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节

      调查组又问:“那么,关于院东路开发的事情,你们和李正峰同志有没有什么关联?”意思是,你们是不是和李正峰勾结了。

    周东飞笑道:“我们是通过正常程序,才参与了院东路的开发建设。而且当初的主持人不是李书记,而是陆建明副市长。至于后来李书记到我们的建设工地上去过几次,也表扬过几次,那是因为我承建的工程质量最好、进度最快。你们看,这院东路上还有好多建筑没有起来,但我们承建的这些却马上就能交付使用了。所以说,李书记到这里视察之后,表扬心怡集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里是22楼,视野开阔。工作组的几个人透过大玻璃窗往外一看,确实,心怡集团承建的几个建筑做的最快,确实是一家值得表扬的企业。

    这时候,梅姐在后面叹道:“几位领导啊,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现在做领导的,哪有不被人告的?没有人告的领导,也未必是好领导,这就是社会现实。对于李书记,我们是打心眼儿里佩服和爱戴的。这不是我个人的观点,几乎海阳数百万老百姓都这么看。您说李书记多次表扬了我们,这个不假。或许也就是因为表扬的多了,别人才误以为他跟我们心怡集团有利益关系吧。我记得有一次,李书记穿着便装、冒着寒风,一个人凌晨十二点多来到我们工地上。别的工地都停下了,但只有我们心怡集团还在加紧施工。于是,李书记当即就表扬了我们。要是您站在李书记的角度,会不会表扬这样的企业?而李书记只身一人,没有带记者,没有带秘书,只是为了观察了解建设情况。这样的官员,又怎能不被大家爱戴呢?”

    “还有这样的事?”工作组的同志有点好奇。现在作秀的事情很多,但李正峰那样的一听就不是,而是真正的勤于工作。

    梅姐苦笑道:“这样的事情能有假?那天晚上,李书记被认出来了,于是在场的好几千民工还‘逼着他’讲话了呢。那些民工,估计大部分人还在这施工现场。只要您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就知道真假了。”

    这样的事情,确实没办法造假,工作组的同志点了点头。早就听说海阳的这个市委书记是个讲原则的工作狂,看来不假。而这样一个高级领导干部,怎么可能会勾结黑势力、充当保护伞呢?看来,刘子健八成是在诬告吧。

    第212章 突然抓捕

    带着满腹的不解,工作组的人离开了心怡集团总部。梅姐和周东飞留他们吃饭,他们说有工作纪律。

    回去之后,大家碰了碰头,觉得吴晓梅和周东飞越看越不像黑势力,李正峰也越看越像难得的官员典范。最终大家定了个基调:调查的步子稍微放缓一些,说不定会有新的变化。混这一行的,都把“拖字诀”修炼得炉火纯青了。到时候,比如省里某位大领导一个批示,说这案子就别查了,于是一群人皆大欢喜,高奏凯歌把家还。毕竟无论是李正峰还是心怡集团,人家都不是吃素的。没来由的,得罪这样的人物做什么。

    如此一来,刘子健有点坐不住了。李正峰涉黑的案子不查,下面人就会以为风向又变了。万一检察院觉得李正峰依旧没事儿,那么对刘子健贪腐的调查随时就会再度启动。于是,刘子健几次找到工作组的人,请求加大查办力度。工作组则说“正在查、正在查”,以及用“已经有了进展、但还需要继续深入”等一堆不疼不痒的话将他推了出去。

    而这样的一个拉锯战,给了龙江凤池极大的活动余地。周东飞知道,那天通电话的凌晨,那个“叶哥”就以打架斗殴的事情,被警方控制了。而这几天,警方则心照不宣的根据凤池秘密提供的线索,盘问“叶哥”在海阳那段时间的事情。

    经不住高强度的心理攻势,或者凤池用了其他的方法。总之在第三天的晚上,这个“叶哥”几乎陷入了心理崩溃的边缘。终于,他失口说出了自己在海阳的那些事情——奉刘子健的命令,枪杀了海阳市汇文区的混子唐三;为了掩盖真相,又枪杀了一个无辜之人,使外人以为唐三死于这个人的仇杀。

    而且在此之前,他还奉刘子健的命令,杀过三个人!

    此外,还帮着刘子健联系过一些不干净的人物,也代刘子健收受过大量的贿赂,做过其他很多不光彩的事情!

    庞大的信息量,让龙江警方赶到震惊——这是一个滔天大案子啊!于是在上报龙江省厅的同时,马上通知了河东省厅,请求组成专案组联合办案。河东省厅得到消息之后大惊,通知海阳市局全力配合,务必把刘子健这个黑势力头子一口气给彻底打掉!

    谁是黑势力?呵呵……

    第四天下午,刘子健又跑到省纪委专案组临时办公室去泡蘑菇,说:“要是不继续追查,恐怕李正峰就能消灭大量证据了。”

    而这次还没等纪委工作组搪塞他,外面竟然冲进来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务人员!带头的,是海阳市局副局长李清芳!

    现在的李清芳,可是国家部都知道的打黑英雄。所以牵扯到涉黑案件,河东省厅和海阳市局一致同意:派李清芳做这次行动的总指挥!

    “你们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刘子健声色俱厉。但是,李清芳身后的几名警务人员上去就将他拷上了。刘子健拼命地挣扎,但没能挣扎开。他嘴里大喊:“这是政治报复,肯定是打击报复!李正峰身为市委书记,调了市局的人来打击报复我这个举报人!”

    对面,省纪委工作组的人员目瞪口呆。发生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简直让人吃惊。难道真的是李正峰下令办的?那样的话,这个市委书记在政治上也就太不成熟了,这不是给人留下把柄口实吗?!

    但是,李清芳却走过去,行了一个礼,这才把逮捕令和自己的工作证交给纪委工作组组长看了看。李清芳说:“纪委各位领导,这不是我们海阳市的行动。”

    省纪委工作组的人顿时明白了一些东西,那个组长问:“省厅要求查办的?”

    李清芳摇了摇头,手指向上指了指,而后意味深长地说:“上头。”

    说完,李清芳礼貌的向给位告辞,随即抓起刘子健就上了警车。

    上头!比省厅还“上头”,岂不是国家公安部直接下令的?!省纪委专案组的人倒吸一口冷气。刘子健究竟犯了什么案子,竟然惊动了公安部!

    李清芳说的没错,这件事确实经过了部的批准。因为涉及两个省厅的配合协调,终究要上报更高一级的主管部门。而且这案子又是涉及五条人命的大案,必须争分夺秒控制住犯罪嫌疑人。所以,公安部几乎没有耽误一分钟,就直接通知河东省厅,迅速抓捕刘子健!

    无论是在警车上,还是到了公安局,刘子健的嘶喊咆哮就没有停。他大声喊:“这是报复!恶毒的报复!我要见省领导,我有申辩的权利!你们没有权力抓我,直接给我戴手铐更违反了程序!”

    审讯室里,只剩下了市局长李纲和李清芳,两人都相视摇了摇头。最后,还是李纲说:“刘书记,这次真的不关正峰书记的事。您身上有些案子太大了,惊动了上面。”

    “什么案子?”刘子健浑身一哆嗦,眼睛中爆发出一阵困兽般的精芒。

    “你也是位老政法了,不觉得这么问很可笑吗?”李清芳笑道。确实,警方不会给你“提醒”,你就自己拼命想、慢慢招就是了。说不定你招供出来的东西,是警方没有掌握的其他线索,于是还能继续追查出更多的问题。

    刘子健眼皮在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栽得这么惨。贪污受贿?那也要先有些征兆,比如先双规什么的,哪有这么直接戴铐子的?!

    渐渐的,刘子健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仿佛有一座无形的大山,正死死压在自己的头顶,喘不过气来。但根据他的判断,自己之所以会这么“超常规”的倒下,肯定有大人物在捣鬼。那么,极有可能就是李正峰吧?!“请转告正峰书记,我想和他见一面。”刘子健稍稍镇定了一些,说。

    “对不起,你现在没有会见别人的权利。”李清芳笑着,又道,“再说了,李书记现在正接受‘涉黑’调查,也不方便和别人会面。”

    似乎看到李清芳的笑容不太纯洁,刘子健的心抖了一下。当初,他一直怀疑李清芳的来头很大。而且他也知道,李清芳和心怡集团的关系很紧密。难道说,这个李清芳为了保全心怡集团,让背后的大人物下手了?

    人在危险的时候,联想力是相当丰富的。

    刘子健目不转睛的看了看李清芳,沉闷地问:“李副局长,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

    在刘子健看来,要是李清芳捣鬼的话,那就要和她摊牌妥协了。哪怕自己服软认输呢,至少留下性命才有机会反扑。

    李清芳看了看背后的李纲,意味深长。而后她忽然探过头去,低声说了句话。这样私自说话是违背程序的,但既然已经发生了,李纲也就装作没看见。反正李清芳和刘子健不会有瓜葛,否则她抓捕刘子健的时候不会那么迅速而卖力。

    当然迅速,当然卖力,因为她是在保护自己的父亲,同时也等于给父亲出口恶气。但是这一点,李纲却又不清楚。

    而听了李清芳那句悄悄话,刘子健浑身一颤!

    那句话的内容是——“提醒一下吧:案子的主角是陆建明,你不幸被波及了。”

    真的假的?刘子健觉得迷离恍惚,真假难辨。而李清芳则暗自得意了一下,因为这是周东飞那个妖孽教给她这么做的。拔草顺便打兔子,看看能不能一竿子打翻两个巨贪。到时候,让这两个家伙狗咬狗去吧,貌似会很爽。

    随后,李清芳和李纲扬长而去。昨日庙堂客,今日阶下囚。临走之前,李纲回头看了看这个一度位高权重、叱咤风云的人物的落寞表情,不禁唏嘘。

    ……

    刘子健与世隔绝,外面的消息一点也得不到。被拘押在这里,他只能反复猜测自己究竟是栽到哪个地方了。或许,李清芳说的是真的?

    要是李清芳所言属实,那么他真的要好好考虑了。他和陆建明的瓜葛太深了,几乎根本分不开。李清芳既然“善意提醒”了,那么还真的有可能是在查办陆建明。只不过自己倒霉,先被波及到了。也就是说,陆建明有可能背着刘子健,做过更大的案子?反正刘子健是这么考虑的。

    要是这样的话,摆在刘子健面前就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路,就是主动检举揭发。这样一来的话,自己有个主动交代的情节,或许可以减轻刑罚。

    第二条路,就是抱着“老子不开口、神仙难下手”的态度,随便警方怎么调查,自己就一言不发,使劲儿地拖着,一直拖到陆建明在外面周旋好了,疏通了所有关节。到时候陆建明没事,自然会反过头来把自己救出去。

    不过,第二条路走通的可能性应该很小。因为警方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抓捕自己,就说明已经掌握了一些铁证。也就是说,警方对于侦破这件案子是具有相当自信的。

    但要说走第一条路吧,后果也很严重。因为要是主动交代了自己和陆建明合伙所干的不法事件,那么案情会非常大。别的不说,单是两人联手贪腐的钱,就达到了九位数!这样一个数字,哪怕自己具有主动交代的减刑情节,估计也就是判个死缓。下半辈子,肯定在铁窗里度过了。

    想来想去,刘子健有种心力交瘁的疲惫感。

    而在外面的陆建明得知了这个消息,手一抖竟然把茶杯摔碎。怎么回事,形势说变就变了?!他最担心的,恰恰就是刘子健把伙同自己贪污受贿的事情交代出来。到时候,百死莫赎。他想营救刘子健,却又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下手。

    狼和狈一旦分开,两边都是六神无主。

    第213章 形势大好

    由于刘子健被突然抓捕,那么调查李正峰的事情也就必须中断。因为,刘子健是状告李正峰的人。

    省领导也很震惊,当即询问海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省纪委专案组当即回复:不是海阳市出了什么事,而是国家公安部直接下令抓捕的刘子健!

    无论是省委书记还是省长,听了之后顿时大惊。虽然国家部委和地方省政府是一个级别的,但人家部毕竟是本行业的最高行政部门。从那里下达的指令,地方上不能干涉。

    这一下子,李正峰反倒不知不觉地“被阴”了一下。因为现在整个省委领导班子都在猜测:这个李正峰莫非在“更高处”还有根深蒂固的大背景?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这边刚要查一查他,尚未真正动手,那边就三下五除二弄掉了刘子健这个告状的?!若不是巧合的话,那只能证明李正峰的政治实力简直强悍得离谱,竟然能让国家大部委越过省委省政府,直接干预进来。

    当然,大家都不相信什么“巧合”。于是乎,李正峰的背景也就被人纷纷揣测。

    至于省委副书记方牧,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陡然一愣。大手笔!这是这个政坛老手的第一反应。

    他本以为李正峰是个书生意气的迂腐官员,想不到为求自保的时候反戈一击,竟然会如此的酣畅淋漓。牛刀一试,锐不可当!方牧说不出自己现在应该欣慰李正峰的生猛强悍,还是应该感慨自己看走了眼。

    ……

    好几天的心理折磨,刘子健关在小黑屋里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天人交战。终于,这个做贼心虚的贪官承受不住压力,招供了!

    而一旦吐了口,那就像黄河决堤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经查实,这货前前后后的受贿金额竟然高达两个多亿!其中大部分的受贿金额,都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陆建明有直接关联!

    陆建明锒铛入狱,他的不法所得更加令人咋舌——近五个亿!他是分管经济建设的,圈钱的法门自然比刘子健“丰富”了很多。

    哗然!整个海阳政坛、乃至全省政坛沸腾了。想不到一个海阳市竟然同时被揪出了两个超级大贪,而且地位都这么高。

    两人的相互对证,已经能够为案件定性了。按照这样的金额,应该判死刑。但刘子健不服,因为他有主动交代犯罪事实的立功表现。所以,他要争取死缓。然后死缓变无期,至少能保住一条命。

    就在刘子健的人积极运作减刑的事情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爆炸性的大消息:龙江省厅和河东省部门联合破获一起特大刑事案件!主犯刘子健指使从犯叶超铭(叶哥)先后杀害五人,并曾经营大量非法产业,充当黑势力保护伞……

    从犯叶超铭已经招供了,证据确凿。刘子健在狱中面如死灰,当即昏厥了过去。等他醒来之后,某警务人员告诉他,其实抓捕他就是因为这个刑事案件,与经济犯罪并无任何关系。听了这句话,刘子健才知道中了李清芳的“奸计”。该死的小娘们儿,老子死了做鬼都不放过你!现在的刘子健,也只能这么丧心病狂的悲呼了。

    故意杀人罪、涉黑、非法经营、贪污受贿、生活腐化堕落……一些列罪名累加在一起,谁敢给他判缓刑?就连在外面帮着他活动、疏通关节的人,也自知再无任何挽救的希望,干脆坐着等结果算了。

    这个案子的爆发,彻底断送了刘子健的老命。

    当然,李正峰所谓的涉黑案子也就不用调查了。告黑状的刘子健本身就是黑势力的保护伞,甚至本人都参与谋杀。这样一个人所说的话,没有任何可信度。这是典型的诬告,甚至是恶人先告状!

    只不过刘子健在政法系统里掌权多年,下属不可能一点孝敬都没有。所以,也有不小心为此而牵连进去的。虽然省里面的意见是尽量控制这件事的影响范围,但还是有几个家伙犯下的事情太大,想从宽处理都不行。比如市局有两名副局长,当初为了被提拔到这个位置上,一个向刘子健送过两百万现金,另一个不但送钱还送女人。这些事情刘子健自己都招了——死猪不怕开水烫,故而那两个副局长也当即落马。

    可以说,刘子健和陆建明的案子虽然尽量控制着,到最后还是引发了一定的连锁反应,导致了海阳市落马的官员多达三十多位,成为海阳建市以来最大的一桩贪腐案。

    如今,由于刘子健和陆建明的落马,市委常委的班子里面一下子出现了两个空缺儿。常务副市长还好说,大不了从那三四个副市长里面选一个,再重新分分工就是了。但政法委书记的空缺儿,就要有新的人选了。

    省委本想从外地调过来一个人,但又担心不了解海阳那复杂的情况。经过一番研究,决定调任市局局长李纲担任这个职务。李纲此前是高挂了一个副厅级的级别,从级别上来说算是平级调动,但权力却比政法委书记低的多。如今,算是正儿八经的高升了。

    但李纲的晋升,意味着市局的领导班子几乎被抽空了!一把手李纲走马上任政法委,两个副局长在刘子健案子里倒下了。如今,在领导班子里排名最靠前的,就是政委孙浩,其次就是李清芳!虽然班子成员里还有纪检书记什么的,但要注意:李清芳此前因为“击毙”了秦缺,被公安部和省厅表彰后,直接晋升了三级的警衔。而拥有这个警衔的,当初只有李纲、政委孙浩和李清芳这三人。所以,李清芳的排名从那以后就很靠前。

    如今,政委孙浩顺利接位,被任命为市局长。而似乎顺理成章的,李清芳竟然被任命了市局政委。虽然她的级别还是正县级,但身份不同了。政委和局长一样,一文一武都算是“主要领导”,类似于部队里的团长和团政委。

    不过,别说是在河东省,哪怕在当今全国系统里,能够在市级局做了政委的,估计李清芳都是最年轻的。再加上是个女干部,自然更加引人注目。

    在讨论这一项任命的时候,李正峰还想本能的阻拦一下。但一想到龙江那头母老虎的雌威,摇摇头还是算了。再说了,这是正常的人事调动,换做别的单位也会这么安排,完全符合程序。

    而习惯了坐火箭般提拔的感觉,李清芳也不觉得太刺激了。高兴归高兴,但情绪控制得很好。只有回到家的时候,对着周东飞猛亲了一口。

    这个复杂而险恶的斗争,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就在事情真相大白、针对李正峰的调查宣布结束的时候,省委领导亲自打来电话,勉励李正峰要再接再厉,努力工作,并表示省委一直信任他,所谓的调查也只不过是走程序而已。不过,只有省委副书记方牧打电话的时候,没有说这些客套话,而是开门见山地笑道:“正峰,这次出手可真狠。不过,大快人心。”

    李正峰苦笑了一下,心道这个出身军旅的老领导真直爽。于是笑道:“哪有的事情。当时我什么也没干,就是请了个假配合省纪委工作组的调查了。”

    “你这年轻人(这方牧也算是有点倚老卖老了),跟我还打太极拳?呵呵。”

    “真的没有。跟您说话,我没必要拐弯抹角的。”李正峰笑道,“其实,运作这一切的,都是东飞那小子。”

    方牧是个大智慧者,旋即吃透了其中的三味。真正让刘子健一招毙命的,是在龙江抓了那个杀人犯。而周东飞作为地下世界的大人物,或许对于抓住这个杀人犯具有重要的作用。想到此处,方牧笑道:“果然不简单。本以为你会因为东飞那孩子而遭殃,想不到关键时刻是他力挽狂澜了。那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回头让他再到我这里坐坐。”

    “好,我让清芳陪着他一起去看望您老人家。”李正峰说。

    挂了电话,李正峰思绪万千。貌似一场生死存亡的斗争,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躲过去了。要说周东飞施展的手段,有点过于霸道。

    但不管这个方式手段如何,终究挽救了李正峰的政治生命,挽救了一个有良知的正派官员,这是海阳市数百万百姓的福气。

    与此同时,还一举打掉了两个贪婪成性的大蛀虫。这,也是海阳百姓的福气。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