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节

      “妹儿,你要扯到啥时候,耳朵都肿了……”某货欲哭无泪。

    “喊姐!”暴力妹妹呲牙咧嘴。

    “宁死不喊!”

    “那就死!”

    “姐……”

    小样儿,看治不了你!暴力妹妹貌似志得意满拍了拍手,其实心里头还是有点憋屈。她知道周东飞这样的男人,管是管不住的。一竿子捅到底来个鱼死网破不是上策,留点余地牢牢掌握主动权才是根本。当然,想到外头的莺莺燕燕,一股子委屈是少不了的。所以当某货扭过脑袋偷偷看的时候,却见刚刚获得一场完胜的暴力妹竟然有些失神,眼圈儿一红就啪嗒啪嗒落了些金豆子。

    “咋了宝贝儿……”

    “想起当年的模范丈夫陈世美了,羡慕他老婆!”暴力妹妹收起心思,叹了口气就坐在一旁不再言语。今天这样的“盘账”,她只会做这么一次,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回。至于某人能不能做到,就只看天意和人心了。

    “别羡慕,陈世美那货跟哥比,那就是直接被秒杀的垃圾。”周东飞笑着帮她抹了抹泪儿,情绪也随之有点低沉,想了一会儿才说,“怕哥跑了?”

    “人跑了,能在报纸上发寻人启示;心跑了,可就找不回来了。”

    “人不跑,心也不跑,一直就围着老婆转,直到翘辫子转不动为止。不信?要不哥写个保证书发在《海阳日报》上?”

    “保证书不靠谱儿,拉个勾儿吧……”暴力妹妹出奇温柔的伸出右手小指。于是,一对大龄青年上演了一幕堪称滑稽的拉勾儿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想什么呢?”周东飞问。拉勾儿工程顺利竣工,却不见暴力妹妹的手松开,依旧悬停在那里。

    “想起江南小孩子拉勾儿时候,哼唱的一个小调儿了。”暴力妹妹有点失神的说。

    “哪个?”

    “连接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暴力妹妹似乎在轻吟浅唱,一字一句直入心底。

    “不用等三年。啥时候你走了,留给哥一天的时间写遗书、弄墓志铭,再跟儿孙们喝一场散伙酒,第二天就去找你。黄泉路上色鬼多,我家老婆如花似玉哥不放心。”

    周东飞话不着调儿,但从神色上看得出是认真的。清芳心弦一动,闭着眼睛就躺在了他的怀中。不想说话,就想着沉醉在某货那如同生死誓言的情话之中。即便是骗死人不偿命的鬼话,那也认了。

    认它一辈子,头也不回心甘情愿。

    “娘子,天色不早,该歇息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套套空对月。”大约半个小时后,如雕塑一般的周东飞终于晃了晃身子,手中拿着一盒套套贼贼的笑。

    “讨厌。别动,让我再躺十分钟。”

    “嗯。先酝酿一下气氛,喊声老公听听。”

    “..老..公..”

    “不够甜,再来一次。”

    第329章 装b肯定遭雷劈

    第二天一早,太阳公公露出一个贼纯洁的笑脸,偷窥到了某个小别墅二楼卧室里的一对干柴烈火。

    其实周东飞已经醒了半个小时了,却没忍心打搅了熟睡中的清芳。自己昨晚太作孽了,简直就像是风婆雨师,搞得狂风暴雨肆虐到了凌晨两点,也不管娇花嫩蕊可堪承受。还好,暴力妹妹的承受能力相当坚强,而且悟性也高,渐渐就有了些驾轻就熟兵来将挡的本事。期间一次,甚至险些来了个反客为主。记不得梅开几度了,一会儿要查一查盒子里的套套数量才能知道,估计存货不会多。幸亏自己算是有钱人,要是工薪阶层这样子疯狂消耗,那么套套消费就成了每月的一项重大支出了。

    清芳的睡姿向来恶劣,一条如玉的长腿搭在周东飞的小腹上,无情压迫着昨天的作案凶器。都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事儿还真准,所以某货只能稍稍挪了挪那条勾魂摄魄的腿,强忍住再度升腾的火气,暂作一小会儿的出家人。但是那只手不甘寂寞,轻轻握住了胸前一团软玉娇莲。可悲的是,握不住。大则大矣,更妙之处在于那柔和线条的美感,简直就是一对埋没英雄气的温柔乡。这是女人的天赋,也是男人的幸福,周东飞暗叹自己命好,上辈子肯定没少积德行善。

    终于,大美人儿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自己这恶劣的睡姿,丝毫没有害羞的觉悟,反而把脑袋埋在他怀里轻轻的蹭了蹭。一只玉手轻轻探下去,抓住了作恶的尘柄,软软的笑骂了句“坏人又想使坏”。于是受到鄙视的某货立即翻身上马,提枪再战。一床不扫,何以扫天下,很有些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

    顿时,一种刚猛刺入了粉红色的泥泞之中,尽情索取那世间罕有的销魂。依稀有了些小少妇气质的清芳,扭动之中带有三分羞涩。只有她,才能驯服上面这头疯狂折腾的大牲口。

    终于云雨渐歇,清芳穿了衣服就亲自下厨做饭去。清芳妹妹好就好在这里,虽然性情暴力,但知道家庭里的基本男女分工,乍一看简直就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小良家。看着那扎着一条围裙的娇媚背影儿,某货极不纯洁的想到了岛国片儿里那些勾魂摄魄的娇俏小厨娘。唉,温柔乡是英雄冢,古人诚不我欺也。

    “啪!”早餐端了上来,被一双玉手稍稍用力的放在了周东飞的面前。“讨厌!要看晚上给你看,白天不能这么色咪咪的。贼眼珠子跟扫描仪一样,能把人膈应死。”

    “谁叫我家娘子这么销魂了,一辈子都看不够,嘿。”

    ……

    当天上午,两个人都没有去各自单位工作。清芳请了婚嫁,部领导给的假期也很长。毕竟她的工作本来就有些时间上的不确定,或许大年三十也要加班,又或许连续十天半月的风平浪静。而且,她的工作忙碌时间段,隐约和周东飞有些暗合。很明显,地下世界要是出现了大麻烦,清芳才需要出动。而那种大麻烦一旦起来,身为一方绝对豪强的周东飞也会牵涉其中。

    要忙一起忙,要歇着就一起歇着,这情形简直跟在床上有点蛋疼的类似。

    周东飞惬意的躺在别墅小院的一张藤椅上,身体有种说不出的舒缓。这货的身体强壮简直就是一个大牲口,浑身精力无穷,却还没事找事儿的让小娇妻给自己揉捏肩膀,美其名曰“身体不累心理累,美人儿请给捏捏背”。

    清芳娇嗔笑骂,说这货作死。但这货乐颠颠享受着那份舒爽外加温柔,志得意满的拨通了一个电话——打给省长黎江。海阳市能够直拨省长电话的人,应该说两只手肯定能查过来。要是被海阳官场的一些家伙们看到这一点,肯定惊为天人而后匍匐在地哭诉“好汉收编小弟吧”——除了李正峰。

    “听说你小子要结婚了?恭喜了。”黎江省长不会开口就问钱的事,那就太低级趣味了。“提前一到两天跟我说一声。要是有时间,我可能去喝你的喜酒。当然,不是以省长的身份去,而且以叔伯长辈的身份,呵呵。”

    “那可是天大的面子!”周东飞笑着,“不过到时候称您为黎叔,您可别拍我板子,给小鞋穿。咱还想在您手底下,安安分分做个小良民呢,嘿。”

    这货就地打滚儿,顺杆儿爬。

    黎江官场人场身经百战,自然当即摸透了这个妖孽的鬼心思。不过他打心眼儿里也有些喜欢这个年轻人,于是笑道:“按年纪,估计该喊黎伯,而不是黎叔,呵呵。”

    得,成了!有了这句话,以后只要不是官方场合,那么周东飞便可直接称呼一声“黎伯”。官场上最在乎眉眼高低,同样两个人站在大领导面前,一个恭恭敬敬地喊职务,一个肆无忌惮地喊叔伯,那么远近亲疏一目了然。寻常一个市委书记、市长什么的,要是遇到一个敢喊省长为伯父的人,肯定要小心谨慎的应付着,将之奉为上宾。

    看到黎江这么给面子,周东飞一咬牙,干脆违背了李正峰昨晚的建议。李正峰让他给黎江拿出六七十亿就行,最多七八十。但周东飞权衡一下,还是如数交代为妙。

    “伯父,那天您给我下达的任务,幸不辱命了。”周东飞笑道,“一百个亿会在三个月内全部到账,目前已经有三十五个亿堆在汇通银行的海阳支行,全现金,您什么时候调用?”

    电话那边的黎江稍稍一愣,饶是他被官场磨砺得毫无棱角的心境也起了一些波澜。短短不到一个月,竟然真的弄齐了如此庞大的一笔巨资。黎江本来也没打算周东飞能够如数凑齐,能弄出个七七八八也就了不得了。到时候其余的一些缺口,再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凑一凑。这倒好,周东飞竟然真的搞定了,快刀劈豆腐毫不拖泥带水的,爽快的要命。黎江甚至有点后悔,早知道这货有这么大的能量,干嘛不张口向他借一百五十亿。

    “好好!”黎江连说两个好,笑道,“年轻人不简单,有气魄而且有能力。这一次,你算是帮了政府一个大忙了。嗯,要是不麻烦的话,这笔钱尽快划拨是最好。各地高速路上的工程跟大旱的黄土地一样,每次三五个亿拨过去根本不解渴,一个个闹腾的厉害。”

    “那好,争取银行下午下班前办妥。三十五个亿,一次性拨过去。”周东飞爽快的说。

    下午,这笔钱一旦拨出去,在省政府手中过了一遭,就成了政府财政支出的建设资金。那么钱世通积累了大半辈子的黑钱,顷刻间就干净得不能再干净。周东飞损失了这一百个亿所能带来的潜在经营效益,却保证了今后这笔钱能够花得安安稳稳波澜不惊。

    随后,周东飞给汇通银行海阳支行的美女行长李冰冰拨通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一声知性美女特有的诱人声线:“飞哥有啥安排?”

    其实钱刚到户的时候,就有银行高管向李冰冰汇报了,说是一笔巨款汇了过来,相当惊人。李冰冰当即给周东飞打了电话,笑称难怪最近没有飞哥的消息,原来是去挣大钱了。

    这次再一拨通电话,李冰冰当即对这个大储户笑道:“飞哥可是我的财神爷了,不会是又要存大钱了吧?”

    “不存了,怕你赖我的银行利息,到时候真的赖掉不给了,哥又不舍得拍你屁股,只能认吃亏,嘿。”周东飞笑道,“下午要把这笔钱汇出去,麻烦你提前准备一下。”

    “要是允许妹子赖掉你那些利息,就是让你拍两下也是可以考虑的嘛,嘿。”李冰冰笑的灿烂如花。

    一想到自己的大手在李冰冰那妖娆挺翘的小屁股蛋子上拍落,那手感肯定销魂蚀骨。不过想到昨晚清芳的三令五申,以及那恐怖的不平等条约,这货还是老老实实了下来,讪讪笑道:“你嫂子就在哥身边儿呢。有啥悄悄话,咱晚上偷偷联系。别发短信,容易留下罪证,嘿。”

    电话那边,当即传来了扑哧一笑的声音。清芳在背后也露出一个笑容,但双手却不抓骨头只抓皮,揪住那么一点点,力道十足。于是某货呲牙咧嘴,找个理由就匆忙挂了电话。

    “跟她还有一腿?这次姐可真走了眼了,竟然没看出来嘛。”清芳半是威胁,半是敲打。因为周东飞和李冰冰确实没发生什么,这也就在暗喻,清芳对这货的“其他事情”很清楚。

    周东飞得意洋洋的笑道:“那是。不过这小娘们儿味道不咋地,缺乏我家娘子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祸国殃民倾国倾城的吸引力。上次咱‘遭遇’了一下,完了事儿就匆匆跑开啦,没啥可留恋的。哥的境界太高了,境界呐!”

    太装b了,说得跟真的一样。

    此时,周东飞的手机忽然响了,有个短信——李冰冰发来的。清芳抢过来打开一看,当即笑眯眯的塞回周东飞的手中,一股磅礴杀机充斥着整个院落,简直就像是天魔下凡。“看来说得还是真的,姐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

    周东飞一看那短信内容,顿时泪流满面——

    “哥晚上真的有空儿?上次你走那么急,一点都不顾及人家的感受,今天必须补偿人家!”

    太他娘的巧合了吧?其实,哥真的是开玩笑啊!

    装b遭雷劈啊遭雷劈!

    “李冰冰你个小妖精,不把你真的就地正法,哥就枉背了这么一个大黑锅啦……啊呀呀……别拧耳朵,疼死啦……”

    第330章 覆雨翻云一手遮天

    没过了几天,河东省官场就爆发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地震。

    原分管建设的副省长宋秋山向省人大常委会提出辞呈,获得批准。当天,又通过了一项任命:任命原海阳市委书记李正峰担任副省长!

    李正峰在河东官场的名气不小,但多半来自于那个刚正不阿、坚守原则的“李老实”名号。这一点虽然被不少同僚佩服,但也被认为是他官途上的一个致命软肋。过刚易折,这样的一个性格放在官场上应该算是一个缺陷。但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众多实力者当中脱颖而出,一下子跻身上位!这一点,令不少人大跌眼镜。

    而且一般提拔者多是先分管文教卫等不疼不痒的行业,说是先适应一下、上上手。而李正峰一上来就分管着一大堆烧钱的“实际性”行业,这更让人揣测他的能量。

    当然,海阳作为这场震动的核心,受到的冲击更大。上次李正峰连市长位置都岌岌可危,险些被调到省里当什么清水衙门的厅长。这倒好,一转眼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正厅级干部再度提升,一般能到省人大或省政协挂一个副省级的虚职,得到一个省部级干部的名头和待遇等着退休,就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而李正峰竟然是实打实的副省长实职,而且分管的权力相当大。

    既然已经成了省政府领导,李正峰的海阳市委书记职务当然也被省委给免了。不出意外的是,原来的市长陈洪顺利从二把手变成了一把手。对于其中的缘由,陈洪还是有所感知的。但他当然不会说,这是忌讳。哪怕有确切消息来源也不能说,何况他现在也仅仅只是猜测。

    但是接替陈洪市长位置的人选,则一下子更让人吃惊不已——贺双明!

    这个人物,两年前还是广电局长兼电视台长。后来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某妖孽得意洋洋)一路亨通,先是接任了宣传部副部长之位,随后顺利接任部长职务。宣传部部长是市委常委,正儿八经的副厅级,排名甚至在一般副市长前面。

    市委常委距离市长,确实只是半步之遥。想当初刘子健也只是市委常委,甚至要一举冲击市委书记的宝座。但真要是从常委一下子变成主要领导,其中的难度大得要死。以刘子健和陆建明那种能力,处心积虑的多长时间,使用了多少见不得光的手段,最终还兵败如山倒呢。

    更重要的是,贺双明没有县市一级的基层领导经验,同时也没有在市政府内担任过职务,等于是没有任何相关经历。所以他的脱颖而出,更显示出一种一骑绝尘的味道。

    至于真正的原因,还是少不了周东飞的影子在背后晃动。无论是他担任宣传部副部长、部长,还是这次跻身市长宝座,都有高人的策划指点。这个高人,就是周东飞。

    这一次,周东飞提前把贺双明叫过来,让他“打点打点”上头的“关系”,以备“不时之需”,免得变化突然而措手不及。话说得隐晦,但贺双明当即就听出了其中蕴含的庞大机遇。

    不过,贺双明自从“被周东飞提拔”起来之后,真的有点转性的味道。不该贪的不贪,不该占的不占,一路走来安安稳稳风平浪静。因为他只想熬到一个退休年龄,不想犯那种临下任前猛捞一把、却被一竿子打死的低级毛病。

    所以,贺双明手中没有什么财源可以“打点”上面。

    倒是周东飞无偿资助了他一些,但告诫他“主要还是感情联络为主,让上头知道你的存在就行了。”

    如此莫测高深的话,让贺双明更加惊为天神。心道飞哥可真不是人,是他娘的逆天级的妖孽,是地下组织部长呢!

    事后,周东飞确实力挺了贺双明一把。他先是和黎江稍微提到了贺双明,而后又向省委副书记方牧推荐。方牧不太熟悉贺双明,但也稍稍做到了心中有数,知道海阳有这么一个人物。随后,周东飞亲自联系了省委组织部长郑晓光,做出了不少的“牺牲”。等到确定海阳市长的时候,郑晓光就推荐了贺双明,而省委的三个领导也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于是到李正峰离开、陈洪改任书记的时候,贺双明出人预料的一举夺魁。

    其实要是论能力,贺双明别说和李正峰比,哪怕和陈洪相比也差了不少。要是比品德操守,现在的贺双明虽然比以前大大改观,但也不能称之为出类拔萃。周东飞之所以力挺他、把他托上了市长的宝座,自然有周东飞自己的想法——

    海阳是梅姐集团的老巢,经济势力中心所在,也是周东飞等人活动最频繁的地方。所以,周东飞要确保这个地方的每一任主要领导,都能和自己建立亲密无间的关系,便于今后很多事情的运作。当然,要是像贺双明这样的,建立的关系会更加稳固。因为离开了周东飞,贺双明在官场上几乎寸步难行。所以,他必须完全依赖周东飞。或许一般政务上不需要询问周东飞的意见,但只要涉及到周东飞、以及梅姐集团利益的时候,贺双明必然会听周东飞的意见。

    也就是说,堂堂的海阳市长,几乎成了周东飞的代言人!

    当然,早在电视台长位置上就已经等着退休、但官瘾极大的贺双明,这次对周东飞真是佩服到了骨子里。他感觉着,周东飞就是自己的人生贵人。有人说,人这一辈子遇到一个贵人、得到贵人一次重要的提携,这辈子就享用不尽了。而周东飞几乎是连番提携不松劲,让他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县级干部,一路攀升到了自己做梦都没敢想过的高度。这样的贵人,值得他一辈子感激涕零。以至于当初周东飞踩伤他一只手的事情,都被他主动淡忘了过去。要是换做其他人,知道一只手能换来一个市长的宝座,估计宁愿奉献出两只手。

    至于新任市委书记陈洪,由于对周东飞知根知底偏偏又如同雾里看花,于是对周东飞更是礼敬有加。周东飞能联系省委书记,一个电话能打给省长、省委副书记,和刚刚崛起的副省长李正峰是翁婿关系,和公安部巡视员是两口子,能直接运作一个市长荣登宝座……这样堪称恐怖的政治实力,让陈洪见了周东飞的时候,简直像是供奉一尊大佛。更加形象一点的比喻,就像是古时候地方官见到了大纨绔、大衙内。

    以前有李正峰在,周东飞没法尽情的折腾。如今铁面包公的老丈人一走,放眼海阳谁能制约这个妖孽?

    覆雨翻云,一手遮天。如今的海阳,政治生态发生了微妙变化。

    不在其位而谋其政,这才是大枭本色。

    床头上,清芳也问周东飞,说把贺双明这样的人推上市长的位置,是不是过分了些、儿戏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