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节

      垂垂老矣的奥古斯都放下手中那份《华盛顿邮报》——他也是唯一一个能在黑根讨论问题时敢于看报纸的人物,昏暗的眼神看了看斯坦利,露出一个罕见而刻板的笑容:“看着这样一个孩子快速的成长,我总会觉得时间在我身上流逝的太快,但是……”

    老家伙喝了杯水,似乎前面对于斯坦利的赞誉都成了批评之前的废话。但是,这样的表述方式总能让那个年轻的继承者感到更加悦耳一些。“但是,皇后集团似乎是不可能成为我们的生意伙伴的。一个主动撤出全部‘一线生意’、同时撤出大部分‘二线生意’的‘干净人’,与我们产生共同价值观的可能性近乎为零。”

    根据奥古斯都一直以来的评价,所有的生意分为四个等级。

    贩卖人口、贩毒、走私军火这样的最能挑战国家暴力机器神经底线的生意,就是“一线生意”。

    而开办“限制底线”非常低的夜场、“几乎不加禁止规模”的赌场、非法贩卖人体器官,这一类的生意被他称作“二线生意”。

    至于他口中的“三线生意”,则是稍稍涉黄、涉黑的玩意儿。这一点,有点类似于心怡集团中的浣溪沙。

    而所谓的“四线生意”,则是那些正大光明的、甚至敢于请总统到企业当中去参观的生意。比如,他们控制的那些影视公司。

    越是往后的生意,自然也就更加安分守己,也最经得起阳光的暴晒。但是,越是往前的,偏偏利润价值更高。这是一个悖论,但在崇奉“禁令就是生意”的美国地下世界,却能够得到最广泛的认同。

    而在黑根的产业集团之中,最见不得阳光的“一线生意”带来的财富总价值,占据了他这个地下帝国一半的利润值;“二线生意”所带来的利润,也占到了全部利润的百分之三十。

    所以,说这是一个庞大的犯罪集团,一点也不过火。

    而把大部分利益都建立在这样一些恶性犯罪产业上的犯罪集团,和梅姐集团产生利益交集的可能性确实很小。在地下世界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的老狐狸奥古斯都,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玄妙。

    斯坦利听了老狐狸的说法,不由得心想:没有成为“生意伙伴”的可能,那么是否就意味着接受那个“唯利是图的婊子”的提议,对来到美国的周东飞下手?

    但是,斯坦利又觉得这种选择似乎有些冒险。一个能够迅速崛起、并且成为华夏地下世界这片被称为“世界地下世界禁区”的霸主,肯定不会是个简单的人物。

    “可是据可靠消息,‘皇后’和‘天妖’控制的领地已经全面超越了当初的邱得用,甚至财力的积聚也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他的背景有多深,具体的能量有多大,这些我们还都不清楚。”斯坦利说,“若是咱们对‘天妖’出手,引发的后果也许会相当恐怖。父亲您说过,任何一个没有暴露出最高实力和最低容忍底线的人物,都是我们家族的朋友,而不是敌人。”

    后面这个处世法则,或许就是黑根集团能够在血腥残忍的美国地下世界中,能够巧妙躲避未知风险、并且一路发展成一个爪牙狰狞的庞然大物的主要因素。

    奥古斯都将那只眼镜摘下,满意的笑了笑。眼前斯坦利这个年轻后辈能够掌握这条让自己不轻身触雷的法则,意味着他已经成熟了很多,也已经能够用黑根集团的传统理念来主导自己的思路。谁说听从老辈教导、亦步亦趋的年轻人没出息?一个庞大家族的经验传承,恰恰是一个接班人必须掌握的。

    而作为和他搭班子已经半个世纪的老朋友黑根,自然明白这头老狐狸的最终意思。于是,这个不苟言笑的美国教父动了动四方下颌,“接受那个贪婪女人的提议,至于是否真的全力以赴的去对付周东飞,就不是她所能决定的了——主动权始终在我们手中。至于她给的那个承诺,倒是描绘了一副足以令魔鬼心动的画面。假如周东飞不能表现出让我惊讶的实力,我倒乐意接受这个女人的友情。”

    只要周东飞不能表现出足够的强势,不能给黑根产生一种无法撼动的感觉,那么黑根或许会对他下手,从而换来那个女人的承诺。

    第436章 朝吹和紫宫

    “但是,您不认为这个承诺过于虚幻了吗?”斯坦利疑问很大。

    对面的奥古斯都笑了笑,说:“这种承诺在美国确实堪称虚幻,但在华夏却有可能成为现实。华夏是一片奇妙的土地,那里存在一切可能。两年之前,你也不可能预料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会迅速跻身世界一流黑帮领袖的行列。哪怕有人对我说,华夏地下世界的庞然大物明天就会轰然倒下,又或者说它能够一夜之间横扫周边所有势力,我都不会感到太过于意外。我只会在震惊之余,保持谨慎的观望。”

    简直是一个左手天堂、右手地狱的比喻。斯坦利觉得,自己对于华夏地下世界的认识还要进一步加强。虽然他从未停止过对华夏地下世界各种权力洗牌的关注,但是对于一些深层次东西的认知还是有些肤浅。

    “那好,我这就给这个女人一个‘肯定而且坚定’的回复。”斯坦利说。

    任何重大或渺小的事情,都不要轻易做出抉择。而一旦做出了抉择,就要表现出一个立场鲜明形象——哪怕在心底依旧摇摆不定、在行动上依旧圆滑世故。这,也是黑根家族的一个传统。对待盟友,哪怕你下一分钟就要用子弹射穿他的头颅,但在此之前也要不吝惜任何赞美之词和温暖笑容;对待敌人,哪怕背地里已经握手言和,但在表面上依旧要表现出不共戴天的意味。根据黑根的教诲:让其他第三方势力永远看不清你的底牌,那么也就最大限度的断绝了他们浑水摸鱼的野心。对于类似的教诲,斯坦利都记忆深刻。

    黑根点了点头。

    斯坦利已经准备离去,奥古斯都却又补充了一句:“那么若是发现了周东飞的行迹,你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斯坦利对这个家庭教师兼总管家双重身份的老人报以满含尊敬的微笑,说:“拿枪指着他的脑袋,而后悄悄递给他一张写着‘欢迎您来美国做客’的纸条。”

    奥古斯都笑了笑,他越来越喜欢这个被他视为子女的年轻人了。

    斯坦利离开之后,认真的做出了回复,而后就琢磨了一下,给洛杉矶方面去了电话:全力打探周东飞的行迹,一旦发现马上汇报,而且不要擅自动手,一切听纽约总部的安排。与此同时,他会派遣家族三大高手之一的杜勒斯前去洛杉矶,让洛杉矶方面做好接待。

    ……

    四天之后,也就是“金球奖参评影片前期评审会议”召开前的第三天,康无畏那个高效的情报网第一时间报告:岛倭国皇太子一行人已经到了洛杉矶机场!

    这是一个相当豪华的阵容:除了皇太子裕仁和公主美雅子,刚坂洞川和龟首正雄确实赫然在列,而且裕仁的身边,还有一群扈从。这些人有皇室武士,也有翻译人员,仆人等等,一共不下三十人。只不过康无畏的下属还不具备相应的眼力,看不出那些扈从之中,是否真的有宫本家族的那个高手。

    “继续打探。”康无畏的指示很明确,并且派出了一个具有足够眼力的属下。

    最终,得知了裕仁等人入住在希尔顿酒店。这个酒店距离环球影城不远,位置倒是不错。周东飞和程青虎坐车前去转了一圈,发现裕仁的防备确实很严密,难以找到合适的出手时机。至少裕仁和美雅子等人房间的左左右右、上上下下,都安排了他们自己的人。而且有龟首正雄这样的老家伙在,也休想再混进这家酒店搞什么窃听。一旦暴露了行迹,所有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只能请康老爷子伺机制造机会了!”周东飞说。

    “而且必须在前期评审会议召开之前。”程青虎说,“要不然的话,这群人说不定会后就拍屁股走人了。”

    时间很紧迫。两人商议之后,随即请康无畏按照当初的计划行事。至于能不能成功,只能看形势的发展了。

    就在两人在车内说话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不远处酒店门口出现一个人。定眼看去,是一个身穿黑色休闲服饰的中年东亚男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刀削一般的鲜明轮廓,很板正的平头。面部的神色貌似很平静闲淡,但是眼睛之中闪烁出的,却是一股浓浓的怀疑。似乎像这样一个人物,天生就充满了对任何事物的质疑。

    而周东飞和程青虎也都看出,这个平头男人的实力相当不错。

    “这样一个家伙,放在哪里都是个高手,绝不可能籍籍无名。”程青虎笑道,“而岛倭国皇室若是招揽了这样的,也肯定不会吝惜一个侍御武士的头衔的。宫本朝吹,应该就是他。”

    在岛倭国,侍御武士本来就很少,皇太子出行也不可能带太多。所以,眼前这个平头男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宫本家族高手。

    这几天,周东飞已经通过暗影和龙组的调查,得知了这个人的一些资料——

    岛倭国著名武士世家宫本家族的高手,下一任家主,四十五岁,实力雄厚。此人成为皇室侍御武士已经接近十年,不近女色,不饮酒,不抽烟,不进任何娱乐场所,不参与任何官方应酬,唯一的爱好是听岛倭国艺妓演奏。但只会请艺妓到他住处弹奏,绝不会到风月场,而且也绝不会染指任何一个艺妓。

    “简直就是一个苦修士!”周东飞当时就笑道。他知道,哪怕把艺妓招到住处弹奏,也无非是对这人的心境有些辅助罢了。到了这样一个境界的家伙,多少都有些古怪。就好像龟首正雄,每次练功之后都需要一个年轻未绽放的女人做出“奉献”。

    看着远处的宫本朝吹,周东飞在车内笑道:“就是这货的名字太搞笑了,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叫‘朝(潮)吹’。他要是有妹妹,指不定就该反过来叫‘朝(潮)红’了吧?”

    “你小子……!”程青虎不无恶意的向外看了看,忍不住笑了笑。

    但就是这么一个无心的戏谑,淡淡流露出了一种敌意,似乎却被那边的宫本朝吹给灵敏的捕捉到了——如此恐怖的一个家伙?!只见他面部自然而然的转过来,直视周东飞所在的那辆车。目光停顿了大约两秒钟,如一条阴险的蝰蛇的眼神。随后,又若无其事的转身进了酒店。

    “被他发现了?”周东飞眯着眼睛。假如那个眼神不是巧合的话,那就证明这家伙对于危机的感应,甚至不比郭梦莎差。而郭梦莎那种特殊的能力已经近乎变态,连周东飞这个级数的高手都比不上,这是一种天赋!

    程青虎凝重的说:“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家伙。娘的,龟首正雄、刚坂洞川,都是超一流的高手。再加上这个对危险感应比雷达还灵敏的家伙,事情还真的不好办。”

    “回去吧,至少要换辆车。”周东飞苦笑道,“一旦被这种人察觉到了异常,咱们在这里监视也就等于是无用功了。呵呵,幸亏来的时候小心,弄了一个假牌子。”

    ……

    当周东飞和程青虎驾车离开,却不知道希尔顿酒店一处高层玻璃窗前,宫本朝吹正凝视着这辆车。身边,正是龟首正雄,以及另外一个扮相简洁、却媚到骨子里的女人。

    “如果不出意外,车里面极有可能就是周东飞,甚至不排除程青虎也在!”宫本朝吹冷冷的说。

    假如周东飞在此,肯定震惊的掉眼珠子。他们来到洛杉矶的事情很隐秘,这家伙是怎么猜到的!甚至,连程青虎来这边的消息,他都能猜测出来?!

    龟首正雄没说什么,看到周东飞那辆车消失在远处,只是淡淡的说:“紫宫,请黑根家族帮忙查一查那辆车。”

    那个被称作“紫宫”的妩媚的女人笑了笑,当即联系了黑根家族的斯坦利,报出了周东飞的车号。不一会儿,斯坦利就打来电话,称那个车牌号是假造的。

    假造的无所谓,但至少进一步证明这辆车更有问题。那么,也就基本上断定周东飞在车里的可能性更大。从这个角度来看,也算是一个有用的信息。

    宫本朝吹当即说:“龟首君,你们玄洋社招惹了这样一个人物,实在是给太子殿下招惹麻烦了。你们社长邀请太子殿下前来洛杉矶,当然是为了寻找一个足够坚固的盾牌——这一点你不必否认。既然太子殿下要来,我作为一个侍卫也不便阻拦。但是在这里我重申一点:不要再把太子殿下往你们这个圈子里拉深半步!我不介意你们玄洋社继续搞什么活动,但一切的前提是保证太子和公主的安全。如有必要,即便舍弃了玄洋社的所有利益,也在所不惜!”

    龟首正雄实力强悍,即便宫本朝吹也比他稍差。但是,宫本朝吹作为老牌子的侍御武士,而且是此次护卫行动的负责人,地位上是占据了优势的。更重要的是,宫本朝吹是宫本家族的大人物。哪怕是强大的玄洋社,也不敢轻易树立宫本家族这样的敌人。

    但是,龟首正雄的自尊,让他受不了这样的言辞。淡然转身,一言不发,径直离开了房间。

    “一头拼命爬升到皇家园林里的老狗,却没有一丝做奴才的自觉。”确认龟首正雄已经走远,那个被称作“紫宫”的女人冷笑道。

    “紫宫”,这个名字的谐音似乎比“朝吹”更蛋疼。而要是知道她的全名,估计就是蛋疼加头疼了——“紫宫初雪”。

    当然,这个女人的强悍,会让人忽略这个蛋疼的谐音所带来的小小滑稽。

    第437章 潜入红丸

    先是把那辆假冒牌照的车给妥善处理掉,周东飞和程青虎直接去了康无畏的住处。

    老头子依旧神采奕奕,似乎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他感到烦心,这种天生的乐观态度在一个地下世界的巨头身上并不多见。

    “只要岛倭国皇太子有什么特殊举动,我就会马上想办法纠缠住刚坂洞川和龟首正雄。”康无畏笑道,“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的了。”

    周东飞笑道:“那只能看机会了。这些家伙抱成一团,实在不好对付。”

    如今已经看到,岛倭国的那些皇家武士也不是好惹的,所以周东飞和程青虎只能分而治之、各个击破。要是刚坂洞川、龟首正雄和宫本朝吹聚在一起,周东飞他们也没信心能拿下来。而周东飞不知道,岛倭国皇太子身边,还有一个紫宫初雪。如果不明白这样一个底细,周东飞等人肯定会大吃一惊。

    紫宫初雪,应该是岛倭国如今实力最猛的女人。但是,她也是岛倭国皇室最不轻易露面的侍御武士。很多人不知道她的名号,就连龟首正雄也只是察觉到她的实力很不错,却不知底细。当然,暗影手上更没有关于她的资料。

    如今在洛杉矶的这些岛倭国人,或许也只有宫本朝吹才最了解这个女人的真正实力。这是一个女变态,不知暗中消除了多少对皇家核心成员存在的潜在威胁。她拔除了一根根的钉子,却不见任何名号留下,手段干净利索至极。

    程青虎则笑道:“不能选择硬攻,所以咱们才选择了迂回。假如能控制了裕仁或美雅子,并以他们为诱饵引诱龟首正雄上钩,这才是上策。”

    根据这套方案,周东飞和程青虎会首先跟踪岛倭国皇太子和公主,并伺机将两人控制。在控制这两人之前,拿下宫本朝吹。而后以相应的手段,迫使龟首正雄和刚坂洞川撞进设好的圈套。能够将这两拨猛人分开对付,才是最理智的做法。

    而跟踪岛倭国太子,需要一根不错的内线。这个内线,就是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av女皇。

    ……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波多野依忽然悄悄打来了一个电话。

    “飞哥,皇太子和公主今天晚上要去海边,而且好像要在那里进晚餐。那里有一个不错的游船‘红丸号’,是皇室在这边的产业。宫本朝吹肯定要去的,但我留意到一个女人似乎也很厉害,至少宫本朝吹对她也保持一定的尊敬。对不起,前几天忽略这个被称作皇家礼仪师的不起眼女人了。她的名字,叫紫宫初雪。对了,波多可能也要去。”

    主要有价值的信息就这么多,波多野依这个漂亮玩偶般的女人也不可能接触到太多的机密。但是,这已经足够了。以康无畏的势力,寻找到一条叫做“红丸号”的游船并不难。而至于莫名蹦出来的一个“皇家礼仪师”,也算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至少能让周东飞保持更多一些的警惕。同时,也再次修正了这次行动的整个计划。

    “谢谢你,波多。”周东飞这次没有使用“小姐”的后缀,显示出他对波多野依有了更深一些的认同。以前的时候,他都是称她为“波多小姐”的。一个敢冒着生命危险给自己输送消息的女人,值得周东飞回报更多的善意。不管她以前av女优的职业,也不管她现在金丝雀的身份。哪怕她这么做,更多的原因是为了让她自己尽快脱离苦海,但至少对周东飞是无条件信任的。

    波多野依似乎也听出了周东飞那个称呼的微妙变化,稍稍紧张、稍稍高兴的“嗯”了一下,又马上挂掉了电话。

    随后,周东飞火速请康无畏帮着调查“红丸号”的下落。

    哪怕在洛杉矶这样的国家化都市之中,一条豪华游船也不是很泛滥的大路货,所以寻找起来的难度也并非很大。甚至,康无畏还能提供出这条游船的大体构造!当周东飞得到这条游船的具体位置,当即和程青虎、苏倾城一同出发。

    红丸号的位置,就在洛杉矶西北部的圣莫妮卡海滩。希望这次去的及时,能赶在裕仁他们赶到之前潜伏进去。

    一路上,那个计划已经被再度修正,就是因为波多野依提到了一个“宫廷礼仪师”。

    “幸亏没有正面较量,否则真有可能吃大亏。”周东飞笑道,“能够让宫本朝吹敬重的女人,至少也是这个级数的高手。”

    苏倾城不屑的白了周东飞一眼,她是最容不得听说别的女人很猛的。除非对于当初那个副掌令,她是由衷的佩服。除此之外,唯一能入她法眼的女人也只有一个阴妍。实际上她好几次都想去找阴妍比划比划,不过却被张天鼎黑着脸骂了两次,也就没有去。“好好一个女人,非要叫做什么‘子宫出血’,也不嫌别扭。不过被大姐我给撞上了,还真要打她一个子宫出血!”

    “暴力狐尊”的暴力,在这一刻彰显无遗。

    周东飞则笑道:“要是有本事,你把宫本朝吹也打出一个‘潮吹’来?”

    苏倾城一双桃花眼眯在了一起,花枝乱颤般笑道:“三爷,啥叫‘潮吹’……?”

    某妖孽面对眼前这个“准嫂子”,老脸端庄,“问大师兄去,他懂。”

    “懂你个头!”苏倾城终于发飙了,一把扯住周东飞的后脖子,将他狠狠按在了车门上,以至于这货的脸都在车玻璃上挤压变形。而苏倾城另一只手在周东飞裤子前疯狂比划,简直有种耀武扬威的感觉,“信不信,老娘一把能给你捏折喽!”

    “大姐……”周东飞咧嘴认孬。

    苏倾城这次松手,仿佛一个被侮辱了的贵妇名媛,“回去就告诉大爷,说你这坏犊子调戏姐,还勾引姐,还……”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