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节

      而且当初夏侯驰和龙清池为了得到这个待遇,可是为钱世通辛苦拼命了半辈子。可是他夏侯惊雷,却才跟了梅姐集团多长时间?

    “师叔,您抬举我了,我……”夏侯惊雷有点犯懵。

    “不是抬举,是你当得起。你对得起你梅师叔,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就足够了。夏侯,早就对你说过,只要好好干,你小子肯定有前途的。”周东飞笑道,“而且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你,以后地下世界的纷争可能要少很多了。所以,能够通过混乱而登上一省霸主的位置的可能,越来越小。也就是说,你小子踩上了最后一班车。”

    是啊,一旦肃清了江南邱得用的势力,整个华夏地下世界将呈现出大一统的态势。纷争少了,那些大枭们陨落的可能性也小了很多很多。而这些老辈子的家伙不死,后面的人就只能等机会,熬资历。比如在河东,肖无相只要是不死,下面的家伙就得等!但是,这要等多少年?当然,下面的也可以造反。但只要肖无相忠于梅姐,谁能反得起来?哪怕你冒死干掉了肖无相,只要梅姐不认可你的位置,你还是坐不上河东大枭的宝座。

    所以,夏侯惊雷一是因为梅姐和周东飞的原因,二也是因为自己的忠心和努力,让自己在这个时候成功晋升到一省大枭的宝座上。周东飞说这是末班车,确实不错。

    夏侯惊雷不明白周东飞的话,只能猜测到背后还有隐情。但周东飞不说,他也不敢问,只能感激的说:“谢谢飞叔栽培。惊雷不是个有本事的,但有良心,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周东飞只是笑着说:“不是我栽培,是你梅师叔也瞧你小子顺眼。她早就对我提起过,把名世集团董事长的位子给你,只不过最近比较忙罢了。今天我跟她说一声,呵呵。加油干吧,老子再睡一个回笼觉。”

    梅姐才是这个集团的一把手,这样的人情应该给她留着。

    而对于周东飞的“建议”,梅姐压根儿就没阻拦过。特别是牵扯到地下世界的事情,更是言听计从。听到周东飞打来电话说了这件事,梅姐甚至没问理由就答应了。还是周东飞向她解释了一下,说如今摊子大了,有些事不能事必躬亲,不然会累死。而且底下人的积极性要保持住,不然大家凭什么跟着你卖命?梅姐只是笑着说“只要你在我身边、他们就一直给我出力呀。”

    当天中午,梅姐亲自签发的“董事长变更声明”就传真到了名世集团总部。而且,梅姐亲自给名世集团的几个重要董事打了电话,希望他们支持夏侯惊雷的工作。当然,名世集团还是心怡一系的产业,这一点是必然的。

    虽然震动不小,但好在夏侯惊雷一直主持着名世集团的实际业务,更掌握着晋中地下世界最强大的武力,事情倒也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龙江这边,周东飞向杨家和启御告辞。启御也知道一些俄罗斯方面的事情,问:“北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了?怎么还没见动静?”

    周东飞笑道:“动静会有的,也就在这么两天吧。您老放心,这场好戏肯定能看到——还是不要票的好戏。”

    “只要你说了,我还能不相信?”老王爷惬意的躺在藤椅上,背后一个女孩子正为他梳理稀疏花白但很整齐的辫子,“东飞,现在老太监和卫疯子也跑了,地下世界的态势越来越明朗,晓梅这地下世界第一人的位置越来越稳固,我这把老骨头也不必再呕血了吧?”

    当初,启御就提出了把东三省地下世界的权力移交给梅姐。而经历了上次邱得用刺杀启御的事件,“东北虎”袁尚武和“黑瞎子”叶九也彻底服气了梅姐集团的恐怖能量。所以,启御一开始做出的最坏打算——甚至准备让周东飞帮自己清理门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以后更不会。

    但是,周东飞当时却没有同意。他也把话说明白了:虽然老王爷如今不在一线冲锋了,但那股虎威还在。只要老王爷一天睁着眼,邱得用想要搞什么大动作,就得考虑到老王爷的态度。毕竟启御在地下世界的影响力相当巨大,这是一股无形的“势”。家有一老,好比一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看到现在的形势越来越明朗,启御再度萌生了彻底金盆洗手的念头。黄霸图死了,秦缺死了,钱世通死了,邱得用和卫疯子脱离了华夏。三大巨头、三大保镖,如今只有他还在华夏地下世界的巅峰位置上坐着。这个年过古稀之年的老人,竟突然有了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他能感觉到,属于他们那几个人的时代,已经缓缓拉上了帷幕。

    当他把权力移交出去的时候,就是那个辉煌而热血的时代彻底终结之日。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轰轰烈烈、且朝气升腾的新时代。

    启御是上一个大时代的缔造者之一,同时又会成为那个时代的终结者。而且,随之而来的新时代的主角,恰恰又是自己的干女儿,以及自己相当信赖喜爱的眼前这个年轻人。在这两个大时代的交替过程中,启御充当了一个见证者、移交者的身份。能够得以善终的完成两个时代的转变移交,这岂不是一种幸运吗?所以,无需伤感,无需有暮色颓丧之气,启御暗自感慨。

    大时代呵!新时代呵!

    看到启御再次有了这样一个打算,周东飞笑道:“老爷子您就辛苦辛苦,再照顾我们一段时间吧。”

    “你和晓梅可不能当啃老族,呵呵。你瞧瞧我,再瞧瞧这老货,”启御摇着头笑了笑,指着身边的老管家铁保,说,“寻常人家像我们俩这样的老家伙,早就该遛鸟儿抱孙子颐养天年了。老货,咱老哥俩的命可算不咋样。”

    铁保也笑着点了点头。自从黄霸图死后,在启御面前,铁保是唯一一个不用掩藏自己想法而直接表露的人。换做别人同意启御的这个看法,或许会被理解成变相的劝启御“退位”。这样一个后果,一般人不敢尝试。但铁保不同,他确实不想让启御这个呕心了。都快入土的人了,还操哪门子闲心,简直是嫌死的慢了!这句很不中听的话,铁保也曾亲口对启御说过,启御也只是感慨着一笑了之。总之铁保对于启御,就好像秋老对于杨达开那样。有主仆的名分,但却是兄弟的情分。

    “自家有老不啃,啃谁去?啃别人的老,人家还不乐意呢。”周东飞开了个玩笑,说,“江南那边要有大动作了,到时候梅姐可能要有不少大事情要做。您此时突然把东三省这么大一个盘子交给她,恐怕会把她累得跳楼了。”

    乍一接手一个庞大的地下王国,事务的繁杂程度很恐怖。这一点,梅姐已经在蜀中领教过了。其实一直到现在,梅姐还在一直熟悉着钱世通地下王国遗留下来的一些东西,比如当地的人脉、生意的伙伴等等,很复杂。要是再把东三省交给她,确实会很累。

    “那就等江南的事情结束了吧。”启御笑道,“彻底打掉了老太监的势力,我可就是当初六个老家伙中,唯一一个死皮赖脸不下台的了。到时候,我看你和晓梅是不是还厚着脸皮,把我这老棺材瓤子继续推在一线。”

    周东飞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启御此时笑道:“你这就动身起首都?别把韩复那小家伙带走,让他多陪我几天,不是暑假吗。那小子,挺招人待见。”

    “行。”

    ……

    周东飞此次去首都,只带了清芳一个人。结婚了,看望政委的时候要带上,也让他见一见兄弟媳妇。

    “你那政委叫什么名字?”飞机上,清芳小声问。

    “姚夜。”周东飞回答的很简洁。

    清芳又问:“真怪的名字……结婚了吗?”

    “据二师兄说,似乎刚认识一个不错的女朋友,不过没结婚呢。”周东飞笑道,“谁知道呢,祝愿他们早日喜结连理了。当然,还有一个小队长也在首都等着我,那家伙也不错,但没有退役需要保密,就不跟你说真实姓名了,只知道他叫‘棒槌’就行。”

    暗影里面,除了程青虎、政委和周东飞这三个家伙尚能跟外界交流一下,其余人的身份都要保密。

    “神秘兮兮的,姐还懒得认识呢。对了,那个小队长棒槌是男的吧?”

    “女的,哥的一个老相好。”

    “混蛋,姐姐我……咦?”清芳忽然意识到,飞机上不允许带枪。

    第385章 政委姚夜

    出了首都机场,周东飞带着清芳直接去找301军医院。这是隶属于全军总后勤部的最高级别的医院,里面还设着政委这个军队编制。而且,院长和政委一般都是将军,可见这医院的级别和规格之高。

    “你们政委的待遇倒是挺高嘛!”清芳一听姚夜被安排在了相当上档次的单人病房,当即笑道。

    “为国家做了那么多的贡献,而且退役前给晋升了少将军衔了。”周东飞笑道,“本来就是军医院,部队里的将军来就诊,当然要给个不错的待遇了。再说和平年代依旧出生入死、流血牺牲的将军,在部队里也并不多见的。”

    “那要是将军家属呢?在这里啥待遇?”清芳问。

    “打个招呼,当然也会照顾的吧,你问这些干嘛。”

    “你赶紧再进一步,也混个将军当当。谁都保不齐有个病儿、有个灾儿的,万一我哪天要住院了……”

    “净瞎说。”周东飞笑骂一句,说,“到了。”

    周东飞有点恶作剧一般,让清芳敲开了这间单独病房的。听到里面说了句“请进”,清芳就把门推开了。这病房确实不错,宽敞明亮就一张病床不说,里面还有两个沙发和茶几,会客用都行。门对面是个大窗户,光线也很不错。看上去,简直像一个高档的宾馆套房。

    病床上,躺着一个仪表堂堂的汉子。微瘦,但不失英武。从薄被子下那个轮廓来看,个头也该有一米八左右。两只眼睛很亮,似乎是这张刚毅面孔上嘴吸引人的地方。左脸颊一处刀伤,周东飞和清芳也从程青虎口中得知,那是龟首正雄留下的。

    病床旁边,坐着一个身材接近一米七的靓丽女子。体态匀称,腿比较长,化妆很淡。穿着很优雅的长裙,有种良好教养的气质。这个女子,应该就是程青虎所说,姚夜最近结识的女朋友吧。

    “小姐你是?”病床上的姚夜看到清芳并不是医护人员,当即问。而他旁边的女子,则报以一个淡淡的笑容。

    清芳只是笑了笑,没说话。这时候,她背后的周东飞忽然露出一张脸,甚至忘记了医院禁止喧闹的规矩,大笑道:“老姚,老子来瞧你了!”

    “是你小子,哈哈!”姚夜显然很惊喜,甚至下意识的要蹦下床,却被旁边的女子给按住了,“瞧你也不知道注意,你的脚。”

    姚夜这才没有下床,但在床上做的笔直,依旧是一身军人气质。“听程老大说你小子结婚了,竟然都不告诉我一声!这位就是……”

    “政委你好,我是东飞的爱人,李清芳。”清芳很得体的说。

    “还是第一次见弟妹呢……嗯,牛粪上插了朵鲜花,值得替我兄弟高兴,哈哈!”姚夜的夸奖很另类,“来,都坐。”

    “老姚,这位是……嫂子?”周东飞看了看姚夜旁边的女子。

    听了周东飞这句话,这个气质很不错的女子似乎有点局促羞涩。姚夜笑道:“朋友,我的朋友,她叫顾悦心。”姚夜不像周东飞这么顽浮,所以在介绍的时候比较“保守”。“悦心,这位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那个周东飞。”

    “以前是战友,现在是心怡集团总经理是吧?姚夜跟我说过好多次了。”顾悦心大方的站起来,笑道,“他说你和程老大是他最好的兄弟,现在总算是见齐了。”

    “嗯,这家伙比我还坏,自然臭味相投了。”周东飞笑道。但他意识到,姚夜似乎并没有跟这个女子彻底交代周东飞的身份。“以前的战友”,就说明顾悦心还不知道,周东飞其实并未脱离部队,而且依旧是暗影的副大队兼总教官。或许是出于保密需要吧,周东飞知道姚夜这家伙做事很谨慎。“老姚,我看你比我还惨,简直是牛粪贴上了花王了。”

    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姚夜也早就习惯了这货的脾气。说了一阵子话,姚夜说:“悦心,你陪着弟妹出去走走。年轻女孩子在病房里呆着,免得发闷。”

    其实这病房一点也不闷,只不过姚夜想和周东飞说很多话。在场的两个男人是人精,两个女人也都晶莹剔透,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顾悦心笑了笑,拉着清芳就出去了。

    等两个女人走远了,周东飞的脸色忽然凝重了起来。“大队长说,是龟首正雄干的?”

    姚夜也收敛的笑容,却又强挤出一丝笑意:“任务上的事情,哪有万无一失的。不以感情冲击理智,这是咱们的一个基本要求,忘了?若是有任务对上了龟首正雄那混蛋,帮我补一刀。要是没任务,不许你擅自去找他麻烦,这是纪律。”

    “擦他姥姥的!”周东飞显然还是很愤怒,“等国内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和大队长肯定要找龟首正雄的麻烦。没任务?你不在暗影,我和大队长临时制定任务有谁能拦着!”

    如今姚夜退役了,程青虎是大队长临时兼任政委。三巨头只剩下了他和周东飞,两人制定任务谁能管得着。

    “胡闹。”

    “不是我胡闹,大队长也有这个意思。”周东飞说,“不仅仅为你,哪怕是为了倒在那边的两个弟兄,这事儿就没完。”

    姚夜这次沉默了。是啊,为了掩护自己,两个战友牺牲在了岛倭国。姚夜这个政委是负责思想工作的,所以一直不赞同队员因为情感而丧失理智。但事实上,他自己更恨。要是情况允许的话,他甚至愿意拖着一条瘸腿去给两个兄弟报仇。

    “知道拦不住你们这一狼一虎,但一定要小心。”姚夜似乎还在思索着当日的场景,说,“龟首正雄的实力很强,超出了当初的判断。以我的估计,应该不弱于大队长吧。如今邱得用和卫疯子也属于岛倭了,要说他们三个没有勾结,打死我都不信。这三人联手,你和大队长和在一起也不行。”

    “鬼才同时对阵这三个老王八蛋呢,你当我是傻子!”周东飞说。听了这句话,姚夜也自失的一笑。这个妖孽要是傻子,估计天底下的聪明人就不多了。

    “你那边怎么样了?”姚夜问,“据大队长说,要清理江南地下世界了吧。邱得用和卫疯子这两个老东西晚节不保、认贼作父,确实该清理了。清理之后,你那个梅姐会怎么做?”

    “大局为重,听大队长和公安部的意见和建议吧。”周东飞说,“你还没见过梅姐,她根本不是地下世界的人物,阴差阳错的才坐上了这个位置。她没有野心,没有戾气,就是个普通女子。嗯,她是猪王(吴晓天)的亲姐姐。”

    “听大队长说了,也是个可怜女人。真想不到,晓天的姐姐竟然会成了地下世界的头号大枭。也好,让她主持着,总比别人更安分,也有利于咱们的稳定形势。”姚夜似乎想起了吴晓天,又道,“晓天死的不值,归根结底还是跟邱得用及玄洋社有关。”

    “所以,这个毒瘤必须切除。”周东飞说。“不提这些了,你安心养病就行。等有了消息,我会告诉你。”

    “养什么病啊,咱们这些人的伤势,要么一辈子养不好,要么该好的早就好了。”姚夜笑道。他们这样的强者,身体素质强的离谱。要么就像秦缺那样落下一辈子的内伤,要么像姚夜这样一辈子的残疾。而要是寻常的伤势,早就痊愈了。“我的这只脚是不行了,但病情却早就稳定了。只不过部队非要让我休息一段时间,那个……悦心也说什么‘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呵呵……”

    这个顾悦心,对于姚夜的照顾还是很周到的。

    “嫂子是做什么的?还不知道咱们这支部队的情况?”

    姚夜笑道:“她父母早亡,不过这女孩子倒是自强自立。用父母留下的财产做些生意,有了一定的资金基础后,就筹建了华夏慈善基金会。总的来说,算是搞慈善的吧,她是华夏慈善基金会的秘书长。”

    “这个行当好啊,积德行善的。”周东飞笑道,“而且人也漂亮,还温柔大方,行啊。”

    姚夜苦笑道:“行什么啊,就怕我对不起人家。她的条件你也看到了,各方面都算不错的。而我……呵呵,下半辈子就是个残废。哪怕身体底子不错,至少也要拄着拐过后半辈子了。”

    周东飞一巴掌拍在姚夜身上,道:“熊样儿!当初还是你在部队里经常说——‘暗影的兄弟哪怕就剩半条命、也比爷们儿更爷们儿’。自己说的话,摊到自己头上就成放屁了?!打起精神来,你老姚是条汉子,别让我瞧不起你。”

    “瞧你那形象,还跟我做起思想工作了。”姚夜笑道。在暗影里面,三巨头是有分工的,思想工作就是姚夜这个政委的分内事情。一直都是他做别人的思想工作,想不到周东飞竟然班门弄斧了。

    “怕你当局者迷呗,嘿。”周东飞笑道,“得,以后想做点什么,有打算没?”

    “还没想好呢。”姚夜笑道,“咱们这些人除了打打杀杀的,还能做什么?再加上我这残废身子,估计找个工作都难喽。好在国家给的待遇不错,加上伤残军人补助什么的,够我活后半辈子是真的。”

    “没志气!你老姚就是拄着拐,对付一二十个壮汉也不成问题吧。而且凭你那脑子,做一个普通公司的总经理都算屈才。把自己说的那么没用,也不嫌寒碜。”周东飞笑道,“要不,到心怡集团里供职去吧,高新诚聘。”

    “得了吧!那心怡集团已经有了暗影副大队,要是再把我弄进去,不如把暗影给收编了!”姚夜笑骂道。

    第386章 棒槌

    周东飞这次邀请姚夜去心怡集团,真的不是为了招揽干将了。第一,姚夜这个退役将军他不敢用,级别摆着呢;第二,他只想给姚夜的后半辈子找个差事,绝不会让这个已经残疾的兄弟去打打杀杀了。

    这时候,清芳和顾悦心也回来了。听到周东飞的建议,几个人都明白他的心意。

    姚夜笑道:“你的心意我懂,但我确实没有心思再做什么经济上的打拼了。房子、车子、工资,这些都有国家给供养着,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再说我也不是一直闲着,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去部队里搞搞思想工作——这是上级批准的。”

    “每个月去部队做一次思想工作?那能玩儿几天!”周东飞忽然想到一个去处,于是笑道,“这样吧,我看你以后也做慈善事业得了。没有啥功利性,不是挺好的嘛。嫂子也是做这个的,多配合。”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