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节

      “你的意思是,山口组极有可能垮掉?”

    “差不多。无论小泽次郎被外部势力干掉,还是被自己的属下推翻,整个山口组都会陷入要命的混乱。而在这种形势下,山口组一旦内部乱了,也就等于一条腿迈进了坟墓。”

    德川由纪子眼神之中闪烁出一股悲伤。虽然她不同情、甚至有些讨厌小泽太郎和竹下荣,但兔死狐悲的感觉依旧让她很仓皇。这一次是山口组,那么下一个是不是就是稻川会了呢?“周,咱们该怎么办?”

    不自觉的,她不再说“我怎么办”或者“稻川会怎么办”,而是用了“咱们”这个词汇。这种不经意的流露,说明她已经把周东飞完完全全当成了自己人,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那你觉得呢?”周东飞搂住她光滑的肩膀问。

    “和山口组断绝关系?山口组树敌太多了,咱们是不是该划清界限呢?”德川由纪子费神的托着下巴,又摇了摇头,“不行!假如这时候背弃了盟友,必然会为地下世界所不齿。到时候,稻川会就再也没有真的朋友了。”

    患难时候,未必需要你付出真情,但你至少不能落井下石,这是混社会的一条基本准则。

    德川由纪子能有这样一个相对的大局观念,已经算是不错了,至少比小泽太郎那样只重眼前利益的社团领袖更出色。

    周东飞则笑了笑,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你这丫头,竟然有单独开溜的想法?可不仗义哟!谁说咱们不和山口组合作了?咱们要继续‘合作’,亲密‘合作’,呵。”

    德川由纪子觉得,自己还是看不透身边这个男人。

    第538章 谈和?

    天刚蒙蒙亮,周东飞和德川由纪子就赶到了小泽太郎及竹下荣所在的那个医院。刚进医院门口,就看到一群黑衣人神色紧张的守在医院。这些人都是山口组的,得知本社团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一个个魂不守舍。他们不清楚事情的起因,只知道一点:天要变了!

    在地下世界之中,一个社团的首领和最具威慑力的保镖同时罹难,对于这个组织的打击是极其沉重的。虽然竹下荣格斗实力不强,但他确实堪称山口组对外最具威慑力的杀器。因为在这些纯现代的犯罪组织中,冷血和凶残就是另外的一种“功夫”。

    在岛倭国的地下世界里,凶狠的竹下荣就能震慑大部分的中小社团。他的地位,相当于周东飞在梅姐集团中的位置。谁能想象,梅姐集团突然失去了梅姐这个精神核心,以及周东飞这个最大的杀器?这种打击,和玄洋社当初突然失去刚坂洞川和龟首正雄并无二致。当时的玄洋社,可是几乎濒临了倾覆的边缘。

    “周先生您终于来了!”小泽次郎一脸紧张的跑过来,身后两个心腹保镖寸步不离。如此的紧密保护,可见小泽次郎已经提心吊胆到了何等程度。

    “节哀!小泽社长现在的状态怎么样了?看看去。”周东飞说着,和小泽次郎一同赶赴病房。

    病房里,脸色苍白的小泽太郎并未能清醒过来。终日的寻欢作乐,早就伐尽了他浑身的精气,使得他的身体素质很差,极差。两枚子弹带来的伤势,使得他已经难以睁开眼睛。按照现在的状态,估计没有三两天不会醒来。当然,当他醒来之后是否能撑得住这样的打击,又是另一回事了。因为医生说了,小泽太郎从今开始已经成了残疾一条腿的废人。同时由于肺部受创,以后也很难剧烈的运动。

    “查出是谁下手的吗?”德川由纪子问。

    小泽次郎看着自己的兄长,满是不忍和痛恨的神色,咬牙切齿道:“盘查了大半夜,查到了!是西郊崇义社派了一个杀手,买通了我们山口组一个内鬼,冒充嫖客混到了我们的场子里。内鬼已经被做掉了,但我大哥再也……哎!”

    崇义社,也是当初依附于山口组的一个中型社团。但是在玄洋社大举镇压的时候,这个社团早早的投降玄洋社。只不过后来玄洋社和山口组、稻川会形成了对峙,这个崇义社又保持了中立。

    但是在一开始的混乱时期,崇义社在玄洋社的同意下,接手了山口组对一条花街的控制权。一整条花街,好几家欢场,其中的利益可见有多大。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些利益,假如山口组真的想要索回的话,说不定崇义社也会归还。但是前天发生的那件时期,让崇义社提心吊胆坐卧不安。当初那小型社团仅仅夺了山口组一个场子,而且已经表示原物奉还,依旧遭致了灭门之灾,那崇义社即便归还了花街控制权,恐怕也不得善终吧?!

    于是,崇义社又联系了好几家类似的中小社团,大家商议好了:哪怕冒险得罪山口组,也必须搞一次大行动。他们要一举干掉山口组的首领,而后托庇于玄洋社的保护!

    几个社团各自派出了精锐好手,动用了所有的力量,终于完成了这令人瞠目的大手段。唯一的“遗憾”,就是未能找到对小泽次郎下手的良机。小泽次郎当时太谨慎了,不但没有涉足任何险地,甚至身边的保护力量有增无减,其本人也一直小心谨慎。应该说,小泽次郎听了周东飞的话,才保住了一命、渡过了危机。

    “如今,山口组已经被架在了火炉子上了!”德川由纪子摇头感叹。周东飞和小泽次郎也都能看透这个尴尬而不利的局面,却没有明说而已。如今被由纪子一说,小泽次郎满心的苦楚。

    没错,就是被架在了火炉子上,苦不堪言!

    如今的山口组被人暗算这么狠,必须要反击。要是连社长被暗杀、险些丧命却都不敢反击的话,整个山口组的威望一落千丈,今后也就不用混了。混地下世界的,要的就是脸面,争的就是一口气。

    当然,即便山口组敢于反击,如今的实力也已经大大受损。当初损失了十几个精英骨干,如今核心团队又险些倾覆,使得山口组的实力大打折扣。如今要是重新排名,稻川会肯定取代了山口组,成为了岛倭国地下世界的第二社团。甚至,连以前的第四大社团“住吉连合”的实力,也应该超越了山口组。纯现代的犯罪组织就是这样,少了十几个敢于杀人放火的恶徒精英,没了最能都很施暴的黑手头子,那么实力下跌的会非常明显。

    要是担心再度受创,就应该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但是那样一来,山口组就几乎废了,在地下世界中再无大的影响力。用不了一年半载,这个曾经的大社团就会沦为中型社团。因为看到你的实力不行,会有大批的成员渐渐离去。这也是纯现代犯罪集团的一个特征:忠义信仰太弱了,大家聚在一起,也只是在腥风血雨的地下世界中混口饭吃。一旦在这里难以混顿饱饭了,山口组肯定留不住人。

    而山口组的仇家太多了,一旦沦落到中型社团那种程度,当即就会面临以前仇家的大反扑!到时候,会死得很惨。

    但是,山口组要是反击的话,会是何等的结果?据小泽次郎从那个内鬼口中得知,此次参与造反的中小社团达到了五个。这五家社团联手,实力已经不弱于风雨飘摇的山口组。只要山口组宣布开战,必将面临一场生死肉搏。到时候或许不需要玄洋社出手,山口组就已经和五家中小社团同归于尽了。而只要玄洋社稍稍施加助力,山口组就更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打,就是死;不打,就是等死。

    所以,德川由纪子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山口组目前所有的苦涩。小泽次郎一肚子苦水正要宣泄,但周东飞却摆了摆手,说:“走,看看竹下兄。哎,这么要强的一条汉子!”

    来到隔了几间的病房,如今的竹下荣就住在这里。此时的竹下荣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容不得外人随便接近。周东飞隔着玻璃看了看,确信地下世界里将来再也没有这号人物了。

    据说后来的几年里,竹下荣在一张破旧肮脏的小床上度过了自己的余生。他没有任何亲属,也没有人照顾他的起居。头一年,地下世界的旧友还时不时去看看,丢下一些钱财,够他请一位家政护理。第二年,探望的人就少了。三四年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这个曾经凶名昭著的人。地下世界,能迅速捧起新的明星,但也更能迅速忘记旧时代的英雄枭雄,这是个善于遗忘的世界,也是个善于遗忘的时代。

    后来穷极潦倒的竹下荣别说请护理人员,就连自己的衣食都难以保证。由于大小便失禁又无法自理,据说他死前大腿、臀部、后腰等部位已经全部糜烂。而糜烂的两条腿粘连在一起,烂肉贴合着生长,根本都分不开,惨不忍睹。再无生的欲望,一代凶人绝食而死,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一身腐烂发臭。

    当然,这只是一个混社会的凶徒的人生缩影。风光的背后,是无尽的酸楚。大家审视地下世界的时候,一眼看到的是高高在上的那些大枭的风采,却往往忽视了更多凄惨的人生。

    只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与周东飞无关。事后周东飞也只见过竹下荣一次,这个曾经张扬无忌的男人,鼻涕一把泪一把,显然有点“觉今是而昨非”的味道。只不过,这些都晚了。

    走出了病房大楼,周东飞静静的点燃了一根烟。“小泽副社长,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

    不远处,山口组一个个成员紧张的张望着。他们已经知道,这个“周先生”是个大人物。现在,说不定周先生能给山口组带来一些好运。

    有周东飞在,小泽次郎也敢于让两个贴身保镖退下了,面带苦楚的说:“不得不反击了!五家社团虽然不好对付,但总比在窝囊中死去更好一些。而且,我大哥的仇不能不报。”

    “那是自取灭亡。”德川由纪子说话不留情面。

    “那你说怎么办!”精神高度紧张的小泽次郎,终于忍不住德川由纪子的冷言冷语了,面红脖子粗。

    “自己人动什么火气,而且由纪子一直就是这个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周东飞安抚了一下,同时示意德川由纪子不要说话,“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有尺度、有原则的谈和。”

    小泽次郎萧索的问:“谈和?那山口组的脸面就真的没了,众多兄弟们也会寒心。”

    “那要看怎么谈。”周东飞说,“当然,颜面受损是一定的,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将这种颜面损害降到最低。”

    “怎么做?”小泽次郎和德川由纪子同时问。

    周东飞猛然吐了一口烟气,说:“第一,条件要狠,但又能确保让对方必须接受;第二,要找人架架场子。”

    这是华夏地下世界处理重大危机的手法,小泽次郎感觉很生疏,有点无法理解。

    第539章 架场子

    周东飞所说的架场子,其实类似于找几个托儿。而最适合当托儿的,自然是稻川会。同时,还有另外一方。

    对外,山口组要做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给那造反的五家中小社团造成巨大的压力。但这只是一个表象,真正要做的,是让稻川会出面做调停人。由此给外界一个假象:山口组依旧很猛,依旧具有强大的反扑能力和信心。只不过是因为稻川会的协调,山口组出于大局考虑才勉强压制了怒火。

    当然,在此情形下,山口组要开出一个让人觉得够狠的条件。唯有如此,才能让地下世界别的势力觉得:山口组仍然不容欺凌。

    当然,还有不少细节的东西,周东飞一一交代了小泽次郎。随后,德川由纪子就以稻川会的名义,紧急联络了崇义社那五家中小社团。

    其实,当山口组那个内鬼被挖掘出来之后,崇义社等组织就陷入了提心吊胆的疯狂之中。本以为这次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还是出了岔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个受创的山口组要是倾力反扑,依旧可能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所以,五家社团已经紧紧的抱成一团,形成了坚固的攻守同盟。不动则已,一旦动起来,就要全力以赴共同应对山口组的怒火。

    本来,他们觉得这次行动很隐蔽,不会出什么事情。即便退一步讲,哪怕事情最终泄露了,但小泽太郎、小泽次郎和竹下荣三人都挂了,整个山口组也就乱套了、完蛋了,不足为惧。但是,小泽次郎这次却躲过了一劫!这样一个人物留在山口组,基本确保了山口组没有陷入大的绝境,并且保留了足够的反击能力!就目前来看,山口组依旧井井有条。

    不出他们“所料”,山口组终于全部动员了。地下战争的矛头没有指向玄洋社,而是指向了崇义社等五家中小社团。

    而就在这五家中小社团战战兢兢全力备战的时候,却首先收到了独立第三方——稻川会的信息。而且,是稻川会大姐大德川由纪子亲自打来的电话!

    崇义社的社长宫崎骏正焦头烂额呢,看到了德川由纪子的电话,赶紧接通。在地下世界里,德川由纪子算是大佬儿,而他宫崎骏的地位低了很多。

    “德川社长您好!”宫崎骏老老实实的说。

    “宫崎君,你们做的好事,可惹出了天大的麻烦。”德川由纪子开门见山,“不用否认了,山口组已经把事情调查的差不多了。你们收买的山口组的那个人,也已经全部招供。”

    终于确定了这个消息,宫崎骏沮丧的说:“德川社长,您不知道我们的难处啊!山口组睚眦必报,我们这几家睡都睡不安稳。这是被逼急了,我们才铤而走险的。要不然的话,我们哪敢招惹它。你不知道,您真的不知道……太难熬了……”

    宫崎骏一直在抱怨,当然这也是他的真实感触。

    “我怎么不知道?”德川由纪子说,“要不是知道你们的难处,我也不必跟你打电话,任凭你们几家去斗了。”

    “呃……?”宫崎骏听出,稻川会似乎要当调停人?不管结果如何,这可是一个大大的机会!宫崎骏他们正如热锅上的蚂蚁,看到了这样一个苗头,就好像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稻草,“德川社长,您……能不能帮一帮我们?我们是被逼无奈,但也不想鱼死网破。”

    德川由纪子道:“帮?怎么帮?你的意思,是谈和吧。你们把小泽太郎和竹下荣伤成了那样,你觉得还有谈和的余地吗?我打这个电话,只是想看看事态会演变到哪一步。你们知道,我和山口组要共同对付玄洋社。所以,山口组的前景我是必须关注的,仅此而已。”

    宫崎骏有些失落,但还是不忘争取一下。在他眼中,无论是小泽太郎还是德川由纪子,那都是大人物。也只有德川由纪子这样的,才有资格帮着协调处理这类事情。

    “德川社长,您真的不能帮我们协调一下?”宫崎骏咬了咬牙,说,“我们这边,即便做出一些让步也行。”

    山口组没有出现他们预想中的混乱,以至于宫崎骏也要改变策略,做出让步。

    而周东飞就是看穿了这一点,才做出了后面的决定。当然,德川由纪子会假装为难。“让步?究竟要做出多大的让步,才能弥补山口组,这一点你们想过没有?好吧,你们五家先商讨一下,看看能做出何等的让步。我再跟小泽次郎联系一下,听听他有没有谈和的意思。当然,事情不保证成功。要是最后还是谈崩了,你们也别怪我,总之我是不想让你们爆发大战。毕竟,我还要让你们帮着对付玄洋社呢。”

    “多谢德川社长,多谢!”宫崎骏说了好几个多谢,而后就抓紧时间召集了另外四家的社长。五个人聚在一起,商量着到底能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满足山口组,他们自己先统一了口径,在心中划出一个基本的底线。

    ……

    大约半日之后,德川由纪子回电话了,听语气似乎不太乐观。

    “我看还是你们自己谈算了,免得我在中间两边不讨好。”德川由纪子一上来就这么说,等于把宫崎骏等人的希望压到了最低,“这样吧,你们五家各派出一个代表,到我的办公室里来一趟。山口组也会派来代表,你们当面谈。别的不说,在我办公室里,至少能保证安全。”

    稻川会的大姐大既然保证安全,那么就应该没啥问题。除了在这个地方,宫崎骏等人还真的不放心。

    于是当天晚上七点多,来自六家的代表齐聚稻川会总部。不允许带枪,负责包围的都是稻川会的人。

    而就在六方代表刚刚入座,纷纷对德川由纪子表达敬意的时候,德川由纪子忽然说:“首先说明一点:我不想大家打起来,这才设了这么一个场地。面对玄洋社的压力,我不想让自己的盟友无端浪费精力。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住吉连合’的山本社长。今天很荣幸,山本社长本人也来了。”

    住吉连合的社长——山本文摩!

    在岛倭国地下世界中,大小组织基本分为四个梯队:

    玄洋社是独一无二的庞然大物,独自占据了第一梯队。

    而第二梯队的组织,可以称之为大社团。这个梯队只有三个组织,排名第二的山口组,第三的稻川会,第四的住吉连合!

    第三梯队,是那些中型社团。

    第四梯队,是小型社团。

    从这个层次来看,就知道住吉连合的地位也是很高的。特别是山口组遭受打击之后,住吉连合现在应该排名第三,仅次于玄洋社和稻川会。

    如今,住吉连合的大当家山本文摩也来了。有他和德川由纪子在场,这场面足够大!

    这,也是周东飞所说的架场子。为了请山本文摩出面,德川由纪子没少费了唇舌。而且,周东飞也亲自打了电话。以前提到过,夏侯惊雷和山口组、稻川会、住吉连合都有生意往来。对于周东飞的出面,特别是考虑到梅姐集团的庞大背景,山本文摩也最终答应出面调停。

    此时,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走进了会议室,带着一股很强的气场。第二梯队的三个组织,都是纯现代的犯罪集团,其首脑人物精通格斗的不多。这个山本文摩,是三个组织高层之中唯一的一个格斗高手。据说,这家伙修炼的还是华夏的散手。早年间起家的时候,他的一身功夫压制了不少人物,终于闯荡出了不小的名气。

    山本文摩有点谢顶,眼睛也不大,但是很有神。看到六家代表相继问好,他只是点了点头,就坐在了椭圆形谈判桌的对面,类似于酒场上的副主陪。他的对面,是德川由纪子。这两人的座次,表明了他们的中立立场。至于山口组的代表和那五家的代表,则分居谈判桌两侧。

    山本文摩看了看会场,以一股阴沉而沉重的语气说:“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也知道事情不容易协调。若不是德川社长亲自出面邀请,我也不会来到这里。不过既然来了,就请各位给在下一个面子,不管谈成谈不成,至少在这个桌子前保持最大的克制。”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而山本文摩继续说:“当然,我也希望能够谈成,德川社长也是这个意见。外敌的压力不小,咱们之间经不起太多的内耗。这件事是你们五家挑起的,多做出一些让步是必须的。但希望山口组也考虑大局,不要让他们五家太难以接受。我就是这样一个章程,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吧?”

    这话说的中立,而且并未涉及实质性的谈判内容,所以六家代表都没有反驳。

    德川由纪子则说:“嗯,我也是这个看法。而且只要是谈妥了的事情,就容不得出尔反尔。我和山本社长是见证人,所以就要履行见证人的责任。若是真的谈妥了,会后却搞别的小动作,那是对我和山本社长的蔑视——我只补充这一点。下面大家可以谈了,如果你们不做要求,我和山本社长会尽量不发表意见。”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