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节

      “口渴了,给我倒杯水去!”

    “呃……是!”

    看着刘湛屁颠屁颠、但有点一瘸一拐的身影,周东飞心中暗笑:小样儿,要是治不了你这刺头儿新兵蛋子,老子在最顶级部队那几年总教官岂不是白当了。

    第259章 专业安排

    教训了刘湛这个刺头儿,再加上四个警卫员本就对周东飞畏之如虎,所以后面的训练很顺利。连续几天的点拨,六个军人大开眼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自然,手头上的功夫也扎实了很多。

    特别是对于这几个兵痞子的一身匪气,周东飞进行了刻意的纠正。用周东飞的话说,一个合格的军人要有血性,但血性不是痞性。

    而私下里,几个“学员”对周东飞也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情绪——尊敬和畏惧交织。训练过程中,周东飞是教官,他们是学员;到了休息时间,周东飞是兄长,这六人算是小兄弟。而且周东飞向严文辉要了一些自由空间,但凡军事训练结束之后,让这六人跟着自己出去“拉练”。说是拉练,其实就是在外面喝喝酒,加深一下感情。严文辉人老成精自然看得透,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也要为自己的几个警卫员前途考量,让他们将来转业复员也能有个好的接收单位。而认识了周东飞这个心怡集团总裁,这些事情到时候就好办了。

    这天,周东飞忽然“心血来潮”,道:“走,今天不去小店了,哥带你们下馆子!”

    连续几天都在一些小饭店里吃,虽然简单却很开心。但是,周东飞今天要刺激一下这几个老兵的心情。

    不一会儿,几个人来到一家金碧辉煌的超高档次酒店。几个野性难驯的汉子进了这样的奢华场合,竟然有些露怯,至少很不适应。他们一个月的津贴扔在这里,估计都不够消费一顿饭。

    “教官,这地方太花钱了吧。咱们穷弟兄哪里不是吃饭喝酒,还是去那家小菜馆吧。”看着汉白玉地面和鎏金天花板,以及通明的灯火,刘湛眼睛有点发愣。

    但四个警卫员却知道周东飞是有钱人,至少那天在学校就看到周东飞开了一辆豪华奔驰。于是笑道:“傻小子了吧!咱们教官不缺这几个钱,呵呵。不过要不是跟着教官,我是没机会进来吃饭的。以前陪着严司令员去过高档酒店,但都是把首长送到之后,自己就出去找个地方随便吃两口。说到底,这地方不是咱们混的,呵呵。”

    真看不出!刘湛等两个新兵嘀咕了一声。

    而更让他们诧异的是,周东飞竟然开了一个最豪华的单间!刘湛趁着去卫生间的空儿,还偷偷问了一下服务生。问出的结果令这货瞪眼珠子:这一桌的基本消费是八千八百块,酒水和香烟另算!要是点其他的菜,还要再提价!

    日,周教官真是财大气粗!

    “你们几个家伙,总不能当一辈子兵。将来转业之后,准备回家做什么?”酒桌上,周东飞笑问这六个家伙。

    四个警卫员没说啥,他们都是老兵。也正是因为回家之后没有什么着落,才成为一名合同兵,算是职业军人。但是,这种职业终究有到头的一天。至于刘湛他们两个新兵蛋子,自然更加迷茫。

    刘湛抬头猛然将一杯酒喝下去,叹道:“现在的转业真他妈蛋疼,根本不能保证安排一个中用的单位!虽然咱们海阳军分区向来照顾即将,但到了地方上,还不是任凭人家拿捏。”

    如今军人转业,安排工作接收单位实行打分制。比如你在服役的时候是少尉、那么综合分数加几分;是上尉,又加几分;立过二等功,加几分……这些东西凭借档案,军分区倒可以帮着弄一下。但到了地方上,这些分数只是一部分分值,因为还有额外的考试。以前的分数和考试分数加在一起,最终形成了总分。然后依据总分的高低,依次安排转业单位。那些送了礼、考试分数高的,在工作安排的时候自然占便宜。

    一个城市当年的转业兵里面,也就前十来人能成为公务员身份,剩下再有几十人进入事业单位。至于更多的大多数,一般能进入哪家企业就不错了。而进入企业之中,这些复员兵的待遇也不会很高,等于是混个养家糊口的死工资。

    所以说,刘湛他们心里其实是很憋屈的。要论单兵技能,他们不比别人差。但要是比起跑门路、送钱财,他们根本不行。都出身于穷苦家庭,没能力跟人比试这些。

    那个名叫张锴的警卫班长则苦笑道:“走一步说一步吧。我已经结婚了,孩子也已经两岁。就是担心回家养不起老婆孩子,这才决定做合同兵的。在部队里虽然不能照顾家庭,但一个月总有几千块,而且不用担心吃穿。自己每月留下两三百块钱,剩下全都寄到家里,让你弟妹供养一家子人。除了刘湛他们两个新兵,剩下他们三个和我的情况差不多的。”

    周东飞摇头笑道:“越是不敢迈出兵营,在社会上求生的本领就越会退化。我见过一些老兵,单兵格斗、射击打靶、军事训练、政治素质都是好样的,但死活不肯离开连队。可是等到非要转业的时候,似乎已经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了,总觉着什么都不会做,看什么都不顺眼。”

    张锴叹息道:“教官说的是事实。以前我们军分区一个副连级的前辈,一身功夫很不错。可是转业到地方之后,只安排进了一个企业,还是合同工。前阵子打电话联系,结果已经成为那个企业里看大门的了,一个月千把块,抽烟的钱都要小心谨慎的花。”

    说罢,几个人都默然不语。这群军人在连队里无忧无虑,可是真正想到前途和未来的时候,谁不担心。

    “来,喝了这杯酒,出出这口鸟气!”周东飞一饮而尽,擦了擦嘴巴说,“我看你们该转业就转业吧!出来之后到我那公司里去干,在安保部做点事。”

    “还是保安。”几天下来,张锴等人和周东飞已经没有隔阂,心里面有什么就说什么。

    周东飞笑道:“保安怎么了?保安就不是正式工作了?凭你们的本事,直接到总部的安保部做个中层,或者到某个分公司、分店做个安保负责人是没问题的。先弄套一百平米的房子让你们住,你们只交首付就行,剩下的由公司出钱。只要给我做满了五年以上,那房子就送白送给你们。做满八年,连当初的首付也一并退还。而且,保证按照《劳动法》缴纳各类保险,怎么样?”

    日,这样的条件简直太优厚了!工资待遇先不说,只要做满了八年工作,就已经得了一套房子,一辈子就稳定了。再说了,周东飞既然有白送房子的魄力,那么每月开出的薪水也不会差。

    “原来教官还是大老板啊!”刘湛眼睛一亮。张锴他们四个知道周东飞是有钱人,但刘湛还不知道。当然,张锴也只知道周东飞开好车、开公司,却不知道究竟是做什么的。刘湛当即问道,“教官,您做的是什么大生意?”

    周东飞笑着指了指天花板,说:“这个酒店就是。”

    没错,这就是心怡大酒店。

    难怪这么财大气粗的,竟然做这么大的生意!几个人倒吸一口冷气。

    而周东飞继续说道:“心怡的生意还有好多,承建这院东路的心怡房地产,还有遍布八区三县的心怡浣溪沙,以及省城的心怡华亚娱乐传媒。对了,最近有部《妖孽保镖》的电影很红火,听说过吧?那也是心怡拍摄的。”

    心怡浣溪沙遍布海阳各地,几个人已经相当吃惊了。但是当得知红遍全国的《妖孽保镖》也是心怡集团拍摄的,这几个军汉彻底惊呆了。这部影片的海报、广告,几乎是铺天盖地啊。

    张锴咽了口吐沫,道:“教官,这得多大一个摊子啊!您也是军中的前辈,也真的算是复员创业的典型了。”

    周东飞笑了笑,还是直奔那个主题:“怎么样,有兴趣加盟心怡集团吗?包括张锴,到时候有了房子,你就把弟妹和侄子接过来,在海阳安家算了。”

    张锴当即笑道:“教官给咱们找了条出路,要是不答应简直就是不知好歹了,呵呵!”

    “行!等你们转业之后,就跟着集团安保部的白家林经理。先告诉你们,我心怡集团安保部卧虎藏龙,经理、副经理都是以一敌百的大杀器,呵呵!”

    经理白家林,副经理吕奉笙,绝对当得起这个称号。

    而且周东飞说了,你们的薪水当然比不上白家林,但月工资不低于五千,每年都会往上涨,年底还有红包。

    几个人震惊之余,都纷纷兴奋的点头。唯独另一个警卫员叹道:“教官给咱们想的出路真周到!不过我要是退役的话,就不如回老家了。家里老妈有病,老爸下岗。而且老人家出身农村,到这把年纪就不想背井离乡了。”

    而周东飞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家伙的态度。“要么就留在部队,要么就回老家?”

    那个警卫员点了点头。

    于是周东飞笑道:“听你的口音,应该是晋中省人吧。”

    “是啊。”

    “到时候你去晋中的名世集团做事,我给你安排。至于待遇,和他们几个在海阳一样。”周东飞笑道,“不过,你最好帮我多找几个退役的老兵,到时候在名世集团里一起干一番事业!”

    “名世!”生长在晋中的这个警卫员,焉能不知名世在晋中的名头!

    “咱们心怡的大股东梅姐,也是名世的董事长,到时候一个电话的事情。”

    “真牛!”那警卫员大喜,“教官您放心,海阳军分区这两年晋中的兵员最多,而我是合同兵多干了几年,所以哪怕那些退役的士兵也都是我的小兄弟。到时候几个电话过去,拉扯一二十人不成问题的。对了,二十人的话,能安排下吗?”

    “哪怕是二百人,也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但前提只有一个:必须靠得住!”

    这样的一个安排,另有深意。

    第260章 地下世界的平衡

    一下能安排二百人,好大的口气。那警卫员当即笑道:“没问题!军旅出来的都是硬汉子,刨除几个油滑的,我找十几个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再招来的就不负责给房子了。只不过工资待遇依旧不低,在晋中当地也算是高收入。

    周东飞笑道:“那好,你这两天就联系他们,然后到名世集团的董事长助理夏侯惊雷那里去报到!至于你明年才能转业,到时候也直接过去。还有,帮我多留意一下军中来自晋中的好手,到时候能去几个就要几个!”

    夏侯惊雷在晋中的底盘不稳,夏侯驰当初留下的那些老干将虽然被教训怕了,但周东飞担心夏侯惊雷不能有效掌控。至于周芯虽然不错,但终究是钱世通的人。说白了,周东飞扶持夏侯惊雷,一来是为了对抗晋中的老人物,二来也是为了和钱世通派驻的势力做到分庭抗礼。所以,周东飞要帮夏侯惊雷打造一支嫡系部队,让梅姐集团在晋中注入一些新鲜血液。

    不过,这些当兵的也不是白痴。张锴当即问道:“教官,咱们要这么多保安做什么?我可听说过心怡集团的威风,当初一下子就拉出了上千队伍呢。咱们……”

    看张锴问的不好意思,周东飞笑道:“你是不是想问,咱们是不是黑社会?”

    “呵呵!”张锴干笑了两声。

    “是!”周东飞的直白,让六个当兵的感到诧异。不过,周东飞却又说的:“但是咱们不是那种为非作歹、欺压良善的。自从心怡集团收拢了海阳市大大小小的混子,你看那街头闹事打架的少了,小偷小摸少了,抢劫抢夺的少了,对不对?”

    这倒是实际情况,几个当兵的也不能否认。周东飞把张大年、李贵涛、郑涛等一干大混子收拢起来,成了一家亲,自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争斗了。而在周东飞的要求下,那些小型犯罪事件也要禁止。毕竟已经给兄弟们找了生活的出路,犯不着为了那点钱再去犯法。当然,谁要是不听话,继续小偷小摸、抢劫抢夺,周东飞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将之驱逐出心怡系。而在海阳的地下世界中,你要是不是心怡的人,那就只能滚出这个城市。

    周东飞笑道:“别人是从正路上被歪路上引,我却把歪路上的混子引向正路,仅此而已。如今,河东省城也出现了类似的局面,连政府方面都很满意。将来的晋中,我希望也会如此。”

    净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过周东飞说的也是实情,至少没听说心怡集团的人欺负老百姓。而且,哪怕正直如方牧、李正峰那样的官员,也乐于和心怡集团的人交往。

    总之几个当兵的算是排除了疑虑,特别是刘湛,几乎恨不能马上转业。不过周东飞却笑道:“你们几个别着急。特别是刘湛你们两个新兵,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还需要你们身上这套绿军装。”

    “什么意思?”刘湛不懂。

    “吓唬吓唬小混子什么的,呵呵。”周东飞笑了笑,“来,喝场痛快酒!”

    ……

    半个月的高强度训练,让六个士兵的单体战斗实力大大提升。虽然周东飞只是偶尔指点一下,但大家都是成年人,学会了路子就绝不会放松。对于这样一个结果,严文辉也非常高兴。

    这时候,李清芳已经悄悄离开了海阳,赶赴龙江参加什么全国打黑工作经验交流会了。本想跟周东飞见面细说一下,没想到说走就走,打了个电话就仓促离开。而且李清芳表示,参加这次经验交流会的,整个河东警方只有她和省城局大队长参加。那个大队长也是个警界的好手,破获过多起地下世界争斗案件。当然,和李清芳这个曾经“击毙秦缺”的打黑英雄相比,身上的光环也就黯淡了一点。

    李清芳这么一走,周东飞也随即赶赴龙江。临走之前,他把张锴和刘湛等人叫出来,介绍给梅姐认识。

    待张锴等人离开,梅姐神色严肃地问:“东飞,难道你有什么不好的预感?这么紧张兮兮的,把在职军人都拉了出来。”

    周东飞点了点头,猛抽了一口烟,道:“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其实国家高层对于地下世界动向的观察力,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灵敏。他们的消息网遍布各地,不知有多少暗中潜伏的人物在给他们做事。”

    “你的意思是,这次国家察觉出了一些动向,所以打着开经验交流会的旗号,其实是暗中调集了全国警界的打黑高手?”梅姐有点吃惊。

    “有这个可能啊!”周东飞说道,“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启御老爷子就不安全了。龙江是他的地盘,全国打黑会议就在他地头上开,实在有些不放心。”

    梅姐也很震惊,但近年来的地下世界打拼,让她也渐渐养成了一种处变不惊的心态。一边修着美巧的指甲,一边问道:“你说会不会是邱得用买通了上层某些大人物,而后借助国家暴力机器的力量,打击义父?这个老太监,真不让人省心!”

    地下世界的超级三大枭,都可谓手眼通天。若是借助上层力量打击一下对方,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一点,也正是梅姐集团最缺乏的——上面没人。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形势。实际上,要是到了万难的时刻,梅姐完全可以借助钱世通和启御两方的上层关系,毕竟一个是她师父,一个是她义父。更重要的是,她身边有周东飞这个怪物。周东飞若是不怕丢脸的去跟暗影特战大队联系,那么他在地下世界中的上层关系反倒最硬。因为对于地下世界超级大枭具备真正毁灭性打击能力的,恰恰就是暗影。至于警方,或许能大大削弱这些大枭的实力,但很难彻底根除。

    既便如此,要是集全国警界精英,对某个大枭开展一次深层次、大规模的打击,那么也够这个大枭喝一壶的。所以,梅姐很担心启御王爷的处境。毕竟启御王爷的势力已经有所衰减,老爷子本人也年过七旬,是否经得住这样的打击实在是未知数。

    而启御王爷一旦倒台,那么梅姐集团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削弱。梅姐集团毕竟是新兴的一大势力,而启御和钱世通都受到削弱。三大集团拧成一股绳,这才和邱得用集团稳稳抗衡。一旦这个铁三角断了一根支柱,形势就会发生大的变化。

    “牵一发而动全身!”周东飞说,“不管如何,哪怕在一定程度上得罪一下警方,也要保证启御老爷子安然无恙,这对于我们是很有必要的。其实我觉得警方这次实在有点傻,傻到家了!”

    “什么意思?”梅姐不解。

    周东飞道:“地下世界是打不垮的!打掉了一个,来年还会出现一个,这是一个常态。自两千年前的大汉朝,就有朱家、郭解这些地下豪强的出现,而后几千年就从来没有断绝过。直到百年前,以沪海滩、津门卫和蜀中为代表,地下世界的势力发展到了一个巅峰,大批的豪强大枭层出不穷。哪怕国家机器疯狂碾压,但这种势力就好像是烧不尽的秋草,遇到一股春风就会再度发芽。所以,对付地下世界的最好办法不是彻底打压,而是令其相互制衡。维持住一个平衡的态势,才有利于上层的调和压制。”

    这个观点,周东飞还是第一次对梅姐细说,这让梅姐感到很新奇。而实际上,这观点并非周东飞的独创,恰恰是暗影特战大队的基本工作思路。一直以来,暗影特战大队只是打击那些极不安分的、或穷凶极恶的地下世界大枭。而若是能够维持住一个相对平和的态势,那么暗影一般是不会直接插手的。比如你耗尽九牛二虎之力打掉了一个邱得用,说不定来年会再出来一个张得用、李得用,得不偿失。

    “但是这一次,警方若是对启御老爷子下手的话,那可就是反其道而行之了!”周东飞叹道,“如今,地下世界的平衡态势好不容易才出现了,即我们三方制衡邱得用。而若是警方打压了启御老爷子,这种平衡会随之打破。到时候,邱得用会更加的尾大不掉。而失去了制衡的力量,警方再想对付邱得用就更加难办了。”

    “上头的事情,我们哪里能知道。”梅姐忧虑地说,

    “我只知道,这次必须保证义父不出事。东飞,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一趟龙江?当然你最清楚,我这个所谓的大姐都是被你们给托起来的。但背着这个名头,说不定还能起到一点作用。”

    “那可不行!”周东飞说,“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我肯定会跟你联系。但不到万不得已,你现在决不能去龙江。要是警方万一针对启御老爷子,结果把你也给捎带进去了,那可就闹出地下世界中天大的笑话了!再说了,如今你我不在一处,反倒是更加安全的。有人若是想打我的主意,还得考虑怎么应付‘皇后’大姐的疯狂报复,不是嘛?嘿!”

    “去你的!”梅姐笑道,“那你自己去吧,路上小心。还有,让奉笙陪着你。”

    “我一个人去。”周东飞道,“有奉笙和家林在海阳,我才能放心离开。”

    “好啦,走你的吧,你个没良心的。”

    “这是怎么说的……”

    “别以为姐不知道!”梅姐笑道,“清芳那丫头说了,你这几天去龙江还要提亲呢。”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