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节

      三井家族未来掌门人亲自当车夫,三井家族小公主车后相陪,三人优哉游哉一路观景探花。从前桥到新泻,再从新泻到秋田。一路越是往北,就越是寒冷。毕竟刚刚立春,连惊蛰的节气都没有到。而且岛倭国的北部,和华夏东三省是类似的纬度。迎着寒风,三个人越走越来劲,关系也越来越融洽。

    期间,三井炎善解人意的帮周东飞办了个手机,毕竟他知道周东飞的底细。周东飞当即给清芳报了声平安,结果倒再次把这丫头给惊哭了,随后就是在电话那头儿大骂“没良心”、“陈世美”之类的诅咒,语无伦次。周东飞呵护了很久,清芳的心情这才平复了下来。

    而清芳也告诉他,阴妍已经于前日来岛倭国了!

    “啥?你们傻啊,怎么不拦着她?!”周东飞一听,脖子上青筋直蹦。

    清芳有点怯懦,有点扭捏,“是……是我怂恿她一起去的,只是……只是她抛下我,自己过去啦……”

    “傻妞儿!”周东飞哀叹。

    “你……反了你了,说什么呢!”

    “呃……没说你哇宝贝儿,说阴大姐呢,她是傻妞儿……”

    “那主意是姐姐我出的,你说她傻不是变着法儿说我傻,你个混蛋,我等你回来再……”

    “不是不是……我说她扔下你自己来才傻。要是咱们那无敌警花小枪神清芳大美女来了,她的压力得减少多少呵……”

    “这还差不多……对啦,寻机会赶紧给姐姐我滚回来。我……想你了……”最后这句,是正儿八经的温柔。

    ……

    “哈哈哈!”三井炎大喜,一边开车一边大笑,“田爻兄,想不到你这样一个奇男子、伟丈夫,竟然还惧内啊!”

    由于担心惠子受惊或说漏了嘴,三井炎在一般地方依旧称呼周东飞为“田爻兄”。

    “平时太宠她了。”周东飞也有点汗颜。

    “宠了才好呀,嫂嫂一定很幸福吧?”惠子在后面拍手,“将来惠子要么不嫁人,要嫁人也要嫁给田爻哥这样的。”

    周东飞觉得更加尴尬,没说啥。三井炎却手一抖:我的妹,你就别掺和了,你是不知道这货身边已经多少女人了。

    此时,车子到了一片小山之间。山路平缓,曲折不多。周东飞刚刚拨通了手机,联系了阴妍。如今,阴妍已经将东京地下世界搅动的风生水起,却依旧没有周东飞的下落。如今联系上之后,阴妍表示尽快来和他汇合。

    这个仙佛般的女人有点动气:大姐我不远千里来救你,你这货倒优哉游哉旅游上了,见了面,是拧是掐你自己选吧。

    周东飞汗哒哒的收起了手机,感觉到惠子的眼神有点不对头。果然,惠子扁了扁小嘴问:“田爻哥哥,这一位……也是嫂嫂?”

    这个“也”字用得好!三井炎大喜,心道终于让妹妹认清了某奸贼的真面目。想必这样一来,一个无知少女就不会误入歧途了。

    周东飞咕哝了句,没有正面回答。身边的女人很多了,不能再招惹三井家的这个小公主。就在他漫天无忌的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侧山头上枪声四起。不是点射,是冲锋枪扫射!

    火力点不止一个,似乎到处都是杀机!

    而千百发子弹的目标只有一个:周东飞所乘坐的这辆丰田。

    第598章 胜似侯门

    诸多火力点,齐齐喷向了周东飞所在的那辆车。大规模的扫射,子弹铺天盖地,即便是个瞎子这么开枪,也肯定能打中下面的这辆车。前轮胎爆了一个,连冲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三井炎一个急刹车,险些撞在了附近的山体上。而由于车子停下,使得他们成了固定靶,险恶至极。

    三个人大惊,本能的蜷伏下身子。子弹太密集了,车子多处中弹。三井惠子连“啊”了两声,趴在两排座位的中间位置,双手紧紧捂住了耳朵。但是随后,就没有再吭声。周东飞吃惊之余,也觉得有些奇怪:惠子不是一个胆大的女人,但似乎现在的表现比平常女人镇定了不少。至少在喊了两声之后,就没有继续喊叫。

    而且,三井炎似乎更加沉稳。趴在方向盘下,双目爆射出狼一样的神采。

    三井炎如同陷入了陷阱的困兽,焦躁不安。要是他自己被伏击,或许还能稍微从容一点,但是背后还有惠子,这是他的心头肉,也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牵挂。

    至于惠子,虽然已经不再喊叫,但心中的惊恐不言而喻。他看了看前面的三井炎,以及特别能打的周东飞(她的理解能力也只能这样了),这才有了些安全感。或许,哥哥和“田爻”会有些办法吧?

    忽然,三井炎拔出一把手枪,在打烂的车窗处露出脑袋,砰砰就对外射了两枪。但是距离很远,而且射击仓促,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随即,他又把身子蜷伏下,等待机会。周东飞觉得这家伙枪法虽然不准,但沉稳程度还可以。

    “三井兄,枪不是这么玩儿的。”周东飞说,“射击点距离咱们五六十米,你这种仓促的点射等于是撞大运。想打中敌人,比中彩票特等奖都难。”

    “开玩笑,还能怎么办?!”在三井炎眼中,但凡周东飞这种超拔卓然的超级高手,没有玩儿热兵器的。所以,还以为周东飞在胡乱说。

    但是,周东飞却把手伸了出去——

    “把枪给我。”

    三井炎愣了:难道这个实力恐怖的家伙,竟然还是一个弄枪的高手?

    而事实上,暗影作为现代化军事组织,哪个队员不会玩儿枪?即便是一般不用枪的刀锋,放在省级公安部门估计也是枪法大练兵的高手。

    周东飞接过这把枪,纯岛倭造的,用起来并不是太顺手。毕竟再猛的人,也不可能熟识全部的枪械。但是握在手中感觉一下,还是基本差不多。

    “行不行?”三井炎问。就连背后的惠子,也瞪大了眼睛在看。

    周东飞淡然的笑容,让惠子莫名的轻松了些。本来压抑的气氛,似乎随之有些消淡。“两个枪手,左前方的距离近,右前方的远。我先干掉一个之后,会疾速冲到右边。当然,不排除还有别的家伙。所以在我离开这段时间,三井兄你照顾好惠子就行。”

    谁是惠子的亲哥?!不过在这个时刻,三井炎还是点了点头。倒是惠子心中一热,莫名的。

    周东飞凝聚耳力仔细听声辨位,最终确定了位置。就在两边枪声同时消停的那一刹那,周东飞忽然起身露头,抬手就是一枪。

    砰!

    三井炎和惠子愣神之后,三井炎沮丧地说:“周……田爻兄,你似乎比我更不靠谱儿,连看没没有仔细看。这样射击……”

    说到这里,三井炎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听得到,左边的枪声停止了!如此以来,射来的子弹当即少了一半。

    左边那个枪手,被干掉了?!

    三井炎大惊之后大喜,“厉害!”

    而惠子更是瞪大了眼睛,她见过不少的枪手,但没见过这么打的,神人一枚!

    “还早着呢!”周东飞指了指右边,“那个距离比较远,而且伏击点很隐蔽……”

    说着,周东飞又趁着枪声一停,又抬头看了一下。“砰!”险些射中了他。周东飞当即缩回来,神色很不自然。

    “怎么了?”三井炎一惊。

    “还有狙!”周东飞咬牙,“哪来的家伙,按说警方不该这么玩儿!要说是军方,这射击也太野路子了。”

    三井炎没说话,眼神游离不定。

    周东飞指了指三井炎这边,说:“我出去!我喊一二三,你开车门掩护我。”

    “一!二!三!”

    周东飞喊完,三井炎一下子打开了驾驶座的门。顿时,枪声再起,击中在了那个车门上,扫射之余,还有狙击枪的声音响起,原本伤痕累累的车门几乎成了筛子。

    而就在三井炎开门不到一秒钟,周东飞却开自己这边的车门,一骨碌冲了出去。所有的火力被三井炎那边吸引,周东飞得以顺利冲脱。

    这样的速度和姿势,三井炎看了之后就眼睛一亮——标准的专业化军事素质!而且,身手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

    而冲出去之后的表现,更让三井炎大惊。他稍稍露头看了看,只见周东飞像个幽灵,疾速穿梭在石块和树木之间,灵活的像是一头山间灵狐。当然,要不是周东飞吸引了所有的火力,三井炎也不敢露头。甚至,就连惠子都在两个座位中间的位置,偷偷瞅了瞅——他还是个“人”吗?

    枪声不停,周东飞却一直没有开火。不住的腾挪跳跃,一会又瞅准机会猛然冲刺,而后又是疾速的跳停。总之每一个动作都堪称完美,无懈可击。

    当初,就连强悍的左手快枪习风都奈何不得周东飞,更何况眼前这一个射手和那个狙击手?

    终于,周东飞跑进了四十米的范围之内。对于他来说,这样的距离已经相当有把握。而若是换了他最趁手的大火力的黑星,估计老早就开火儿了。

    枪声起,很单一。就在对方扫射之余的空隙,周东飞从大树后抬枪就射,一枪崩开了那个射手的脑袋。

    顿时,再无大范围的子弹扫射过来,只有一把狙还在威胁着他。当然,三井炎和惠子那边更是安全了许多。两人满是震惊的看着周东飞手起枪落,结果了一个敌手的性命。

    而前方,那个狙击手已经头皮发麻了。他知道周东飞只开枪两次,就准确结果了两个枪手。枪法之准,匪夷所思。而现在,周东飞距离他也越来越近了。这样的狙击手一旦被周东飞这样的手枪高手靠近,自然是死路一条。

    八十米,五十米……距离越来越短,这个狙击手连续点杀了三次,均以失败告终。而现在,已经进入了周东飞的有效涉射击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狙击手和高水平手枪射手对决,是找死!

    二话不说,这家伙收起枪转身就逃,弯着腰向山上冲。但是周东飞的枪声响起,一枪打在了他的大腿上。顿时,整个身子扑到在地。他可不是什么练家子,枪伤的疼痛让他几乎难以承受。

    而此时,周东飞已经飞速赶了过来。很显然,他是要抓活口!

    这个狙击手准备拼死反抗,转身又射出了一枪。子弹歪歪扭扭的偏离了十好几米,没有一点威胁。

    绝望!没想到事先准备好的围杀伏击,最终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一想到任务失败后的可怕后果,这个狙击手忍痛掏出了一把匕首,狠狠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尸体旁,周东飞默然不语,三井炎则翻了翻三个他们身上的东西。惠子自然吓得脸色苍白,看到了被打死的尸体,比遭受伏击的时候还害怕。内脏里不住的翻腾,几次都要呕吐了出来。

    “别看,转过身去。”周东飞说。

    惠子老老实实的转身,随后又蹲在地上一声不吭,娇小的身体瑟瑟发抖。

    “对不起了。”周东飞笑了笑,“想不到对方的鼻子这么灵敏,竟然提前部署在了这里,还连累了你们兄妹。”

    三井炎看了看他,没有说话,若有所思。

    周东飞拍了拍三井炎的肩膀,道:“下面那辆车,换了备胎应该还能开,你带着惠子离开吧。很高兴认识你们兄妹,是个缘分。日后若有机会,可能还会相见的。”

    “等等,一起到车里去。”周东飞已经转身,三井炎拉住了他的肩膀,而后对惠子说,“惠子起来,坚强点。”

    到了那被打得面目全非的车旁,周东飞帮着三井炎换了前面被打爆的那只轮胎。果然,这辆车还能开。只不过开车很“风流”,因为前面的玻璃都碎了。如今这春寒料峭的天气,实在不太好受。

    车不能开快了,否则更冷。三井炎开车,周东飞把外衣脱给了惠子,使得周东飞穿得更薄。由此他也不坐副驾驶的位置了,坐在后排好歹有前面的座椅挡着点风。惠子很感动的穿着周东飞的大衣,怀中又紧紧抱着一个老虎枕头。她还拿起另一个老虎枕头给周东飞,好让周东飞多少也暖和点。一个大男人抱着这玩意儿,周东飞觉得哭笑不得。

    “前面就是秋田了,到了之后我就下车。本想着和你们俩一起旅游两天呢,呵。”周东飞不想连累三井炎,特别是不想连累惠子这个很单纯的女孩。按照他的意思,刚才在伏击点就要单独离开,只不过三井炎拉住他不放。

    此时,三井炎把车停在路边,叹道:“周兄,今天谢谢你救了我们兄妹一命。”

    “哦?”周东飞也很诧异。明明是自己牵累了他们,还这么说?

    三井炎转过头,苦笑道:“这三个枪手的目标,或许本来就是我们兄妹俩。类似的暗杀,我从小到大经历四次了,连惠子都经历了三次。”

    周东飞一听,顿时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也难怪,要是按照惠子那乖乖女的性格,遇到枪击不该那么镇定,不会只喊两声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呆着。当然,当初也不会被他“劫持”后,表现的跟江湖女一样。

    有过这么多次的被暗杀经历,就是只小兔子也会变得胆大些。

    侯门深似海,淹死多无辜。三井家族不是侯门,胜似侯门。

    第599章 表露身份

    惠子点了点头,默然不语,但显然承认自己被暗杀好几次。

    “家族的仇敌?还是家族内的争斗?”周东飞点燃了一根七星香烟,同时递给三井炎一根。

    三井炎浓浓的抽了一口,说:“族内。”

    “你的继母?老爷子也不管?”周东飞问。

    三井炎只能苦笑,“没有任何证据,怎么攀咬那个女人?”

    在三井炎十六岁那一年,曾偶尔听到继母和一个人物秘密谈话,说是要寻机做掉三井炎和惠子。唯有如此,她的两个亲生儿子才能顺利接管三井家族。不然的话,老家主三井清源不会同意。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