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节

      但是,周东飞却没有到指定的雅间儿,而是吧周芯拉进了一个僻静的、空着的雅间儿。里面空无一人,桌椅板凳和杯碟碗筷都整整齐齐呢。

    “你……你要做什么?”周芯的心一紧。开啥玩笑哟,大白天的竟然还关门!很不详的预感!

    “妹子,你似乎对哥有些成见啊。”周东飞把周芯按在一张椅子上,他本人则站在她背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的长裙是露肩的,两条小带子挂在肩膀上。而另外两条不起眼的透明小带子,又掩藏在下面。所以,周东飞的指端传来了一股细腻的触感。

    “哥没啥恶意,放心就好。”周东飞笑道,“只想跟你好好谈一谈,另外请你跟钱老太爷和阴妍大姐分别带个话儿。”

    周芯的肩膀痒痒的,甚至连心都有些痒了。这货太可恶了,不但把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甚至还不时捏动一下!每一次揉捏,都有种可怕的、前所未有的古怪感觉,在她的心底滋生。“要我带什么话儿?”

    “请你跟钱老太爷说,上次的事情虽然冲突厉害,但终究不是我们先挑起的。假如老太爷愿意忘了那些不快,梅姐和我更乐意和平相处。老太爷哟,谁愿意平白无故地跟他老人家为敌。”

    “嗯,这句话我一定会带到。”周芯点了点头。这是正经话,周芯感觉自己刚才多疑了。于是她又问,“那么,让我给阴姨带什么话儿?”

    “告诉她,让她放下心中的执念,不要太纠结以前的事情。还有,假如有时间的话,我可能去看看她……还真的有点想念这个菩萨般的女子呐。”

    呃!周芯脸色有点红又有点白,喃喃道:“这些话全都原原本本告诉阴姨?”

    “你这丫头傻呀!最后一句当然不能说了,汗!”周东飞汗兮兮地说。

    “哦。不过我算是发觉了,你和阴姨之间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周芯说,“其实阴姨提起你的时候,神色也很不自然!”

    “不自然?不会是恨咱吧?”周东飞问。

    “不像。看不出那是什么神色,怪怪的。对了,你们俩究竟发生什么了?”

    “想知道?”

    嗯!周芯狠狠地点头。这件事太奇怪诡异了,让她很是好奇。

    “那好,哥亲自做给你看。”说着,周东飞的一双大手从她肩头滑落,轻巧地将她两条肩膀上的吊带儿拨开。顿时,连衣长裙这条防线松懈了!甚至,连那两条透明的小带带也拨到了两边!

    而就在周芯刚刚反应过来,准备抗拒的时候,那两只罪恶的大手已经成功进袭,伸进了她的胸罩里面。

    对周东飞而言,是一股温暖、弹跳的触感。那是温柔乡,消磨英雄气。

    对于周芯而言,简直就是灾难了。她想走开,但神智似乎有点乱乱的。天呐,这家伙竟然这么直接。更重要的是,周芯是个未经人事的女人,不但脸皮子薄,就连身体的本能反应也极其灵敏。胸前两团被揉搓,竟然让她直接产生了意乱神迷的感觉。

    不行,必须要挣扎哟!虽然这个可怕的男人并不是很讨厌,但这件事也太唐突了。周芯稍稍恢复神智,猛然蹦到一边,并紧张地收拾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

    感觉很奇怪,另外她也不敢对周东飞发飙。于是脸蛋儿红得堪比那身衣服,心头却像小鹿一样砰砰撞击。没有任何言语,只能将后背贴在墙壁上,生怕周东飞继续“追击”,带着一股可怜兮兮的味道。

    而这时候,梅姐的声音倒在门外响起了——

    “你这人倒会偷懒,姐在外面都快忙死了……呃……”门骤然打开,梅姐看到了眼前的荒唐.

    第179章 姐悟了

    虽然周东飞和周芯已经分开,但看周芯后背紧紧贴着墙、面带一些惧意,梅姐当然联想到了一些东西。更重要的是,周芯那丫头一条肩膀的吊带儿,还扯在外面呢!看到梅姐进来,这妞儿继续紧张地拉扯自己的吊带儿,手忙脚乱。看那副小模样,甚至还有点可怜呢。

    梅姐的脸色也有点红,不知是因为眼前这事儿,还是因为喝了点酒。

    “呃……姐啊,咱要是说正在和周芯妹子商量大事儿,您信不信?咳咳……”周东飞咧嘴而笑,但也觉得自己的话缺乏最基本的可信度。

    缓和梅姐跟钱世通的关系,换取一定的和平共处,这应该算是一件大事。

    但是在这个不伦不类的时间点上说出来,可信度真的不是太高。以至于梅姐白了他一眼,甚至说了句“贫”,而后就款款走进那个有点销魂的雅间儿。

    “梅姐。”周芯打了个招呼。这妞儿有点儿委屈,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仿佛有点被捉奸在床的尴尬感。

    梅姐淡淡笑了笑,问:“这犊子欺负你了?”

    这是出于女人的天然同情心,与立场和派系无关。

    周芯想要点头,却又看了看旁边的周东飞,于是红着脸摇了摇头,极不情愿。

    梅姐看得出其中的味道,狠狠瞪了周东飞一眼,道:“又胡闹,小心你的皮!”

    周东飞嘿嘿憨笑,周芯则仓促离开。这地方太尴尬了,待不住。“梅姐你们聊着,我先回去了。对了,飞哥让我带的那几句话,我会如实转告老太爷的。哦,还有带给阴姨的那些话……”

    周芯走了,只剩下了周东飞和梅姐两人。而周东飞则急忙说道:“听见了吧?连人家周芯自己都说了,咱是要她帮着给钱世通带句话的,嘿。”

    “借口找得倒好!”梅姐说,“你也不瞧瞧这是什么时候!外面人来人往的,也不怕人家笑话。”

    “姐,你干脆当咱的女人算了。有你管着,咱肯定会老老实实的,嘿。”

    “才懒得管你!”梅姐失声笑了一下,道,“实际上,姐在这种事情上,啥时候管过你?你那些不清不白的事情,姐没打算管。你是成年人,姐又不是你的女人,哪有心思管那么多的闲事!刚才是担心你太胡闹,强迫了周芯这丫头。再怎么说,她今天可是代表着钱世通的。大的礼节咱们可不能走错了,不然被人戳脊梁骨。”

    周东飞厚着老脸笑了笑说:“这个分寸咱有,嘿。让她来这里,就是让她跟钱世通和阴妍带句话,表明咱们的一些善意。当初秦缺来找麻烦,并没有什么针对性,此前咱们和钱世通也没深仇大恨。只要钱世通想明白了,我看心里的芥蒂除不掉,但保持相对的和平还是差不多的。今天阎三更和奉笙的遭遇,使得咱们和邱得用的矛盾已经浮现出来。能够稳住钱世通,对咱们而言是有利的。”

    梅姐点了点头,沉思道:“事情怎么就那么不可琢磨。昨天还杀得头破血流呢,今天就要握手言和了。”

    “地下世界比官场和商场更现实!有时候,甚至现实到了清汤寡水、了无生趣的地步。”周东飞苦笑着说,“官场战败了,丢乌纱;商场战败了,丢钱财;地下世界战败了,丢的是命!所以,为了确保不一败涂地,所以任何手段都能用,任何条件都有可能妥协,任何价值观、是非观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准则。”

    “吓人兮兮的。”梅姐看了看周东飞,拍了拍胸脯、咬了咬嘴唇,笑道,“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真怕你啥时候为了保命,撒丫子拍屁股跑路,连姐都不要了。就像你说的那样,反正没啥价值观和是非观了,呵呵。”

    “瞎说啥呢!那不是价值观,是信仰。姐,你就是咱的信仰哦!”

    “肉麻!讨厌死了……”

    “嘿!其实说的是真的。”周东飞笑道,“秦缺、卫疯子当世高人,却为啥一直守在钱世通和邱得用身边几十年如一日?说到底,钱世通和邱得用是他们的信仰。越是强者,就越是需要一些精神的支撑。不然的话,单是那种达到顶点的空虚感,就能让他们崩溃发狂。所以,他们即便无人能够辖制,但也必须找到一个辖制自己的人。姐,咱也算高手了,所以就跟定你这个女皇了,嘿。”

    “什么‘女皇’,还‘女王’呢!”不过梅姐提起“女王”两个字,顿时红了一下脸,啐了一口。这个词太暧昧,是纯洁女人无法承受之重。于是,她赶紧换了换思路,问,“你和阴妍到底是怎么回事?让周芯单独给她带话儿?我还听梦莎说,上次你们遭遇的时候,似乎早就认识了对不对?”

    “呃,跟她之间有点误会,就是那种……美丽的误会……”

    “又是那老毛病!”梅姐笑骂道,“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美女杀手!对了,上次我没见到,但听说阴妍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呢。梦莎甚至说,她简直跟个落凡的菩萨一样。”

    “很漂亮,和姐简直各有千秋了,嘿!”

    “贫嘴!”梅姐说,心里有点开心。但这时候,周东飞这货已经欺身过来,从后面伸出手,揽住了她柔软的腰。“臭犊子别胡闹!”

    “不胡闹,亲一个就行。”

    “不给……唔唔……坏蛋别乱摸……唔……”

    ……

    “女人喝点酒之后最好看,嘿!”

    梅姐扯了扯胸前的领口儿,微红着脸轻轻啐骂了一句,而后又说:“别弄得过火了。清芳那丫头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小心打翻了她的醋坛子。你也真是胆大,就不怕她吃醋?”

    “怕她吃醋,但更怕姐孤独……”

    “扯淡……哎,怎么有种偷别人男人的感觉,惭愧死了。”

    “没,咱啥时候都是姐的男人。”

    “美得你……”

    当天的宴会结束得很晚,来的客人除了有公务在身的,一般都尽兴而归。

    而就在客人陆续离席散去的时候,夜十三悄悄走到了周东飞的身边,嘀咕了两句。以至于周东飞在百忙之中,也走到了大厅门口,悄悄向外张望了一下。没错,就是当初的那个人!天宽地窄,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还能碰上海阳的“熟人”——

    当初,海阳市政法委书记刘子健为了保全自己,派一个叫“叶哥”的人杀了汇文区混子唐三灭口,而后又杀了一个其他人制造假象。从那以后,这个“叶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在那个“叶哥”在海阳城西洙水河大堤上枪杀唐三的时候,夜十三正奉命尾随,甚至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画面。周东飞看到过那个照片,也知道了那个“叶哥”的容貌。

    现在,这个“叶哥”正在一辆黑色奥迪a8里面,看来是逃到龙江给人家当司机加保镖了!周东飞和夜十三都还不知道“叶哥”的名字,但暗自记下了车牌号。只要有这么一个线索,总能找到他。

    “飞哥,要不要弄了他?”夜十三低声笑道。当初为了不让夜十三过于暴露,这才没有把事情闹大,以至于这个“叶哥”得以安然脱离海阳。但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夜十三早就已经安全了。

    但周东飞却还是摇了摇头,笑道:“记住他就行了,暂时留作备用。请杨家帮着查一下,那辆黑色奥迪a8的主人是什么身份。”

    ……

    当周东飞和梅姐回到海阳之后,钱世通就直接挂通了电话,找到了梅姐和周东飞。钱世通表示,周芯已经将意思带到。对于上次的事情,钱世通表示很遗憾,但也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梅姐则得体地把场面话说了一堆,稍稍满足一下老太爷的虚荣心,给这个声名卓著的老头儿一个下台阶。

    而就在当日夜间,周东飞接到了一个短消息,竟然是阴妍!

    当然,他的电话号码,是周芯帮着带回去的。

    阴妍在发这个短消息之前,肯定是经历了一番心理挣扎的。但是挣扎了很久,却只是简单地挤出了几个字:“多谢挂念,无须来蜀。”

    “多谢挂念”,似乎有点冰释前嫌的味道;但这句“无须来蜀”,意思就是让周东飞不要去蜀中找她了,又带着一种毅然决绝的味道。女人果然是个难琢磨的生物,特别是神仙般的女人。

    周东飞想了想,也没有直接拨电话,同样回了个短信。有些话说起来不好看,但落在文字上却会委婉地多。就像一对脸皮儿薄的青年男女谈恋爱,电话里或许不好意思恩恩爱爱肉麻缠绵,但在短信上却能卿卿我我蜜语甜言。

    周东飞赞叹发明短消息功能的家伙,简直摸透了人的基本心理。于是这货的回信很不要脸——“必须去看看你,太想念,嘿。”

    “随你。另,姐悟了。”阴妍的寥寥数字,看得周东飞触目惊心。“姐悟了”,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周东飞这个当事人最明白!

    对于周东飞,阴妍没有大悲、大苦、大欲求、大畏惧。但是,她的心障在于一点古怪的、玄而又玄的“情”。特别是在海阳之战中,周东飞不忍对她动手,让她这点心障越来越深。所以,她无悲、无苦、无欲、无畏,却不能做到无情。

    一次邂逅便生情?这种事虽然不常见,但客观存在。更何况阴妍不是寻常女人,类比仙子;周东飞也不是寻常男人,近乎妖孽。这样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怎能以常理揣度?

    而周东飞托周芯带过去的几句话,或许让这个站在云端中的女人解开了心中的一线枷锁。以这种女人的智慧和悟性,一旦破了一线,就等于破了全部。所有的一切业障,都将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荡除!

    一个破了心障的阴妍,是否已经达到了秦缺、卫疯子那样的层次?

    一个斟破了情的女人,会是什么新的面孔?

    再次面对周东飞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态度?

    这一点,连周东飞这个妖孽都心中没底儿。

    周东飞随后回了个短信,内容是个迷。总之,两人都会将这段对话内容清除。至于其中的具体内容,说不定也会向当初的龙吟寺风云际会那样,成为一段悬案。

    第180章 出售购物中心

    若阴妍再次领悟,破了心障,哪怕实力略微不如卫疯子,但起码该达到了周东飞的层次。据说为了震慑群枭,阴妍竟然主动寻机会、找借口,兵不血刃、以区区三招之力击溃了邱得用第二号保镖阎三更。可怜“活阎罗”阎三更空负绝世凶名,却先折于吕奉笙之手,随后又以完败的态势败在阴妍刀下。

    阎三更只是垫脚石,是宣言书。

    阴妍对他施展的那三刀,让这个近乎神女般的女人奠定了更高一个层级的地位。一时之间,“玉娇龙”声名之盛比齐“天妖”,直追“刀魔”。而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钱世通集团,终于在这个要命的时刻挽回了一线生机,稳住了阵脚。“擦,那个神仙般的师娘这么猛?!”仿佛听评书一样的小畜生韩复,瞪着眼睛问白家林。这段时间,白家林的心态有点特殊,竟然喜欢接近这个小家伙了。在周东飞调教韩复的时候,白家林只要有时间,多半也会陪着看看。而有些空闲的时候,则跟他讲一些让他感兴趣的话题。其实白家林早就看中了这小子,记得当初还曾对周东飞说过:“你要是不收他当弟子,我收。”当然,周东飞既然收了小畜生,白家林自然只能作罢。

    “师娘?”白家林一愣。

    韩复神神秘秘地笑道:“家林叔你瞧不出来?那女人对我师父有感情呐,嘿!喊她个师娘不吃亏——我不吃亏,我师父也不吃亏嘛…

    “臭小子,净是胡扯!”远处周东飞一个石子儿弹过来,,如同破空的子弹疾速飞向韩复的手背。他大大收敛了力道,只是让小畜生吃点苦头就行。

    但让周东飞和白家林想不到的是,这小子的反应速度竟然这么快。仓促之中手背翻转,“噗”的一下竟然将那石子儿攥在了手心。虽然整个小蹄子都被那冲势往后带了半尺,但终究防御得不错。

    白家林拍了拍他的脑门儿,笑道:“好小子,玩儿得不错!”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