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节

      市委办公室那个李副主任的心态,只是一个风向,是海阳官场目前心态的一种表露。等到周东飞今天强势登场的消息传播到整个海阳官场的时候,所有的海阳官员都会产生这样的心态。

    “即便所有的海阳官员都回到原来那种状态,不敢对咱们有所动作,那又如何?”梅姐说。

    “那就好啊。我就怕墙倒众人推——你知道这是王八蛋官场上的一个铁律。你看咱们刚进这市委大院的时候,那些人的嘴脸。”周东飞笑道,“如今让他们知道,咱们心怡集团依旧不是他们这些的蝼蚁所能招惹的,对咱们大有好处。上头一下子派来了李开元和邵世芳,貌似同时掌控了市委和政府。但是,他们两个想要有大动作,难道要单枪匹马赤膊上阵?不行的,一个人即便浑身是铁,也打不出几根钉。他们俩要想有所行动,比如要想查我们心怡集团的问题,还得依仗着海阳市的公检法部门,或许工商税务等部门。”

    梅姐笑道:“也就是说,李开元和邵世芳貌似地位很高,但依旧是光杆司令。只要下面的人不听他们的,他们就是有力气也没地方使。他们要求公检法查我们,但是公检法却又不敢得罪咱们,那就只能消极怠工,只能敷衍了事。”

    “瞧,连你这笨妞儿都想明白了,公检法那些人精儿还能不明白?”

    “你才笨呢,烦人!”梅姐妩媚的一笑。

    ……

    官场上的消息传播速度,永远都是迅速而朦胧的。同时,也会被好事者传播的神乎其神、玄乎其玄。每传播一次,就多了一份神秘效果,原本的事件也会被夸大,被释放出更多的讯息——哪怕原本就没有那种讯息。费心揣度,以讹传讹,正是官场小道消息传播的两大特点。

    而周东飞在市委大院的强势表现,最终在海阳官场中迅速而广泛传播出来。一级一级的层层推进,原本就风生水起的一件事,最终被传播的汹涌澎湃波澜壮阔。

    “你们不知道吧,心怡集团的周老大今天发飙了,指着新来的书记市长破口大骂,而且就在书记办公室的门前,气吞万里如虎啊!”

    “咋骂的?”

    于是,传播者故作神秘状,压低声音说:“你知道就行了,别对外人说,太特妈吓人了。周老大说,要是书记市长不听话,就把他们两个拷起来,扔进军事法庭的狗笼子里!”

    “卧槽,霸气四溢啊!”

    ……

    于是,听到这消息的人,终于又忍不住对第三个人故作神秘的说:你知道就行了,别对外人说。周老大说,要把新来的书记市长扔进军事法庭的狗笼子里!

    意思大体还是那个意思,但味道渐渐的变了。

    而等到第四个人传播给第五人的时候,说不定就直接变成了:周老大说了,要把新来的书记市长扔进狗笼子!

    少了一个“军事法庭”的字样,这味道就变得更大了。

    甚至传播到了最后,有人说周东飞一旦发飙了,就把新来的书记市长拖出去喂狗!

    演绎出了无限的版本,自然也演绎出了无限的精彩、无限的想象空间。但无论哪个版本,随后的落脚点是一样的:周东飞这么堵着大门酣畅淋漓的骂了一顿之后,新来的书记和市长没敢出门,任凭周东飞扬长而去,大摇大摆。似乎只有这样归结一下,才能衬托出这则消息的恐怖绝伦,也才能满足众人对草根英雄的潜意识膜拜。

    如今,没有谁敢对周东飞冷淡。甚至,周东飞的威势比以前更有甚之。有些官员甚至揣测:得罪了李开元和邵世芳,最多就是丢官;得罪了周东飞和吴晓梅,说不定就会丢命——喂狗还不是丢命?孰轻孰重,无需考虑。

    这样一个潜移默化的变化,其实也被李开元和邵世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两个本来以强势霸道的态度空降到海阳,就是为了一举压制周东飞的气势,同时打消整个海阳官场对于周东飞、对于心怡集团的莫名畏惧。现在倒好,画虎不成反类犬,大家对于周东飞的恐惧不减反增,形势似乎更加不利了。

    无论是李开元召开书记办公会,还是邵世芳召开市长办公会,只要提到了心怡集团或者周东飞、吴晓梅等字眼,整个会场都会变得莫名其妙的肃静。没有人发言,没有人提出意见,任凭李开元或邵世芳说得口干舌燥,下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好像一个男人在床上肆意展示着自己的勇猛无敌且花样百出,到最后却发现身子下的女人已经不经意间睡着了。这样的一种挫败感,让李开元和邵世芳着急了,甚至开始有了点小小的恐惧。事态,似乎越来越朝着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了。

    终于,在一次行动部署大会上,脾气一贯暴躁的代市长邵世芳发火了。她指着市公安局的局长破口大骂:“你们公安局是吃软饭的?!偌大一个心怡集团,单是那酒店和洗浴中心就不计其数,难道就没有一点不正当经营的事情?瞧瞧你给我得这份报告,你自己拍拍胸口说,负责吗?全都合法经营,没有一点涉嫌黄赌毒的问题,你当我是傻子,还是当你们公安局的人全都是傻子?!”

    “这心怡集团真的另类,我们确实找不到什么确切证据。”这公安局长也挂着市长助理的名头,好歹是副厅级干部,任命和撤免归省委组织部,邵世芳不能一句话把他拿掉了,自然他的口气也不至于太软,“别的不说,单是公安部宁副部长几次视察,省公安厅多少领导也都将之视为治安先进典型,就说明了问题。邵市长,公安系统从上到下都把他们树立了典型,显然是说明一些问题的。”

    抬出了公安部和省公安厅,这些都不是邵世芳的权限所能干预的,基本上意味着给邵世芳来一个小小的抵触。似乎觉得自己的态度不是太和谐,这公安局长当即表示:“当然,我们公安局的工作或许还不是很仔细。我们马上按照邵市长的指示,继续开展深入的、持续的排查,务必做到滴水不漏,做到全方位、无空白、无死角。”

    已经是废话了。你们前面突击检查都没有个屁的效果,后面所谓的“深入的”、“持续的”排查,自然也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会有一丁点儿的成效。

    “还有你们房产局、土地局、建设局,心怡集团收购了这么多的土地,搞了这么多的工程,难道就没有一点不正规的现象?!”邵世芳对于副厅级的公安局长还给点面子,但是对于那些正常的县级官员,言辞态度就更加严厉了。

    建设局的王局长苦笑道:“好吧,我说句实话。要是别的地方搞什么拆迁,搞什么工程,或许还有些不正规的事情。但是心怡集团搞工程的时候,出的拆迁补偿价格是最高的,甚至是全省罕见的高。连周东飞和吴晓梅雨夜里亲自给孤寡老人办理拆迁房的事情,都已经在大街小巷传为美谈了。至于克扣工程款、质量不合格,更加的不存在。心怡集团财大气粗,没有一个农民工反映工资不到位的;至于那工程质量,什么鲁班奖、泰山杯——都是国家级的奖杯,一座接着一座的往家里搬,连国内不少大型建筑企业都纷纷到心怡房地产来考察取经……”

    “够了!”邵世芳猛然拍桌子,心潮不定,“我让你来帮他歌功颂德了是不是?!我让你帮他来做鼓吹手了是不是?!”

    王局长知道自己说得真的让市长窝火,当即诚惶诚恐,低头“认罪”,说:“市长放心,我马上回去再研究、再部署、再行动,一定做出成绩来!”

    再研究、再部署、再行动,等于变了相的再等等、再看看、再拖拖,意思一个鸟样,只不过说得好听了一些。

    邵世芳已经心焦了。本以为携卷着上级将自己空降下来威势,能够一鼓作气打掉周东飞的心怡团伙——她就是将之定义为“团伙儿”。但万万想不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举步维艰。

    不行啊,要继续想别的办法。指望着这群家伙,休想找到心怡集团的一丁点儿毛病。查来查去,指不定就把心怡集团查成了一个全方位的全国优秀典型。邵世芳心急火燎的同时,也只能去找李开元继续研究部署了。她的研究部署,是真的。

    ……

    而在心怡集团里,梅姐的心情似乎不错,周东飞也笑眯眯的。

    这几天,一拨又一拨的“有关部门”来了,然后又笑容满面的走了。大家来查东西的时候都心照不宣,表面上正儿八经神色严肃,而带队的局长一旦进入了梅姐或周东飞的办公室,则当即笑眯眯的抽烟打屁,一点儿正事儿都没有。大家都是混口饭吃,没来由的跟周东飞这样的超级大枭过不去。在这个紧急关头,他们不敢收周东飞的礼品,也不敢接受周东飞的酒场邀请,但都笑意盎然的表示“回头再说”、“有机会一定”。这所谓的“回头”和“有机会”,就是等着周东飞把这个风潮给挺过去了,到时候大家一如既往的还是好兄弟、好酒友。

    心怡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梅姐笑眯眯的俯瞰着脚下的大街小巷,笑道:“你说,李开元和邵世芳这俩烦人的家伙,究竟会折腾到什么时候?”

    “一直到陈洪和贺双明安然释放,他们也就折腾到头儿了。”周东飞笑着,盘算着陈洪和贺双明是不是该出来了,同时笑道:“现在,就是一场势力的博弈。就好像一个小管道里的两只老鼠,谁能掐死对方、咬死对方,谁就能一路冲出黑暗。再挺一把,相信哥的坚挺。”

    “还‘坚挺’呢,昨天就两次。”

    “那是天晚了、怕影响你休息好不好,要不现在补上?”

    “别,白天呢,一会儿据说公安局的人要来调查什么……”

    “早着呢,至少还有一个小时。哥虽然坚挺,但基本上还不会那么长,怕你受不了一直翻白眼儿……”

    “你才翻白眼儿呢……唔唔,轻点儿会死呀你……”

    ……

    第693章 舆论较量

    周东飞冷眼看着,似乎并不在乎李开元和邵世芳的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但实际上,他已经在暗中询问了很多方面。包括军方的仝部长,包括自己认识的国家一些部位的领导,但是大家对于李开元和邵世芳的离奇突然任职,似乎都没有太清晰的认识,有些人甚至还不清楚这件事——大家各忙各的,而且都在首都,哪会注意到一个外地城市的书记市长任免。

    而直接“空降”任免李开元和邵世芳的中组部里,周东飞和梅姐偏偏不认识朋友。要是现在临时抱佛脚去牵线搭桥,一来估计晚了,二来也够呛能找到合适的、得力的朋友,只能作罢。

    期间,李正峰也破例“帮着”周东飞问了问,依旧没有结果,不知道这李开元和邵世芳的确切背景。李正峰是个官场的铁汉,同时也是一个孤独前行的孤臣,高层的朋友并不多,他也懒得结交,除非工作上有联系。只不过所谓的帮助周东飞,也是他出于工作的考虑。要是连自己的下属都弄不清楚,也不方便他开展工作。

    但是,李正峰还是叮嘱了周东飞:务必要谨慎,不可大意。在当今这个非常时期,一定要看准了再走下面的每一步。一来是保证周东飞和心怡集团的安全,二来也是保证海阳的持续高速发展。李正峰最清楚,要是没有了心怡集团和周东飞,海阳的发展不可能这么快,今后也不可能持续下去。甚至,连十二家大企业入住的事情都会泡汤——别人不相信周东飞对岛倭国的这种影响力,但李正峰太了解了。所以,李正峰在电话中出奇的牢骚了一句“这么干预地方发展简直是胡闹!”对于上级的安排,李正峰从未这么发表过负面评价。

    考虑到对周东飞的情绪影响,这个老丈人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说不定上面或许有什么特殊意图,又或者有些难言的难处。别的你不要管,只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另外,不要因为个人的意气而耽误了十二家企业投资的事情。公事和私事分清楚,就当是为海阳经济和海阳百姓负责得了。”

    周东飞有点不乐,“他们这么玩儿我,我还搞个毛的招商引资。要是把我和心怡集团都搞得鸡飞蛋打了,我哪有心思搞别的事情。”

    李正峰无语。这样的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一个城市经济发展的功臣,要是落得一个被调查、被打压的下场,谁都受不了。即便是一向磊落光明的李正峰,也禁不住叹了口气,只说了句“别着急、慢慢来”就挂断了电话。

    “老爸也真是的,都这时候了,也不说帮着向上级大领导汇报一下,死脑筋。”清芳在一旁嘟囔。

    “他就是这个性子,你还不知道?这次能在情绪和思想上理解我,已经是不错了。”周东飞笑了笑,“你倒是在公安部的相关部门活动一下,马上给心怡集团再送个什么牌匾、荣誉之类的。有部里这样一个支持的表态,河东省和海阳市的公安部门就彻底死了心。哪怕李开元和邵世芳,也不能强令要求海阳市公安局对咱们怎么样。虽然我预感李开元和邵世芳不敢查我涉黑,但生怕他们利用公检法系统查我别的什么事情。”

    “这不难,我跟同事的处室打个招呼就行。”清芳有点得意,她这个“贤内助”终于不算是“闲内助”了,很有成就感和存在感。

    没两天,河东省公安厅就亲自送来了牌匾和奖杯,什么“全国群治群防先进单位”之类的荣誉,颁发单位赫然刻制着公安部的字样。为此,周东飞特别召开了一次小型新闻发布会,邀请了海阳市电视台和《海阳日报》的记者。最高一级的媒体,也就是河东省的机关报《河东日报》。没必要搞太隆重,一来这荣誉对于现在的心怡集团而言不算太大,二来只要被海阳官场和百姓知道就行。这是一个风向标,是一个探测气球。抛出去,就能让人引发不少的猜想。

    果然,当消息在《河东日报》、海阳电视台和《海阳日报》报道之后,当即引起了不少人的热议。特别是现在关注海阳政坛走势的那些官员,纷纷揣测这两则报道的背后意图。在心怡集团和书记市长死磕的关键时期,公安部送来了这样的荣誉,究竟意味着什么?至少,海阳市公安局不能对心怡集团下手了。哪怕邵世芳要求他们继续查,他们也能拿着这件事说事:瞧吧,连公安部都刚刚通报表扬了,我们一个地市级公安局现在就去查他,以后工作就没法开展了,部委和省厅领导也会批评的,这是跟上级唱对台戏。

    至于让《河东日报》刊发一下,是为了让省里的某些领导和厅局明白,心怡集团目前“还行”。有了这样一个基本判断,省里面也不会太帮着李开元和邵世芳。

    周东飞觉得这个法子不错,影响力不小。于是就在随后一天,国家建设部、商务部、工商总局等部门,又分别送来了“全国建筑质量先进单位”、“招商引资先进单位”、“全国守合同重信用先进单位”等等。一个个的牌匾摆在那里,相当的晃眼。而且落款的日期都是这个月,新鲜出炉。

    对于这些部委而言,心怡集团要个荣誉不算什么。毕竟,心怡集团所做的一切,当得起这些荣誉。比如商务部给的那个“招商引资先进单位”,实至名归。无论是召来六家世界级的影视公司,还是召来十二家世界五百强,都当得起这样的荣誉。但是,周东飞要的是一个集中爆发的效果。这些部委不知道,心怡集团在给他们要求一个小荣誉的同时,还给别的部位也要了。

    这件事情在国家部位不算什么事儿,但是到了海阳,则引发了一场震动。一个个的国家部委的相继表态,这种势头太明显了。这简直是一大群省部级的单位,硬生生的力挺心怡集团啊!

    代书记和代市长在海阳确实牛,但也只是两个正厅级领导。可是给心怡集团送来荣誉的那些,个个都是省部级的单位。哪怕人家的一个副职,都比李开元和邵世芳的级别高。这么多的高级别单位,集中起来的能量,究竟有多大?谁也不知道。而且,要是平时送荣誉也就罢了,但现在这个微妙时期,这些荣誉岂不是代表着上级的态度?要给周东飞架势、打气、加油?!

    总之,海阳那些官员们的神经被一个个震爆了。大家进一步坚定了信念:宁丢乌纱不丢命,宁惹李邵、不惹周吴。

    这一次,终于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李开元和邵世芳,顿时火暴了。他们没能力去质疑一个个的国家部委,只能把怒气和怨气发泄到市委宣传部和市电视台、市日报社等新闻媒体身上。在这个小型的“海阳市宣传工作会议”上,出席的有李开元、邵世芳,市委宣传部部长、副部长,以及市电视台和市日报社、晚报、广播电台、门户网等各家单位的领导。整个会议的规模不大,但是海阳市新闻圈子里当家的二三十人都到了。

    会上,李开元指名道姓的提出批评,指责电视台和报社不顾全市经济发展主旋律,不顾市委市政府的大局,缺乏政治意识和政治敏感。

    “你们在这个敏感时期宣传心怡集团,这是和市委市政府唱对台戏,是缺乏觉悟、缺乏敏感,是失职!”李开元指着这些人说。他不知道这些下属究竟是真的没觉悟,还是暗地里捣鬼,反正他已经看着不顺眼了。同在会场的邵世芳说话更难听,险些指着电视台台长和报社总编的鼻子开骂。

    最后,邵世芳余怒未消的要求:今后一个时期,凡是有关心怡集团的任何报道,都要上报市委宣传部审核之后才能刊发报道;特别是有关心怡集团的正面新闻,更要直接报送邵世芳亲自审核。

    说是让她亲自审核,其实就是直接毙掉封杀了,大家都懂。

    行,全听你的还不行?电视台长和报社总编心里头暗自嘀咕。他们只是个搞新闻的,犯得着因为一个企业而受这无名怒火吗。

    似乎看到自己的两个干将有些情绪受挫,作为分管领导的市委宣传部长出来帮着打圆场,说:“市里面有总体工作思路,你们当然要保持高度一致。你们既然是喉舌单位,必然要贯彻党委的意图。当然,”宣传部长又看了看李开元和邵世芳,笑道,“李书记、邵市长,其实电视台和报社这两年的总体工作,还是很有成绩的。为此,省委宣传部还特别表彰了,省委宣传部对于咱们市的新闻宣传工作的基本面,还是持有肯定态度的。这次他们审核把关不严,是工作层面的失误,以后肯定会改正的。”

    市委宣传部长也是市委常委,标准的副厅级干部,算是李开元和邵世芳的副手。当着电视台长和报社总编这些下属,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说了,省委宣传部更是重要部门,是副省级的直管领导部门。他们的肯定态度,也相当的重要。借着这个下台阶,李开元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勉励的话。

    到了这里,这次会议就要结束了,虽然与会的每个人心思不同,意见也根本不会发自本心的统一起来。但是,市委宣传部长却接到了一个电话,顿时脸色一变。挂了电话,似乎极其为难。

    李开元和邵世芳感觉有些奇怪,问他怎么了。这市委宣传部长扭扭捏捏,像是一个未过门的小媳妇。有些话,他是真的不知当讲不当讲了,别扭得要死。

    第694章 小冲突引发的风暴

    “有话就说!”邵世芳有些心烦。她觉得,这宣传部长还一个副厅级干部呢,做事怎么这么不干净利索,还不如她一个女人家。

    但这位宣传部长一开口,她就知道原因了——

    这位宣传部长难堪的说:“刚接到省委宣传部姜部长的电话,说是全国广电总局刚刚把心怡集团评为了‘全国影视工作先进单位’。姜部长明确指示,要求咱们借这个机会,全面的、深度的采访报道心怡集团,有利于咱们继续获得国家广电总局的支持和肯定。而且,也是符合省委黎书记和李省长关于‘文化强省’的总体战略的。姜部长一再指出,这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必须认真贯彻执行。而且,是省委黎书记亲自签发意见了的。黎书记签发的意见是……”

    “够了!”邵世芳一拍桌子,脸青一阵、红一阵。李开元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像是刚刚被人打了一巴掌。

    没错,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李开元和邵世芳刚说了那么多,整个会议刚刚开完,就来了这样一个要求。

    还说什么政治任务,必须认真贯彻执行!

    甚至,还有省委书记黎江的亲笔签发的意见!

    整个小会议室里鸦雀无声,静得像是一个坟场,气氛也很诡异。

    底下,几家新闻媒体单位的领导成员更是面容古怪。有假装无所谓的,有假装没听见的,也有假装低着头不闻不问的,还有的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划来划去近乎把纸都划烂的。但是,大家都在等着李开元和邵世芳的意见。你们说不让报道心怡集团,但省委宣传部说要把宣传报道心怡集团当成政治任务,而且是黎书记亲自签发了意见。好,幸好是在这里得到的消息,也就不用我们回去为难揣测了。您李书记和邵市长当场拍板决定得了,究竟是报道、还是不报道。

    李开元和邵世芳不发话,大家就都不走。

    但是,事情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省委和省宣传部出台了明确意见,海阳市总不能置若罔闻。作为中间层的分管领导,市委宣传部长出面说:“李书记、邵市长,这件事发生的突然了点。会议之前,我们也都不知道省委的这个态度。现在既然知道了,我看还是按照省委的决定来执行吧。这是个特例,而正是因为是特例,其实也该特事特办。说句难听的,省委可能也不知道咱们海阳现在发生了这样的具体情况。咱们先按照省委的要求去做,具体的事情再向省委汇报清楚,看省委是不是有新的意见。”

    他的这个思路,无疑是非常正确的。而且,他字里行间的这些话,无疑也给李开元和邵世芳留了下台阶。要是换做其他一般的政治人精儿,虽然脸面上不好看,但也会借坡打滚儿,说两句“既然上级有指示、就按上级的指示办”之类的话,事情也就过去了。

    但是,邵世芳是个泼辣女人,也是大半辈子的军人。那种火爆的脾气性格,让她第一时间没有承受住这样的打脸。她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泄了,如今竟然把市委宣传部长当场了出气筒,破口大声斥责——

    “新闻圈子里这一个个的阳奉阴违,就是以你为首脑!你们这圈子要整顿,必须整顿!你身为宣传部长,端的是国家的碗,吃的是谁家的饭?你吃的是心怡集团和周东飞、吴晓梅他们的饭!是他们豢养着你们这些人!你,还有你们,收了周东飞他们多少好处,竟然不惜和市委市政府唱对台戏,站在他们的立场上?!”

    这番话一出来,全场目瞪口呆!

    就连邵世芳的搭档李开元都愣了,同时也知道坏了!邵世芳这个直肠子这么一喊,可把全场的人都给打击了,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

    李开元脑袋有点大,还没想好怎么把局面挽回来,而整个会场的气氛经历了短暂的能量积聚——终于爆炸了!

    在正式会议上说大家拿了周东飞的好处,“吃的周东飞的饭”,这算什么?这样的大帽子一旦戴上了,那岂不是贪污堕落?要是被扣上这么帽子,大家还干个鸟毛,一个个都该被检察院请过去喝茶了!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