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节

      专家组组长说:“你们也不要太有压力,毕竟李清芳同志是地下世界问题工作的顶级专家,这一点连部领导都是相当认可的。之所以向你们通报第四行动队的成绩,是为了让你们明白:只要有毅力、肯想办法,再难的工作也能完成!一句话,办法总比困难多!”

    李清芳这个典型摆在这里,三个队长也无话可说。可是你这专家组长站着说话不腰疼,还要我们“不要太有压力”。开玩笑,能没压力吗,简直是鸭梨巨大啊!这工作刚一起步,就被人家甩开了十万八千里。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李清芳再度回到启御的园林别墅,此时周东飞正在和启御商量对策。这次的事情很大,连部都震动了,可见性质之严峻。而目前周东飞最关心的,是邱得用究竟勾结了哪家境外势力。本来邱得用手下以“刀魔”卫疯子为首的那票猛人,周东飞已经基本掌握了。但此时突然蹦出来一个“境外势力”,却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其实正如宁有信所言,邱得用的实力虽然强大,但也不足以和钱世通火拼之后,冒着钱世通的反击、梅姐集团的窥视,再和启御集团大干一场。所以,他才会借助外力。

    但是,这个外力究竟是何方神魔?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启御一向缓和的眼神凌厉了一下,随即又平复了下来,淡然说道:“邱得用的地下生意之中,似乎和岛倭国联系比较密切。不知道他此次借助的境外势力,会不会来自那个地方。”

    岛倭国?周东飞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心中却似被一根钢针刺痛。

    “岛倭国最大的地下势力,是‘押苦扎’。”启御说,“这是一个很久远的组织,但只是形式上的松散同盟。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当属其中的第一派别‘玄洋社’。据说,邱得用和这个玄洋社交往很深。说不定,就是玄洋社的人来帮他?”

    押苦扎,是岛倭国最强大的地下组织。这个名字来源于街头纸牌骗术,指的是在“花扎”纸牌赌博中,拿了一手8(押)、9(苦)、3(扎)组合成的臭牌,渐渐引申为“没用的东西”。但就是这么一个破名字,却随着它成为地下势力的名称,而越发响亮了起来。

    表面上,押苦扎崇尚锄强扶弱的侠义精神。但其实质上,却往往具有强烈的武士道和民族主义色彩。而且随着时间的变迁,鱼龙混杂,整个组织也彻底沦落为一个乌烟瘴气的超级团体。

    至于这个“玄洋社”,则是押苦扎之中最大的一个派系。由一百多年前岛倭国的超级大枭头山满创建,历经多次打击却生生不息,简直就是一颗割不掉的毒瘤。而且随着实力的积累,玄洋社聚拢的高手越来越多。他们一方面为社会要人提供安全保护,同时又为该国的政治野心家充当爪牙,势力相当庞大。

    甚至当初战争时代,这玄洋社还充当了岛倭国侵略军的急先锋,在沪海滩建立什么黑龙会,张狂一时。若不是当时国内地下大佬们联手一致,估计还真的很难对付这个爪牙狰狞的家伙。

    “玄洋社,势力相当强劲呵!”启御负手叹道,“要是邱老太监这次真的联合了它,那么咱们面临的压力可不小。”

    李清芳瞪大了眼睛问:“咋,连老爷子都对付不了他们?这些畜生,敢来就把他们打回去就是了。嘿,东飞可是很能打的。”

    “哪有这么简单!”周东飞打住了李清芳的小白式发问。而眼神之中,爆发出一股浓烈的仇恨情绪。

    第268章 龟首正雄

    其实,周东飞也知道这个玄洋社。而且,全世界地下世界高层中,似乎都该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初,周东飞的师父老妖怪就曾说过一句话:若是秦缺、卫疯子遇到了玄洋社的龟首正雄,也未必能占了便宜!

    龟首正雄,玄洋社的第一高手,也是号称岛倭地下世界第一人的猛货。能够和卫疯子、秦缺硬抗的猛人,岂可小觑?而能够招揽到龟首正雄这样强者的玄洋社,又岂能轻视?

    本来,岛倭国的格斗术源自华夏,但随着不断的演化提升,渐渐自成流派,其中以刀术为最。而这个龟首正雄的刀术,竟然是他融合了多种刀法之后,自创出的一个诡异流派。而且,这个流派在岛倭国的各大格斗流派中,号称第一生猛。

    能够自创流派的,都是宗师级的人物,这与正邪无关。

    “还能自创流派?好强大的家伙呀!”听了周东飞的简单介绍,李清芳叹道。

    而启御则点头道:“果然你也知道这些。”

    “是啊!龟首正雄,哪怕到了咱们这地下世界中,估计也能抗衡卫疯子,略胜秦缺一线了。”周东飞说道,“这样的猛人,实在少有。不过,我倒真想会一会他的‘东京’刀法!”

    东京,正是龟首正雄自创刀术流派的名字,如今在岛倭国地下世界中如日中天。

    东京,是岛倭国的首都,也是玄洋社总部盘踞的地方。而这个名字,又大有来头。岛倭国的学术也来自华夏,虽然至今不肯承认,但这是事实。他们尊崇华夏儒术,也认同儒术之中“吾道一以贯之”的道理。所以龟首正雄在创造了这个刀术流派之后,就美其名曰“东京”,意在表示自己的刀术之专、之精。

    而事实上,他的刀术真正贯穿始终的,据说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暴戾气息,这与儒术的思想大相径庭。但龟首正雄本人,却偏偏又是一个狂热的儒派信徒,行为处事宛如古董。也就是说,他平静时和施展刀术时简直是两个极端,近乎双重人格。

    当然周东飞也说过,没有过人的心境,也就不可能有过人的实力。这个龟首正雄虽然古怪,但这恰恰正是他得以问鼎武道巅峰的根基所在。

    “哇塞,原来是一个性格分裂的老变态哇!”李清芳咋舌道,“难怪公安部这么重视,原来要对付这样一个大家伙!”

    “那倒未必。”启御说道,“既然只是帮忙出手,那么还是应该以邱得用的势力为主,玄洋社只是辅助吧。至少,龟首正雄自恃身份,亲自来这里的可能性不大。”

    哪知周东飞却笑了笑,极其阴冷,道:“我倒巴不得他来!哼,龟首正雄和玄洋社社长刚坂洞川一起来了更好,一窝端了它!”

    (“”这玩意儿,纯洁的妖孽们或许知道。至于龟首正雄,其实狐妖本想把第二个字用作“头”字的。只不过连贯起来就会被和谐,于是暂且就用“龟首”吧……当然,“钢板洞穿”在这里就不解释了,请自行联想……)

    ……

    岛倭国,东京某地,一处僻静的庭院中。

    一个身着和服的老者双眼蒙着一条黑布,静静盘坐在木屋檐下。大雨滂沱,雨水自屋檐凝结成线,啪啪淌落。

    忽然间,这老者如苍鹰般腾空而起,单手自身边抽出一柄长刀。脚尖轻轻点地,那长刀已经肆意挥舞开来。斜劈、直砍、点刺、上挑,每一式都威猛凌厉,却招招连贯圆转纯熟。

    于是,那滂沱大雨中便似乎出现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疾速腾挪,飘忽不定。而那刀光在雨中不时闪现,爆射出摄人心魄的光芒。这些光芒时而如直线,时而如圆弧,毫无定势。

    高手到了极致,招数也就不是招数。毫无定势,正是对这类人出招的最好评价。

    而若有高人在场,那么更加关注的应该不是这把绚烂夺目的刀,而是这老者的两只脚。青石铺就的地面上,雨水缓缓流淌。这老者似乎只用脚尖点地——每一次都是,轻盈点击在那些雨水上。

    脚尖触地并发力,即便是这个特点相当明显的泰拳,也不可能做到每一步都是如此。如此发力应该很耗力,而且若非极其高明的身法,很难更好的保持重心

    特别是对于一个刀者而言,需要强大的力道催动手中的长刀。所以,脚底的爆发力更显得尤为重要。

    但是,这个老者反其道而行之,却偏偏爆发出了更加强大的气势。刀锋所向,一往无前。甚至很多时候,那长刀已经不是长刀,或像重锤大斧一般沉稳,或如长戈大枪一般威猛。难以想象,每次脚尖点地给予他的爆发力,竟然能达到这样恐怖的程度。

    只有眼界高明的人才能看出,其实这老者每次的脚尖点击,都不同寻常。就在那脚尖落地前的一刹那,似乎一股强大的气劲爆发,硬生生催动了周围的空气。脚尖尚未落地,下面方圆数厘米的区域内,那些雨水就已经自动扩散开来,仿佛被一股细微但强悍的风势吹散。而当脚尖离去,雨水便又再度合拢覆盖上了青石。

    大雨滂沱,脚踩雨地,鞋未湿。

    所有的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常人哪怕定睛直视,却也未必能察觉到这诡异到近乎恐怖境界的现象。

    但是,威猛又并非是这刀术唯一的特征。有时候灵光乍现般的一刺、一挑,却又显示出了出奇的灵动轻盈,仿佛有些远古刺客的感觉。甚至,已经有了些“狼牙”的味道!

    诡异的刀法,恐怖的老者。

    这刀法便是名震岛倭国地下世界的“东京刀术流”!这些年来,这个流派风靡岛倭国地下世界。但是,真正能将这种刀术施展到如此高深莫测境界的,也只能是一个人——龟首正雄!

    大雨依旧持续,龟首正雄似乎已经将心中的一股戾气宣泄完毕。自从潜心修炼这以来,龟首正雄的实力和境界已经高深到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但在外人的崇敬和敬仰目光中,龟首正雄却似乎越来越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类似于达到顶点的空虚感,又仿佛是超越了生命极限之后,反过来对生命本身的畏惧。这柄刀陪了他几十年,沾染过无数人的血,可谓刀下幽魂难计数。如今,龟首正雄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已经近乎难以控制这把刀。当然他也知道,这只是一种表象,真正难以控制的,是自己心底潜藏的那一股杀戮戾气。

    唯有不时疯狂挥舞这把近乎入了魔的刀,将那股戾气宣泄出去,他才能重归平静。

    倏地一下,龟首正雄的身影如幽灵般冲回木屋廊檐下。长刀最后一抹,划出一道凄厉的圆弧状刀芒,便倏然入鞘。

    而刀芒闪烁之处,是一个身穿和服静静垂首站立的女子。乌黑顺滑的长发向后松散地束起,让那张清秀的脸毫无遮掩地表露出来。而随着刀芒闪过,那宽松和服的衣带被精准地斩断,继而滑落在地。

    甚至于,这刀尖并未触及和服,因为它距离衣带尚有半寸。但是那刀刃爆发出的凌厉气劲,竟然能将这上好质地的衣带轻轻划开,却没有伤及那女子柔嫩的肌肤,简直精准到了巅峰、妙到了毫末。

    离开了刀体,隔空半寸可伤人!虽然只是区区半寸,但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够做到?!

    衣带滑落,那件轻盈宽松的和服便披散开来,如同一件宽大的披风。而这女子的和服里面,竟然没有任何衣物。顿时,一具光滑洁净的躯体,正面展现在龟首正雄面前。

    龟首正雄轻轻扯下蒙着眼睛的黑色布条,猛然将她的身体反转,使她双手按在齐腰高的木栏杆上,身体屈伏弓起近乎九十度直角。于是她的头部探到到了廊檐外,滂沱的雨水将秀发打湿,笔直地垂落。而肩部以下的身体,却停留在廊檐下。

    一副被蹂躏的凄艳美感。

    龟首正雄将她那已经敞开的和服暴戾地向上撩起,裙角已经遮住了头部。而腰际以下,已无任何遮拦。他猛然冲上去,疯狂耸动的同时,双目近乎充血般的赤红,如同一头发了疯的豹子。而且,越来越红,仿佛心底那股暴戾气息的表露。

    终于,随着一阵抖动,龟首正雄仰天发出一声浓重的鼻音。而此时,他的双目也已经恢复了清澈。这双眸子已经不再吓人,反而有种懵懂婴儿般纯净无暇的感觉。

    眼神是心境的反映。这时龟首正雄的心情,也从那暴戾状态中脱身而出。

    “你是唯一一个侍寝三次的女人。”龟首正雄说,“知道为什么吗?”

    那个女子站直了身体回转,甚至没有擦拭淋湿的头发,依旧垂首不语。

    龟首正雄叹道:“因为,你是在我一刀划落之际,唯一不曾心悸恐惧的女人。你告诉刚坂君,有你在,我不再需要其他‘女贡’。”

    所谓“女贡”,正式玄洋社供奉过来任他使用的少女。

    这女子轻轻退下,走进了木屋内。

    近年来,龟首正雄每次以刀宣泄之后,都要用一名未经人事的少女的身体,彻底消除那种疯狂积累出的戾气。否则的话,他或许可能入魔癫狂。

    青壮年时期的他,并没有这种少女情结。而现在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宣泄对象,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另一柄长刀”刺入之后,滴落的血迹能够让他有种成功斩杀的错觉。一片片殷红的血迹,似乎能够一次次洗涤他的心情。

    但是遇到了眼前这个少女,他似乎有了一种另类的触动。似乎没有那刺目的红色,一样也能够净化他的心境。甚至,效果更加明显。这,是否是另一个途径呢?

    第269章 有情况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一星期,毫无动静。就连李清芳都觉得,是不是部的消息有误,搞得大家紧张兮兮的。

    “坏犊子,你说咱们是不是过于紧张了?”在启御家里,李清芳托着下巴问周东飞。如今形势很紧,李清芳也只有在启御家中才有和周东飞更多的接触机会。至于平时,可以说只要出了启御的家门,李清芳的行动就要归部专案组统一调度,毫无自由。唯一的一次“请假”机会,还是她回了一次杨家接受周东飞的正式提亲。

    周东飞说道:“小心一点总归没错的。”

    “可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干等着太急人啦!”李清芳说,“真搞不明白,部里的领导是怎么想的。既然知道邱得用有可能对老王爷动手,那就干脆在江南把他抓起来不就完了?搞得这么被动,真愁人。”

    周东飞摇头笑道:“没有真凭实据,你能抓到邱得用那老狐狸的把柄?他的正式身份可是社会知名企业家,而且是下江省政协委员,杭城市政府特邀顾问……总之社会光环一大堆。此外,他的社会关系错综复杂,几乎通吃整个江南高层社会。这样的一个人,是你说抓就抓的?牵一发而动全身,说不定你今天贸然抓了他,明天就会引发剧烈动荡——不仅仅是地下世界的动荡,还包括商界、地方政界的动荡,这个影响就太大了。”

    “啥?这老家伙还是省政协委员?太离谱了吧!”李清芳不禁咋舌。

    而周东飞则笑道:“这难道很奇怪吗?同为地下世界顶级大枭的梅姐,不也是省人大代表么,呵呵。”

    “你们这些人,简直是无孔不入!”

    “臭丫头怎么说话呢!别把哥和老太监归为一类,哥可是堂堂上校军官呢,正儿八经的军人编制!”

    “你就扯吧!你那军官身份是否还保留着,到现在还是未知数呢,嘿!”

    哪知周东飞狡黠的一笑,道:“可以确定,哥的军官身份依旧保留着呢。我跟二师兄通电话了,虽然被这老小子骂了一顿,但他也说了,哥的副大队兼总教官的职务一直没有撤销,呵呵。”

    “以权谋私!要是我的兵擅自离岗一年多,姐早就把他一脚踢出去了,撤销职务,开除工作籍,永不录用,哼!”李清芳开玩笑的说。实际上,心里却乐开了花。“对了,二师兄对于眼前这件事是怎么说的?暗影特战大队既然总管地下势力的协调与管制,总该知道这边的形势吧?”

    “他们当然知道。”周东飞说,“事实上,他们对于这边形势的掌控,比公安部的专案组更加有力。他们要等着邱得用老太监亲自跳出来,而后给予他当头一击,继而顺藤摸瓜的弄倒了邱得用。所以,整个暗影也只是在暗中潜伏窥视,只待这个矛盾爆发的那一天。”

    也就是说,暗影、公安部、启御集团、梅姐集团,几方势力共同编制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只等着邱得用跳进来。一旦这老太监稍有不慎,便会遭遇到雷霆万钧的毁灭性打击。

    ……

    这一星期中唯一的进展,就是周东飞和李清芳在杨家正式订婚,象征性地交换了订婚戒指。而且,启御亲自做的证婚人,杨家上下一片欢天喜地。因为从此以后,周东飞就正儿八经的成了杨家的姑爷。但是现在的形势太紧张,李清芳每晚都要住在外面,听从公安部的统一指挥、参加统一行动,周东飞想要对她搞点“实质性的动作”竟然无从下手,简直愁煞个人。

    当然,作为一个在地下世界摸爬滚打半个世纪的巅峰人物,启御不会因为表面上的平静而松懈。这辈子,他经历过多少次的危机,很多时候就是发生在貌似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而且,越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危险,也就越是凶险。

    所以,启御这些天一直让铁保陪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这个老管家虽然看似老迈。但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他是启御集团中仅次于“邪仙”黄霸图的猛人。虽然如今体力和精力上有些下滑,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当强悍。

    此外,袁尚武、叶九和海啸云三人,每人一天轮流跟在启御身边,同时带着各自的手下。若是再加上启御自身的防御力量,外加李清芳那个暗中保护着的八人小队,想必即便是卫疯子或龟首正雄亲自来了,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所以,启御王爷倒也不很担心。要是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被别人得手的话,那只能证明自己命数太差了吧。

    “啸云你回去吧,这里的防御力量足够。”启御说道。夜色已深,今天轮值守卫的海啸云依旧紧紧跟随着。事实上,如今只需用防备对付突施冷箭。要是真的明目张胆的剧斗,想必邱得用也不可能得手。二来,老太监也未必敢。所以,启御觉得袁尚武或海啸云等人在自己身边,多半只是为了尽一尽孝心,并无实质性的用处。

    但海啸云摇头笑了笑说:“那可不行。和老虎、黑瞎子他们约好了的,每人一天。到时候这俩家伙说我偷懒,我可就丢人了,呵呵。”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