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节

      “那么,你们决定在这里投多少?”周东飞笑道,“先别考虑给我面子的因素,主要还是保证你们自己要赚钱。要是拉着兄弟们贴钱买面子,我心里面也过意不去。”

    三井炎大笑着拍了拍周东飞的肩膀,说:“大哥,实不相瞒。在来海阳之前,我们家族就是奔着给你面子才准备来投资的。不过现在看来,这倒是一个发展的机遇了。昨晚我们就跟各自的家族联系了,申请追加预算。等着吧,两三天内应该有好消息。”

    “这下,大哥该好好请我们一场了吧。”排行最小的安田文笑着说,“每多追加投资一个亿,可就有大哥的一千万呢。几位哥哥,你们说是不是?”

    “对,肯定要宰他!”老四住友江说,“给我们每人购置一套上好的别墅,就在这个别墅区里,别的地方我们也不去。”

    说白了,就是想在周东飞家附近住下来,权当是一个临时居住的家,将来几个兄弟也好相聚。相对于周东飞的收益而言,这些钱什么都不算。

    “好啊!哥哥这一套要安置在飞哥家最近的,最好做邻居!”惠子拍手笑道,鼻子皱了皱,“嗯,飞哥家旁边有块空地呢,要不新建一处也行吧?”

    这妞儿更直接!三井炎心中暗自叫苦:要是惠子以后三天两头往这边跑,甚至就在周东飞隔壁住下了,早晚会发生点事情。

    男追女,跨海隔山;女追男,一指点穿。要是一个女孩子要追一个男的,而且这女孩子还非常招人喜欢,那么成功率简直太高了。

    周东飞知道兄弟三井炎的态度,也知道他们父亲三井正夫的担忧。而且,周东飞也实在不想招惹太多的女子了。所以只是含含糊糊支支吾吾,没敢把话答应得太死。“呃,好啊,回头再说。我今天就是想确定你们的大体意见,回头跟市政府说一下,好提前规划,提前让项目落地。你们先聊哈,该吃的吃,该玩的玩,哥全报销,别给哥省钱。”

    ……

    汽车产业,金融产业,以及电子科技产业,这些都是极其烧钱的。不像那些影视产业,国外六家加上心怡华亚等国内三家,一共投资约两百亿华夏币就堪称大手笔了。因为,影视业的成本要求比较低。而汽车产业,动辄就是一个大的工业园,要上生产线,要吸纳成万人的就业、负担数万人的工资。总之,这四大家族的十二家超级公司,出手肯定会相当的阔绰。

    两天后,四大财团总部都反馈回来的消息。这几家不缺这些钱,主要还是为了历练未来的接班人,让他们提前掌握更多的独立决策的能力。所以对于三井炎等人的追加投资的建议,一个个都没有否决。

    最终,这十二家超级企业的总投资,竟然达到了惊人的近两千亿!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足以推升一个二线城市完成向一线城市的跨越。

    据说后来,省城书记唐泰来捶胸顿足。他曾是海阳的书记,当时的李正峰还是市长,两人搭班子。现在到了省城之后,唐泰来同时成为了省委常委,实权派副省级,位次还在一般副省长之前。他就抱怨李正峰,说为什么把三大产业集群都放在了海阳,为什么不能把金融业集群或电子产业集群放在省城,太过于偏心了!因为这样一来,海阳不但全面赶超了省城,而且会把这个距离越拉越大。不是说唐泰来对海阳没有感情,关键他现在是省城的主要领导,总要为省城的发展考虑考虑。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周东飞乐得合不拢嘴,梅姐更是见人就笑。整个心怡集团都发现,这两大老板似乎心情极好。

    废话,投资两千亿,心怡集团那十分之一就白赚了两百亿!

    只要这些项目一落地,加上心怡集团现在的发展积累,这个新兴的控股集团公司,终于成功迈过了千亿元的大关!

    高达十二位数的惊人财富,堆积起来竟然只是这短短几年间的事情。哪怕当初的几大财团,哪怕当初起步时期的罗斯柴尔德,也不具备这样恐怖的生财速度。

    这是经济圈子里的奇迹。

    而更让周东飞和梅姐开心的事情,自然就是市里面的规划已经着手编制了。只要确定了最终的两大园区和一条金融街的位置,周东飞和梅姐就会暗地入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圈地。而当规划真的出炉的时候,这些地方的土地价格会飞涨的离谱,到时候可就不容易买到手了。

    其实,具体的规划需要细致,而初步确定其落地方位却不是很麻烦。市长贺双明将这件事亲自安排给了规划局之后,规划局三天之内就研究出了意见,决定在海阳市西城区开辟出两块足够大的园区,分别用于汽车产业园和电子产业园。

    同时,就在心怡集团总部隔着一条街的相对僻静的街道,设定为金融一条街。最后这一点,是周东飞特意安排了贺双明。金融街,肯定是海阳、乃至将来整个河东省的金融中心,甚至成为华夏的一个金融高地。要是可能的话,周东飞甚至希望就把院东路设定为金融街。只不过院东路已经成了海阳最繁华的商业街,没办法重新规划了,哪怕重新弄也会损失巨大。不得已,只能选择距离心怡总部更近的街道文昌路。

    关于这个规划,贺双明特意安排了规划局的局长,要求严格保密,绝对不能在对社会公开之前泄露出去。规划局也做得非常好,除了局长、分管副局长,以及专业科室的一位规划专家,其余人都不知道。

    但是,规划局办公室主任毕俊贤,却是削尖了脑袋刻意打探。他时刻注意着局长的动向,发现任何可疑的举动,甚至不惜冒着危险跟踪,也要查出个一二三来。他发现,最近几天,局长、分管副局长和局里面的规划专家刘总工经常在局长办公室里开会,会议内容始终没有对外公布。毕俊贤甚至两次托词有重要文件需要局长审阅,就在他们开会的时候敲门进去。只不过只要他一进去,里面三人的谈话就会中止。他只要不走,会议就不会继续。

    由此断定,局长三人定然是在讨论重大问题。而除了现在的这个大规划,还有什么问题更加重要呢?

    毕俊贤确定了这个思路,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局长身上。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有很多便利条件。比如负责局长办公室打扫卫生的,就属于办公室人员。故而,办公室也握有局长办公室的钥匙。毕俊贤某次借口给局长办公室换几盆鲜花,将钥匙要到了自己手中。随后又谎称家中有急事,匆忙回家,钥匙也“忘了”还给那负责卫生后勤的职工。那负责卫生后勤的虽然在下午把钥匙要了回来,但是毕俊贤已经在外面配好了一把!

    当天晚上,毕俊贤就迫不及待的“加班”了。貌似关起门来打一份文件,其实就等着所有人都下班离开。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整座规划局大楼已经人去楼空,毕俊贤这才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局长办公室的门前。

    悄悄打开了门,毕俊贤心中异常的紧张。他平时胆子不小,但是类似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还真的没做过。只要被别人发现了,自己可真的就完蛋了。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摸进局长办公室,而且私配了钥匙。哪怕只是给自己扣上一个盗窃的帽子,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彻底完结了。

    不过,所谓富贵险中求。只要这一把搏成了,说不定明天就能得到一千万!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是一个相当诱人的数字,足以支持一个人铤而走险。

    黑灯瞎火的,毕俊贤也不敢开灯。毕竟门岗上有保安值班,万一发现局长办公室的灯亮了,那些保安肯定会跑过来查探究竟。所以,毕俊贤反锁了门之后,拿着已经准备好的小型手电筒,而且只是开了弱光,在局长办公室中慢慢的摸索。眼前有那么一堆堆的材料,看似复杂。但毕俊贤是办公室主任,以前也是秘书出身,对于文字材料具有相应的敏感性。文件的归类,因重要程度的不同而摆放位置的不同,这些东西都是轻车熟路。

    于是,只是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毕俊贤就找到了几份比较重要的文件。大体翻了翻,他的目光集中在了一张简易的海阳市地图上。

    在那张图纸上,三个用粗笔勾画出的圆圈,极其醒目。其中两个,在海阳市西城区;第三个,在汇文区的文昌路!

    这份图纸,毕俊贤曾见到过!上次在局长他们三人开会研究,而毕俊贤谎称向局长报送文件的时候,他隐约记得局长面前当时摆放的就是这份图纸。

    顿时,毕俊贤心中一阵莫名的激动!

    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圆圈,是否能为自己换来一个后半生的荣华富贵呢?

    第654章 强悍的刑讯

    且不说毕俊贤如何如何,周东飞又接到了医院传来了消息。两个消息都不赖:一是小畜生韩复康复得很好,体质也超赞,再过十来天就能去学校上学;二是那个被韩复挤碎脚踝骨的兽营杀手,如今身体状态也不错。当然,这个杀手算是终生残废了,而且暂时不能大动弹。韩复刺的那一刀,确实够狠。

    周东飞赶到了医院里,先是看了看小畜生的伤势,嘱咐他好好养病,随即就去见那个杀手。不过周东飞留意到,小周灵的神色似乎好了不少。这丫头在和别人交往时候,依旧是那一言不发的冷漠,唯独和韩复在一起,时不时的说几句话。小丫头早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强。默默的坐在韩复的身边,偶尔接韩复一句话,又不时的剥个橘子削个苹果,或者亲自做顿饭,把小畜生伺候的合不拢嘴。

    听米雅说,这两天只要是一放学,周灵就会跑到医院里。“这姑娘挺好,就是话少。不过有时候静静的发呆,能看的人心疼。”这是米雅的评价。

    而且周东飞注意到另外一个细节。当时韩复在发短信,周灵就在一旁剥着橘子看了一眼。似乎觉得奇怪,轻轻问了句“谁发的?”

    小畜生没心没肺,笑着说:“苏杭,沪海的一个小丫头,嘿,问我的伤势怎么样了。”

    “哦。”周灵支应了一声,继续剥橘子,轻轻放在韩复身边,再也不说话。

    但是周东飞看得出,这小丫头心里头肯定有的异样的滋味。

    青涩的初恋啊,而且是青青涩涩的小小三角恋。虽然都没有确定关系,没有挑明了说,但这种事出现在中学生身上也不足为奇。

    值得欣慰的,是周灵现在的性格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以往的孤僻生冷,如今也如冬雪遇暖阳般初融。

    ……

    小儿女的情结,周东飞没办法帮忙,径直来到了那个杀手所在的病房。这间病房里,吕奉笙负手而立,望着窗外,根本不看这个杀手。这杀手当然感觉的出吕奉笙的恐怖,但也曾试图强行偷偷跑开。只不过刚刚一动,就被吕奉笙瞪了一眼,吓得又老老实实退了回去。杀手的实力本来就比吕奉笙弱了很多,加之重伤在身,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来了?”吕奉笙转身问,此时周东飞尚未把门推开。由此,那杀手也最终确信,自己和吕奉笙的差距已经不是一点半点,那是大境界的差距。

    周东飞推门进来,朝吕奉笙点了点头,笑问:“这孙子还没有交代吧?”

    “动刑我不在行,等你来呢。”吕奉笙笑了笑,大步离开。而他这句话,着实让病床上的杀手浑身一寒。动刑的高手?

    而且这杀手骇然发现,就在这小小的医院里,人来人往的超级高手就多得吓人。吕奉笙、白家林是轮流看管他的,自然不用说。历道人和柯净宗也来过一趟,这两个老装b犯是顺便来看看,所谓的兽营杀手究竟是什么鸟模样。阴妍也来过,只不过是找吕奉笙有点事情,但也把这杀手震惊的一愣一愣。如今的周东飞,更是莫测高深。

    这他妈究竟是什么鬼地方,简直是森罗地狱吧!超级高手比兔子都多!执行任务之前,他的上级可没说这里竟然危险成了这个鸟样子。这两天,杀手已经近乎成了关在动物园里的小动物,任人观赏。

    周东飞笑眯眯的走过去,让这杀手心中发寒,总觉得眼前这家伙的笑容有点恐怖。而周东飞不负所望,伸出手指在他的脚骨上弹了一下,顿时锥心的疼痛。猛然“啊”了一声,又马上压制住了。终究是一个训练有素的高水平杀手,心智比一般人坚强的多。

    一个小护士听到病人痛吼,急忙跑了过来。推门一看,就看到周东飞正站在病床旁,手指在病人脚骨处指指点点。小护士气得不行,“你这人,病人刚刚手术,你怎么随便动他的伤口。”

    “出去,不然强奸你。”周东飞装得凶神恶煞,但神色淡然。面对面的说出“强奸”二字,显然把小护士吓得不轻,脸色煞白仓皇而逃。不一会儿,小护士带来了科室主任和几个男医生,不料那主任见了周东飞之后,当即满脸堆着笑。

    “我逗这小丫头玩儿呢,你们都别进来,无论听到什么动静。”周东飞笑容灿烂,所有的医护人员汗毛发直。特别是那个科室主任,更是有些发愣——今天是怎么了?平时见到周东飞的时候,似乎不像今天这个样子。同样是带着笑容,但是今天的笑意怎么这么可怕,让人寒到骨子里。

    这是高手的威势。周东飞刻意营造出了一个让人战战兢兢的气氛,以便他更快的击溃这个杀手的心理防线。

    医护人员统统离开,病房里再度只剩下周东飞和那杀手两个人。周东飞依旧笑容刺骨,揭开了那凶手肚子上包扎的地方。扯开,血淋淋的疼痛。虽然经过了医疗处理,但那时新长出来的肉,一碰就疼得要死。

    “想死,还是想活?”周东飞笑问。

    那个杀手疼得浑身哆嗦,却咬着牙绝不开口。作为一个高级杀手,他受到的训练和思想灌输,能让他比常人坚持的更久。

    “相信我,你最终肯定会说的。”周东飞笑着,拇指和食指捏在了杀手那只脚踝上。稍稍用力,刚刚手术完毕尚未长在一起的骨头,顿时再度碎裂!手指轻轻的碾磨,碎骨头渣子相互摩擦,刺入了里面那本已血肉模糊的肉中。

    那个杀手急了,强忍住脚上和腹部的疼痛,猛然坐了起来。右拳猛然击出,出其不意的砸向了周东飞的太阳穴。

    此时的周东飞正低头捏骨头,头也不抬就是一拳,和那杀手的拳头准确交击在了一起。轰然对撞,那杀手的身体猛然向后滑去。这杀手自身的力道已经够强了,加上周东飞那更加生猛的拳头,以至于杀手那一百五十斤的身体跟着无法稳定。

    但是,就在他身体后滑的时候,这个趋势却被硬生生打断了!因为,他的脚脖子还攥握在周东飞的手中!

    拉扯,在碎骨之处硬生生的拉扯!

    而且这一次的撞击,那杀手的指骨也重创了一根,不知是否已经断掉。

    “啊!”一声鬼哭狼嚎,自病房里传出来。病房外的医护人员脸色发白,装作不知道个个离开。院领导刚刚说了,这个周东飞是大人物,是代表官方的。既然官方做事,大家犯不着去找麻烦。

    那个杀手已经疼得发狂了,两只手拼命抓住床沿,痛不欲生。而作为一种本能的反应,他那条没有受伤的腿,又踢向了周东飞。周东飞单手成刀状,猛然劈落。又是一声闷响,那杀手的腿骨倒是没断,只不过腿骨上的皮肉,肯定被硬生生砸破了。

    “还是不说?”周东飞笑问。

    那个杀手双目之中爆射出愤恨的眼神,但依旧在死撑,咬着牙满头巨汗,就是不说一个字。

    但周东飞一点也不急躁——急躁是审讯者的大忌,会从气势上输给被审讯者。他看了看四周,忽然扯过来一条绳子。

    那杀手不知道周东飞要做什么,心中忐忑。

    只见周东飞把这杀手的身体一手就翻了过来,让他趴在了病床上。重伤在身,加之又连续被打击了几次,使得这杀手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如同死鱼一样任凭周东飞折腾。

    周东飞拿绳子将他捆在病床上,使之动弹不得。而后,竟然一把拉掉了他那条纹状的病人服装的裤子,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

    “日,你……你要做什么!”难道这周东飞具有特殊的癖好,喜欢男人的后庭?!于是,这个杀手惊恐了。

    士可杀而不可日啊!

    但是,周东飞的手段,比他想象的更加令人发指!

    随后,周东飞取出一个输液吊瓶,在墙上一撞之后,也不知怎么使用的力道和手法,使得那瓶底准确破碎,整个瓶子的四壁却没有受损,仿佛一个透明的漏斗。

    紧接着,他又取出一个医用塑料皮管,拇指粗细,大半米长。将皮管的一端猛然插到了那杀手后面的泄粪口儿中,那杀手顿时浑身一紧,括约肌将那皮管紧紧的夹住。但是,他的身体被牢牢固定在病床上了,即便受到这样的可怕“打击”,却依旧不能动弹反抗。

    至于皮管的另一端还在周东飞手中,他将皮管套在那吊瓶漏斗的口上。

    “看到了吗,这东西最适合浇灌液体。”周东飞笑道,“旁边就有开水,我从这吊瓶里倒进去,保证进去你的屁眼儿之中的时候,还能保持九十度以上的高温。当然,死是死不了的,只不过是直肠烫伤而已,或许这烫伤的范围会继续深入一些,但不会超过三十公分。”

    那杀手脸色铁青,魂不附体。

    “其实,直肠切除了都不算什么,死不了——老子不让你死,你绝对死不了。”

    “只不过,这半壶开水倒下去之后,或许还会伤害到你的括约肌,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但是也没关系,老子能整齐切掉你那菊花状的括约肌。带来的唯一后果,就是今后你的后面控制不住大便。随时有了大便,随时就会出来,这件事真的很不雅观。”

    周东飞笑着,已经将暖水瓶举起来,即将倒下去滚烫的开水,同时笑得阴阴森森:“要是这个办法不灵,老子继续换别的。至少十几种方法,能确保你开口。别怀疑老子的能力,说不让你死,你就真的死不了——是真的。”

    第655章 开口了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是高人。

    但是,高人挡不住摧残。

    那杀手不知周东飞是恐吓还是来真的,正在犹豫之中,周东飞还真的把热水灌了下去。不多,只有一小茶杯。但是,病房里依旧响起了杀猪般的嚎叫。

    外面的医护人员个个吓傻了眼,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怎么样的惊心动魄。这时候,一道漂亮的身影出现——谢诗韵又来探望韩复了。上次她没有和周东飞做成,于是就抱定了一不做二不休的念头。都已经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脱光了,还有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再要是见面的话,估计会有的小尴尬。但尴尬就尴尬吧,总要继续勾引下去。她和她的男人毕俊贤显然已经过不下去了,那天晚上过去,谢诗韵就已经搬到了别的地方去住,离婚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