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节

      “过分?”周东飞笑了笑,“这样的安排,对咱们可是有大好处的。”

    “好处我自然知道,凡事都听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跟个土皇帝一样。”清芳还是很有正义感的,而且对贺双明的印象一直不是太好,“可是海阳市的几百万市民怎么办呢?让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做市长,主持全市的经济社会发展,难道不算是儿戏?”

    周东飞笑了笑,搂着老婆只问了一个似乎不沾边儿的话:“要说和海阳几百万老百姓的感情,你觉得是你更加深沉,还是老爹更加深沉?”

    “还用问么,老爸几乎把海阳当自己的命来看了。即便提拔为副省长,他都有些不乐意。”清芳说。

    “是啊!”周东飞笑道,“既然老爹这么看中海阳,为什么听说贺双明担任海阳市长的时候,连一句反对的话都没说,你不觉得奇怪?”

    呃……是很奇怪!清芳这才想到,父亲在这件事上还真的没说一句话。

    “其实,老爹更乐意看到这种局面!不仅仅是他,省里面的几个大领导,都不反对,不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吗?”周东飞随即道破了其中的关键——

    李正峰的能力太强,太突出,以至于他在海阳主政的这些年,把海阳市的发展带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期,上了快车道。从河东省经济和社会事业的中流城市,短短几年发展为全省第二,甚至有了超越省城的势头。而只要按照他的这个路子走下去,海阳的明天会更有前途。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连其他地市的大批市委书记、市长都不得不佩服。

    但是,就怕新来一个强势的、而且自作聪明的主要领导,随意改变李正峰既定的路子。而能够到这个位置上的官员,一般还真的都有些个性,都有些自负自己的能力。所以,到时候要是经历了一番瞎折腾,说不定会打断海阳市这个高速发展的势头。事实上,换一任主要领导,就出来一套“崭新的”发展理念、执政纲领,在全国范围内几乎成了一个通病。似乎不拿出自己的一些新观点,就不能证明自己的思路超前、视野开阔。

    如今,新的市委书记陈洪是个老好人,管人行,管经济就弱了些。至于推上来的这个贺双明,在经济上更弱。这两人搭班子主政海阳,基本上不会改弦更张,依旧会沿着李正峰那些老的路子走下去。而偏偏如此,反倒更能保证海阳经济发展的政策稳定性。

    “省里面的狄书记、黎省长、方副书记,这都是万里挑一的人中龙凤,一个个都是百炼钢成绕指柔的官场能人。包括老爹,也是这样慧眼如炬的人物。他们这些省部级大领导都不管不问,你区区一个正厅级干部操哪门子闲心,嘿。”周东飞得意的笑道。

    “哦,‘区区’一个正厅级?”清芳笑眯眯凑到他怀里,似乎有点撒娇地说,“既然你都看不上眼,那就帮妹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呗。无非是个省部级的职位,你看着办就行。”

    “呃……”难度不小,周东飞笑着挠了挠头,“还是按你说的那样,老老实实做咱的‘土皇帝’得了,你就跟着做个皇后也挺好嘛,折腾啥啊。”

    “不是已经有了个‘皇后’了么?”

    祸从口出,周东飞真想扇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第331章 市长依附于布衣

    李正峰上任之后,同样没有做出什么“新举措”。他只是按照前任副省长宋秋山的既定思路,先按部就班的开展工作。就好像海阳的继任者没有能力超越李正峰,李正峰暂时也很难一下子理清头绪改变宋秋山的路子。宋秋山是一把好手,而且在这一领域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其能力是相当出众的。当然,更加务实、且手段刚硬的李正峰,肯定能够做出一番大作为,无非是暂时刚接手而已。

    这是一种政治上的成熟,远非那些一上台就高喊“几个中心、几个关键、几大工程、几项思路”的人更加稳健。就凭这一点,黎江也觉得自己选择的这个副手很不错,能帮自己挑担子、分压力。但黎江还是指出:今后的困难和压力可能还会比较多。虽然眼前的资金难题解决了,但还是要寻求一种新的思路,争取让交通、建设、水利等烧钱厉害的大建筑行业实现一个良性循环,一改如今这个拆东墙补西墙的不良状态。当然,这件事情是个大规划,急不得,黎江让李正峰心中有数,将来徐徐图之。

    李正峰赞同这个观点,循序渐进不温不火,这才是正路。并且表示自己争取一年破局、三年改观,算是一个总体的打算。黎江自然很满意,一来这是一个大动作,要说一年之内彻底改观的肯定都是夸夸其谈者。二来,三年后是省政府换届的时候,哪怕黎江不争取什么政绩,也要顾及一些成绩和脸面。当然,后面这个因素是心照不宣的东西,李正峰立军令状、黎江接受了,也就行了。真要是明说了,也就没了味道。

    而在海阳市,新任的市长贺双明却有些犯愁。在应酬了一番下属的祝贺之后,他最担心的还是今后的工作问题。以前李正峰主政,整个海阳的发展速度跟坐了火箭一样。如今的陈洪虽然是一把手,但在经济问题上似乎也有点不在行。要是两人都荒诞了,那么结局只能是更荒诞。想到这里,贺双明有点坐不住。人都想往更高的位置上攀爬,但到了一个超越自身能力的位置,就会真正感觉到高处不胜寒的味道。几乎是本能的,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大靠山兼政途恩公”周东飞。于是趁一个夜间,准备摆一桌约请周东飞出来。但周东飞说他贺双明刚上任,什么事都注意点比较好,所以还是在家里一起坐坐。不是在贺双明家,而是在周东飞的新家。既然是家宴,可见周东飞也是很给自己面子,贺双明不由得有些高兴。

    别人和市长吃顿饭觉得有面子,他这个市长和周东飞吃饭倒觉得自己有面子。不是他抹不过来这个身份变化,而是他压根儿就觉得周东飞是自己头顶的一个太阳。

    “周总,正峰老书记珠玉在前,那工作成绩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了。我这人多大的本事您最清楚,没上来之前心里头确实一炉子火炭烧得旺,可真要是到了这个位置上,心里头又总有些不踏实。寻思了好多天了,一直没有打开工作局面的新路子。”贺双明很实在的说。而且,海阳的高层圈子已经慢慢的知道了李清芳和李正峰的关系。马上要举行婚礼了,这件事迟早瞒不住,于是在经过李正峰同意后,周东飞前阵子也慢慢的把风放了出去。而贺双明这么说,也等于变相的拍了拍李正峰的马屁。

    周东飞笑了笑说:“你这不是自找不自在么,呵呵。你说以正峰书记的能力,放眼河东省的正厅级官员中,有几个能赶得上的?”

    “自然没有嘛。”贺双明依旧好话连篇,而且基本上是事实,故而说的更加脸不红心不跳,“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上级提拔为省领导了。”

    “既然他的能力强,而海阳在他的带领下也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绩,那就说明他的路子是很正确的,适应了海阳的实情。”周东飞笑道,“所以,你还非要搞什么新路子干嘛?萧规曹随,一样受人称道。”

    是啊!贺双明发现,自己前阵子被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思想给误导了,于是笑道:“明白了!明天我和陈洪书记商量一下,就说依旧按照正峰老书记的路子走下去。”

    “别啊!”周东飞笑道,“那么说多难听。你要说‘保证政策的稳定性,给海阳创造一个稳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政策空间’,这才对嘛。”

    “对对对,就是‘保持政策稳定性’,呵呵。”贺双明一乐。他忽然觉得,要是让周东飞这妖孽来做这市长,肯定比自己做的好。

    “开饭了,就知道谈工作,也不烦。老贺你今天多喝点儿,尽兴为主,但也别跟东飞比酒量,一般人儿都拼不过他呢。”李清芳从厨房把菜端了出来。不是很多,六菜一汤,标准的小型家宴。别看她出身富足人家,但和家庭决裂那两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一手饭菜倒还说得过去,这无疑给某妖孽平白增添了一些脸面。

    贺双明受宠若惊。先不说清芳是周东飞的未婚妻,哪怕单凭清芳自己的身份,就足够让他诚惶诚恐了。一个大部委正厅级干部亲自下厨,哪怕这菜就是白水煮萝卜,吃起来也别有一番味道。更何况这个极其年轻的正厅级干部,早晚还得更上一层楼——年龄在那里摆着呢。于是这个堂堂市长竟然不由自主站起来笑道:“还得让李巡视员亲自下厨,真是添麻烦了。”

    “这里没啥巡视员,今天我就是你们俩的勤务员。”清芳给足了周东飞面子,而后亲自打开了一瓶儿国窖,又给贺双明斟满,“别给东飞省钱,多喝点儿,他这人就是个土财主,比咱们这些吃死工资的肥多啦。”

    “我自己来,自己来!”贺双明简直有点吃不消。不过他也暗叹周东飞真厉害,硬是把一个正厅级的暴力警花调教得跟小家碧玉一样。

    周东飞笑而不语,知道这是清芳在给自己面子。男人在家哪怕整天跪搓衣板儿,当着外人也要留一些颜面。这一点上,清芳比她母亲杨思思强了百倍。

    由于清芳的介入,而且特别的低调,使得贺双明更加觉得自己成了周东飞最可信赖的人之一,于是这酒喝得起兴。当清芳敬了两杯,吃点饭菜说是回卧室休息之后,贺双明又乐颠颠的喝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和周东飞消灭了那瓶国窖。不得已,周东飞又开了一瓶儿。

    “老贺,你也知道我的身份。说句实在话,跟我交往是不是有些担心?”周东飞直言不讳,笑得很纯洁。“这是家宴,没有外人,所以我今天说话也直白了点。”

    这话确实够直白,贺双明有点出神,随即笑道:“没有!于官场,飞哥是明白人;于社会,飞哥是仗义人。我这人的斤两,自己最清楚。飞哥屡次出手相助,把我托到了现在这个位置,真有古侠义之风。多谢之类的废话不说,我敬飞哥一杯,都在酒里头。”

    不自觉间,“周总”的称呼也变成了“飞哥”,使得贺双明似乎更加融入到了周东飞这个圈子里。

    周东飞喝了这杯酒,说:“不用说什么感谢,我现在也把你当自己人来看。不过今天我对你明说,假如真的有所顾虑,其实完全不必要。我是个生意人,为非作歹的事情可能做一些,但不过分。另外我还是个现役军人,正儿八经的上校军衔,曾经的大校。要是我有那个想法,肩膀上扛一颗大金星,不难。”

    晕!以前贺双明还不知道这一点,或者说没资格知道。在海阳的官场中,当时也只有李正峰和严文辉等寥寥数人知道。而现在,贺双明有了知道这个秘密的资格了。所以,贺双明对此也非常震惊。

    “军官!”贺双明的手一抖,他哪敢想一个超级大枭,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层身份。

    “所以今后你本本分分做你的市长,我不会给你添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事实上,我也懒得干预官场上的事情。即便是商场上做生意,也不会搞得太离谱。”周东飞笑道,“或许有些时候需要你配合一下,仅此而已。”

    “我这人没啥大本事,但知道好歹。飞哥这么说,就见外了。”贺双明笑的很开心。以前他还担心自己和地下大枭交往过密,会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现在,这个顾虑彻底消除了。虽然以前他和豆浆公韩超也有些交情,但毕竟不直接,而且当时他还只是一个电视台长,受瞩目的程度不高。

    “还有一点,”周东飞说,“我那老丈人把海阳弄成今天这个地步不容易,他也把海阳当成自己的命来看。所以你好好干,别把这个大好的发展机遇给耽误掉。别的不说,至少保证安安稳稳的做到退休,也给自己留下一届清名。至于临退休前,能否弄到一个副省级的虚职什么的,咱们再从长计议,我也不敢打什么保票了。”

    最后一句似乎是随意一说,就画出了一个大馅饼儿。贺双明的手一抖,杯中酒险些溅了出来。

    堂堂一个市长,似乎依附于一介布衣。周东飞在海阳的掌控力,自从李正峰离开之后便渐渐开始。

    第332章 天下无敌马一本

    贺双明感激涕零,说了一肚子掏心窝子的话。当然,后来话题已经脱离了政治,贺双明说要帮着飞哥和清芳弄一个场面点的婚礼,争取让市政府的领导都去祝贺捧场,但周东飞笑着说不必。有主要领导来了,就已经显示出能量了。要是全都拉过来,反倒有点张扬的味道。而且新的政府班子刚刚组合,不能在外界落下这么一个不好的形象。

    通过这件小事,贺双明也真的感觉到,周东飞这样的处事态度,确实不会指使自己做一些难办的事情。

    “不过有件事你要上心帮衬一下,也关系到海阳市的形象。”周东飞说,“第二届全国影视娱乐业高峰论坛马上要召开了,就在咱们海阳。你以前搞电视、搞宣传,对这一块儿刚好熟悉,所以多下点力气。所有的费用还是心怡来出,政府多配合一下,声势上也弄隆重一些。”

    “没问题!”贺双明很爽快地说,“这也是海阳市的一个大事,必然会不遗余力的。”

    放在省城,这件事连省长都重视。那么把论坛移到海阳的话,更是最近的头等大事。

    ……

    第二届高峰论坛持续三天,结束的次日就是周东飞和清芳的婚礼。日程安排的很紧凑,主要还是想着让婚礼热闹一些。比如那些省领导、大明星什么的,在论坛结束当天住一晚,第二天就直接参加婚礼了,无须人家再跑第二趟。

    而这次的高峰论坛,显然规模大了不少。因为在芸芸的总体主持下,心怡华亚的总经理方燕绫使出了浑身解数,竟然一下子邀请了四十多家影视娱乐业企业参会,影响力更加扩大化。

    特别是随着《妖孽保镖》的海外热播,使得方燕绫结识了不少境外影视企业。这一次,连岛倭国、高丽国等东亚国家的一些影视娱乐企业,竟然也被邀请到会。其中,还包括鼎鼎大名的岛倭国skyhigh等公司。

    方燕绫端坐在周东飞的办公室里,一身简洁的职业装。自从周东飞整顿了心怡华亚的风气之后,方燕绫带头儿一改装束上的泼辣大胆,一个个都安分了起来。两条秀美的小腿交叠着斜放着,很规矩。

    “什么,连她也来?”周东飞看着应邀参会的名单上,一个很扎眼儿的岛倭国女人名字——波多野依。

    方燕绫走到周东飞身边,一看这个名字便笑道:“就是个岛倭国的一线明星,不至于让您这么吃惊吧?您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哟。”

    “你不知道的。算了,忙你的去吧。”周东飞想了想,随即给心怡大酒店的总经理卓卓打了个电话,说是对一个叫波多野依的岛倭艺人,要将其住宿招待条件稍稍提高一些。

    波多野依,岛倭国一线明星,签约于岛倭国skyhigh公司。但是根据暗影的资料,这个女人还有另一层身份——岛倭国皇室极有可能的未来成员。据说她和岛倭国皇太子关系密切,有可能成为太子妃。之所以说“有可能”,是因为岛倭所谓的天皇并不认同太子和她的交往。虽然这个国度的风气放得开,但事关皇室尊严,还是不希望皇太子迎娶一个女艺人——而且是曾经的av片艺人。但据暗影的调查,似乎皇太子和这个女人之间有种很难割舍。一旦形势发生一些变化,这位波多野依还真有可能入主皇室。

    虽然周东飞对于这个国度很反感,但牵扯到两国之间的交往,也就不能不慎重。只不过波多野依暂时没有准太子妃的身份,周东飞自然也不声张,更不必向政府汇报这件事。

    当然,波多野依的出现只是一个偶然现象。来参加论坛的人物中,还是以本国艺人为主。

    至于政府方面的人物,开幕式的时候由副省长李正峰做开幕词。本来李正峰不分管这些,但考虑到李正峰对这里的熟悉,故而省政府班子派出他为代表。至于真正处理大小事务的,还是那个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姜澜。而真正的压轴戏,应该是在闭幕式上。因为黎江省长说,他会亲自过来参加闭幕典礼。但周东飞知道,多半是黎省长想顺便多留一天,以私人身份参加周东飞和清芳次日的婚礼。这件事不必明说,到时候挽留一下自然就知道省长具体的态度。

    论坛开幕的前一天,整个海阳真的有点震动了。因为来的大导演、大明星太多了,甚至首次出现了境外明星。比如那波多野依,由于经常出演一些大尺度、高限制级的电影,早就为国内不少雄性牲口所熟知。这一次,大家算是大饱眼福。

    当然,更加大饱眼福的是自封天下第一纯洁的马一本。这货依旧是那个该遭雷劈的狗舔头,脚底下的皮鞋越发的明亮。更要命的是,这个原本全无一点气质的家伙,竟然也该换了一身西装。而且,这货是花了大价钱,购买的一套以彰显优雅气质而闻名的法国著名时装品牌纪梵希。

    优雅?优雅你妹哟!周东飞摇头叹道:“一本,只要是一百块钱以上的衣服穿在你身上,正牌也成了冒牌了。真的,你穿起来真有点扯蛋。”

    “戳,不带这么打击人的……”马一本原本高昂的兴致被打消了一半。本来他还想着装裱一下形象,指不定就能弄上手一个二流明星呢——岛倭国的更好。现在倒好,谁见了自己这一身衣服,谁就会和周东飞那货一样,大骂一声“扯蛋”。

    唯一一个没有这么说的,是心怡大酒店的现任总经理卓卓。马一本笑眯眯贴上去问:“妹儿,他们那群犊子都说哥这身打扮扯蛋,你说呢?哥怀疑他们是红果果的羡慕嫉妒恨呐。拉风的人物不能靠近同类,否则会被嫉妒的眼神秒杀得体无完肤,悲剧呐。”

    卓卓才不在乎这货,虽然貌似这货的级别比她还高了一点点。上下打量着这货不伦不类的打扮,撇了撇嘴就要离开。马一本今天第一次遇到一个没有骂自己扯蛋的,自然心情大好。但伸手一拉,却被卓卓一巴掌拍开。“瞧你这行头,不伦不类的。”

    “不伦不类也算是种个性,总比扯蛋的评价高了点,嘿。”再受打击的马一本讪讪笑了笑,自我解嘲。不过猛女卓卓耸了耸肩,扭头说:“不是不想骂扯蛋——姐连蛋都没有,扯毛啊!”

    再次遭遇蹂躏,卓卓飘然离去。身后的马一本咬牙切齿,心中猛唱“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

    不过,坏心情只是暂时的。只要有美女走进视野,马一本老兄的贼眼珠子就会比狼还猛烈,一腔子的郁闷被横扫一空,拨云见日——真他妈渴望“见日”哟!这货目不转睛的看着女明星们的妙曼,暗叹着自己依旧唱着单身情歌。就连自己那老实巴交的义弟吕奉笙,竟然都弄到了一个挺不赖的大娘们儿了,而且是俄罗斯进口货,味道十足。虽然有那么一点出口转内销的痕迹,不过基本特征还是俄国老毛子那人高马大野味十足的基本面,相当惹火。

    更要命的是,自从吕奉笙把尤利娅带回家,惹得老娘马老太太笑不拢嘴。这老太太等孙子等得望眼欲穿,如今见到自家终于有了块地,结出仨俩玉米棒子自然是指日可待。而且,杂交有利于基因改良,这可是科学已经证明了的。于是,吕奉笙在家中的地位陡然拔高,尤利娅更成了一个相当受宠的外国儿媳妇。

    相比之下,颗粒无收的马一本已经处在了一个相当悲惨的境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念已经深入马老太太的思维模式,仿佛这马一本已经沦为了一个砸祖宗招牌的悲催货。时不时说句话,就会被一腔不自在的老太太一句话呛回来,那日子简直没发过。

    人比人气死人,于是马一本这才抖擞起了精神。不求质量,不求数量,先他娘的弄一个说得过去的,搪塞一下老娘那边。

    又一个女明星来到了心怡大酒店,身材相当火爆。坐在大厅里的马一本咽了口吐沫,目不转睛。

    此时,周东飞正和清芳挽着手站在不远处。看到马一本那丢人现眼的表现,清芳笑道:“想女人想疯了的家伙,你有空儿也帮他介绍一个女朋友。”

    “开啥玩笑。”周东飞一头冷汗。这难度大的,还不如让他去灭了联起手的邱得用和卫疯子呢。

    这时候,马一本看到周东飞和清芳似乎无意瞥了他一眼,于是急忙起身跑过来,指着刚刚过去的那个女明星的背影说:“飞哥你还记得不,这妞儿屁股上有一颗美人痣呢。偏偏喜欢穿丁字裤,就跟炫耀那颗美人痣一样。”

    娘嘞,长屁股上的也叫美人痣?!

    我戳!周东飞尴尬的看了看清芳,发现清芳的眼神有点想杀人,面色微红。

    其实,周东飞确实知道这女明星屁股上有个痣。当初马一本弄来那一全套影视圈下流视频,这女明星就身陷其中。马一本自然一集接一集的、不厌其烦的看了七八遍,而周东飞多少也看了那么一两遍——比马一本纯洁点。

    本想解释是因为那些视频才看到这些东西的,不过马一本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就又兴奋了起来:“飞哥你瞧,大美人儿张xx也来了!戳哦,她小肚子上还有一颗大树纹身呢……”

    “滚犊子!”周东飞尴尬的说,“老子哪知道你说的这些,擦!”

    “装纯!小心装b遭雷劈、装纯遭人轮!”马一本撇嘴,很看不惯周东飞的道貌岸然,继续爆料:“那次还是你说的,这妞儿的大树纹身最妙之处,是树根下刚好有片‘草地’,浑然天成,极有艺术效果呢……”

    周东飞抓狂了,砰然一声将马一本一脚踹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而后马上转身向清芳解释。不过暴力妹妹已经哼了一声,红着脸蛋儿杳然走开。

    周东飞恶狠狠瞪了一眼马一本,心道满脑子装满了这种思想的家伙,天下无敌。

    第333章 马一本也有春天

    当周东飞还站在清芳面前,苦口婆心申辩自己无罪的时候,马一本的视线又转移了——杨丽丽!马一本眼睛一亮,乐的不行。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