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节

      周东飞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罗德投资公司搞的鬼!或者说,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搞的鬼。

    周东飞觉得,这件事最好打算,是和平处理掉,维持现状;中等打算,就是规划被再次“纠正”回原来的文昌路,那样心怡集团的损失不小,罗德投资公司却大赚一笔;最坏打算,则是陈、贺两人落马,连心怡集团都被牵扯进去,被定性一个“官商勾结”之类的大帽子。

    罗斯柴尔德家族,应该具有影响某些官员的能量。这一点,周东飞深信不疑。

    “这么说,咱们的麻烦还不小呢。”梅姐皱起了眉头,“你说老陈和老贺会不会有事?真要是定性了官商勾结,我看他们两个够呛。”

    “他们两个应该已经被双规了,根本联系不上。”周东飞深思着叹息道,“陈洪还好,只是工作上的联系。但是,贺双明多少知道咱们的一些内部事情,就怕这货撑不住审问的压力!”

    所谓的“双规”,是指针对这些干部实行一种变相的软禁,要求他们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内交代问题。因为根据法律规定,羁押一个人不得超过24小时。对于一些领导干部而言,要是24小时之后就放出去,极有可能发生窜供、毁灭证据甚至潜逃等问题。而利用“双规”这个手段,则限制了被调查人和外界的联系,但又不定罪、不将之列为犯罪嫌疑人。在双规期间,被调查人不得和外界联系。至于双规的时间,则没有了具体的限制。

    更要命的是,在双规期间,被调查人和调查人会处在一个信息极度不对称的形势之中。被调查人(如现在的陈洪、贺双明)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心里面自然没有底数,从而有可能挡不住调查人无孔不入的盘查。

    清芳和梅姐也很头疼,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现在,连陈洪和贺双明究竟被限制在了什么地方,都根本不清楚。

    周东飞盘算了一下,说:“根据‘双规’的要求,要是双规一个人,至少要派6—9人24小时陪同。如今一下子双规了陈洪和贺双明两人,那么上面至少派来了十几个调查人员。十几个甚至更多的人,加上陈洪和贺双明,我看转移很远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影响太大、动静不小。”

    梅姐眼睛一亮,“二十多个外地人,要是留在海阳,哪怕是在河东范围呢,我想咱们搜查起来就不是难事。发动所有的人,给我找!”

    周东飞被气乐了,在梅姐脑门上敲了一下,“什么‘搜查’,你要造反啊!国家做事有自己的规矩,咱们只是希望找到具体办案人员,看看能不能沟通一下而已。要是沟通不到,还得想别的办法。别指望打断上级的办案,那不符合规定。”

    清芳撇了撇嘴:“你这家伙,怎么跟老爹越来越像了。”

    “小问题可以周旋,大原则不能触碰啊。那就是一道雷线,真要是触碰到,指不定就会被一个炸雷搞得外焦里嫩。”在一个圈子里,总有一个基本的规则。小圈子小规则,大圈子大规则。所以有些事,即便你有通天的本领也不能肆意妄为。玩儿火儿有时候很拉风,玩儿大了就可能把自己烧成灰。面对国家强制力量,周东飞即便头大如斗,也只能小心谨慎的应付着。

    有点被动了!周东飞挠头自语。

    第679章 被审问与坚持

    “开始找吧!”周东飞一声令下,整个河东省的地下圈子动了,轰轰烈烈。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各个城市的大混子,全都带着骨干的小弟到了街上,逢店必进。仿佛是要变了天,令人惴惴不安。

    而在最有可能查到的海阳市,更是车马奔腾。各个区县的大哥忙忙碌碌,一边排查自己辖内的服务场所,一边安排兄弟们铺天盖地的搜索。大街上,时不时看到一个个的混子手机打不停,相互通报着目前的情况。

    一座座城市中的路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以往嚣张跋扈的混子,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而这些混子也被严格约束,决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惹是生非。找人,唯一的要求就是找人。除了找人,其余任何乱子都不能发生。

    心怡总部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周东飞抱臂凝望这个城市。他甚至能分辨出,下面不少疾速飞驰的车辆之中,坐着的是他手下的小弟,或者小弟的小弟。

    疯狂了!当一个超级大枭真正动用了自己的全部号召力,爆发出的能量堪称疯狂。

    周东飞知道,这样的举动有可能会让上面感到一丝不安。但是,现在除了这样大面积、无目的的搜寻,他没有别的办法。凡是和他有关联的高层,都被回避了这件事,他找不到线索。

    而贺双明一旦抵御不住上面的压力,哪怕只是交代一些心怡集团生意中的灰色事件,就足够周东飞喝一壶的。有些事情,可大可小。比如经营那浣溪沙洗浴中心,哪怕周东飞和梅姐再三禁止,但谁敢保证那么多家的洗浴中心中,就真的没有一点点违规乃至违法的事情发生?

    还有周东飞要求贺双明修改金融街规划的事情,这也是一个证据确凿的事情。周东飞没有海阳的任何官职,哪有资格要求一个市长擅自更改大规划?而且更改了之后,心怡集团还真就是最大的受益者。这样的“官商勾结”,报道出去就会被世人认为是“无法无天”,是“黑势力对高级官员的渗透”。

    所以,周东飞不允许这件事出现最恶劣的结果。

    这时候,电话响了,是“上面”的一个朋友打来的。梅姐接了电话,脸色越发的阴沉。

    她知道周东飞的“狗耳朵”,因而没有叙述电话的内容,而是问:“代理书记和代理市长从天而降,这算什么事情?如果仅仅是主持现有的工作,让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主持不就行了?看样子,上面是铁了心要拿下老陈和老贺啊。”

    电话的内容,周东飞全听到了。他关心的不是来了两个官员,而是这两个官员的背景!

    而这时候,老丈人李正峰的电话才来。周东飞捏着手机,瞳孔收缩。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任命,决定了之后才通知李正峰这个省委副书记兼省长。本来从中央直接委派就不合常理,这随后的步骤一步比一步不合常理。

    “上面给海阳派来了两个领导,书记李开元,市长邵世芳。看来陈洪和贺双明两位同志是有问题的,你自己划清界限,不要自误。”李正峰只说了这么多,没有别的废话,一如既往。

    这个李开元和邵世芳,是什么来头儿?周东飞让梅姐在上面问了问,更是一惊——全是部队里的军转干部,两个大校级别人物,相当于师长,来自于总后勤部。

    “还真应了那首老歌,像雾像雨又像风。”经历了地下世界和政商两界打磨的梅姐,现在拥有了应用的老辣和沉稳,没有着急,只是轻轻那签字笔敲打着桌面,似乎在想什么。最终,她轻声说,“所谓的问题,还都是经济问题。到时候就说是心怡集团的集体决策,无论是‘勾结’,还是背上‘行贿’的帽子,都由集团公司来顶着。”

    “胡闹!”周东飞猛然转身,“你是法人代表!哪怕是公司行为,你也要承担责任。你不用管,什么事我担着,我能担下来。”

    “你混蛋!”梅姐竟然发飙了,“你要是栽了,我们全栽。”

    两人直盯盯的对视着,都知道对方是在为对方开脱,而让自己担责。最终,周东飞又转过身去,说,“还不到那一步,姐你别胡思乱想。你有个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没有人能违背宪法直接以官方名义找你麻烦。要是什么时候要动你这个代表身份了,再考虑其他的问题。”

    ……

    就在周东飞安排全省混子和各方势力全力查找的时候,陈洪和贺双明却在清河市的一家中等酒店里,被看守了一个严严实实。

    清河同属河东省,与海阳毗邻,只是很短的一个距离。

    但是对陈洪和贺双明而言,就是这样一个短短的距离,让他们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昨天,两人还是堂堂的书记、市长。或许在大人物眼中不算太高,但是在寻常百姓眼中绝对是高高在上。而现在一旦被双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遥不可及了。

    双规,还不是定罪。但是,双规的结果,十之七八都会跌落。

    特别是贺双明,他没有陈洪“干净”。在跟了周东飞之后,贺双明确实纤尘不染两袖清风。但是之前的那些老账,特别是在担任广电局局长的时候,确实不干净。那些往事,一直是他的污点,也是心病。

    还好,纪委派来的这些人,始终只是盘查他市长任内的事情。

    对面,一个面色冰冷的男性工作人员,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话的语调也很程序化,“贺双明同志,把你自身的问题都向组织交代清楚吧。我们要不是掌握了相关的东西,也不会直接双规你这样一个级别的干部。另外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你们市委书记陈洪同志也被双规了,就在隔着几间的房间里。我们有这么大的工作力度,你知道我们是不会无功而返的。”

    贺双明双手抱着脑袋,一副即将崩溃的样子。但是,这个样子他已经足足摆了一整天了,却始终没有达到真正崩溃的那一步。负责调查的纪委人员也知道,这次遇到了一个高手。

    贺双明终于开口了,这也是他被双规以来,调查过程中的第一次开口:“我是有问题,党性不强,觉悟不高,也不注重自身的修养和提高。有时候……还存在作风武断、批评同志粗暴的问题。对于平时的学习也抓得不够,自身的思想境界不够高。生活上要求自己不严格,有时候存在一些享乐主义的苗头……”

    痛心疾首,却不疼不痒。

    另一边,一个纪委工作人员正在做记录,一边写着一边皱眉头。而那个负责询问的,直接不耐烦的拍了拍桌子:“够了!这就是你的态度?”

    被对方这么一“吓”,贺双明当即又不开口了,回到了刚才那双手抱头的姿势。其中的一只手,还是当初被周东飞踩碎的。虽然后来整形了,但是骨头还是没法回复,至今都难以动用。所以,只有另一只手在轻轻扯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异常的憔悴。

    但纪委办案人员却有点窝火了。一开始看到贺双明的这个姿势,还以为他马上要撑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了。可是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这家伙还是这个老样子。凝重的程度没有减少,但也没有增加。仿佛一尊石头雕塑,一动不动。

    “贺双明同志!”那负责审讯的办案人员把“同志”两个字着重加强了一下,说,“你身为市长正职,正厅级干部,级别不低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不会不懂吧!让你交代,敢于调查你,就说明你是有问题的。仔细想想,认真回答。”

    贺双明依旧无动于衷。

    老子不开口,神仙难下手。而一旦说出了一件事,后面就会如江河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贺双明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是那些貌似严重、实则不痛不痒的“交代”。

    办案的几个人绝对事情不好整,回头去商量对策了。而根据规定,他的房间里始终有两个以上的办案人员“陪同”。

    今天的审问结束,贺双明终于松了口气。说实在的,这一天相当难熬。身体没有受到打击,但心理的摧残太重了。就是不知道,明天呢?后天呢?自己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周东飞。周东飞是他的靠山,那么此时会不会在外面营救自己呢?要是周东飞还在行动着,贺双明还有些盼头儿,自然能一直坚持下去。但是,就怕自己被当做一枚无用的棋子给抛弃了。到时候,连坦白从宽的机会都丧失了。

    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这种想法很正常。

    贺双明向一位办案人员要了一根烟,还遭到了冷冰冰的言语挤兑。但他终究没有免职,还是厅级干部。所以,对方最终还是满足了他这个小小的要求。

    一边抽着烟,一边漫无目的地凝望着楼下。通过那几个标志性的建筑物,他已经看出这里是清河市。已经离开海阳了啊!树根离了故土,都会枯死,那么自己呢?

    贺双明本以为自己洗心革面,再也不贪不占,终究会有一个完美的收官结局。到时候安安稳稳的熬到退休,携子抱孙,是何等的心安理得?甚至到死的时候,还能在遗体上覆盖着那张鲜红的国旗。

    这一切,都是周东飞给他的,他感激。

    而现在,周东飞在做什么?贺双明怕,真怕周东飞把自己抛出去作为弃子,舍车保帅。他知道,自己在周东飞那个层级的人物眼中,终究只是一个小人物啊。

    第680章 心理较量

    贺双明神色萧索的站在这家酒店的大窗子前,有些羡慕下面的人来人往。那些人,虽然或许一无官职、二无财富,但至少很自由。最多只是为了柴米油盐而犯愁,却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

    就在他随意一瞥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几辆轿车疾速停在了这家酒店的大门前。车上下来七八个混子模样的人物,冲进了这座酒店。行色匆匆,似乎在搜寻什么。

    贺双明眼睛一亮,因为他看到了,那个混子头目,就是清河市第一大混子史中泰!

    当初,史中泰曾到海阳市办过一些事情,还是梅姐将他介绍给了贺双明,两人曾有一面之缘。贺双明知道,这个史中泰其实是梅姐集团的一个基层头目。

    如今,史中泰等人急急忙忙的到这里,似乎有很急切的任务。

    “不会是飞哥为了找我,而动员了全省地下世界吧?”贺双明觉得这个想法虽然很恐怖,但却宁肯相信是真的。如果是这样,就说明周东飞还没有放弃自己!

    只要周东飞没有放弃,还在外面为自己想办法,那么自己就有信心继续坚持下去!

    危难之中的人,想法总是很多疑。但不得不说,贺双明这次是猜对了。

    仅仅过了一会儿,贺双明就听到有人敲门——敲的是隔壁的门。他知道,那里住着的是这次纪委调查组一行的负责人。

    “你们这么多人,这是干什么?!”一个声音在外面说。贺双明听到,正是刚才审讯自己的那个纪委工作人员。

    随后,竟然传出了史中泰那一如既往不紧不慢的笑声:“对不起,打扰了。电梯里只顾着说话了,走错了楼层,还以为是自己住的这层呢。”

    说着,史中泰离开了。但是,贺双明却心里面有种奇怪的感觉。而过了没多久,贺双明再度看到史中泰等人出现在了酒店的门口儿!

    贺双明由此判断出:史中泰他们压根不是走错了楼层,而是在搜寻什么!

    特别是史中泰下楼之后,掏出手机似乎拨打了一个电话,而后上车飞速离开了。但是,他却留下了一辆车,以及两个小弟。那么,留下的两个人就是为了密切监视这里吧?

    如此一来,距离贺双明那个猜测越来越接近。于是,他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没关系,飞哥还在外面找我!只要他积极想办法,我就还有希望!

    顿时,贺双明昏暗混沌的脑子里,似乎找到了希望,找到了光。

    所谓“双规”,一个最大的杀伤力就在于被调查人和调查人的信息不对称。被调查人处在几乎被隔离的地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以及自己阵营里的人在做什么,由此会在焦躁之中产生一种绝望。但是,这个杀伤力对于贺双明而言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最强的靠山——周东飞,依旧在全力想办法!

    那么,哪怕纪委调查组的同志再审查几天,贺双明依旧会坚持下去!

    心中有了这个底数,贺双明顿时一扫心情的萎靡,思路也转得更快了。他从头到尾回顾了一番,寻找事情最关键的地方。他现在还不清楚,纪委要求他“交代”哪个方面的问题。对方只是简单的“提醒”了一下,说是要求他交代一下“经济方面的问题”。

    经济方面的问题?实在是不太多。现在的贺双明以清廉著称,不收受什么贿赂。所谓的“经济问题”,多半还是和自己施政过程有关。特别是市委书记陈洪也被同时双规,更是证明了这个所谓的经济问题不是他贺双明个人问题,而是市委市政府政策方面的东西。

    有了这个大体的圈圈框框,就更容易寻找出具体的目标。最近,海阳市一系列的经济大动作,似乎都和十二家世界五百强公司的入驻投资有关。那么问题的症结,极有可能出在这里。但这些动作都是上级指导下开展的,市委市政府并没有太多的主动权。唯一的一次“主动”,就是自己在周东飞的授意下,更改了金融街的规划位置!

    是了,肯定就是这里出了问题了!

    贺双明知道,金融街的规划更改,让周东飞所在的心怡集团大大的受益。但是同时,却让省里面的那个罗德投资公司栽了一把。当时周东飞就说过,这个罗德投资公司能量巨大,手眼通天,来自于西方那个神秘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家族,肯定具有影响某些高层的能力。这么说,极有可能是这个家族感到被耍了,这才回过头来找自己的麻烦!

    贺双明能够在市长位置上坐稳,终究有他自己的一套。他的分析能力不错,让他在复杂的乱象之中,最终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心里有数了!贺双明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而在同一家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里,对于海阳市委书记陈洪的审讯,也处于一种胶着状态之中。不得不说,海阳市的这两个主要领导,都是很难对付的家伙。贺双明是那样一个水泼不进针扎不入的状态,而陈洪却是一个打太极的高手。很多事情推来推去,始终不着边际。

    “陈书记,我们调查过您的履历,知道您以往的工作中还是比较清廉的。”纪委那个调查人员说。对于陈洪,他们给了更高一点的待遇。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贺双明才是和心怡集团更加紧密的人物,而陈洪比较边缘化。但是生怕双规了贺双明后,陈洪在外面和心怡集团“勾结”起来做手脚,所以干脆把陈洪也一同双规了。而既然也已经双规了,那就要审问一些东西,指不定就能问出一些蛛丝马迹,那就是意外的收获了。

    这个纪委工作人员看了看陈洪,又说,“跟您可以说得更详细一些:这次金融街的规划变更,是有问题的。我们怀疑这次突兀的变更,存在着巨大的利益纠葛。您在其中受益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有,只要主动交代了也可以算是立功表现。最大的问题,应该出在市长贺双明同志身上。所以,请您主动配合一下,主动交代其中的关键问题。”

    “金融街的规划变更?”陈洪笑了笑,“那是国家有关部委和省委省政府直接关注的项目,基本政策都是上级制定的,我们市里根本没有什么决策权。唯一的决策权,就是地理位置和园区建设的规划。金融街的规划虽然变更了,但也是报请省政府和上级部委审批通过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有没有问题,您自己应该清楚。”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