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节

      周东飞随即安排安道然,每一个季度拿出一二十万卢布,收买当地那些高级警官。一次性的投资不靠谱,定期上缴才算稳当。不过这笔钱不用互助会出了,直接由杨氏集团出具。因为周东飞觉得贿赂警察一来不能公开,二来以安道然为代表的杨氏集团得到的好处更多,没必要让大家均摊。而且对于这点小钱,杨氏集团也不放在眼里。

    周东飞还要求安道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就在其他城市也建立类似的互助会,还是以杨氏集团在当地的办事处为核心。等到互助会的规模越来越大,那么政治影响力也就大了,华人不会再受光头党的荼毒,杨氏集团也会受益,两全其美的事情。

    ……

    “终于要走了吗?真希望你能多停留两天。”启程前,安娜特意开车过来。虽然有点不舍,但终究不是十七八岁善于伤感的年纪了。这个三十出头的女人,而且是整日周旋于官场的女人,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心情。

    周东飞笑道:“又做不成你家的上门女婿,留在这里作什么,嘿。”

    “你又没试怎么知道。”安娜开了个玩笑,接着说,“回国后常联系。还有你说的‘那件事’,希望办成之后咱们再一起庆功祝贺。”

    “一定!”周东飞说。所谓的“那件事”,自然就是打击西伯利亚州长和地下沙皇的大手笔。不过周东飞觉得,安娜提出庆功的事情,多半还是为了再和自己相见。奶奶滴,不会是自己自作多情吧,嘿。

    ……

    白家林的车技也不错,而且从赤塔到华夏边境城市满里的路上车流量不大。以高速穿越了华俄边境,进入华夏的边境大城满里的时候,周东飞有点微微的感动。就是这片土地,能够触及他灵魂的底线。以前也曾出国秘密执行任务,每次再踏上故土,都会感觉到一种温暖。这是故国的泥土芬芳啊,周东飞暗叹。

    而当第二天回到龙江省城哈市,再次看到那一个个熟悉面孔的时候,周东飞的感触更深。

    小畜生韩复在机场等着呢,看到师父回来,这家伙上来就是一个熊抱。虽然还是个少年,但是身体发育的很好,一米七多点的个头也像个大人了。

    “去的时候是三个人,来的时候还是三个,怎么没再弄个师娘回来!鄙视你!”

    当然,小畜生这是没事儿找抽。不等周东飞敲他,背后的清芳已经踹了他一脚。开啥玩笑呢,正儿八经的师娘就在这里呢。

    不过除了和周东飞一起来龙江的,还有一个熟人——二师兄程青虎!

    “你咋来了?!”周东飞笑道。

    “拉你回去当兵——你可是答应了我的!”程青虎笑道。

    周东飞咧嘴笑道:“得了吧,我又没说确切的时间。”

    “就知道你是这个德行!”程青虎笑了,说,“不归队也行,但眼前这件事你必须帮我做了。不做的话,对于你们这一伙儿也没好处。走,车上去说。”

    几个人虽然都想问问周东飞在俄罗斯的情况,但没有人敢打扰程青虎和周东飞说正经事。就连小畜生也只是悄悄看着,似乎在寻找机会跟这个二师伯套套近乎,指不定就能得到三招两式的真传。哪怕只能在修炼的路子上指点指点,也是大有好处的。他可是听周东飞说过,这个二师伯就是把军体拳打得出神入化的那位猛男。当初在周东飞的婚礼上,这个猛男独扛卫疯子都未落下风。这样的高人,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今天一大早看到了程青虎这个威猛的师伯,小畜生就贴上去了,笑脸儿跟不花钱似的拼命绽放。

    不过程青虎似乎心事重重,没有时间跟小畜生多聊。虽然不时的也跟这个小师侄说两句,但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后来倒是答应了韩复,说是在有空闲的时候跟他说说修炼的事,于是小畜生当即感动的要死要活,几乎有了抱大腿的冲动。

    “家林,你来开车。”程青虎倒是不客气。不过白家林倒也听话,老老实实去开车了。一来这家伙敬重程青虎的威猛,二来程青虎毕竟是几个人的兄长,比他们大了快十岁了。另外,程青虎和周东飞商量大事而不避讳他,说明也是对他的信任。

    至于司徒娅也想听听,无奈她对程青虎有点心理阴影。上次她和杜达耶夫栽在这个猛男的手里,至今想起来都怕怕的。所以只是打了个招呼,就马上闪躲开了。

    车上,程青虎大大咧咧的倚在了后排,周东飞坐在他旁边。白家林扭头笑道:“虎哥,你可千万别把飞哥调回去当什么兵。我们这里全指望他对付老疯子呢!上次我和吕奉笙联手,都险些被那老家伙给拿下了。”

    “奉笙比卫疯子还差了不少,你们俩联手要是能抗下的话,说明你还真有两下子。”程青虎笑道,“你当年是混草原的吧?其实我关注过你。”

    白家林一个哆嗦。当初自己混青蒙草原的时候,竟然被暗影大队长给盯上了。以前不知道暗影,现在却知道其中的厉害了。

    程青虎没理会白家林的震颤,依旧对周东飞说:“这次跟丢了卫疯子,也让人家公安部的总体部署不得不全面推迟,上头有点火大了。没办法,咱们要弥补一下子。”

    “怎么个弥补法?”周东飞顿时警觉起来。连暗影个公安部都感到为难的事情,绝不是什么好差事。

    第379章 程青虎你就是头猪

    虽然邱得用和卫疯子有外交参赞的身份,国家不好轻易动他们两个。但是,却可以对邱得用和卫疯子下属的固有势力展开一次大清洗。其中的代表,就是下江省的“血手”何途,以及闽粤大枭“黑龙”向延年。要是把江南地下世界一下肃清,国家地下世界的格局也就稳定了。因为这几年来,最活跃、也最容易惹是生非的大枭,就是邱得用集团。

    只不过在肃清江南地下世界的时候,公安部又担心邱得用和卫疯子暗地里捣鬼。这俩逆天级的家伙一旦在隐蔽处出手,公安部的好手不知要折损多少。那样一个恐怖的损失,公安部根本不想承担。所以根据当初的计划,要让暗影方面盯住邱得用和卫疯子,制约这两个高手不能随意出动。那样一来,以公安部的力量,配合着当地的公安厅、公安局,打击各省的大枭还是没有太大难处的。

    但是,暗影却把卫疯子给跟丢了!不仅仅是卫疯子,就连邱得用也不见了踪迹。上次暗影派人冒着危险去岛倭国驻华大使馆去查探,发现邱得用这个公使衔参赞并不在那里。

    顿时,正在外地开会的程青虎大怒。他回去之后就找人,依旧没有结果。

    程青虎说:“所以,咱们要将功折罪,帮人家公安部一把。”

    “等等,那是你要‘折罪’,跟咱没关系,又不是咱跟丢的……”周东飞急于撇清界限,免得被这个冒死憨直、实则精明的二哥给绕进去。

    程青虎笑咧咧的抹了抹某妖孽的肩膀,叹道:“前两天刚晋升的大校军衔吧——虽然今天没穿军服、没扛着那四颗金星。老三,你既然接受了军衔,那还是暗影的副大队兼总教官。这件事是暗影办瞎了,你这个副大队凭啥不认错,嘿。”

    “那四颗星星还给你行不?”

    “要还就还给‘上面’,我可接受不了你的辞职。”程青虎笑道,“不管正职还是副职都是领导班子成员,人事任命都要向上级负责,本级军事主官做不了主,这规矩你不知道?”

    就好像市委书记是无权任命副书记的,因为两人都是省委来任命。

    程青虎看到周东飞有点吃瘪,大笑道:“咱们都是爷们儿,几天前刚接了晋升任命,可不带马上反悔的。命令——”

    突然喊了一声“命令”,周东飞这个老兵痞下意识的一愣,无奈的敬了个军礼。于是程青虎得意洋洋的说:“命令副大队长周东飞带领第九小队全体,暗中协助公安部的同志去清剿下江省黑势力何途团伙!不必亲自动手,只在暗中协助。若遇到邱得用或卫疯子任何一人插手,即可当场捉拿,或者——格杀!”

    “戳!”周东飞忍不住说道,“干嘛还只给我第九小队!那是暗影九个小队里面最弱的一个,被老子骂得最多!他们队长的实力,似乎还不如家林呢!”

    噗……开车的白家林简直要吐血了。他可算是极其生猛的人物了,不过听周东飞的话音,似乎对那一群家伙还不满意。而且白家林也好奇,这他娘的暗影究竟有多强,连小队长都跟自己差不多了。而且,至少有九个这样的小队吧?

    程青虎毫不知耻的笑道:“没办法,第九小队都是暗影的新兵蛋子,你将就着点。其他几个小队都派出任务了,只有这一个是整建制待命的。你这个总教官权当带着他们练练手,让他们增加一点执行任务的经验嘛。”

    “那你带领第几小队?”周东飞问。

    “呃……这个,我亲自带领第二中队。”程青虎老脸终于有点红了。

    日!你带一个“中队”,老子只带一个“小队”,而且是最弱的那个!

    暗影大队下属三个中队,每个中队下设三个小队,这小队自然就是九个。而根据不成文的规矩,每次从各大军区抽调的新的好手、也算是暗影的新兵蛋子,都要在第九小队磨练一番,这才补充到前面八个小队里面。除了小队长,其余的都是新兵。所以,这第九小队几乎就是一个预备队,一般不执行大任务的。

    而且,正式转为老兵的,至少都是少校军衔。唯独这个第九小队,除了小队长是中校,其余的都是清一色的上尉。在暗影里面,这是一群最悲催的货。

    程青虎讪讪笑道:“其实今年抽调的新兵素质很好,比往年好了不少,很有培养潜力的。”

    “狗屁!”周东飞骂了,“再有潜力的,也不如老兵好使。再说了,你带着一个中队三十多人,就给我一个小队11人,你也好意思。”

    “也不是三十多,其中几个被派出去了,只有二十八个……”

    “貌似你还很吃亏?”

    “嘿!”程青虎咧嘴笑道,“没办法!这次丢了丑,哥的面子必须捞回来。”

    其实程青虎没那么无耻,因为在下江省的行动,是公安部为主,周东飞只是辅助。除非卫疯子那样的超级别高手出现,才用得着他。但程青虎不同,他在闽粤的行动是主力,公安部的只是配角。而且,程青虎还要彻底肃清江南其余几个省份的地下势力。比如上江省的“毒豺”柴玉关虽然没了,但下面的爪牙还有一些,也需要程青虎去肃清。虽然这些省份的高手不多了,但数量却很大,费时费力。如此一来,程青虎的任务几乎是一个长期性的、旷日持久的任务,没有仨月半年很难弄利索。但周东飞只要把邱得用的老巢下江省给肃清了,也就算任务完结。

    但周东飞是个不认吃亏的,当即讨价还价的说:“那也行,把第三中队的中队长‘小石头’给我。那小子机灵,我用着顺手。”

    “小石头带着第七小队执行任务了……”

    “戳!那就把第三中队的副中队长‘板儿砖’给我也行。虽然傻了点儿,但手头功夫还算不赖。”

    “咳咳……板儿砖带着第八小队也执行任务去了……”

    周东飞暗恨说:“那就从第一中队给老子抽出一两个好手来!”

    “呃……第一小队必须留在首都原地待命的,这个你懂。第二小队临时跟着国家领导人出访了;第三小队正在非洲执行任务。”

    “丧尽天良的家伙!”周东飞猛骂。第一中队下辖1到3小队,第二中队下辖4到6小队,第三中队下辖7到9小队。如今第二中队全部被程青虎带走了,其余两个中队里面,五个小队都有任务。

    “那就从你第二中队里抽一两个!‘蚂蚱’、‘打火机’这几个人都行,随便一两个吧。”

    “想得美,蚂蚱和打火机是老子一手培养的悍将,是老子的近卫军。”程青虎拍了拍周东飞的肩膀,语重心长,但又像是一个拿着棒棒糖右拐小萝莉的怪叔叔,“老三,哥这次很艰难,你就多担待一些。”

    周东飞无语了。

    但是前面的白家林却近乎抓狂了,这都是神马玩意儿!很明显,能被周东飞点名索要的人,应该都会比那个第九小队的队长厉害,至少都是白家林这个档次吧?但是,你瞧他们那蛋疼的名字——“小石头”、“板儿砖”、“蚂蚱”、“火机”……哪怕是个土匪窝,取名字也不至于这么没品吧!

    要是白家林的这番想法被暗影队员们知道,肯定会挨骂的。名字老土?他妈的就是老土也好啊,至少比没名没姓的好。在暗影里面,大队长、政委、副大队可以用真名,三个中队长、三个副中队、九个小队长才“有资格”搞个化名外号。至于90个一般队员,只被称作1号、2号……直至90号——除非身亡才恢复真名。比如当初的吴晓天,由于身体壮一些、有点喜欢吃了睡、睡了吃,在暗影里面就叫做“猪王”,也很蛋疼。所以在暗影里面,只要你有名字,那就是了不起的家伙了,哪怕顶着一个“臭狗屎”的名头儿,也算是中层干部、拉风存在(当然,不至于真的起个“臭狗屎”的名字,那就太2了)。

    当然,无论是起化名,还是按序号称呼,都是为了保护他们,同时保护他们的家属。

    周东飞看到调兵无望,也就死了心。双臂抱着脑袋往靠背上一倚,叹道:“其实,还真的怀念暗影的老弟兄们。只不过第九小队有几个是今年新招的吧,还不认识呢。”

    “嗯,除了小队长‘棒槌’,十个小兄弟都是新招的。”程青虎忽然神色黯淡下来。这是暗影的一个规矩:老的不去、新的不来。要是老队员一个不折损,当年就不用招新的队员了。而这次竟然招了十个,可见这一年里面折损了多少老队员!

    之所以这些减员都是折损的,而没有退役的,是因为暗影组建才十年出头。当初基本上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到现在也是三十多岁的当打之年。哪怕再过几年,这些老兵也都能继续服役。而且越是老兵,国家越不舍得放他们走——这都是国之利器、是财富啊。所以暗影也有个规定:至少要服役到四十岁,才能依照年龄退役。有一些兄弟成家了,每年只回家一次,和老婆孩子见了一面就走。甚至有些人都牺牲了,家人还不知道他在哪个部队服役——就像梅姐不知道吴晓天在什么部队、在什么城市。

    这是何等的付出。

    暗影的兄弟们做梦都在祈祷:最好每年都不要招纳新兵,哪怕自己这批人都为国效力到胡子花白、熬到死呢!都是兄弟,折损一个也让人心疼。

    当然,这只是一种奢望。几乎每年都会有三五个折损的好手,每个兄弟的死都会触动整个暗影的神经。但是这一年,竟然招纳了十名新兵!

    周东飞的心猛然收缩!

    但是,程青虎的话还没完——

    “其实今年招了十二个,由于每个小队除了队长只有十名新兵,所以那两个比较出色点的,直接编入第八小队了。”

    “我草!你他妈是怎么带队的!老子离开暗影才几天,竟然就……”周东飞忽然一转身,一拳砸在了程青虎的胸口,像是一头发疯的豹子,愤怒的咆哮:“程青虎你就是头猪!”

    白家林不理解周东飞的心情,但程青虎明白。当初由于感觉到吴晓天可能是冤死的,周东飞就恨然离开了队伍。

    但现在呢?一下子挂了十二个兄弟,周东飞能不勃然大怒!

    当然,敢骂程青虎是猪的,估计也就周东飞一个人。

    ?第380章 你比棒槌强一点

    周东飞在发怒,前面开车的白家林感觉到了怒意,却没有杀意、敌意。周东飞痛恨自己听到的消息,甚至有点迁怒于程青虎,但不至于真的恨自己的师兄。

    程青虎胸口被周东飞狠狠捶了一拳,猛然一阵胸闷。也就是他这个壮如虎、硬如铁的家伙,换了别人非得被周东飞这拳砸得胸骨碎裂。由此,也可见周东飞恨到了何等程度。

    程青虎闷哼一声,神色萧索的往后一倚,闭目不语。虽然在门派内这是以幼欺长、在暗影内是以下犯上,但程青虎都不在乎。他理解周东飞,所以不会跟周东飞计较。

    “老三,哥是笨了点,但棘手的事情也太多。”过了一会儿,程青虎才说,“哥知道这一两年你心烦,不想回暗影,不想听暗影的事情,所以很多任务都没有告诉你,很多兄弟的折损也都没对你说。但是,事情确实特殊了点。而且你不在,很多特殊任务没有压阵的,伤亡自然高了些。有些任务政委都亲自上了,这件事没告诉你——关于政委的。”

    政委实力很强,虽不及周东飞,也绝不弱于吕奉笙。但终究算是文职军官,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在首都待命、主持工作。特别是程青虎不在总部的时候,政委就是主心骨、总调度。就连政委都亲自带人去执行任务,也可见暗影的高层确实有点捉襟见肘的味道。

    周东飞瞳孔猛然收缩,怒意更盛——“怎么,不会连政委都……”

    他不敢听这个消息。要是政委是那十二个折损的兄弟之一,那么这噩耗未免太大了!

    好在不是这样,程青虎叹道:“还不至于。前阵子政委悄悄去了次岛倭执行任务——重伤了。伤很重,左脚踝骨粉碎性骨折,退役手续已经得到了上级的批准……”

    “我就草他小鬼子八辈祖宗!”周东飞疯狂了!

    大队长、政委、副大队,暗影三巨头,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如今政委竟然退役了,而且脚踝骨粉碎性骨折!这是什么概念?下半辈子只能拄拐了!好端端一个高手,而且号称暗影最帅的一个男人,竟然……

    “怎么回事?!”周东飞终于制怒。作为一个世界级的顶级特种兵,刚才的情绪失控已经超出了正常。

    程青虎说:“当初玄洋社有高手侵入华夏——就是我拿下渡边野合之后,他悄悄调查玄洋社了,并且准备反手一击。但是情况很不妙,他遇到了龟首正雄。为了掩护政委回来,两个兄弟也……”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