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节

      “您多大岁数、多少经验了,我这兄弟却还有大把时间呢。雏凤清于老凤声,指日可待。”周东飞笑道,“而且这真性情,至少是从您这里学到了精髓。”

    “也就是这性格跟我差不多,这也是我唯一满意的一点点地方。”老黎头儿直言不讳。

    “子不类父,才是男人最大的悲哀。这兄弟跟您一个性情,您老该知足了。”周东飞笑道。

    “嗯,知足,知足也常乐。对了,帮我揍他一顿。这不成器的东西最近身手见长,我这老骨头虽能胜他,但想教训他却是抓不到了,跑得比兔崽子都快。”

    面对老黎头儿这样相当于龙组一级高手水准的人,还能全身而退,怎么能说是不成器的东西呢?这老黎头儿,谦虚过度了。

    老黎头儿的儿子叫黎建明,名字也同样的简单朴素,很符合老黎头儿那朴实的性子,只不过,这黎建明的脾气,却显然是个很火爆的。

    黎建明那个中等偏瘦的身影一脚踏进了蔬菜大棚,尚未站稳,一道“暗器”就嗖的一下飞了过来。不知是什么东西,但是声势骇人。黎建明大吃一惊,却发现已经来不及躲闪。仓促之中以右臂格挡,“啪”的一声汁液四溅——竟然是一只熟透的西红柿!

    西红柿的汁液溅起,让黎建明措手不及,视线也受阻碍。而就在这时候,又疾速飞过来两个红色的影子。速度更快,更加猝不及防。

    右臂尚未收回,只能左臂挡一下。很显然,西红柿再度爆裂在他另一只胳膊上。同样的汁液四溅,这下真的看不清前面的态势了,何论躲闪?

    于是,第三枚西红柿不偏不倚,正中面门。

    “啪!”最后这一枚鲜红的西红柿,在黎建明脸上开了花。黏黏糊糊,而且略带疼痛。虽然西红柿很软,但周东飞手掷的力度太大了,依旧砸得黎建明面门生疼。

    “呸!我戳……呸呸!”黎建明拿袖子抹了把脸,这才看清了眼前的局面。他老爹老黎头儿身边,一个比他大不了两岁的年轻男子,正手持一枚西红柿笑盈盈的看着他。这年轻人笑容随和,但气质相当妖孽。手中那枚西红柿轻轻抛起,又轻轻落在掌心,相当的惬意。

    黎建明确信,眼前这家伙就是周东飞,而且也是抛掷西红柿的罪魁祸首。“孙子!敢偷袭老子,来比划比划!”

    “比划你一脸哟!”周东飞笑着掏出红塔山,递给老黎头儿一支,自己也点燃了一根。“兄弟,不是哥要拾掇你,是你家老爷子让哥帮忙揍你一顿,嘿。”

    黎建明怒气冲天,三五个健步就冲了过来。尚未近身,却见老黎头儿一把扯出身上的围裙,整个围裙竟然顿时成了一张铁幕一般,高速旋转着往黎建明身上罩下去。黎建明不得已,只能再退了回去。

    而一旁的周芯终于发现了老黎头儿的生猛。就凭老家伙刚才这简单的一甩,周芯对上了也得倒退,别无他法。要是非要冲破那围裙铁幕,肯定会受伤。一张围裙,就能这么彪悍。

    看黎建明气不过,老黎头儿虎着脸骂:“连三个柿子都躲不过去,还比划什么,丢人。”

    黎建明一想也是。要是人家扔的不是三个西红柿,而是真的暗器,自己可就挂了。哪怕只是三个砖头茬子,自己如今也昏过去了。不管用暗器是不是光明正大,但人家至少能干翻自己,这就是本事。

    “还算有些门道儿,回头再跟你较量。”黎建明咕哝着,拿了一个干活儿用的毛巾擦了擦脸和袖子,这才仔细打量周东飞。而周东飞也仔细看了看他,发现还算个长相不错的年轻人,脸盘子也带着一股子朴实劲儿。老黎头儿虽然年纪不小,但却是退出江湖后才成家生子,也算是老来得子。所以,这黎建明的年纪也不大,二十多点。

    “老弟你别见怪,咱就是开个玩笑。”周东飞笑道。

    黎建明不以为然,含糊不清的哼哧了两声,然后说:“听说你是混地下世界的,而且是个大头子?瞧我怎么样,跟你混够不够格儿?”

    “放屁!老老实实跟着老子种菜!这一大片家业,都是给你留的。”老黎头儿早就退出了江湖,不愿意让自己的独生儿子再踏入那个腥风血雨的圈子。只不过黎建明自负一身功夫,却只能在菜地大棚里施展,很是郁闷。

    黎建明很不屑:“种菜?种菜能种出几个硬币来!瞧这位,人家都开了那么拉风的车了。还有,据说现在就是蜀中那些小混子头目,也都比你这破菜地挣钱。”

    “他们那是用血换来的钱,老子这是用汗换来的,能一样么!”老黎头儿口不择言,也不在乎眼前就有一个全国超级大枭和蜀中第一女枭。

    周东飞倒是点了点头,他认可老黎头儿的观点,“兄弟,地下世界确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不给面子是不是?”黎建明撇嘴,“那老子早晚自己混。不是说蜀中第一枭是个叫做什么‘赤练蛇’的小娘们儿吗?老子先挑翻了她再说!”

    周芯险些被一口气给憋死,周东飞却乐了。“赤练蛇就是她,周芯,你们认识认识。”

    黎建明虽然大大咧咧,但对方是个漂亮的女客人,终究不好意思出手。有点尴尬的干咳了两声,坐在一旁的菜地陇子上不说话。但是心里头却想:这小丫头也就这么回事儿吧,估计实力跟自己差不多,她行咱也行。

    ……

    黎建明老实了点,周东飞也就询问正事儿。据老黎头儿表示,那个红线女最近在蜀中省城的东湖公园附近出现过几次,怀疑那是她暂时居住的地方。老黎头儿还特意去暗中盘查过一次,发现那边一个普通的小区内,确实有个经常出入的女人跟红线女的特征有点像。只不过老黎头儿当年没见过红线女,只能根据清芳和郭梦莎所描述的长相,来大体判断一下。

    “是个不错的练家子,打是能打得过,但我没信心能留下她。怕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动手。”老黎头儿眼神之中偶露锋芒,似乎一瞬间回到了几十年前那个时代,“反正根据大体的长相,年龄,特别是具有这样身手的,估计错不了。”

    “这倒是的。至少能够练出那样身手的就很少见,已经大体圈定了她的基本身份了。”周东飞笑道,“老爷子您简直就是诸葛亮,未出茅庐而知天下三分呐。您就在这里种个蔬菜,竟然还这么消息灵通。”

    “小瞧我们农民是不是。”老黎头儿笑道,“菜市场是最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消息最广。省城各大菜市场都有我的朋友,让他们帮着观察一下只是一句话的事情。那东湖公园不远处就是经天路菜市场,红线女到那里买过菜。”

    杀手也是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活神仙,买菜吃饭天经地义。

    “谢谢师叔了,我晚上就去查一查。”周东飞笑道。

    而老黎头儿已经让人准备了饭菜,地地道道的农家菜,而且是正宗的蜀中口味,干香麻辣。老黎头儿的老伴儿才四十多岁,一个普通的妇女。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让周东飞感慨不管什么样的活法儿,只要活得自在,就是一种精彩。

    几个人就坐在菜棚旁的小桌子上,此时的周芯也没有了顾忌,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周东飞也笑说:别看这些菜不起眼,其实饭店里更脏。自家做饭还做得干净,真要是饭店里面,口水油地沟油的,你吃也就是吃了,只不过看不到而已。听了这些,周芯心里面更踏实。

    “这么多的大棚,前辈您就那么一担子一担子的……挑粪施肥?”周芯嘴里嚼着,不知道自己在吃饭的时候说浇粪的事情会不会倒胃口。

    “哪能,也就这一个棚子是纯有机的。其余那些,都是雇人生产。别小瞧咱农民,我这生意做得广着呢,而且电脑供货,去年收入很不错的。新时期农民嘛,要与时俱进。”

    “得了吧你,还跟人家显摆收成呢!”他老伴儿笑眯眯的给周东飞和周芯夹着菜,白了老黎头儿一眼,说,“瞧人家开着保时捷,这姑娘穿着意大利的皮草,喷着法国香水,那只路易威登的小包儿就够你这个大棚忙活两个月的,随便掏出点钱都能吓死你。你这土财主,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周芯脑袋僵化了。这“农妇”真的一点都不显眼儿,可是所说的一切,全都准得不能再准。连自己这身红色皮衣的产地都能一眼看出是意大利的,这哪是一个农民。

    周芯忽然觉得,自己才是土包子。生活哟,什么才是真实,什么才是虚幻?周芯小小的脑袋竟然考虑这么蛋疼的问题了。看到周芯若有所思,周东飞心中暗乐:这丫头渐渐有点开窍了。

    ……

    吃过饭之后,周东飞抹干净了嘴巴,这就告辞了老黎头儿夫妇。天色不早了,刚好去查探那红线女的下落。只不过开车离开了不到两公里,前面小路就被一辆破旧的皮卡车给挡住了。

    皮卡上坐着的是黎建明,露出憨厚的脸朝周东飞笑了笑,“哥,带着我一起去吧,新鲜着呢。”

    周东飞笑着,气不打一处来。别的不说,单单是老子坐着保时捷,身后跟这个破皮卡,这就是一份新鲜的西洋景儿。

    第668章 土鳖

    这是一条通往农地的小路,虽然能过车拉运蔬菜,但黎建明的皮卡端端正正的停在了路中间,周芯的保时捷就过不去了。

    “兄弟,你赶紧回去,别捣乱。你老爹不让你混这一行,也确实是为了你好。”周东飞笑着扔过去一根红塔山,说,“兄弟你的实力确实不错,哥绝没有埋汰你的意思。不过瞧瞧你家里,你老爹老妈加上你一家三口儿,其乐融融的。你就省点心,让二老享受两年天伦之乐得了。整天打打杀杀的,其实并没有什么意思,时间长了还会生厌。”

    周东飞说了不少,几乎把嘴皮子磨破了。但是黎建明却不让路,“反正我知道你今天有急事。你要是答应了,咱们就一起走;要是不答应,我这破车就赖在这里了。”

    “你行,我这就跟你老子打电话。”

    “你是三岁娃娃是不是,动不动还向家长告状?丢不丢人!”

    日的,周东飞竟然被鄙视了。

    “日了,你不让路是不是?”

    “不让!”黎建明在皮卡驾驶室里抽着烟,直盯盯的向前喷云吐雾。

    “真不让?”

    “肯定的!”

    “老子让你上劲!”周东飞嘿嘿一乐,径直搬起了皮卡下面。猛然发力,这辆皮卡的左侧轮胎竟然离地了!黎建明瞪大了眼睛,“戳,老兄你力气不小呵!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起!”周东飞猛的用力,这辆皮卡竟然翻过去了!一个骨碌栽倒在路边,连同里面的黎建明也哇哇大叫。

    后面的保时捷上,周芯有点傻眼。一直都觉得周东飞是个技术型的超级高手,想不到真正用了蛮力,也这么彪悍。

    人力终究有限,要是让周东飞举起一辆皮卡,显然是不现实的。但若只是将它借力掀翻,还是能做到。当然,眼前那一人掀翻汽车的举动,也着实让周芯震惊不已。

    周东飞笑眯眯回到了保时捷里面,示意周芯开车。路过皮卡的时候,黎建明已经从车窗里爬了出来,灰头土脸的,而且破口大骂:“周东飞,枉你还是什么超级大枭呢,办事儿太不仗义!”

    周东飞抬头大笑,相当得意。但周芯看了看倒车镜,脸色有点见鬼的模样,说:“师叔,你瞧……后面。”

    周东飞伸出头往后一看,当即呆了——

    眼看这个身材中等、体型微瘦的黎建明,竟然把反倒的皮卡,给硬是扳了起来!

    皮卡车长,若说掀翻容易,那么再让它回归原来的状态就更难了。虽然黎建明看似很吃力,但那皮卡还是动了。只是尝试了两次,那车就“砰”的一下正了过来。整个车体微微震动,将路上的灰土给震得起了一层烟。

    日的,看似瘦弱的家伙,竟然是个巨力汉!

    “这小子不会……继续追咱们吧?”周东飞刚说完,当即说,“开车!汗了,还真死心眼儿,真的开车追来了。”

    周芯一加油门儿,高性能的保时捷当即飞驰起来。这时候,好车和破车的差距显露无疑。虽然皮卡车一开始开能跟着,可是一旦脱离小路上了大路,周芯一会儿就把黎建明甩了个无影无踪。

    进了市区,周芯这才减速,问:“其实这家伙的实力很可观的,你为啥不收他?看样子人也不错,虽然憨直了一点。”

    “就是因为太憨直了。”周东飞叹道,“要是个机灵点的,我能让他做一些动脑子的工作。可这小子虽然不傻,但却性格鲁直。一旦步入咱们这一行,只能充当第一线打手的角色——哪怕再能打,终究还是打手。你再看看黎师叔一家,本来和和睦睦完完美美的,咱们把他独生子带过来当打手,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向老两口儿交代。黎师叔不是简单人物,三十年前就已经混迹在江湖最深处。他自己都不愿意沾染这个圈子了,当然更不乐意让儿子搀和进来。”

    “那你怎么就不想着让我也脱离这个圈子。”周芯稍稍有点小性子,但很可爱。

    “你又不是身处一线的,你是心怡集团的高级白领呢。一省地下世界的大姐大,只对我负责,还不行啊。”

    “哪有让女人对男人负责的。”周芯本来只是开个小玩笑,但忽然想起了身边这男人可怕的手段,脸色微红当即不敢接着说下去了。

    “行,那回头我对你负责好了。”周东飞哈哈一笑,“对了,你说的是怎么‘负责’?”

    周芯咬了咬下唇,甚至不敢直视周东飞,“我跟清芳婶婶说,就说你不老实。”

    “敢!小丫头片子,反了你了!”某货伸手探向周芯红色皮衣那鼓囊囊的部位,吓得这妞儿猛然刹车,双手抱在胸前哆哆嗦嗦。上次在启御王爷和梅姐的认亲会上,就被这货结结实实的掏了两只小白兔的窝,这次不能再吃亏了。

    “哈哈哈……呃……”周东飞大笑着,很得意,那只邪恶的爪子并没有真的探上去。但是得意之情尚未挥洒完毕,这货的眼珠子就一下子瞪了出来,“前面那小子,不就是黎建明吗……”

    周芯也放眼看过去,果然看到那辆破皮卡停在了前面,黎建明则得意洋洋的双手抱胸站在车边。

    这是一个小区门口儿,也正是红线女潜藏的地方。黎建明知道周东飞和周芯必然来这里,干脆抄小路跑了过来,守株待兔。

    “你的车倒是挺快嘛,不过我知道小路。”黎建明乐呵呵的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天天往经天路菜市场送菜,哪里能抄近路,哪里车少人少,咱最清楚。”

    周东飞有点头大——今天怎么惹上了这样一尊呆神。“小子,赶紧给我滚回去。要不然……老子也不跟你老爸打电话了,直接在这里收拾了你!”

    “你敢。”黎建明笑眯眯的回头看了看灯火灿烂的小区,又转过头笑道,“你要是敢赶走我,我就在这里大喊‘红线女、有人要抓你、赶紧跑路咯!’嘎嘎!”

    谁说他傻,脑袋反应快着呢!这货就是憨了点,其实一点都不傻。

    “真被你打败了……”周东飞知道,今天不可能甩掉这块牛皮糖了。“那好,你小子老老实实跟着我,不能擅自行动,不能坏了老子的事。要是被红线女那老娘们儿跑了,老子抽死你!”

    “得嘞,听你的!”只要达到了目的,黎建明挨骂都能笑出来。而且他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参加地下世界的行动,相当的兴奋。

    “你当是自己娶媳妇啊,激动个毛线!”周东飞骂了句,“把车开一边儿去——那边的树底下,别在这里晃眼,目标太大。”

    “好!”黎建明刚上车,又多了个心眼儿,“你不会把我支开,直接带着那小姑娘(周芯)行动吧?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甩掉了我,我当场就会‘通知’红线女跑路的。”

    “滚,哪来那么多废话,停了车就赶紧滚回来!”周东飞一头黑线。

    “好嘞!”黎建明哈哈一乐,开走了那个比保时捷还引人注目的破烂皮卡。

    周芯虽然知道了黎建明的身手不错,力量更是惊人,但也知道这小子以前没有参加过任何地下世界的活动,一个标准的“初哥儿”。“师叔,你说这家伙行不行呀,不会耽误了咱们的事吧?”

    周东飞无奈的摇头,“还是依靠咱们两个。你在这车里等着,我在小区大门另一边儿。一会儿红线女出现了,咱们左右夹击把她给拿住了。要是她冲着你的方向跑,你千万别跟她硬打硬杀的,只要拖住她就行了,反正我几秒钟就能冲过来。这个女人的实力不错,在你之上,要小心。上次郭大小姐和她打过一架,明显不如这娘们儿。”

    郭梦莎打不过红线女,那么周芯也不行。因为周芯和郭梦莎实打实的比试过,而且当时分处不同的阵营,是正儿八经的性命搏杀。在那种情形下,两人都发挥了最强的战力,结果是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周芯点了点头,只要和周东飞在一起,她向来只是原原本本的执行命令。这一点乖巧,是最让周东飞满意的。

    而之所以堵在大门口儿,是因为老黎头儿已经探明了红线女所住的具体位置。周东飞根据老黎头儿指点的位置,发现那个房间的灯还关着,说明红线女应该还没回来。老黎头儿的线人也说了,这女人经常回来很晚。

    而这时候,黎建明笑咧咧的回来了。处理了那辆皮卡,这货就满心欢喜的投入到了伟大的黑社会事业当中。第一次参加地下世界的行动,和自己配合的就是全国超级大枭“天妖”和蜀中第一枭“赤练蛇”,这规格很高哇。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