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节

      今天傍晚的时候,觉得事情已经办妥、而程青虎在华夏首都机场平稳降落之后,张天鼎就正式向金球奖评委——外国记者协会通报,说自己和心怡华亚的老板周东飞到洛杉矶了。这个外国记者协会的幕后老板,正是黑根。

    其实,黑根已经知道张天鼎和周东飞来了。但对方没有明说,他也不好直接找上来。如今张天鼎正式明确表明了自己的行程,黑根方面也就可以前来拜访了。

    本来,黑根还在观察局势。只要周东飞露出了一些弱势,说不定他真的会接受那个“唯利是图的婊子”的提议,让自己的手下帮着岛倭国一方铲除周东飞。特甚至已经派遣了自己手下三大高手之一杜勒斯来到了洛杉矶,随时准备动手。

    但是根据黑根在上层得到的内部消息,似乎岛倭国的皇太子匆忙离开了。而经过黑根私下的情报网打探,甚至玄洋社的两大巨枭竟然不知所终!不管是什么原因,至少说明了周东飞的强势。如此一来,黑根方面自然大为震动。那么对于周东飞,他也就不能不转变一种对待方式。

    所以在康无畏举办晚宴的时候,黑根的私人代表是带着一种友善的态度前来的。这个代表,就是号称黑根集团三大高手之一的杜勒斯!

    杜勒斯,男,35岁。早年混迹于美国地下自由搏击拳坛,历经49场高等级搏斗未尝一败。其中和他对阵的49人之中,有46人被当场打昏了过去。由此,博得了一个“自由搏击帝王”的称号。

    后来,实力强悍的杜勒斯声名大噪,被黑根收归在自己羽翼之下。

    此人一米八五的个头,在地下自由搏击拳坛并不算很高。体重也不足两百斤,同样在人高马大的拳坛上不算超重。但是,他的拳脚力量,却和他的身材不成正比。特别是那一记招牌式的劈挂腿,中招的几乎没有还能站起来的。

    而让他博得“自由搏击帝王”称号的另一个原因,是他那个一直不变的外貌——微微弯曲的黑色披肩长发,锐利的眼神,以及剃了之后又露出胡子茬的黑密络腮,显示出一种冷峻的控制力。再加上在拳坛上一直穿着黑色的皮衣,更将这种气息推上了一个层次。

    其实早在暗影的时候,周东飞就听说过杜勒斯的大名。在黑根的三大高手之中,他归附最晚,排名也只在第三。但据说实际上,他的实力比排名第二的亨利更强,仅次于排名第一、也是美国地下世界第一人的加拉海德。在黑根集团之中,这三人也被黑根亲自赏赐了诨号——

    “忠诚斗士”加拉海德;

    “信仰斗士”亨利;

    “荣誉斗士”杜勒斯。

    宴会房间的大门打开,杜勒斯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张天鼎和康无畏都是地下世界教父一级的家伙,哪怕势力比黑根低一点,但终究自恃身份不会起身。倒是周东飞这个主角,名以上只是梅姐集团的大保镖,不能说是一方势力的最高霸主,所以就笑嘻嘻的站起来,点头道:“想不到‘荣誉斗士’杜勒斯先生亲自来了,我代表梅姐感谢黑根老爷子的热情。”

    杜勒斯回报以一个礼节性的笑容,只不过那张久经厮杀的脸孔笑起来不是很自然:“很荣幸认识周先生。康先生和张先生是老朋友了,只有周先生是初次前来,教父特意嘱咐要热情迎接。同时,请周先生带回教父对‘皇后’的问候。”

    想不到,这家伙还很好说话。但周东飞不知道的是,假如自己未能解决掉刚坂洞川那些人物,此时面对的将会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杜勒斯。

    而从杜勒斯的话中,周东飞得知:明天就召开的“金球奖参评影片前期评审会议”上,“教父”黑根并不会亲自前来。代表他参加这次会议的,是黑根集团的继承人斯坦利。

    杜勒斯说道:“其实,意大利方面的格里高利、弗朗西斯科,雅加达黑帮领袖‘蛇女’,以及法国‘黑衣社团’的领袖波拿巴,都已经到了这里。但由于周先生是唯一的新成员,所以斯坦利少爷命令在下必须第一时间赶来。只是,听说岛倭国玄洋社的刚坂社长和龟首先生也来了,现在却又联系不上,也不只是怎么回事。”

    一桌子都是老狐狸,个个暗笑杜勒斯是个大杀器,却是一个蹩脚的外交人员。这么着急的,就要打探玄洋社的事情了吗?

    第446章 前期评审会议

    听到杜勒斯急躁的询问刚坂洞川和龟首正雄的下落,周东飞一肚子闷笑。毕竟这件惊人的凶杀案中,直接当事人就是岛倭国的皇太子,事关重大。美国官方出于小心从事的目的,严密封锁了消息。或许以黑根的能量,再过几天也能打探出来具体的内幕。但在这一两天里面,就连黑根也不知道具体的内幕。

    张天鼎笑道:“龟首正雄曾偷袭梅姐,甚至让东飞的妻子流产。有这样的仇怨,区区一个玄洋社估计不敢和东飞碰面吧。”

    说着,张天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敢碰面?不可能。因为杜勒斯知道,玄洋社方面早就已经来了,只不过突然间失去了踪影而已。甚至就在昨天下午,杜勒斯还跟刚坂洞川通过了电话。

    那么能够解释的原因只有一个:玄洋社方面已经被周东飞彻底压制,甚至……有可能已经遭到了抹杀。

    杜勒斯的瞳孔猛然收缩,旋即又恢复了常态。这是一个重大的消息,重大到连黑根听了之后也会大感震惊。杜勒斯见到过刚坂洞川和龟首正雄,也知道这样的两个人有多么恐怖。杜勒斯曾暗自揣测,自己的实力最多就是刚坂洞川那个层次,绝对赶不上龟首正雄。至于黑根集团的第一高手“忠诚斗士”加拉海德,顶死也就是勉强追齐龟首正雄。

    “或许真的是这样。如今的地下世界,或许谁都不愿结下周先生这样的敌人。而不小心结怨的,更不敢和周先生直接面对吧。”杜勒斯说了一个并不高明的恭维话,总之他不会把自己和玄洋社联系过的事情说出来。

    ……

    第二天上午十点,就在洛杉矶贝弗利山附近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别墅中,迎来了一个个名动全球地下世界的大枭!

    作为东道主,黑根的儿子斯坦利早就等候在此。来的客人之中,不仅仅有已知的张天鼎、康无畏,还有意大利的黑手党正统弗朗西斯科,意大利黑手党最强悍的实力派格里高利,法国‘黑衣社团’领袖波拿巴。此外,还有雅加达黑帮头子“蛇女”黛薇夫人。这个妖娆的蛇女所在的国度倒是很小,但她却遥遥掌控着另一个国度——印度的地下世界,这在地下世界当中也是相当罕见的。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制造生产国,印度在国际影视界向来都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所以,这位“蛇女”也是金球奖前期评审会议的常客。当然,她手中掌握的实力更是她得以参加这个会议的最坚实保障。

    此次会议未能出现的,是华夏的邱得用,玄洋社的刚坂洞川,以及俄罗斯的“地下沙皇”康斯坦丁。这三个老面孔的缺席,让很多人都有些感慨。全球地下世界的格局,开始大洗牌了吗?

    至于今年新出现的那个年轻面孔,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因为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男人和他背后的团队,直接导致了邱得用、康斯坦丁的不能出席。当然,假如他们要是知道,连玄洋社也是被周东飞刚刚踢出会场,估计引发的震撼会更大。

    陆陆续续的依次坐下,正中位置是那个貌似年轻阳光的斯坦利,他旁边就是洛杉矶的地头龙康无畏。他们两个,都称得上是东道主。前者是评审会议的东道主,后者是会议地点的东道主。这几年下来,他们两个一直坐在圆桌的中央。

    随后的排序,就有些微妙了,基本上是按照与会人所代表的势力强弱,或者与会人的声望地位,按照顺序依次排开的。斯坦利旁边,是黑手党正统弗朗西斯科这个老头儿;康无畏的旁边,是青帮正统张天鼎。这两个帮派延伸势力极其广泛,就连黑根集团都脱胎于意大利黑手党,所以代表黑手党和青帮的两大势力,地位相当超然。

    再往后,以往的时候往往按照这样的顺序排列:邱得用、格里高利、刚坂洞川、黛薇夫人、康斯坦丁、波拿巴。

    但是这一次不知怎么搞的,斯坦利竟然把张天鼎身边的位置,留给了那个新面孔周东飞!按照以往惯例,第一年进入这个阴暗但高级别圈子的,肯定都坐在末席。更重要的是,周东飞只是他那个集团的二把手,还不是最终当家人。

    于是,除了两个东道主、两个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的大帮会正统,剩下的排序就成了格里高利、周东飞、黛薇夫人、波拿巴。

    这样的排序,令黛薇夫人和波拿巴自然有点不乐意。不过大家都是城府极深的人物,表面上倒没说什么。其中,黛薇夫人对于周东飞的好奇似乎很重,频频投射过来感兴趣的目光,眼波流转。这个年近四十的丰腴女人,似乎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能散发出一种勾引。

    看了几眼,想不到对面那年轻男人还很知趣,竟然回报以一个暧昧的眼神。当周东飞挤了挤眼睛,黛薇夫人便忍不住捂着嘴闷笑起来。花枝乱颤,连胸口的两个肉峰也随之大尺度的颤抖。对于这一对目无旁人的狗男女,满桌子的大枭只能徒呼奈何。

    此时,坐在中间的斯坦利笑了笑,拍了拍手说:“周先生,黛薇夫人的魅力自然毋庸置疑。但要想真正深入体会,我想等你回到酒店之后才能真正品味到其中的真谛。在此之前,请容许我冒昧打扰二位的雅兴,毕竟咱们的会议时间可不如两位的感情那么悠远绵长。”

    黛薇夫人白了斯坦利这个后辈一眼,但眼神的注意力依旧最大限度的停留在周东飞这个有趣年轻人身上。倒是周东飞咧嘴一笑,以熟练的英语说:“多谢斯坦利公子的提醒,会后在下一定会诚挚邀请黛薇夫人共同进行一场烛光晚餐,嘿。”说着,又向黛薇夫人抛去了一个媚眼,这次也被这个浑身散发雌性荷尔蒙的女人白了一眼。

    一群人神色各异,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家伙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调戏心狠手辣的“蛇女”黛薇夫人。别看这妞儿一副狐狸精模样,发起狠来绝对的令人发指。当然,也有人说被她双手掐死的男人,远没有被她双腿夹死的多。想必周东飞要是选择继续和这个猛女深度接触,后面一种的死亡可能性会非常大。

    而坐在周东飞左下手、原本就有些怨念的法国“黑衣社团”领袖波拿巴,干脆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斯坦利没有理会各人的心思,笑道:“当然,按照惯例还是要首先介绍一下咱们的新朋友的。多少年了,自从黛薇夫人十年前加入,咱们这个前期评审会议再度迎来了新成员。”

    不过这句话也就说明了,为何波拿巴怨念极深。本来黛薇夫人比他成名晚、加入的晚,一开始加入进来的时候就排在他后面。但是随着实力的提升,黛薇夫人已经从三年前坐在他的前面了。今年倒好,人家周东飞来了之后直接越过了他和黛薇夫人,他波拿巴还是位居末席。

    斯坦利笑道:“新朋友来自华夏,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就是华夏的‘天妖’周东飞。大名鼎鼎的‘皇后’女士未能到场,也是本次会议的一大遗憾。另外,华夏邱得用、俄罗斯的康斯坦丁两位的缺席原因,想必诸位已经知道了。”

    邱得用的缺席,就是因为其地位被周东飞和梅姐给顶了。至于康斯坦丁出事被俄罗斯官方全力打压,据说也是因为和梅姐集团做生意不慎,天知道其中是不是有梅姐集团的阴谋。不由得,众人才忽然意识到,面前这个貌似人畜无害的家伙,其实是一个非常恐怖的角色。先不说康斯坦丁,就拿以前的邱得用来说,都始终仅次于两个大帮会正统,真正实力据说更是仅次于黑根集团。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都被周东飞他们给吞掉了。

    斯坦利随后又说:“另外,岛倭国方面的刚坂洞川社长,本来前两天他和龟首先生已经到了洛杉矶。但不知什么原因,从昨天开始却又联系不上了。所以,他也缺席了本次会议。”

    一边说,斯坦利一边善意的把目光投向了周东飞。这个具有导向性质的目光一旦投来,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随即聚集在了周东飞的身上。

    “别看我,老子也不知道刚坂洞川那龟孙子去了哪里。”周东飞咧嘴笑了笑,说,“不过在下精通华夏的神秘卜算之术,算到了这小子肯定是来不了。或许,今后永远不会参加这个会议了。这卜算之术远比西方占星术更加准确,所以在下很有信心的哦,嘿。”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永远不能参加这个会议?意思太露骨了,就差明说刚坂洞川已经死了。日了,不仅仅搞垮了邱得用,拖垮了康斯坦丁,甚至还做掉了刚坂洞川。

    而更让众人震惊的是,斯坦利说刚坂洞川和龟首正雄前两天已经到了洛杉矶,但是就在昨天,又神秘“消失”了。也就是说,周东飞一出手,短短时间里就做掉了庞大的玄洋社。刚坂洞川,其去年的位次还仅次于邱得用和意大利的格里高利,排在黛薇夫人、康斯坦丁、波拿巴的前面。

    而且,刚坂洞川和龟首正雄两人的身手,同样被大家所熟知。周东飞这货是怎么做到的?一群人都在揣测。

    黛薇夫人则随即一愣。她已经不能确定,和周东飞要是继续来一个干柴烈火,究竟是周东飞在玩儿火,还是她自己在玩儿火。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众人不会再对周东飞的位次提出任何异议了。脱离自己的老巢,还能在一两天之内做掉一个玄洋社,这样的实力足以令任何地下势力感到惊恐。

    第447章 贩卖人口问题

    有了周东飞这样一个“说法”,斯坦利也最终确定——庞大的玄洋社被周东飞一两天之内给掀翻了!

    顿时,这个虽然年轻但是很有头脑和心机的接班人,不动声色的假装无所谓。但是,旁边还是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依旧是那个来自法国的波拿巴。

    这家伙已经知道了周东飞的生猛,但对于以前的一些事情还是有些不忿。扬了扬眉毛说:“难怪这么大的魄力,一旦接管了华夏地下世界,竟然完全断绝了所有的地下敏感生意。去往俄罗斯的军火,以及金三角方面的毒品走私,据说已经全部停下了吧。这两点我倒不关注,今天只想得到周先生一个明白话——关于人口贩卖的事情,究竟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三样最黑暗的生意中,又以贩卖人口最悖逆天理人伦,周东飞不可能答应。而波拿巴之所以这么关注,是因为他就是人口生意在西欧的主要“买家”。当初大批的人口贩卖从钱世通集团或玄洋社等组织流转到西方,再由波拿巴集团接手后专卖到西欧各个地下妓院。从这笔生意中,波拿巴赚取了数不清的财富。

    但周东飞接手华夏地下世界之后,当即中断了这个丧尽天良的生意。这一点,已经让波拿巴感到非常愤懑了。只不过当时受限于遥远的距离,加之不知道梅姐集团的底细,所以波拿巴也就忍了,想着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但是现在忽然得知:竟然连他的另一个“供货方”玄洋社,竟然也被掀翻了!钱世通集团和玄洋社,是波拿巴最主要的人口买卖来源!这基本上已经宣告:这个占据波拿巴“黑衣社团”百分之六十以上利润的暴利产业,要彻底断了根了!

    难怪听说了刚坂洞川遭殃的消息,哪怕是知道周东飞不好惹,这波拿巴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

    而在座的这些大枭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谁站出来阻止。虽然会议的名头是“金球奖参评影片前期评审会议”,但实际上也是一个内部解决地下世界纷争的场所。通过这个平台,很多重大事情能够和平解决。对于全球地下世界的稳定而言,这无疑具有很大的好处。所以,台面上解决话题以外的事情,在这里并不奇怪。

    周东飞看了看左手边的波拿巴,淡然笑道:“我们华夏有句古话,‘作孽太多了,生个儿子会没屁眼儿儿的’。人口生意,在下没有任何兴趣,以后也不会有。”

    拒绝就拒绝了,而且还说的相当难听。波拿巴险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怒气,最终还是勉强制怒了,冷笑道:“跟钱过不去的疯子,不可理喻!假如你们不合作,那我就只能另寻门路了。”

    所谓的“另寻门路”,最直接的可能就是在华夏安插代理人。你周东飞不合作?那我自己来拐卖甚至强夺人口。在西欧的se情场所里,东方女人的吸引力是相当高的,而且价格也往往不菲。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足以让人铤而走险。而这个生意的利润,百分之三百也不止。

    但是这样在别人地盘上安插或者扶持代理人的行为,被称作“挖墙脚”,是圈子内的极大忌讳。波拿巴这么说,简直等同于一种威胁。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这会议刚刚开始,就充斥着一种火药味。

    周东飞咬牙笑道:“我不知道波拿巴先生会另寻什么‘门路’,但本人在这里可以保证,今后华夏范围内要是出现了类似的生意,那么哪怕华夏警方不出手,本人也会制止。看到不顺眼的就出来管教管教,这是本人的一个小个性,还真的改不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波拿巴会如何反应。因为周东飞这样的表态,几乎是针尖对麦芒的毫不示弱。别说将来出现冲突,即便现在就已经火药味十足了。一个硬着头皮冲,一个寸步不让的拦,总有一个下不了台。

    波拿巴大怒,猛然一拍桌子。他知道周东飞的势力很猛,但你再猛也是华夏的。要是你跨越万里到法国,还能奈何了我?再说了,波拿巴还有固有的势力联盟,那就是意大利的黑手党!无论是在座的格里高利,还是弗朗西斯科,都和他关系非常好。

    随着波拿巴在桌子上一拍,站在他背后的一个中年壮汉当即上前一步,隐隐挡在他面前。虽然波拿巴和周东飞是按顺序挨着坐,但桌子太大,两人当中依旧有一米多的距离。而波拿巴这个保镖,就站在距离周东飞一米远的地方。一个纯粹的格斗者接近别人这样一个范围,几乎可以视作挑衅或侵犯。

    周东飞微微抬头看了看这个保镖,转过身去根本懒得再看。他感觉的出,这家伙的实力也就是凤池那个级数的,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

    “高卢人果然都是好斗的公鸡,就是实力差了点。”周东飞笑道,“别说龟首正雄,就连和他一起来洛杉矶的两个岛倭国侍御武士,也比你这保镖强太多了。”

    此言一出,出了张天鼎和康无畏,所有的大枭个个悚然动容!

    这句话的潜台词很明显:周东飞不仅做掉了龟首正雄和刚坂洞川,而且一口气做掉了岛倭国两个侍御武士!

    众人厮混地下世界,知道“侍御武士”的名头意味着什么——那是格斗大师!能够获得这样一个名号的,诸如龟首正雄,或者卫疯子、邱得用,哪个不是吓死人的高手?!

    而最可怕的是,周东飞在洛杉矶这个地方,算是离开了自己的老巢。远击万里还能一口气吞掉四个这样的高手,这也未免太恐怖了。

    当然,周东飞不会摆明了说是自己弄死了他们四个,只让大家去猜就行了。

    很明显,波拿巴的气势极具消沉。而他那个保镖本来就是硬着头皮顶上来的,如今看到主人也萎了,他也就坡驴打滚,稍稍退后了两步。

    而周东飞留意到,斯坦利背后的保镖“荣誉斗士”杜勒斯,眼神中爆发出一丝亮彩。很明显,这个对格斗极其重视的家伙,如今对周东飞手中的实力、特别是背后的实力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做掉龟首正雄四个人,杜勒斯他们三大高手加在一起,也绝对办不到!

    斯坦利当然也很震惊,但他不是一个初涉江湖的菜鸟。跟在父亲黑根身边,这个青年早就养成了一股大家风范。右手中指轻轻敲击着越南花梨木桌面,淡然笑道:“这是一个商讨的会议,自然要处理一些问题,周先生也不要介意。不过,有些问题既然当场处理不了,大可以会后继续私下里商讨,波拿巴先生也不必动气。依我看,假如这个问题暂时无法解决,那就先搁置一下。我相信,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是‘时间’,大家以为呢?”

    领教了周东飞的凶狠,波拿巴也不再一味的纠缠。因为他觉得,既然周东飞能在洛杉矶做掉四大高手,那么也能做掉他波拿巴——甚至包括波拿巴那几位盟友带来的护卫力量。至于人口贩卖的事情,以后只能从长计议了。大不了把主要精力投放在岛倭国,趁着玄洋社大动荡的时期,在岛倭国再扶持安插一个代理人,继续从事这个遭雷劈的生意。

    周东飞则笑着对斯坦利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年轻的、几年内即将接手黑根地下帝国的人物,周东飞多少要给他一些面子。而且,这里是美国,是人家的家门口。

    而作为波拿巴的传统盟友,同时也是人口生意另一个受益人,意大利黑手党格里高利开口了。这个年近六十的瘦高个儿老家伙,依旧保持着旺盛的精神力。让人觉得,即便再过二十年,他依旧能站在全球地下世界的第一线舞台上。他向周东飞带过去一个淡然的笑容,说:“尊敬的周东飞先生,对于你拒绝污秽生意的品格、以及高尚的爱国情操,我们大家毫无疑问都会感到非常的钦佩。但是,有些生意牵连太广,已经影响到了大家的切身利益。华夏的人口贩卖,我认为可以停下来,但是……”

    格里高利顿了顿,周东飞笑道:“但是什么,格里高利老爷子有什么高见?”

    “但是,希望阁下不会介意大家在岛倭国、高丽国继续这样的生意。”格里高利笑道,“我相信以阁下的胸怀,不会穷追猛打的敲掉我们几个穷人最后的饭碗,呵呵。”

    在西欧,那些“口味特殊”的客人说是喜欢东方的美人,其实还是集中在华夏、岛倭和高丽三国。因为这三个国家的女人,体貌特征基本上是一致的。

    而格里高利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华夏——也就是周东飞的大本营距离岛倭国、高丽国太近了。高丽国的地下势力几乎可以忽略,而岛倭国最强悍的地下势力玄洋社已经被周东飞搞的群龙无首、元气大伤。如今,只要周东飞把手伸过去,岛倭国和高丽国的地下世界几乎要掌控在周东飞的手中。

    异地控制另一个国家的地下世界,听起来难度不小,但在场的诸位都相信周东飞所属的集团具备这样的实力。连“蛇女”黛薇夫人都能在雅加达控制远方的印度地下世界,周东飞当然也有可能控制岛倭国地下世界。而只要梅姐集团大规模侵入了,那么其余的势力很难再插手进去——除非不惜与捷足先登的梅姐集团撕破脸一战。

    格里高利明着说的,是一个人口生意的问题。但实质上,是对于岛倭国地下世界的瓜分。而且根据地下世界的不成文规矩,谁掀翻了一个盘子,就有对这个盘子的优先占领权。这一次,周东飞搞翻了玄洋社,那么周东飞就有资格最先占据岛倭国地下世界。只不过这一块地下世界实在太诱人,而且牵扯到波拿巴和格里高利的切身利益。所以,大家都“舍不得”。

    虽然格里高利等人以前和玄洋社关系不错,但现在可不是讲仁义的时候。地下世界没有什么正义和信仰,只有永恒的利益,历来如此。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