希望陈洪和贺双明回来主持工作。两下里对比,越看李开元和邵世芳就越不顺眼。特别是那个邵世芳,搞毛啊搞,一个老女人家不知道在家相夫教子,你更年期呀你!

    看到组织部的人不给力,邵世芳一股子火气又倾泻了出去。顿时,把组织部的部长也惹毛了。这人是陈洪的嫡系人马,恨不能在老书记陈洪回来之前表现一下自己的立场,免得老领导来了之后,怀疑自己曾经投靠了邵世芳。于是,这组织部长故意当着几个下属的面,在电话上说:“邵市长,这些人都是正县级干部。一下子任免这么多,请您还是让李代书记说句话,同时整个常委会讨论研究一下。不经研究就撤免这么多的高级别官员,震动太大,影响和谐稳定。”

    “出了什么后果,我承担。”邵世芳听到了对方的推诿搪塞之意,当即就火大。现在是事事不顺心,她见谁都想吼两句。还好,这一次还算是制怒了。

    但是,面对邵世芳难得的一次制怒,组织部长却没“会意”,而且笑道:“事关重要人事任命,只能李书记负责,而您是主抓行政的。所以,要不您让李书记再表个态?一把手不表态,我真的不敢搞出这么大的动作。”

    反正意思就是一个:拒不执行!不说难听的,也不跟你顶牛置气,就是软绵绵的挡回去。

    但是,其中一些话还是有些重了。特别是提到了:事关重要人事任命,只能李书记负责。言外之意很明显:你邵世芳即便想负责,却还不具备那个资格。

    邵世芳好不容易压制的怒火,再度喷发。于是,又是一场激烈冲突。

    到了最后,邵世芳摔了电话,组织部长也摔了手机。当着下属们的面,组织部长甚至毫不留情的骂娘,而后离开。组织部长的话也很经典:“人家是民不聊生,咱们是官不聊生了。当个芝麻绿豆大的屁官,还得受那窝心的鸟气,干个毛!都给我放假,回家歇两天!”

    继宣传部长之后,又一个市委常委和代市长闹崩了!

    市委常委,都是全市屈指可数的实权派,加在一起也就十个人不到。

    这样一个消息,在原本以及闹得沸沸扬扬的海阳官场,再度投下了一颗深水炸弹。这一次,彻底沸腾了。

    而随后,第三个市委常委表态了,将这场风暴推上了一个新的顶峰!因为这位常委向来低调,平时根本都不大表态,只是闷头做工作的那种。

    这人,就是市政法委书记李刚!

    李刚没有太过火,只是要求全市公检法司系统的所有干警,不要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去浪费太多的精力。现在的海阳处在一个高速发展期,和谐稳定的发展局面来之不易。所以,所有的工作重心依旧要放在发展这个第一要务上,要为全市的发展保驾护航,提供一个和谐稳定的法制环境。

    这也等于表明了:所有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机要部门,不要因为“某些人”的个人恩怨,去浪费大家宝贵的工作时间和精力。全身心投入正常工作,别的扯淡的事情都不要提。

    李刚是市公安局长出身,其势力在公检法系统盘根错节,扎根甚深。公安系统那些老部下自然不用说,连检察院、法院的人都是以前的老朋友,也是现在的下属。他的一句话,让这几个大部门也基本上不再听李开元和邵世芳的任何安排。你书记市长说你的,我们干我们的。

    李刚这么一个表态,在当下这个纷杂的环境中具有很积极的正面意义。整个官场乱了,人心浮动。要是继续把精力停留在这个上面,大家的工作都不要开展了。所以,李刚这么做是思想上的拨乱反正,让公检法系统的各项工作重新回到了正轨。

    但大家关注的,却不是这个作用,而是揣测李刚的真实意图。他这么表态,让人不由得联想到是在声援支持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如今这样的敏感时期,任何一个小举动都会引发无尽的猜想,何况李刚这个行动并不小。

    “李叔,您这一招稳准狠。如同高手过招羚羊挂角,虽然不着痕迹,却偏偏能打在对方的痛处。”周东飞电话上笑道。

    李刚摇了摇头,“也不全是为了帮你。你看最近这阵子,公检法司的干警们都没心思工作了,整天就知道在办公室里讨论这些没用的事情。拿着国家的俸禄屁事儿不干,像什么样子!”

    “大叔您觉悟挺高哇,以前真没留意,嘿。”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