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节

      “连去人家家里打一架都怕个半死,还高手个毛毛哟!”周东飞乐道,“反正你们二位当着三井家的几个人,答应的是满满的,一派高人风范呐。要是你们不去,老子这就想办法逃跑。咱年纪轻轻的丢人无所谓,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嘛。要是您二位丢了脸面,嘿嘿……”

    “你这小货,比你师父还毒!”两大装b犯欲哭无泪。

    周东飞心中暗喜。他知道,对付要面子的老装b犯,就只能用损脸面的办法来要挟。如今,两个老货肯定会全力以赴当探子去。嘿,平时到哪里去找这样强悍的两个探子。

    看到周东飞满脸坏笑胸有成竹,两个老装b犯也察觉出了端倪,觉得事情不对劲。柯净宗斜着眼睛问:“小畜生,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花花肠子?”

    周东飞笑道:“其实,咱们那计划是唬人的。你以为老子真傻,真的会到近卫家族拼杀?不知道那地方的深浅,去了是找死。哪怕没有高手坐镇,单是十来轻机枪枪摆好了,就能把咱们三个留下来。”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厉道人眼睛一亮。

    “刚才咱们说话的时候,那个叫三井圭的小子一直在旁边偷听。”周东飞乐呵呵的说,“咱们这些计划,他会一五一十的告诉近卫家族。到时候,近卫家族全部防御都会动用起来。而为了保险起见,三井家族的一群核心人物肯定会暂时躲避一下,离开他们的老窝。所以……”

    “所以,咱们就在外面偷袭近卫家族的核心人物?”厉道人大喜,“行啊小子,师叔没看走眼,你小子确实比你师父还阴险呢!无良天尊,贫道信心十足哇!”

    近卫家族为了全力绞杀周东飞这三大高手,肯定会把绝对强悍的力量都放在家族本部。而近卫平昌等人要是偷偷离开,所能带上的防卫力量必然有限。到时候周东飞三大高手出其不意的出现,还不把那些人打一个落花流水溃不成军。相反,近卫家族里那些严阵以待的杀手、护卫等等,全都是干等着,派不上任何用场。

    计中之计,谋后之谋!

    柯净宗也忍不住松了口气,问:“你确定那个三井圭在偷听?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周东飞不愿说自己那“狗耳朵”的秘密。

    “呃……”两个老装b犯又心中没谱儿了。

    第620章 同样的抉择

    根据周东飞的安排,柯净宗和厉道人两大超级高手当起了探子,异常的苦b。周东飞则在旁边的房间里拍了拍门,年轻杀手周贺泽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伙子,帮我执行一个行动。”周东飞开门见山。他知道周贺泽这样的人物,只要答应跟着自己混一段时间,那么在这段时间里肯定会尽力效命,不需要太客套。另外周东飞全力保护了周贺泽的命根子周灵,使得周贺泽现在也很是感激,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要杀人吗?”周贺泽问。

    “必要的时候,有可能。”

    “嗯,出发的时候喊着我。”周贺泽点了点头,转身回自己的房间,一句废话也没有。

    有了周贺泽这样的职业杀手协助,周东飞的胜算又多了几分。

    当天下午,三井家派来的六个不怕死的家伙,在三井炎的带领下来到了周东飞住的地方。六个人都相当的彪悍,看起来还算不错。虽不知格斗实力怎样,但至少都是敢杀人的货色。这一点,周东飞从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有了这样几个人物,至少能大大的迷惑近卫家族。周东飞不至于让这六人去白白送死,只是想让他们起到烟幕弹的作用。

    “这次行动未必就是去送死,老家主也有点过虑了。”周东飞先安了安他们的心,而后说,“你们不用去近卫家里,只是在外面露露头就行了,吸引住对方。”

    六个人本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形,故而都很吃惊,当然禁不住一阵欢喜。带头的一个,正是三井炎的那个身手不错的保镖头子,难得的张开大嘴笑了笑,“好的,全凭田爻先生吩咐。”

    看到六个家伙一同下去了,三井炎也迷惑不解。当然,六个敢死之士都是家族的核心杀手或保镖,能够保存下来也是一种意外之喜。

    “周兄,难道计划有变?”

    “不是,因为一开始的计划就是糊弄三井圭的。”周东飞把自己的计划和三井圭窃听的事情说了说,三井炎当即恍然大悟,拍手称好。周东飞继续说,“之所以没有和老家主及令尊说明,是因为担心他们装不像,万一被近卫水静和三井圭等人瞧出神色上的破绽就不好了。三井兄你倒无所谓,因为你现在开始可以住在我这里,不需要回到你家了,自然也遇不到近卫水静。”

    “周兄考虑的是仔细,只不过我就是留在家里,也遇不到那个狠心的毒妇了。她,已经回到了近卫家族。说是回娘家,我父亲也拦不住。另外,三井圭和三井林也一同去了。”

    “这倒不是一件好事。”周东飞想到了一种可能,皱眉说,“要是近卫平昌躲出去,极有可能会带着近卫水静他们。到时候一旦遭遇了,那么……”

    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到时候周东飞他们去刺杀近卫平昌等人,结果乱战之中若是遭遇了近卫水静,以及三井圭和三井林,该怎么办?再怎么说,近卫水静也是三井家的主母,而三井圭和三井林更是血统纯正的三井子孙。周东飞作为一名临时性的客人,不能确定该怎么做。

    三井炎也倍感头疼。虽然近卫水静一直谋害他,但自己并无实际把柄在手。名义上,这个女人始终是自己的母亲,而两个小子也是自己的亲弟弟。

    “我跟父亲联系一下,问问他的意见吧。”三井炎说,“近卫水静这两天也来不了,把实际计划告诉父亲也无所谓了。”

    打通了电话,三井正夫没有请周东飞过去,而是风风火火直接赶了过来。估计也是怕家族内人多嘴杂,万一遇到了近卫水静的贴身侍女什么的,容易出现一些小岔子。

    碰面后听到周东飞的真实计划,三井正夫这才恍然大悟。对于这样的一个计策,他相当的赞赏。只不过得知三井圭当时胆敢窃听自己谋议,还是觉得非常的不爽。

    “这小畜生,越来越没有教养了!”三井正夫怒道。

    而一旁的三井炎,则心中有些得意。三井圭兄弟喜欢看三井炎失势,三井炎当然也喜欢看到父亲对那两兄弟表示怒斥。大家族中的兄弟情分,相当的浮云。

    周东飞道:“世叔,所谓窃听只是小问题,而且变相帮了我们的忙。晚辈所担心的,是一旦遭遇了阿姨和那两位弟弟,乱战之中恐怕难以保证他们三人的安全。”

    三井正夫也很纠结。如今面对的,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够一举除掉近卫家族的核心人物。虽然两大家族是亲家,但从未有过真正的情分,所有的一切都是切身利益在维持。而自从在棋院街外,近卫家族试图谋害三井清源那一刻,两大家族就已经站在了对立面。

    三井正夫身为一大家族之主,知道一个大家族的真实实力。有近卫家族这个强悍的对手在侧虎视,他三井正夫睡不安稳。上次意图谋害的是三井清源,下次就有可能是他三井正夫。

    如今一个大好良机就在眼前,能够一下子掀翻对手,而且随之而来的计划会让近卫家族彻底灰飞烟灭,三井正夫怎能不动心?

    面对这样一个机遇,三井正夫绝不想让它白白浪费掉。

    “假如有可能,将那贱人和两个小畜生带回来。”三井正夫眼睛微红,咬了咬牙,“万一无法保全……”

    说到这里,三井正夫也相当犹豫。三井圭和三井林再不争气,终究是自己的骨肉。回想起小时候,两个孩子跟着自己走前走后像是两个小尾巴,那种父子情分是天然的,割舍不断。

    三井炎也是个伶俐人,知道此时添油加醋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还不如顺水推舟,于是小声说:“父亲,两个弟弟只是年幼不懂事,但终究是您儿子,是我的兄弟。要不然,这次计划就……取消了……?”

    三井正夫依旧没有直接回答,还在痛苦的抉择着。

    “炎兄这不计前嫌的心胸,实在让兄弟佩服。”周东飞倒是有点添油加醋,“水静阿姨他们数次害你,你还能大度包容。世叔,哪怕取消了计划也无所谓。通过这件事,能让您看到自己的心胸气魄,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哈哈!算了,什么计划不计划的,都见鬼去吧,大不了以后再找机会。”

    帮着三井炎说了这些好话,将来哪怕三井圭兄弟不死,三井正夫也会更加确定将家主的位置传给三井炎。当然,三井炎不由得高兴,心道周东飞真会见缝插针的给自己说好话。

    而周东飞虽然说要取消计划,实际上字字句句却暗含玄机。特别是那一句“水静阿姨他们数次害你”,大大刺痛了三井正夫的心。近卫水静数次谋害三井炎和惠子,这一点三井清源知道,三井正夫其实也清楚,只不过没有真凭实据没有说破。现在被周东飞提出来,三井正夫当即大为纠结。因为他知道,假如近卫水静活着,近卫家族还撑着,将来三井炎倒有可能遭遇大的麻烦,甚至生命危险。毕竟事情已经挑破,特别是三井家族三代掌门谋议反击近卫家族的事情,肯定会从三井圭口中告诉近卫家族。形势发展到这一步,近卫水静今后肯定会更加视三井炎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拔除不痛快。

    要么让三井圭和三井林遭遇危险,要么让三井炎将来面对刺杀。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

    而现在,三井正夫也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一个大度正派的长子,足以胜过两个心术不正的小儿子。

    犹豫挣扎了很久,三井正夫一拍椅子,叹道:“这次机会难得,尤为难得的是三井圭帮着我们向近卫家族传递了错误信号。这样的机会,以后很难再有了。所以,还是按你的原计划展开吧!”

    “那水静阿姨和两位兄弟……”周东飞不愿做调拨别人父子关系的恶人,一切还得让三井正夫自己说明。离间人父子,可是大忌。

    三井正夫闭上眼睛,鼻子里透出一股浓浓的鼻息,“假如有能力、有机会,还望你和两位大师,尽量保全两个犬子。”

    这句话的关键之处,就在于“尽量”两个字。

    而且周东飞和三井炎都明确意识到,三井正夫只提到了两个“犬子”,却始终没有提起近卫水静。这不是无意的疏漏,而是一个重大的抉择。

    为了家族利益,为了自己的王国,老天皇能派人杀了当初的皇后,“老太爷”钱世通能手刃结发妻。如今的三井正夫,也作出了同样的选择。或许,他比前两者的痛苦还小了点,毕竟和近卫水静一直貌合神离,缺乏真正的情感。

    成大事,不拘小节。但是身在其中的时候,不知要品味多少辛酸血泪。

    哪怕是没有真正的情感,三井正夫依旧为自己的抉择而感到心惊肉跳。

    对于三井正夫的反应,周东飞也默默记在了心里,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和打算。

    这时候,三井正夫说道:“不提这些头疼事情了,到时候你们见机行事吧。此番带来了一个消息,你看是好还是坏。”

    “哦?”周东飞有点好奇。能让三井正夫亲自送来的消息,肯定非同寻常。

    “事关两个人的生死。”周东飞说,“德川家的德川家广,抢救无效。”

    当初近卫家族大肆出击,派人重创了德川家广,生死未卜。如今,医院终于出具了判决书。

    “嗯!”周东飞点了点头,“另一个,不会是天皇裕仁吧?”

    三井正夫点了点头,说:“裕仁天皇救活了,但没有了神智。说直白些,就是植物人。”

    周东飞虽然对自己下手的轻重判断很准,但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依旧有块石头落了地。裕仁这个结局,对他和由纪子而言,是相当有利的。

    至于德川家广的死,则牵涉到了整个德川家族。周东飞想了想,说:“消息无所谓好与坏吧。而且明天我要去德川家一趟,先看看那边的反应再说。”

    ……

    如今的德川家,自然一片凑云惨淡。而在那间外人不得涉足的房间里,德川恒孝盘坐于地,垂头不语。

    一旁,那神秘的老管家仰视星斗,浑浊的老眼忽然爆发出一阵夺目的精芒,随即又迅速黯淡了下去。长哼一声,手中一个银质的酒杯被硬生生攥握成了一团。

    第621章 再遇由纪子

    第二天上午,周东飞被德川家派出的车子接走,应邀去了德川家。一路上很隐秘,汽车直接开进了德川家的大院。这也是一处相当古老的建筑,显示着一个悠久绵长家族的底蕴和渊源。

    下了车,那司机也当即离开了。周东飞没有和任何闲杂人等接触,甚至接待的地方没有一个侍者,也不见德川家族的少主、由纪子的哥哥。接待周东飞的,只有老家主德川恒孝,以及一个糟老头子模样的老管家。

    但是在那间房间里,周东飞尚未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一道无质无形的压力,自那个不起眼的小门缓缓涌出,细密绵长,阴森刺骨。

    这种威势虽不如卫疯子,但也和周东飞当初见到的卫疯子相差无几。更重要的是,这种气息相当的诡异,流露出了极大的阴寒毒辣之意。

    绝对的高手!而是,是非正统的高手!

    周东飞心中一惊,心道岛倭国怎么还有这样的人物?!哪怕暗影特战大队那种强大的情报能力,也不知道岛倭国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幸好,现在和德川家的关系缓和了。要是真的单打独斗遇上了这样一个家伙,说不定要吃亏!”周东飞心中琢磨着。

    一边留意着,一边走进了房间。房间里,德川恒孝正满脸衰变之色的坐在宽大的椅子里,仿佛一个风烛残年的病老头儿。德川家广再不出色,终究是他唯一的儿子。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一旁,那个貌似老眼昏花的老头子已经收起了所有的气息,仿佛是一个尘封多年的老古董,不露声色,让周东飞难以揣测他的深浅。周东飞盘算着,刚才这老货释放出一刹那的霸气,估计是警告他不要小瞧了德川家族。

    “拜见德川家主,拜见这位前辈。”周东飞神色庄重。人家家里死了人,总不能再顽浮了,“关于家广伯父的事情,还请老爷子节哀。”

    “坐吧。首先,谢谢你派阴妍保护了由纪子。”德川恒孝说了声,随即舒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态,“昨天你让由纪子做出的那个警告示威,狠狠打击了近卫家族的面子,确实很老辣。下一步,你还有什么高招妙棋没有?”

    “今晚,近卫家或许还会有些大的变故。”周东飞无需隐瞒,因为德川家族比三井家族更加仇恨近卫。此外,一旦近卫家族覆灭,由纪子顺利掌控了皇宫,则德川家族又是最大的受益者。“我只想知道,假如近卫家族的核心人物被一网打尽了,您是否能迅速掌控宫中宫外的局势,同时驾驭协调极大家族和财团,搞出一个稳定的局面?”

    此言一出,就连那老管家也不禁动容。一网打尽近卫家族的核心人物?这件事不太好办吧。但周东飞说的言之凿凿,似乎不是虚言。

    德川恒孝说:“只要没有了近卫平昌他们作梗,还有谁能翻起浪花来!后面唯一需要注意的,无非是近卫家族垂死的一击而已。他们暗中聚集了这样的能量,连我都比较吃惊。”

    “本来晚辈也有点担忧。虽然近卫家族那些武力多半可能是雇用来的,但保不齐也会为雇主奋力一搏。晚辈在岛倭国没有什么助手,本来还在为人手问题而忧虑。但是,”周东飞看了看那垂老的老管家,笑道,“当我看到了这位前辈,就知道事情好办了。”

    德川恒孝看了看老管家,说:“他只保护我的安全,绝不主动参与什么任务。”

    “关键时刻,这位前辈总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吧。如今只要一次出击,就能一劳永逸。”周东飞说着,一直盯着那老管家。

    此时,老管家缓缓抬起了头,似乎也在盘算着,最终说:“小子,你能确定,自己真的能将近卫家族的核心人物一网打尽?好吧,即便不能一网打尽,哪怕只能灭了近卫平昌和他两个儿子近卫健、近卫琅,我也愿意破例出手一次。”

    “没问题!”周东飞答应的很干脆。因为今天一早的时候,柯净宗已经打来电话,称近卫平昌父子三人和几个核心人物已经离开家族老窝,去了距离他家一公里外的一个住处。与之同行的,果然有近卫水静母子三人。既然知道了那个避险的地点,周东飞有信心将他们拿下。

    老管家确信了周东飞不是虚言,说:“家主,那老奴就走一趟吧。您这里的事情,我看还是交给飞鸟大藏比较稳妥。”

    飞鸟大藏,是附属家族飞鸟家族的家主,实力虽未到超级之列,但超级之下也该近乎无敌了。在如今的岛倭国,这样的高手已经相当罕见。

    而周东飞则说:“此外,请由纪子回来吧。她没了父亲,回家一趟也在情理之中,别人不会生疑。而她只要回来,阴妍也会随同。有阴妍和飞鸟两人,老爷子您的安全不成问题。”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