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节

      看到一个老人做出这样的感慨,梅姐和周东飞同时产生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淡淡哀伤。周东飞当然不会因此而动了感触,但梅姐这个善良的女人却忍不住说:“老太爷看得远,但也看得太低迷了。这么说吧,我既然愿意拜您为师,今后必然安守一个弟子的本分。但是,我不要您给我任何东西。将来您把这盘子交给阴姐也好,或者交给别的师兄也罢,我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全力帮忙就是了。”

    哎!女人真是冲动型的动物,周东飞暗自感慨。偌大一个地下王国,接下来多好,偏偏给推辞掉。

    不过,梅姐这番真诚的表白,反倒进一步打动了钱世通。老头儿摇头笑了笑,道:“既然你安心做我的弟子,那我将来把这一切交给你师兄也好,交给你也罢,还不都是一样?你还没见过那两个师兄,都算是好苗子,但只是将才、不是帅才。就这么定了,两日后开了香堂,我自然会把这些事情通告出去,你也不要推辞。”

    当晚,周东飞和梅姐就留在了这园子里住下。这是前院的一个古式建筑,乍一住起来虽然有点不适应,但还是别有风味的。一整套房子,中间是客厅,两边分别是两个卧室,或者说类似古时候的厢房。而这个位置也巧,就在周芯住的房子不远处。难得有这么一个独处且不受打扰的机会,周东飞和梅姐自然大大温柔了一番。本来梅姐还不想顺从,怕是被人察觉到不好意思。周东飞却笑道:“怕啥,忘了咱是‘狗耳朵’了,呵呵。二十米内,也只有阴妍能靠近而不被咱察觉。不过,咱觉得阴妍那样的神仙美女不会来听房。”

    “德行!”梅姐白了他一眼,但却已经脱去了外衣,也没必要避讳。周东飞看得眼睛发直,雄性荷尔蒙瞬间多分泌了一倍。灯光下,看到那副光滑如玉的身体,这牲口饿虎扑食的扑了上去,将梅姐压在了身下。

    “今天换个姿势!”

    “不换……啊,臭犊子不许胡闹……”

    ……

    第二天一早,周东飞没有照例打拳热身。毕竟在这个小小的园子里,住着阴妍、周芯这样的练家子。不过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早早醒了过来,在园子里随意走动走动。不一会儿就听到一些动静,是周芯在跟一个男人说话。那个男人的声音也听到过——龙家少主龙易白!

    周东飞走过去一瞧,果然看到这个二世祖在向周芯谄笑。周芯说道:“老太爷说了,没必要的话不要打搅梅姐和飞哥他们。”

    龙易白点头哈腰,他可不敢得罪周芯。别看周芯看到周东飞就像老鼠见了猫,但在平时可是一个猛女。能和郭梦莎齐名的女人,能好惹吗?别说是龙易白,就连他父亲龙清池也没周芯的地位更高一些。

    “周姐姐帮个忙。”龙易白讪讪笑道,“以前小弟得罪过他,不当面赔礼道歉心里不踏实啊。”

    原来这货是来向周东飞道歉的。也是,要是今后梅姐和周东飞成了钱世通集团的核心人物,那么龙家这个边缘势力肯定害怕穿小鞋。昨天周东飞虽然说过去的事情不计较,但龙清池心里没谱儿。故而让龙易白一大早就赶过来,亲自道歉。龙清池甚至安排了龙易白,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小周芯,让他过来吧。”身后不远处,周东飞坐在一个木亭子里笑道。

    周芯一看是周东飞亲自发话,也就不再阻拦。当然,这个小妖精蹄子对周东飞有心理障碍,撒丫子就跑开了。

    龙易白则眼睛一亮,急匆匆跑过去,一张口就险些让周东飞喷了——

    “东飞叔您好!”

    噗!东飞叔?大家曾经还是情敌好不好——虽然龙易白这小子不够分量,这称呼是不是忒蛋疼了!

    不过周东飞一想也算想通了,钱世通和秦缺自然是一个辈分的。那么龙清池作为秦缺的弟子,梅姐即将是钱世通的弟子,那么也是同辈。至于龙易白“小朋友”,很悲剧的要比梅姐和周东飞低一个辈分。

    “你小子今天倒乖巧。”周东飞笑了笑,“我跟你父亲说了,不计较以前的事情。”

    “那是东飞叔您大人有大量,可是侄儿心里头不安稳,嘿。对了,我婶儿还好吧。”

    话真甜,能把人腻歪死。

    “好……她很好……”周东飞一头黑线。

    “嘿,以后请叔婶多照顾您侄儿。对了,叔中午要是没安排那就赏个脸呗,侄儿给您接风洗尘。我老爹也说了,一定作陪。”龙易白亲近的好似亲侄子。

    周东飞本想拒绝,不料不远处又想起一道笑声,龙清池竟然亲自来了。“飞哥和梅姐不远千里来到晋中,不会不让我尽一尽东道吧,呵呵。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我顺便也给你和梅姐介绍一下晋中的几个朋友。日后梅姐打理这边的事情,也更顺手一些。对了,夏侯兄也会去。”

    这个所谓的“夏侯兄”,就是钱世通仅存两大弟子之一夏侯驰,晋中大枭,号称“烈马”,以性格暴躁粗野而著称。虽然是钱世通的弟子,但一身功夫却是秦缺教出来的。应该说,这夏侯驰和龙清池也算是半个师兄弟,都跟秦缺学了不少功夫。

    既然夏侯驰也去,周东飞也想见一见这个人物。日后梅姐就要进入钱世通集团这个圈子,少不了和这样的人物打交道。而且周东飞也想看一看,夏侯驰对于钱世通收徒的事情是什么看法。毕竟钱世通一旦确定梅姐为接班人,那就意味着夏侯驰再也无望接手这个庞大的地下王国。这个粗鲁的汉子,会不会眼红呢?

    这个道理,类似于古时候皇子的夺嫡争权。

    “既然龙老板亲自开口,我哪敢不去。”周东飞客气了一下,“我跟老太爷说一声,把中午那一场推一下就是了。”

    “好好!不过飞哥不要喊什么‘龙老板’,太见外啦!”龙清池爽朗的笑道,“以后我们平辈论交,若不嫌我倚老卖老,称呼我为老哥就行。”

    周东飞觉得这个龙清池不简单,自己儿子当初被打成那样一个德行,甚至龙家的产业也被挤出了龙江省,但这个人物却丝毫不以为意。别看他微微佝偻着身子,但周东飞知道此人胸中自有丘壑。

    ……

    辞别了周东飞,龙清池就带着龙易白离开了这园子。刚一上车,龙清池就拨通了一个电话,道:“他答应赴宴。”

    “答应就好。”对方传来一声闷哼。

    第233章 宴无好宴

    周东飞是钱世通的客人,行踪自然要跟钱世通说一声。而且,钱世通本来中午已经安排了,让周芯陪着梅姐和周东飞转一转晋中的一些古迹,算是散散心。晋中这地方文化底蕴深厚,可看的地方不少。

    不过听了周东飞一说,钱世通却意外的微微一皱眉头。周东飞察觉到这个不易观察到的细节,心中有了些计较。难道说,夏侯驰隔着钱世通邀请梅姐和周东飞,犯了钱世通的忌讳?从感情上说,确实有点这个意味。但是,随后的话却让周东飞觉得,事情还不止是这么简单。

    钱世通点头道:“认识是迟早的事情,明天夏侯也会参加开香堂(拜师礼)的仪式。所以晓梅就不要参与应酬了,让她好好玩半天,休息一下,也好养好了精神参加明天的仪式。仪式很繁琐,女孩子会觉得有点累。这样,你和夜十三一同去,少喝点酒。”

    为什么阻止梅姐去,难道会有些危险?特别是最后两点要求,更让周东飞觉得有深意:让夜十三陪着周东飞,是不是多一层保险?少喝点酒,难道说是要保持清醒?  要是这样的话,问题就有点严重了。“天妖”周东飞是什么人物,竟然还要带着一个帮手。当然,老太爷或许也仅仅是保险起见吧。

    心底转过了这些心思,周东飞笑道:“那好!不过我看梅姐也别出去转了,就在这园子里休息一下。那些古迹,什么时候不能看,有的是机会,呵呵。而且,可以让她和阴姐陪着您说说话。”

    这就等于把梅姐保护在了园子之中。有钱世通和阴妍在,安全问题不需要考虑。而钱世通则微笑着点了点头。因为他看得出,周东飞理解了自己的意思。

    ……

    周东飞离开后,阴妍问钱世通:“老太爷,您觉得事情不妥?”

    “妥,为何不妥?呵呵!”钱世通笑道,“皇后和天妖只要不在一起,地下世界中谁敢动他们?即便是邱得用,也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钱世通的意思很明白,不管是哪一方势力,要想对付梅姐和周东飞,必须确保一击毙命、一网打尽。若是只能对付其中一个,那就等着另一个的疯狂报复吧,永无宁日。

    都说保镖要近身,那是寻常的保镖。像周东飞这样的逆天级保镖,远离被保护对象反而成了一种强大的、威慑性的制约。就像一个国家哪怕被灭,但只要保持了一艘核潜艇,就能给对手造成难以估量的致命反击。用专业术语来讲,这叫“二次打击能力”。

    阴妍默不作声,良久才问道:“老太爷,您不放心龙清池和夏侯驰?”

    钱世通摇头苦笑,“夏侯这人貌似粗鲁,但性格很隐忍,做大事不拘小节。这本是一个好处,但在这非常时期……”

    做大事不拘小节!那么在钱世通形势岌岌可危的时候,他会不会放弃师徒之情这个“小节”呢?自古枭雄多冷血,钱世通这几十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自然感受最深。

    “至于龙清池,对秦兄(秦缺)倒是一直忠心耿耿,但是,”钱世通顿了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确定的神采,说,“如今秦兄走了,而龙清池偏偏和东飞有过节。当他感觉到晓梅将来会接替我的时候,会不会出于自保而产生逆反心理呢?”

    此时的钱世通,就像是一个受了伤的猛兽。躲在洞中舔舐伤口的时候,不免对任何不确定的东西都保持高度警惕和怀疑。

    阴妍也觉得问题严重,于是问:“那么——抹杀?”

    干净利索,简洁明快,阴妍性格鲜明。

    “不!”钱世通摆了摆手,将茶盅里的茶水轻轻咂尽,定睛说道,“到我这个年纪,已经不能再自剪羽翼了,留给晓梅吧!再说,夏侯和龙清池未必真有什么想法。要是错怪了好人,我这即将入土的人没有时间纠正错误。”

    ……

    正午时分,夜十三驾着那辆闷头闷脑的路虎,陪着周东飞去当地一家豪华酒店。龙清池父子已经等候在大厅,却不见夏侯驰。

    “梅姐没来?!”龙清池一愣,当即笑道,“也是,明天就要开香堂了,或许要好好准备一下。” 周东飞笑了笑没有解释,跟着龙清池上楼。一旁的龙易白依旧鞍前马后的热情黏糊,跟干儿子差不多。这个曾经浅薄跋扈的二世祖,仿佛换了一个人。当然,言辞的粗鄙、思想的龌龊依旧是永恒的特征。哪怕当着龙清池的面,也时不时的对身边路过的女服务生上下其手。而酒店人员或许早就知道这个不良纨绔的名头儿,纷纷躲避之余倒也不敢得罪他。

    房间很气派,但夏侯驰没有来。据龙清池说,夏侯驰暂时有点事情,马上就到。而就在这段时间里,龙易白讪笑着说了句“出去方便一下”,就急匆匆离开。周东飞知道这货去做什么了,凝眉问道:“龙老哥,易白吸毒你不管教?”

    “管不了!吸毒这东西除了靠自己强大的意志,单凭外力来控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龙清池苦笑道,“强行戒除过三次,后来该吸还是吸。”

    这样一个家伙,算是彻底废了。周东飞直言不讳道:“那么,将来他有精力打理你这个龙氏集团?”

    “不指望他了。”龙清池叹息道,“现在,我正逐步把管理权交给我那闺女。好在女婿还算不错,培养两年应该能挑起大梁。哦,我和夏侯兄是亲家,我那女婿就是夏侯兄的大儿子。”

    想不到这龙家和夏侯驰还有这层关系,这倒需要注意一下。周东飞说着就离开了坐席,表示去一趟卫生间。但出了门之后,却凝耳细听。果然在接近卫生间的一个房间里,他听到了龙易白的声音。周东飞躲到旁边一个棱角处,清晰听到了龙易白的喘息,似乎非常惬意,这是吸毒过瘾的表现。而随后,龙易白就拨通了电话,道:“夏侯伯父,吴晓梅没有来、那个大块头夜十三倒来了……恩,好的……”

    怎么,连这种事,也要提前跟夏侯驰通风报信?肯定有些猫腻。周东飞冷笑一声,假装去了卫生间。而龙易白也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出那房间,向酒桌上走去。  不一会儿,三辆黑色的豪华汽车停在酒店大门前。中间车上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大约四十多岁年纪的彪形大汉,带着一股浓重的西北汉子的彪悍风气。身边是两个好手,看样子很利索。

    而另外两个车却没有开门,仿佛只是陪衬。

    这个彪形大汉,就是掌控晋中地下世界的“烈马”夏侯驰。如今钱世通移驾晋中,他又几乎算是钱世通的御林军头子。他一直走到指定的房间,人没进门就先大笑着说道:“久仰梅姐和飞哥大名,今天总算见到了,哈哈!” 一进门,却环视了一下,假意吃惊道:“咦,梅姐没来?这位就是飞哥吧?!幸会幸会!”

    龙易白明明打电话通知了他,此时他倒装得有模有样。要不是周东飞暗中听到了那些,说不定还信以为真。由此可见,这人貌似粗鲁的背后,其实是很圆滑细密的。周东飞心中暗笑,嘴上说道:“在下正是周东飞。难得夏侯兄邀请,怎能不来。不过梅姐身体有点不适,加之要准备明天的事情,暂时不能过来。过两天等大事结束,梅姐说要亲自请夏侯兄。”

    “真他娘不巧啊!不过以后都是自家人,我们师兄妹见面机会多得是,哈哈!”夏侯驰说着,一屁股坐在了副主陪的位置上。“不过师妹既然没来,那么敬给她的酒,飞哥要代为喝掉喽。少喝一杯,老哥哥也跟你急,哈哈!”

    寒暄一番,仿佛亲兄弟。周东飞也顺便介绍了夜十三,夏侯驰自然也推崇备至地夸赞了一通,说什么“纵横长安不可敌”的大名那是如雷贯耳云云。

    酒过三巡,夏侯驰借口出去了一趟,而周东飞也“恰巧”告急。在一个无人的角落,这个变态的“狗耳朵”再度发挥作用。只听夏侯驰在隐蔽处电话通知了一下:“你们先回去吧!吴晓梅果真没来,而且周东飞也毫无醉意,甚至好像有些防备,不宜下手……嗯,你放心,几天之内总会有机会……不过,也请记住你们答应的条件——我要晋中和蜀中!” 周东飞一听,果然狼子野心。甚至,这夏侯驰可能和外人勾结了。他一个电话将夜十三喊了出来,看到周围没人,低声说道:“出去盯着夏侯驰旁边的‘随从’!不用动手,就查清位置就行。”

    夜十三笑了笑,一声不吭就追了出去。一出门,看到两辆豪华黑色轿车正缓缓驶离停车位。夜十三隐蔽了一下,确定对方注意不到自己,就随机上车飞驰而去。

    周东飞看着夜十三宽阔的背影,心中笑了笑:要说外表粗鲁、内心缜密,你夏侯驰还不如我身边的夜十三!玛格碧,跟老子搞小动作!

    说是“小动作”,其实一旦真的发生了的话,那可就是大事件了。听夏侯驰那语气,原本是要一举灭掉周东飞和梅姐。哪怕梅姐不在场,这货都忍不住要试一试。或许他有一点把握,认为灭掉周东飞之后,能够及时杀赴那个园林,保证梅姐离不开晋中。只不过周东飞一直很清醒,加之夜十三此次滴酒不沾,让夏侯驰有点收敛,生怕做砸了。

    夜十三离去,周东飞回到酒桌,若无其事。此时夏侯驰已经回来,问:“十三老弟怎么走了?”

    听到夏侯驰盘问夜十三的去向,周东飞笑道:“刚才他出门的时候遇到我了,说是梅姐让他去拿一套衣服。老太爷收徒开香堂,梅姐可是很慎重呐,呵呵。一会儿十三拿了东西,就回来接我。”

    周东飞信口胡说,反正没有什么对证。 这场酒喝到了下午两点多,周东飞“只”喝了一斤多高度清香型老汾酒。周东飞貌似无意的笑说一句“酒是好酒”。龙清池和夏侯驰不经意的眼皮子微调一下,弄不清周东飞的意思。

    “酒是好酒,宴无好宴”。吃下去了后面半句话,这货究竟是在夸赞,还是另有所指?不过两人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当即说“既然是好酒,那就请飞哥再多喝两杯”。

    …

    第234章 暗夜出击

    出了酒店之后,夜十三已经开着那辆路虎等在门口了,看样子这个粗中有细的家伙已经大功告成。

    “查到了吗?”周东飞问。

    “查到了,邱得用手下的裘家兄弟!哼!”夜十三冷笑道。上次,“双子星”裘家兄弟跟着卫疯子追杀钱世通,被郭梦莎和夜十三联手拦下。裘家兄弟配合精妙,郭梦莎和夜十三也不是白给的,打了个旗鼓相当。后来周芯暗中出手,险些把裘家老大的命留下了。看样子,这裘家老大已经养好了伤势。

    “哦,难怪夏侯驰这么有底气,竟然勾结了邱得用!”周东飞不屑的一笑,“看来,要让他长一点记性了。”

    夜十三却说:“尽量小心。除了裘家兄弟,他们身边还有四个身手不错的,都不弱于于飞或萧如瑟那样的。而且有个家伙眼神沉稳,右手极其稳定,像是一个玩儿枪的好手。”

    人数不少,看来是准备孤注一掷啊!周东飞闭目休息了一会儿,但心里面却已经有了打算。

    ……

    当天夜里十点钟,周东飞让梅姐安睡,便独自走出了房间,直奔阴妍所住的一处单独小房子。

    “有事?”一身宽松白衣的阴妍,正在捋顺自己那乌黑亮泽的齐腰秀发。这么晚了还来,阴妍以为周东飞有所想法。

    “有一点。”周东飞笑道,“今天月色不错,有兴趣出去耍一把吗?” 阴妍本欲冷哼,却发现周东飞的眼神之中闪现着一丝特殊的笑意,于是问道:“怎么,有情况了?”

    周东飞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夏侯驰和龙清池勾结邱得用。”

    这个消息,足以让阴妍大惊。那么周东飞无论有什么安排,她都会全力配合。开玩笑,如今的夏侯驰和龙清池,就是钱世通的近卫军、御林军!这两人一旦起反,那可就麻烦大了!本来钱世通怀疑这两人,阴妍还觉得老爷子杞人忧天、疑神疑鬼。想不到,竟然是真事儿!

    甚至没有告诉钱世通,阴妍只跟周芯安排了一下,说今夜要务必加强防范。并且让周芯安排止园里那几处伏击点,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绝不可疏忽大意。周芯感觉心头一紧,不知道阴妍察觉到了什么。问了一句,阴妍也没有说。

    随后,阴妍跟着周东飞来到止园外,坐上了夜十三的车。一路飞驰,夜十三的车技相当彪悍,哪怕有意控制着还达到了一百码。

    “他们就住在距离此处十公里外,算是市郊的一个单独小院,只有一栋二层小楼。”夜十三说,“看来这个选址也是很用心的,不但偏僻不易被发觉,而且一有机会就能随时对止园形成快速冲击。妈的,要是有车技好的家伙开车,十公里的路程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