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节

      这妞儿是华影旗下的艺人,走的是典型的知性美女流派。至于这华影,就是当初闹出“肮脏视频门”的罪魁祸首童康所在的公司。而且,那次肮脏视频门涉及的四十三个女明星中,华影签约的艺人占了近乎一半。毕竟童康是那里的老板之一,近水楼台。童康是这家公司的主要入股人,在被周东飞弄栽了之后,华影立刻和周东飞示好。

    不过,这个杨丽丽却不在那肮脏视频的名单之中。不敢保证这妞儿干净,但至少和当初的童康应该没啥牵连。

    越是没看到过,马一本的“求知欲”就越强烈。盯着杨丽丽那玲珑的身段儿,特别是那一抹蜂腰,马一本心里头烈火升腾。他看过杨丽丽主演的不少影片儿,也算是她的一个忠实影迷。杨丽丽在影片上一般饰演知性女教师、白领女强人等角色,塑造出了一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形象。有人不喜欢这一口儿,但人家马一本对这个类型最来电。

    马一本悄悄再次跑到周东飞身边,满脸堆笑。此时周东飞刚刚把问题解释清楚,就看到了这个近乎天下无敌的家伙又跑了过来,禁不住心情一紧:“擦,你小子又来干嘛?给我消失,赶紧的!”

    “别怕啊,多大点儿鸟事儿!”马一本咧嘴笑道,“飞哥,你的影响力大,帮咱介绍介绍那个妞儿呗。”

    “我不把良家女人往火坑里推。”周东飞恶毒的说。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马一本看了看他身边的清芳,怒道,“你不出手,哥自己来,不仗义的家伙!”

    说着,马一本愤愤然转身而去。周东飞则在后面笑道:“你要是得手了,结婚时候让你白用这心怡大酒店,一百桌不收费!外加一个十万块的红包儿!”

    马一本脚步一停,扭头笑道:“擦,就为这个,哥也得拼一把,嘿。”

    周东飞不是不仗义,实在是不能当着清芳的面,和这货讨论任何有关女人的东西,简直太危险了。

    马一本则义无反顾走到前台,此时杨丽丽正在领取房卡。身后,是两个很壮实的保镖。马一本刚刚走过去,两个保镖就本能的将他和杨丽丽隔开。

    “杨小姐,需要帮忙吗?”马一本笑眯眯的隔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一只胳膊架在前台上,摆出一个蛋疼的屈腿姿势,扯着脖子还假装优雅——那两个保镖比他高了半个头,不扯脖子没办法和杨丽丽完成对脸儿。

    杨丽丽扭头看了看这个一身“假名牌儿”的无敌大侠,眉头一皱。心想大家都说在梅姐的地头上开这种论坛,那是绝对安全、万无一失的。怎么还有这么不入流的混子,竟然敢如此堂而皇之的来搭讪。杨丽丽对付那些二世祖公子哥是相当有经验,对付这样一个家伙还是头一次。

    杨丽丽的保镖已经楞了,这种癞蛤蟆中的极品敢越级挑战天鹅中的极品,显然超出他们的理解能力。其中一个反应快了点,上前一步挡在马一本面前,说:“这位,请放尊重些。”一来这保镖不想惹是生非,毕竟是在别人的地头上;二来也是不知道这个蛤蟆之王的底细,尽量和平处理。

    杨丽丽没有理会这货,转身离开就去了电梯处。马一本有点着急,掏出那张精致的不像话的名片,说:“在下马……”

    “好的,我代为转达。”那个保镖一手抢过来马一本的名片,生硬的笑了一下,提着杨丽丽的箱子就跟了过去。马一本想继续追过去死缠烂打,不料另一个保镖硬生生往他面前一站,就挡住了他那可怜的视线。

    马一本的实力跟白家林这个级数的没法比,但寻常几个壮汉还是能出手撂翻的。不过现在是追马子,不是比武力值高低的时候,只能讪讪作罢。而他亲眼看到,前面那个保镖走到电梯门口儿的时候,将自己的名片攥成一团就扔进了不锈钢垃圾桶,毫不留情。

    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日!老子诅咒你三年不举外加尿分叉!马一本恶狠狠暗骂。

    有点小小的沮丧,回头一看却见周东飞正在微笑,很有点没心没肺的感觉。马一本怒冲冲走过去,张嘴就嘟囔:“兄弟,做事儿也不能太绝了吧!你这家伙左拥右抱夜夜欢歌,老子可是孤苦伶仃、锤子硬了无奈何。”

    看到清芳暂时离开,马一本才敢这么说。但周东飞毕竟心虚,咬牙怒道:“再敢胡喷,小心老子废了你第五肢!”

    “擦,给哥帮帮忙,以后就不在清芳面前揭你的短儿,嘿。”

    “威胁老子?”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舍得一身剐敢把天妖拉下马,咱还是有骨气的爷们儿滴。”

    算你狠。周东飞看清芳已经从洗手间走了过来,赶紧低声说:sb,你不会去找安澜啊!女人和女人好交流,你从中搀和一下,不就有机会了嘛。

    “对对,嘿!”马一本乐了。戴安澜如今可是红得发紫的一线明星,一般女星都会给她一点面子。本以为山穷水尽,想不到来了个柳暗花明。马一本当即伸出大拇指说:“不愧是飞哥,足智多谋呐。难怪哥如今打光棍儿,飞哥的后宫已经人满为患了。”

    滚!周东飞一瞪眼,马一本当即消失。娘嘞,清芳距离这里已经不足二十米,差点儿就听到了。

    ……

    只要论坛一开,很多地方都会戒严,大街上走车相当麻烦。所以,戴安澜虽然家在海阳,但现在也已经入住了心怡大酒店十九楼。马一本打听了一下,那个杨丽丽也在十九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缘分个毛,自作多情的货!十九和二十这两层的装修最奢华,都是留给大牌儿来居住的。所以这些明星居住在同一个楼层,简直就是五成以上的可能性。而且省长、大导演和境外来宾都住在二十层,占据了不少位置,那么大明星同住在十九楼的几率就更大。

    马一本先是电话联系了戴安澜,这丫头刚刚准备下楼吃晚餐。一听马一本有事,当即说了声“稍等”。

    虽然马一本这货形象不怎么样,但人本身还是不错的。此前戴安澜也托他办过两件小事,马一本都很用心。再说了,戴安澜名气虽大,但名以上还是心怡集团下属的华亚公司职员,而马一本却是总集团的“顾问”,多少有点上级领导的味道。

    戴安澜下了楼,周东飞已经带着清芳离开。因为上次那点感情账,周东飞甚至有点怕见到这个单纯的女人。此时戴安澜到了一楼大厅之后,就看马一本正心急火燎的。

    “马哥怎么了?”戴安澜露出惯有的淡淡笑意,于亲切之中略带一点点浅浅的忧郁。她这样一个性子,也帮她征服了不少的影迷。

    要是让马一本评选,戴安澜绝对要比杨丽丽高十五分以上。不过马一本嘴上花花,但心里头还是默认了这是飞哥的女人,因为他对周东飞和戴安澜之间的事情不了解。兄弟妻不可戏,这是马一本比较靠谱儿的地方。

    所以,马一本只能自觉的“退而求其次”。但事实上,人家杨丽丽即便退一万步,估计也该在这货前头。

    马一本挠了挠头笑道:“想请安澜妹子帮个小忙儿。”

    “别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

    而马一本把自己的高尚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戴安澜也有点小小的震惊。瞧这事儿整的,貌似有点不切合实际呗。

    搞不成,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搞成了,那就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成与不成,同样蛋疼。

    但安澜的性子随和恬淡,不会像大家一样挖苦马一本。再说了,谁没有一个爱别人的权力呢?就算她戴安澜自己,不也整纠缠于这种痛苦之中吗?

    所以,戴安澜是当成一件正经事来听的。而首次遇到了一个不在这种事上挖苦自己的,马一本这妖孽也竟然有了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笑道:“可能难度不小,也就是哥自己的一点小念头,感觉到春天来了,嘿。要是难办就算了,哥再想办法。”

    看来在内心深处,这货也知道自己和杨丽丽的差距有多大。放在别人身上无非就是一个明星控,但放在他身上就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女神控了。

    戴安澜笑了笑,优雅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号码。她此前在两次交流会上,见过杨丽丽两次,也算有点小交情。而她的名气如日中天,想必杨丽丽应该给一点小面子。不过电话未接通之前,安澜还是笑着说:“我可只负责约出来,后面的事情可帮不上忙。”

    “妹子你最好了!哎,我要是飞哥……”

    “马哥别开玩笑……”安澜的手轻微一抖,笑意有点凝滞。好在是优秀的艺人,控制自己的表情还是能做到的。但是心里面,却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她知道马一本的意思:要是换做他在飞哥这个位置,肯定会选择戴安澜。马一本是一番好意,也能看得出真诚。但是,这件事是安澜心中的一种不能触及的痛。

    电话通了,戴安澜约杨丽丽到二楼餐厅吃顿饭,说自己是海阳本地人,要尽一下地主之谊。杨丽丽在这里没啥朋友,再说都是年轻女人,刚好找一个伴儿,于是就爽快答应了。

    “谢谢妹子了,谢谢。”马一本这个精似鬼的家伙,知道自己刚才或许说错了话,也察觉出戴安澜和周东飞之间的事情或许有的复杂,所以只是一味的感谢,倒没多说什么。

    “马哥帮小妹好多次了,小妹都没说谢呢。”安澜笑了笑,“一会儿就按照你的安排去做,但后面我可帮不上忙了。马哥,加油。”

    嗯,加油!看着戴安澜去了约定的雅间儿,马一本一阵惆怅——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哟!飞哥你个败家子儿,身在福中不知福……

    第334章 马大高人

    毫无疑问,马一本是个鹤立鸡群不走寻常路的猛人。在追求杨丽丽这件事上,他表现异常,表现出了敢打硬仗、善打硬仗的顽强作风。

    杨丽丽直接到了酒店二楼,戴安澜已经等在了那里。两个年轻女人一阵寒暄,便走进了约好的那个小型的雅间儿。旁边的一些服务生一个个看得眼楞——都是国内大明星唉。好在心怡接待的大人物多了,大家不至于像以前那么拘谨、那么大惊小怪。看到这样的大明星,最多就是多看两眼、多回味一下,仅此而已。因为这些服务生也知道,他们和这些人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产生什么生命交集。

    当身处的两个世界距离很近,或许下位的对于上位的还有些非分之想。但当两个世界天差地别的时候,那份狂想也就不必存在了,最多只能私下里意淫一番。

    但是,马一本却不是寻常人。人家敢啃硬骨头,敢泡档次妞儿。

    就在戴安澜和杨丽丽相谈甚欢的时候,戴安澜打开门装作去洗手间。刚一开门,“恰好”马一本在这里“路过”。马一本停下脚步,笑眯眯的转身。杨丽丽随身带着的一个保镖刚好在门口,一看又是这个货,当即要阻拦出去。不料马一本根本不鸟他,而是对着安澜笑道:“安澜也在这里,有应酬?”

    杨丽丽的保镖当然知道戴安澜的身份——这可是比他的雇主更红的大腕儿。于是这保镖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这个猥琐的家伙竟然认识戴安澜!而且听那语气,似乎还很熟悉!

    不料戴安澜的回答,更让这个保镖吃惊。因为戴安澜的语气,似乎对这玩意儿还很客气。

    “是马哥啊。”戴安澜笑道,“华影的杨丽丽小姐来了,我的小姐妹,大家在一起坐坐。”

    马一本“恍然大悟”,说:“哦,难怪门口这位老兄这么眼熟,原来是杨小姐的人,刚才在楼下还见了一面呢。”

    “你们认识?”戴安澜假作好奇。

    那个保镖不知该怎么回答,有点尴尬。因为就是他,把马一本那精致的名片扔到了垃圾桶里,看都没看,以至于现在还不知道马一本的大名。

    马一本却表现出了足够的客气,笑道:“偶尔见了一面而已。咱们心怡集团是论坛的主办方,我看杨小姐来了,就代表集团打了个招呼,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

    汗……不光是保镖,就连里面的杨丽丽都有点傻眼。“代表集团”?这货竟敢说代表心怡集团?影视圈和地下世界结合最紧密,谁不知道心怡集团的可怕分量。这货竟然能“代表”,至少算是心怡的高层吧!

    而只要是心怡的高层,随便一个放在地下世界就不得了。别的不说,至少能保证一个电话让杨丽丽的保镖灰飞烟灭。这绝不是大话!别说马一本,哪怕是浣溪沙陈薇、心怡大酒店卓卓,要是有地下混子敢招惹她们试试?保证下场凄惨。

    更何况马一本的地位,本来已经接近于肖无相和夏侯惊雷这个级数。别看不能打,但他的用处大,有点狗头军师的味道。再加上他义弟吕奉笙是梅姐集团的第三号大杀器——未来还有希望取代阴妍的二号高手位置,所以马一本在这个集团中的地位也应该说非常超然。

    杨丽丽的保镖有点愣愣的看着这个极品,说不出话来。马一本则满不在乎的跟戴安澜“告辞”,还是戴安澜说了句:“马哥这就走了?丽丽可算是咱们的贵宾呢。梅姐和飞哥都忙着呢,家林哥和奉笙哥也都忙着,你就来陪场酒呗,免得说咱们集团领导一个都不来,多怠慢呀。”

    “好好!那边有点事情,我处理一下去去就来,你们先进行着。”马一本知道欲擒故纵的道理,以进为退。其实这货哪有什么事情,今天就伺候这一件事。不过这样稍稍推脱一下,也显得自己不是故意蹭进来的,而且戴安澜的面子也好看。此时这货向里面探了个头,对着杨丽丽笑道:“杨小姐慢用,一会儿马某来了自罚两杯——实在是有点事情。喝好用好,有事情让安澜跟我说就行。”

    杨丽丽有点木讷的微笑点头,马一本随即走开。找个地方闲磨蹭一二十分钟,然后再回去找杨丽丽!

    戴安澜自洗手间回来,杨丽丽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位怎么称呼?刚才在楼下拿房卡的时候,他主动跟我说话,我还以为是上来搭讪的呢。做咱们这一行的,遭遇的这种事情太多,都成本能反应了。”

    “他叫马一本,我一般称呼他马哥。”戴安澜笑道,“心怡集团的高级顾问,也算是集团的一位领导。或许你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你们华影的老板可能知道。或者……”

    戴安澜故意停顿了一下,故作神秘的把身子向前倾了一下,低声说:“或者,你们老板背后的老板,应该知道他。”

    晕……感情这货是个这么强悍的大人物?!

    华影的老板是个生意人,但这种行业的老板,一般都依附于一些省级以上的大枭,否则生意做不下去,也钳制不住那些大腕儿艺人。华影“老板背后的老板”,就是下江省的大枭何途。这个何途身为邱得用的嫡系人马,而且是邱得用亲自驻扎的下江省,位次近乎闽粤大枭向延年,相当于邱得用的御林军头子。

    邱得用集团中,卫疯子的地位毋庸置疑,极其超然。剩下的那些,其主要核心成员按照综合实力排名,相继是:

    “活阎罗”阎三更(邱得用亲随打手、已死在蜀中);

    “双子星”裘家兄弟(邱得用亲随打手、已死在晋中);

    “毒豺”柴玉关(上江省大枭、已死在“醉民”秋小白手中);

    “黑龙”向延年(闽粤大枭);

    “血手”何途(下江省大枭);

    “花和尚”花云平(安庆大枭、已死在吕奉笙手中);

    “铁锁拦江”姜永贵(两湖大枭、已死在阴妍手中)。

    能挤进这八个人的大名单,说明何途的厉害。如今八人之中相继死去了六个,只有他和“黑龙”向延年还在!于是,何途在邱得用集团中的地位更加显著。

    至于这何途,当然听说过马一本的名字,而且邱得用集团的核心成员没有不知道的。不为别的,就因为这货扒过邱得用的祖坟,这货的义弟又分别在下江、晋中、河东三次对抗卫疯子而保持生龙活虎。这样的一对组合在邱得用集团中的名声,甚至高于白家林等人。

    杨丽丽一听要到何途这个级别的人物,才“有资格”知道马一本,顿时对马一本的强悍心生畏惧。娱乐圈的人是不敢得罪地下大枭的,否则下场凄惨,这一点杨丽丽相清楚。前阵子有个一线男明星自以为翅膀硬了,结果勾搭了何途包养的一个小明星。没两天,这个男明星就坠楼身亡,对外只说是得了抑郁症想不开。还有一个女明星投靠了一个亿万富豪想当个金丝雀,对于华影的挽留不闻不问,以为自己找了个亿万富商就找到了靠山。于是第二天,那个富商就险些遭遇车祸而死。当那富商从医院里出来,当即就和那明星断绝了任何关系。至今,那个女明星还处于封杀状态。

    想到马一本可能是何途这个层次的高人,杨丽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人不可貌相,这个词汇放在这货身上简直是量身定做。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我对这个马哥好像没给好脸,他不会生气的吧?”杨丽丽笑问,心里面却有些没底。

    “没事儿。马哥就是个随和脾气,只要不指着鼻子臭骂,他一般不动火气。”戴安澜也笑了笑。但想了想之后,又自己摇头说,“不过,有时候飞哥即便指着鼻子骂他,他也不在乎。总之,是一个很特立独行的人物,不会为一般小事而计较。”

    今天,戴安澜可是帮着马一本说了一肚子的好话。而杨丽丽听了这句话,心里面也放心了很多。有些大枭不一定要结交,但必须保证不能得罪。作为一个外表光鲜但实则凄苦的女艺人,杨丽丽很懂得这一点。当然,对于马一本这个看起来相当不寻常的人物,杨丽丽也有些好奇。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马一本“办事回来”。大摇大摆走到门前,看到那保镖还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马一本笑了笑,忽然掏出了自己的一张名片递了过去,说:“兄弟,在下马一本。”

    那个保镖虽然是个壮汉,但此时也有些脸红。奶奶滴,刚才把马一本的名片扔进了垃圾桶,这个马一本肯定看到了。如今又送过来一张,简直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看到马一本的笑容,这个保镖讪讪的笑了笑,还是把名片接了过来。这次没敢扔,而是塞进自己上衣口袋),还礼节性的轻轻拍了一下。刚才戴安澜和杨丽丽的对话,这个保镖都听到了,知道马一本不是常人。

    马一本见名片终于被对方“笑纳”,于是拍了拍保镖的肩膀微笑入了房间,一副高人风范。

    保镖觉得,这货的幽默相当灰色。

    看到马一本进门,戴安澜起身说“请坐”。杨丽丽则有点别扭,但也善意的笑了一下。马一本如沐春风,高人风范越发昌隆旺盛,颇有些文成武德一统江湖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