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节

      谈判的时间是第二天中午,但地点依旧没有说明。周东飞知道,这是龙易白在摆迷魂阵,生怕提前说了约见的地点,周东飞在那里做手脚。

    周东飞安安稳稳的睡了一夜,龙易白这货睡得更死。这个身板儿不太好的家伙,一夜两次就几乎掏空了半个身子,直到第二天八点多才醒过来。不过,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又搞了一回,简直就是个性能不佳、但又超负荷运转的办事机器。周东飞暗叹,一直这么生活下去,哪怕自己不用动手,这小子也活不长。

    小战之后,龙易白一阵牛喘。那女人笑问:“少爷,今天约那个周东飞在哪里会面?”

    “就在不远处一个华人餐厅里。咱们先去等着他,免得这孙子提前打埋伏。”龙易白说。“到时候还有一位地方警长和沙皇陛下在赤塔的一个负责人参加。人多眼杂的,他绝对不敢对咱们动手,更不敢明目张胆的在异国干掉一名警官,哼。而且咱们在餐厅不远处的一个看台上,安置了一个狙击点。只要周东飞有异动,当场就会——砰!嘿嘿!”

    安排的倒还算基本专业,周东飞心里笑道。

    此时,龙易白又说道:“咱们先去找那个警长,以及沙皇陛下在赤塔的那个负责人,好像叫别列斯基。十一点的时候,在那个餐厅里碰头,事情结束之后咱们一同回圣彼得堡。虽然赤塔州也是总督的辖区,但是这个州的美女州长却不好招惹,不是总督的人马,而且背景也很深的。”

    地下沙皇的老巢不在首都莫斯科,而在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这一点,周东飞早就知道。但是这个美女州长的信息,却被周东飞暗自记下了。

    那女人似乎不解:“既然不是总督可以完全控制的区域,那咱们为什么选择在这里会面?”

    龙易白无奈的说:“没办法,杨氏集团的总代办安道然是个小心谨慎的货色,说是只能在这个相对中立的地方谈判。别问那么多了,咱们走!”

    随后,两人匆忙离开。周东飞和司徒娅等了一会儿,也随即回到昨天的那个酒店。与此同时,也电话通知安道然过去碰头儿。如今,周东飞已经可以相信安道然,这个总代办也算是为杨家尽心尽力了。至少从他据理力争,选择一个相对可靠的谈判地点上面,就证明这个人对杨家是忠诚的。

    回去之后,周东飞对白家林和安道然说了说现在的情况。白家林不觉得什么,安道然简直大吃一惊。这个姑爷的办事效率太高了,当天找到了马特维不说,竟然还得到了如此众多的信息。其中大的信息有三条——

    第一,地下沙皇的目的是迫使杨家参与走私!这一条信息,相当震撼。杨家是一个典型的本分企业,一旦参与了可就麻烦了。但是从目前的状态来看,要是不同意地下沙皇的条件,估计杨家在俄罗斯的生意就完蛋了。而俄罗斯的生意,占据了杨家生意总量的七成以上。

    第二,地下沙皇康斯坦丁勾结了西伯利亚区总督伊万诺夫。这个伊万诺夫实力很强,一年后甚至有望冲击总统宝座!

    第三,赤塔州的州长,似乎和西伯利亚区总督关系不合。但这个州长的政治能量可能也不小,至少背后的能量不小,竟然让总督拿她没办法。

    至于小的、细节方面的信息则更多了,收获颇丰。

    安道然叹息道:“想不到,这个马特维竟然是龙家的少爷啊。我一直在俄罗斯,虽然从未见过这个人,但也知道……”

    说到这里,安道然有点不好意思。周东飞知道他要说什么,笑道:“但也知道他当时曾和清芳有婚约是吧?呵呵!无所谓的,这些事情我都知道。”

    “嗯嗯!”安道然连忙点头。看周东飞似乎不是很在意,这才笑道,“幸好大小姐跟了姑爷,这才不至于受罪。您瞧龙家那小子,太不是玩意儿了。当初家里人都说大姐(杨思思)太倔了,呵呵。”

    周东飞笑道:“我那丈母娘也是被逼的,形势所迫不能怪她。好了,现在咱们研究一下下一步怎么整。对了,老安你对这赤塔的地形熟悉吗?”

    “不是很熟,我主要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新西伯利亚三个大城市活动。不过咱们在这里有办事处,想打探个地形还是不难的。姑爷您是问那个华人餐厅吧?我问一下底下的人。”

    周东飞说:“餐厅是一方面,那个狙击点才最重要。虽然基本上不会谈崩了,但也保不齐会出什么意外,所以这个狙击点必须拔掉。当然,也算是给地下沙皇一个示威,免得让他觉得咱们好欺负!”

    “行,我这就去打听。”安道然心想,眼前这个姑爷还真是个雷厉风行、出手迅猛的人物。

    “还有两个小时呢,来得及。”周东飞笑道,“你找一个可靠的人——要绝对可靠的,陪着家林兄一同去。家林兄,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白家林咧嘴笑了笑,“没问题”。

    白家林笑得很淡然,完全不似去“拔除”狙击点,更像是参加一个酒会。安道然心里头暗惊:想不到这个貌似和和气气的大个子,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猛货。安道然不由得想起一个人:凤池。在家族里面,凤池也似乎永远保持着一种淡淡的笑容。可那次安道然看到凤池出手后,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直到现在,时不时的梦中想起,还会一身冷汗的惊醒过来。

    “那我做什么?”司徒娅撇嘴问,“我大老远跟着来了,不至于只是旅游一趟吧?”

    “本来让你来,是希望发挥你对俄国环境比较熟悉的优势。至于打打杀杀的,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是少参与。所以,你就做最后一道防线吧。”周东飞究笑道,“你在那辆悍马车里等着,不要露面,万一事情有变的话也好接应。再说你的身份不同,地下沙皇的人看到你可能会发飙。”

    这个地下沙皇的叛将,一旦露面,当然会引起对方的怒气。

    随后,周东飞又向司徒娅安排了一些细节方面的事情。

    第361章 我看未必

    随后,安道然指派了一个绝对可靠的小伙子给白家林带路。这个小伙子是个专职驾驶员,开车技术不错,暗地里也做一些踢别人场子、护自己场子之类的事情,人也机灵。听说白家林是杨家总部派来的高手,当即照顾得很好。

    而且,这个小伙子常年派驻在赤塔市。这个城市本来就不大,小伙子简直就跟自己的手掌一样熟悉。那个餐厅很容易找到,毕竟华人餐厅不是太多,而且方位又在巴拿马酒店的附近。但是,想要找到那个狙击点就比较需要技术含量了。

    白家林先是仔细看了看这个华人餐厅的建筑规制,以及容易射击、且外面的视线不易被遮挡的几块窗户。而后向远处目测了一番,发现也只有两三个地点适合狙击。当然,要是把夜十三这狙击猛汉请来,估计又能排除掉一个,选出一个更优的。每个人都有专长,不能强求。

    但现在这情况也已经足够了。因为谈判过程中,只有破裂了、而且周东飞动手,狙击手才会动手。而在此之前,对方只有可能威吓一下,不会对周东飞造成生命威胁。所以,在谈判开始的时候,最终确定了餐桌或餐厅,也就能确定那个狙击手所在的方位了。

    再说了,周东飞也已经知道对方埋伏了狙击手。所以即便暴起伤人,也不会给对方合适的狙击机会。白家林之所以找这个狙击手,只是施展一些反制手段,免得让对方觉得自己一方好欺负。

    十一点二十,安道然的手机响了。接通了龙易白的电话,得知果然是在那个华人餐厅碰头儿。安道然挂了电话笑道:“姑爷,您的消息真准。就是那个华人餐厅,二楼暖玉阁。”

    “走!”周东飞笑了笑,同时把这消息告诉了白家林。开车的那个小伙子一听是暖玉阁,从车里指着一块玻璃笑道:“白哥,就是那一间雅间。”

    白家林点了点头,这正是他刚才关注的几块玻璃之一。而由此也已经判断出,狙击手就在一百五十米外的一座小楼上!

    “我出去一下,你等着。十分钟不回来,你自己开车回办事处。”说着,白家林扯了扯直立起来的风衣领子,把脑袋塞进衣领里面半个,而后悄然出了车门。

    ……

    “哈哈哈……呃……”那座华人餐厅二楼暖玉阁里,龙易白看到周东飞推门进来,本欲大笑着奚落一下周东飞。因为在他看来,当周东飞在这里看到自己的时候,肯定会大吃一惊。但让他蛋疼的是,人家周东飞进来之后面带微笑一如既往。别说表情,就连眼神都不曾闪烁一下!

    龙易白的左边,是一个中等身材、身穿俄罗斯警服的警官。这个人,等于是龙易白请来的一个护身符。有这个人在,周东飞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暴起杀人。

    他的右边,是一个身材魁梧如北极熊的黄头发汉子。周东飞知道,这人肯定就是龙易白所说的那个别列斯基了。这人是赤塔州的黑帮头子,那么这个赤塔州的首府赤塔市更是他的掌控之地。俄罗斯的州相当于华夏的省,这人也算是一个省级的大枭。

    一开始,龙易白早就对这两人说了周东飞的事情,并且保证周东飞见到自己之后肯定会惊讶得掉眼珠子。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情况一点都不一样。甚至那别列斯基瞥了瞥嘴,心道沙皇陛下派了个狗屁代表啊,对形势的判断根本不靠谱儿。龙易白这样的顽浮公子,根本靠不住的。

    而且,周东飞随后的一句话更让龙易白蛋疼。只见周东飞目视龙易白,竟然用不算很流利、但发音基本准确的俄语淡然笑道:“马特维?你怎么起了这么一个蛋疼的名字,不知道后面这个发音,在华夏语里和‘特别阳痿’是一个读音嘛?呵呵。”

    别列斯基和那个警官算是长见识了,想不到“马特维”这个在俄国比较普遍的名字,竟然和华夏某个极其不雅的意思读音一样。当然,别列斯基更加瞧不起龙易白:你他娘的搞得屁哟!连自己的底细都被对方给搞清了!

    因为在别列斯基看来,周东飞要是一进门的话,哪怕心理镇定、见到龙易白也不吃惊,但也不会想到龙易白就是马特维。根据人的第一本能反应,对方应该认为纯种俄罗斯人地别列斯基是马特维,而龙易白只是马特维的随从。但是,人家周东飞一下子就指名道姓,根本没有任何的疑虑。这就表明,周东飞早就把龙易白的身份研究透了!

    “你……你怎么知道?”龙易白本来就不是什么能人,心理素质也差得狠。要不是他善于在地下沙皇面前溜须拍马,而且他继承了龙易紫收拢的龙家势力,地下沙皇也不会重用他。

    周东飞笑了笑,径直坐在了对面。大体看了一下,这个房间的每一个座位,都笼罩在外面的狙击范围之内,无非龙易白三人的座位只能笼罩住半个身子。既然如此,周东飞也就不选择什么合理的地形了,随便坐下。而安道然也不含糊,气定神闲。主要还是因为周东飞的一番部署,让他心中有了底儿。

    此时尚未谈判,龙易白的气势就被彻底压下去了。

    这时候,一个短信发了过来。周东飞一看,是白家林发来的两个字:“解决”。

    没理会龙易白那可笑的发问,周东飞径直说:“说吧,谈什么条件?对了,用俄语还是华语?”

    龙易白额头有点冷汗,用比周东飞更不熟练的俄语说:“俄语吧,我这两位朋友不懂华语。至于这个条件,就是重启俄罗斯和华夏的枪械走私生意。不然……”

    “没什么不然,有条件就说,威胁对我没用。”周东飞笑道,“我想做的,不需要威胁也会做;我不想做的,威胁了也没什么用处。”

    日,真强势。别列斯基也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华夏地下世界的顶级高人,果然非同寻常。

    “呃……”无论实力还是心智,龙易白这蠢货哪是周东飞的对手。咽了口吐沫,龙易白生涩的说,“第二,让杨家接管这个走私生意。只要同意这一点,杨家在俄罗斯的生意马上就能解禁。”

    “没别的了吧?”周东飞说。

    “没……”

    “那好,我明确告诉你:走私重启,没问题!但是第二条让杨家参与,不可能!要是做这个生意,还是由名世集团来做!”周东飞不想让根正苗红的杨家卷入这种黑色交易,那等于是破了金身。他冷笑一声,说:“你没资格跟我摆谱儿,还是把这件事情向康斯坦丁汇报,让他来决定吧。”

    气势相当压人,连一旁的别列斯基都看不下去了,冷声说道:“马特维就是沙皇陛下的代表。另外,沙皇陛下的名字,不是你能喊的。”

    “我就是喊他老杂毛,你们也奈何不了我。你们的理念是生意至上,理智点吧朋友!”周东飞笑了笑,很惬意。

    别列斯基一怔,强忍住了怒火。而龙易白觉得机会来了!既然周东飞对地下沙皇不敬,那就挑拨一下,让别列斯基把现在的情况汇报上去,引发地下沙皇的滔天怒火。因为龙易白并不想让周东飞答应重启走私,那样的话就没办法继续报复杨家了。他的打算,是把事情挑拨的越乱越好,最好让地下沙皇和周东飞死拼一场。

    于是,龙易白也终于振作了一些精神,冷笑道:“周东飞,这里不是华夏,你看清楚了!别以为你那两下子很猛,再猛能比枪猛?”

    “就你这常年吸毒、纵欲过度的小身板儿,还在师叔我面前拿枪?”周东飞故意调笑。当初在晋中的时候,由于梅姐拜师的事情,龙易白确实喊周东飞师叔,而且喊得特别甜。如今被周东飞旧事重提,搞得他有点狼狈。

    “哼!”龙易白脸色微红,怒道,“你不信?只要我一个招呼,你的脑袋就要开花!”

    “真的?我看未必。”周东飞笑了笑。

    一旁的安道然知道事情的部署,更觉得搞笑。在他看来,这个新姑爷简直太他娘的妖孽了,把本来应该处在强势地位的谈判对手,压制得喘不过气来。安道然甚至有点走神,他想到假如今后真的让这个姑爷来驾驭杨氏集团,估计这个集团会更加昌盛。

    龙易白脸色阴晴不定,终于下了决心。这几番交战,他已经被周东飞压制的快没脾气了。所以,他要来个猛的。要通过一个纯爷们儿的手段,展现一下自己的“力量”!同时,也能让旁边的别列斯基认识到,自己是有本事的。免得别列斯基向地下沙皇汇报,说自己不中用。

    于是,龙易白阴冷的笑着,右手拿起了一只玻璃杯。两根手指捏住杯底,似乎在把玩。而后,向前轻轻探出,停留在半空中。

    笑得很得意。根据他的安排,只要自己做出这个动作,埋伏好的那个高水平狙击手就会开枪。于是,一个相当震撼的画面就会出现:他一举杯、手中的杯子就会被击碎,意思是只要老子一个招呼,狙击手同样可以击碎你周东飞的脑壳!

    但是,周东飞却笑道:“举起杯子、让人狙击,然后吓唬老子?但是我还是觉得,真的未必,呵呵。”

    龙易白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第362章 如此诬陷

    龙易白跟傻b一样,举着一个空杯子足足半分钟。他娘的,这半分钟简直太煎熬了,似乎每过一秒都让龙易白更加下不了台。这孙子的脸一阵白、一阵紫。

    “得了吧我的乖儿子!”周东飞笑了笑,伸手把那个杯子接了过来。而处在傻b状态的龙易白脑袋很懵,根本没有任何后续动作,甚至连手还在那里架着,很有行为艺术的感觉。

    但是,别列斯基和那个警官却大为震撼。这件事已经表明,龙易白安排的那个狙击手,极有可能已经被灭了,神不知鬼不觉!

    好恐怖、好迅捷的手段!本来安排这一步是吓唬周东飞的,想不到竟然把龙易白他们三个给吓了一跳。

    “你不是混地下世界的料,比你爹龙清池差的太远,连你姐都不如!”周东飞冷笑一声,目光转向了别列斯基,说:“我不想跟这样的废物谈判!你也是康斯坦丁的人,能够直接跟他联系吧?把我的条件告诉他!另外如实告诉他:当初凤天南能一个人赶赴俄罗斯,和那一任地下沙皇同归于尽。那么,老子也可以,老子至少有三个朋友都可以!”

    声色俱厉!与此同时,周东飞手中发力,那玻璃杯竟然“啪”的一声碎裂了!单凭指力,简直吓死人!

    而周东飞所说的凤天南,就是凤池的师父,也是当初掌握止争令的一个老人。在那个乱纷纷的大时代,凤天南一人独创俄罗斯,杀了那一任地下沙皇的好几条最得力的左右手,并且和那一任地下沙皇同归于尽。这件事,既是俄罗斯地下世界的耻辱,也是他们的噩梦。

    别列斯基的脸色大变!周东飞小试牛刀展示出的实力,似乎真的不弱于当初传说中的那个凤天南。而周东飞的心智胆谋,更已经被别列斯基真真切切的见识到。一个有如此谋略、心智、外加恐怖实力的家伙,想要办出当初凤天南那种惊天动地的事情,或许真的有可能!

    别列斯基眼神闪烁不定,最终说:“请稍等!”

    说着,他走到了旁边的一间雅间儿,关了门仔细汇报。但他想不到,周东飞的“狗耳朵”竟然能听到。听到他把这里的情况绘声绘色的汇报给地下沙皇,周东飞简直有点乐。奶奶滴,龙易白这小子今天算是惨了。周东飞甚至隐约听到,别列斯基的电话那边,传来了愤怒的咆哮,诸如“废物”、“饭桶”等意思的俄语骂词,地下沙皇骂了不少。当然,这些都是骂龙易白的。

    而当别列斯基把周东飞那个“效仿凤天南”的威胁汇报之后,电话那边的骂声更大。但是,地下沙皇康斯坦丁随即又冷静了下来。这是一个掌控大国地下世界的枭雄,不会因为一时的愤怒而真的冲昏了头脑。最终,似乎是勉强答应了,周东飞稍稍松了口气。

    果然,别列斯基带来一个还算过得去的答复:同意由名世集团继续开展生意,但生意量必须回复到蜀中剧变、也就是龙清池掌管名世时候的水平。至于这恢复的时间,可以给周东飞一两个月。

    “这才对嘛!”周东飞笑道,“你们西方地下世界说的是‘生意至上’,我们华夏讲究‘和气生财’。告辞了各位爷们儿,要是康斯坦丁有什么生意,先跟夏侯惊雷联系,我会对他安排的。”

    出了门,周东飞看到司徒娅还在悍马里等着。而白家林这货虽然已经回来,却没有钻进车里,而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另一个妞儿搭讪。这个妞儿,就是龙易白的马子,如今也在开车等着龙易白出来。

    而龙易白看到白家林,忍不住一阵哆嗦。上次在青蒙大草原截击他们一家子,就是这个猛人干出来的。对于白家林的生猛,龙易白至今不能忘。但是,看到白家林在和自己的马子搭讪的时候,沮丧至极的龙易白还是忍不住暴怒。

    其实,白家林已经和这妞儿说了好几分钟话了。今天早上,周东飞已经把这妞儿的基本情况告诉了白家林,并让白家林寻机羞辱羞辱龙易白。而白家林也真猛,竟然玩儿出了一手连龙易白都感到恶心的事情。

    刚开始的时候,这妞儿在车里相当高傲,对着白家林恶骂了几句“臭表脸”、“给老娘滚蛋”之类的话。但白家林却死皮赖脸的讪笑,也不生气也不退却,就这么耗着。到了最后,这妞儿干脆也不理他,自己点了一根烟,随便他怎么说。

    而龙易白和别列斯基等人出来的时候,恰好看见白家林趴在那个女人的车窗上,撅着屁股的姿势相当暧昧。

    “臭婊子,还跟老子装纯?!”白家林竟忽然提高的嗓门儿,连这个妞儿都吓一跳。刚才不是好好的嘛,骂都不还口,突然间这是怎么了?而白家林似乎暴怒了,单手指着龙易白猛吼,“老子还比不上这个不中用的东西?不就是有点臭钱吗,鸟!”

    “我……”这妞儿愣了,不知道白家林演的是哪一出儿。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