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节

      骂得很恶毒,但大批赌客都已经笑了起来,笑声甚至淹没了贺双明的惨叫。

    茶室大堂经理赶紧安排人扶起贺双明,准备送往医院。因为贺双明不但是一叶香的常客,还是一叶香老板的朋友。而且这大堂经理也知道,贺双明的真实身份是局长、是台长!

    一边命人扶起贺双明,大堂经理一边问周东飞:“这位老兄出手真猛,不过还真的眼生。不知道,老兄是混哪个盘子的?”

    这大堂经理也隐约感觉到,今天遇到了一个硬岔子。

    周东飞笑了笑,说:“老子就是周东飞,浣溪沙的。”

    全场哗然!

    来这里赌的,多半都是混子,至少是接触一些地下世界的事情的。周东飞的大名,如今已经在这个圈子里传得很生猛。他的名气仅次于梅姐,甚至比出手狠辣的白家林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一听到“周东飞”、“浣溪沙”这两个名号,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刚才和周东飞打牌的两个玩家,险些吓尿了裤子。我的娘嘞,自己似乎还赢了飞哥一点钱吧?汗,后怕啊!

    至于小短裙和妖冶女,脑袋干脆石化了。她们哪里敢想,眼前这个对自己上下其手、摸来摸去的家伙,竟然是这位爷!

    而那个大堂经理则一身冷汗,想不到今天竟然遇到了一尊大神!开赌场也是混社会的,当然最清楚地下世界的森严等级。有些人能惹,有些人真的惹不得。这个一叶香茶室的老板,其实就是当初黄楚九的一个手下。黄楚九跌霸之后心灰意冷,就把这茶室盘给了现在的这个老板。连黄楚九都被周东飞一夜之间给掀翻了,那么这个茶室怎么可能对抗周东飞?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一个级数的!

    当然,大堂经理也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有孤注一掷,要求所有保安都上去对付周东飞。否则的话,事情可就真的闹大发了。这个大堂经理刚要赔罪,不过身边疼痛不已的贺双明却停住了惨呼。“浣溪沙”和“周东飞”这两个词,猛然惊醒了他!昨天的那个电话,不就是周东飞打来的吗?有问题,肯定是这家伙故意搞自己!

    于是,贺双明伸出尚且完好的左手,勉力指着周东飞说:“你、你……”

    “嚎个毛,跟他娘哭丧一样!”周东飞不允许他说出真相,反手过去又是一巴掌。还是啪的一声,贺双明另一边的脸也被掴了,也吐出了一颗大牙!

    这一次,两边的腮帮子都已经肿胀起来,根本说不清楚,只能呜呜的叫唤。当然,那只手还在疯狂地挥动,似乎极其不甘心,但也带着一些惧意。周东飞出手狠,哪怕是嚣张至极的贺双明,如今也被打出了心底深处的那份胆怯。

    周东飞这次出手,茶室的人再也不敢过问了。而周东飞却一把扯起贺双明的领子,示意扶着他的两个保安滚蛋。而后,周东飞对他附耳笑道:“贺台长,得罪!戴安澜的事情,我看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对喽,你来这里赌博的场景,老子趁进厕所的时候用手机拍下来了。画面递到市纪委,你这台长就不用干了,你说是不是?”

    暴怒且惊惧中的贺双明忽然冷静了不少,只觉得有点发懵。想不到周东飞这么毒辣,不但打掉了自己两颗牙、踩碎了自己一只手,竟然还要拿住了自己官场上的把柄!这个把柄握得死死的,随时都能让自己落马!

    于是,贺双明有点霜打的茄子的味道,以往的嚣张不复存在。此时他才明白,自己这次遭遇的大混子,并不像以往的混子那样。寻常混子想对付某个人,要么威胁,要么伤人,要么打砸抢,最狠的也就是动枪动刀吧。但是眼前这货不按常理出牌,手法妖孽!

    “贺台长,保重身体,赶紧养伤要紧。不过,我希望戴安澜明天上班的时候,会得到她中意的岗位。”周东飞低声说完这几句,当即拍了拍他的脑袋,如同老子拍儿子的头。年纪轻轻的,拍人家一个近乎五十岁的人的谢顶半光头,场景似乎有些喜感。

    随后,两个保安再度走过来,扶起贺双明就一溜烟儿跑了,肯定是去就近的大医院了。而那个大堂经理擦了擦额头的汗,满脸堆笑着说:“不知是飞哥大驾光临,兄弟险些犯了混。”

    “没啥,哥就喜欢这么玩儿,刺激。这场子不错,热闹,有机会哥还来!”周东飞说着,回手拍了拍小短裙惊恐和惊叹交加的脸蛋儿,而后哈哈大笑而去。走出一叶香大门的时候,刚好贺双明正被人扶着上车。贺双明回头,两人刚好对视。周东飞看到,贺双明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恐惧和怨毒。怨毒?老子就是让你怨毒,让你一肚子怨念没地方发泄。擦,憋在心里憋死你!

    ……

    周东飞回到住的地方,已经凌晨两点半了,李清芳早就酣然入睡。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爬了起来,准备和李清芳一起,去陪着戴安澜吃顿饭。他和李清芳就住在心怡酒店后面,走过去也就是几分钟。

    电话喊醒了戴安澜,这妞儿似乎有点倦怠。下楼和周东飞、李清芳相见的时候,虽然戴安澜的脸上凑出了一些笑容,但看得出她的心头还是一片愁云。

    没出去吃,早餐就在心怡酒店。只不过没有在早餐大厅,而是进了一间小雅间。周东飞笑道:“咋了,还不开心啊。安澜妹子笑的时候最漂亮,笑一个呗。”

    李清芳拍了他一下,佯怒道:“还不是你好心干坏事!人家安澜不骂你就不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李清芳不知道周东飞昨晚做了什么,但知道周东飞此前弄巧成拙的那一幕。

    戴安澜也真被两人的一说一唱逗乐了,忍不住笑了一下。周东飞笑道:“这才对嘛!多吃点儿,养足精神才能做出好节目呢。”

    “那算啥破节目啊,收视率低得几乎没人看了。”戴安澜说,“而且我也想请几天假,静一静,暂时不想去上班了。”

    “别,工作还是要好好做的。再说了,以安澜妹子这条件,啧啧,肯定不会窝在那种破栏目里的。说不定电视台的领导幡然悔悟,让你再去主持当红栏目呢。”周东飞笑道。

    这句话很有意味,而李清芳和戴安澜又都是聪明人,肯定能听出一些话外之音。此外,戴安澜还猜测到,昨天晚上周东飞就是去找贺双明的麻烦了。难道,已经有了什么变化?

    于是,戴安澜眨了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忙问:“飞哥这话是啥意思?”

    “没啥,吃饭吃饭!”周东飞不想让戴安澜在这件事上掺合得太深。以至于戴安澜又问了一句,他还是环顾左右而言它。稀里糊涂的女人最幸福,也最可爱,就像李清芳那样。

    问不出就不问了,神神叨叨的!戴安澜压抑住心中的好奇,大口大口吃饭。说是大口,也是相对于她平时的那种温婉雅致。要是跟周东飞的狼吞虎咽相比,她速度再快三倍也依旧算是淑女。

    刚刚吃完饭,戴安澜就要去上班了。要不是周东飞的催促,估计她还是不想去。多难为情啊,从《情感夜话》突然调到一个垃圾栏目,同事们那种眼神就让她受不了。除非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或许才能慢慢适应吧。

    但就在这时候,戴安澜的手机忽然响了,是电视台一个副台长打来的。这位副台长是电视台二把手,分管具体业务。

    “安澜啊,经过台领导的研究,决定给你重新安排一下栏目,让你和蒋汗青共同主持《璀璨星工场》。这是个好机会,可要珍惜哟,加油干!”

    噗!戴安澜险些把吃进去的饭给喷出来!怎么回事?昨天刚把自己打进冷宫,说是去主持垃圾栏目呢。仅仅过了一天,怎么又调到电视台头号王牌栏目了?《璀璨星工场》,是选送并培养明星的一档栏目,也是海阳电视台最火爆的栏目。蒋汗青之所以被称作海阳市花,就是因为这档栏目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哪怕是头母猪去主持,都能一夜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头号猪姐!不会是逗我开心吧?昨天那个命令,还是贺台长亲自说的呢……”戴安澜还是不敢确信自己的耳朵。

    那个副台长笑道:“这次的安排,也是贺台长在电话上亲自说的,呵呵。别想那么多了,赶紧来台里交接一下工作。你和汗青每人主持一期,轮流上。明天又是一期《璀璨星工场》,争取就在这一期开始上镜!安澜,可要好好做啊,你的实力不比汗青差,争取一炮打响!”

    “呃,谢谢领导关心,我这就去……”戴安澜已经有点发懵了。面前,是周东飞人畜无害的笑容。“飞哥,你……到底做什么了?”

    “没啥,就是跟你们贺台长谈了谈人生理想,嘿。”

    “贺双明他……没事吧?”戴安澜还是不放心,生怕周东飞做出了极端的事情。她的胆子不大,谨小慎微。

    “没大事,就是心痛了一点。”周东飞笑道,“赶紧去上班,希望你一定超过蒋汗青,成为咱们海阳的新市花。那个丫头傲得很,哥最不喜欢。”

    戴安澜稀里糊涂地上楼去拿包儿,虽然一肚子疑惑,但也满心欢喜。不管周东飞对贺双明做了什么,但眼前的形势至少表明:贺双明是不敢得罪飞哥的。既然贺双明认孬了,他儿子也肯定不会再纠缠自己了。刹那间,戴安澜觉得一切都变了,天是晴朗的,云是轻盈的,就连店外那条小狗儿都是面带笑容的。

    她心情复杂地去电视台,一进单位就发现了众人目光的异常。这样的大起大落,换做谁都会被视为妖孽。当然,真正的大妖孽在她背后,而她无非是坐在妖孽大腿上的小妖一枚。

    雅间内,李清芳则拧了拧周东飞的胳膊,斜着眼睛问:“你这家伙,看来帮人家美女还挺上心呢!姐吃醋了,你说咋办?”

    第104章 凤痴

    “你吃哪门子醋哟,咱又不是始乱终弃了。知道古时候的规矩不?要三从四德呀!女人单是有了‘嫉妒’这一项,就构成了被休妻的必要条件呐,嘿!”

    呸!想要姐跟你三从四德,做梦去吧!李清芳还是有点不开心,说:“我妈说的一个月的期限就快到了呢!你也不准备准备,难道真的硬着头皮暴力抗法?告诉你多少次了,我老妈很生猛的。”

    “摊上一个刁蛮的丈母娘,其悲剧程度仅次于摊上一个刁蛮媳妇。哥倒好,俩都摊上了。”

    “去死!”李清芳在他大腿上掐了掐,而后就双手托腮,不知想什么。猛然间,这丫头坐直了身体,撂出一句狠话:“你说要是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她还真的能下得去手么?”

    “呃……这个,不太清楚吔……可能吧……”周东飞一头汗,说,“妹子,你肯定又在试探哥了!”

    “切,随便说一下而已,你那么认真干嘛!”李清芳再度双手托腮,显然有点困顿。

    ……

    但是该来的终究会来,任凭你怎么折腾。

    整整一个月的期限,李正峰再度来到了周东飞和李清芳合租的房子。时值天色刚黑,夏末的天气依旧闷热,但李正峰却穿着板板整整的长裤和短袖,一脸严肃但敲开了房门。

    这一次不像上一次那么尴尬,周东飞和李清芳两人好歹都穿着衣服。不过既然看到周东飞还在这里,李正峰就知道:女儿并没有和周东飞完成切割,还如胶似漆的缠在一起。

    “看样子,你是真的准备不听话了。”李正峰阴沉地说着,坐在了客厅沙发上。而这次不同,他竟然带了一个随从。这人年龄四十左右,肤色白净,还带着一个金丝眼镜,看似秘书之类的人员。但周东飞的毒辣眼光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人身上有功夫。走路的架势比常人沉稳得多,气度也隐隐有些压迫感。

    这个人脸色不像李正峰那样,而是面带笑意。看到李正峰坐下了,他也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堂堂市长还带着这样的人?有点黑社会味道了。周东飞笑眯眯地倒了两杯茶,先递到李正峰面前一杯,而后又招呼那个人,“两位请。”

    李正峰冷冰冰的没反应,反倒是中年眼镜男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似乎对周东飞很感兴趣。

    再看此时的李清芳,此时显然有点吃惊。她没有主动跟李正峰说话,而是盯着那个中年眼镜男说:“凤叔都亲自来了?”

    这个被称作“凤叔”的眼镜男笑了笑,似乎并不是来找事的,更像是来探亲访友。“是啊!你妈说你这丫头最近不听话,所以让我来看看。你爸妈给了凤叔尚方宝剑,说是可以先打屁股后上奏的,呵呵!”

    周东飞听得出,凤叔在李清芳母亲那个家族里面,地位肯定有些不寻常。

    李清芳尴尬地笑一下,“凤叔,人家都是大姑娘了,不要说这么难为情的!”

    “都不要脸到跟人同居了,还在乎什么难为情?!”李正峰厉声呵斥,丝毫不照顾李清芳的脸面,“上次我就忍了,想不到你到这时候还不知悔改!”

    李清芳险些一口气憋回去,毕竟李正峰说得太难听了。她自幼纯洁得跟白纸一样,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过“不要脸”?可是,这明明是自己故意造成的假象,又怪不得李正峰。况且对面坐着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还不能说什么。想到这里,满肚子委屈能把她憋死。于是,这个一向刚强的女子,眼圈一红竟然啪嗒落泪了。

    这是周东飞第一次见李清芳真的落泪,恨不能双手接住做成标本。

    “李市长!”周东飞一边拍了拍李清芳的肩膀,一边看着李正峰。上次李正峰就说了,不允许他喊“伯父”,所以还是只喊官称。“有些事情不像你看到的那么简单,而有些事情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清芳的人品怎么样,您老比我更清楚。”

    李正峰冷冷地看着周东飞,哪怕良好的修养都几乎控制不住他心中的怒火。“周东飞,你害了清芳半生,难道还要害她一世?我是一名干部不假,但我首先更是一个父亲。我的意思,你懂吗?”

    懂。要是一个官员,或许他会时时处处保持理智。但要是作为一个父亲,在护犊子心切的作用下,倒有可能做出一些非理智的事情。这虽然算不上什么威胁,但对于李正峰这个高级官员来说,话已经是很重了。

    周东飞摇了摇头,拍着李清芳的肩膀让她坐下,自己也安静地坐在李清芳身边。对面的男人不是贪官、不是混子、不是流氓,而是李清芳的亲生父亲,这样一个不对等的辈分和身份,根本不好乱来。而李清芳则依旧默不作声的抽泣,前所未有的委屈让她不知该说什么。

    反倒是那个凤叔笑道:“不要哭了,我们清芳从小就不哭,今天是怎么了?年轻人都会犯错误嘛,回家跟你爸妈认个错,他们还能吃了你?要是他们敢,凤叔就跟他们急,呵呵!回家吧,你外公也想你。”

    说得和颜悦色,但主题思想还是让李清芳回家。而且回的不是李正峰那个家,是李清芳母亲所在的家族。

    “我没错!”一提到回家,李清芳再度来劲了,“他们让我嫁给那个龙家公子,可我根本就喜欢他!凤叔你也见过那个龙易白,知道他是个什么货色,十足的小人加变态!可是我妈为了她们杨家的利益,就把我推出去。她还是我亲妈吗?哪有亲妈把自己闺女往火坑里推的!”

    李清芳一说起来就不停,而且情绪越来越激动,矛头直指李正峰:“还有我爸,不,是你李大市长,我原指望你能护着我——像小时候那样。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当她们杨家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你一个‘不’字都不敢说!你在他们面前没地位就罢了,但亲生女儿都快进火坑了,你还能沉得住气,我算真的服了你的定力和所谓的修养了!”

    “够了!”李正峰心头一阵刺痛,怒吼一声。当然,所谓的痛,也肯定是被刺中了心底最柔弱的部分。否则的话,这样一个百炼成钢的人物不会这么动怒。

    李清芳说得没错,李正峰在妻子家族之中确实没什么地位,也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别看他现在贵为一市之长。这是一个悲哀男人的典型代表,自己想想就够窝憋了,更不容别人说出来。

    “凤叔”脸上的笑容有点凝固,继而摇头叹息说:“清芳,很多事情有太多的不随意。你小时候大人们都宠溺你,是因为你那时候不需要担负什么责任。但现在你既然长大了,作为家族的一个成年人,就要为家族着想。”

    “我宁可把自己献给社会、献给国家,也不会献给那个狭隘自私的什么家族!”

    这一次,就连“凤叔”也没有再说情。因为他已经看出,李清芳的意志很坚决。这次想要带她走,或许简单的劝说是不起效果了。

    李正峰则霍然起身,说:“凤老弟,带这孩子回去吧,白费口舌!”

    “凤叔”苦笑着摇了摇头,起身走向李清芳,其实他最不愿看到这种结果。作为一个长辈,他也一直很宠李清芳。对于家族那个决定,他也曾力争劝阻过,无效。既然决定做出了,那就必须执行。可以说,他等于是昧着自己的本意来做一件不想做的事情。

    “清芳,听话,回家吧!”“凤叔”说着,来到了李清芳面前。

    李清芳下意识地退了两步,有点无助和紧张。对于“凤叔”的厉害,她以前就听说过。别看这人白白净净貌似个书生秀才,其实猛得很。就在这时候,两人中间出现一个身影——周东飞。

    “清芳既然称您为叔,那我也尊重您。但您非要做让清芳不开心的事情,我也不会留手。”周东飞冷声说。

    这都是什么事!给大美女当保镖,结果对付的却是她的家里人,真是扯淡!

    “凤叔”一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周东飞似乎练过一些功夫。但此时这货忽然发飙,爆发出的压力竟然连“凤叔”都有些吃惊。看走眼了?一个身穿大裤衩、脚踩人字拖的家伙,竟然爆发出了渊渟岳峙般的气息,诡异得令人心发狂。

    “看不出,是个真高手。”这“凤叔”笑了笑,但没有退后。若是被一个后辈的妖躯一震就搞退回去,那他就不是当初那个赤手空拳横扫哈市十三太保老巢的“凤痴”了!

    凤池,绰号“凤痴”。早年的一代大枭,后值英年急流勇退,不问江湖事。可以说,白家林、郭梦莎等人算是新一代的猛人,而此前那一个时期,是“凤痴”这一辈人的天下。

    凤痴的神色有些凝滞,但不呆板。只见他右手一扬,做出了一个起手式。顿时,仿佛一瞬间换了一个人。刚才那谈笑风生的儒雅形象荡然无存,一双丹凤眼流露出一种“战”的意念。周东飞知道,一个人假如能完成如此之快的心态转变,那么他不是一个精神分裂者,就是一个搏杀经验极其丰富的强人。

    龙江有凤妖,振翅扬九霄;谈笑如文士,颠狂似魔刀……

    上一代的不少人应听说过这几句,但不知新一代的才俊还能否记起……

    第105章 一线转机

    李清芳、乃至李正峰都没有亲眼见过凤池真正出手。只是在家族中谈话时的某些只言片语中,他们听说过凤池过去的威猛。起初李清芳一直不信,这个面如弥勒的笑眯眯的小叔,会是那样一个狠角色。但是今天看来,果真如此。

    记得上次开车带着白家林去营救白小宁的时候,李清芳就感受到过高手的这种彻骨寒意。哪怕只是站在他们身边,你就会莫名滋生一种坐立不安的情绪。此时的凤池,就像当日的白家林。而在那种感觉之上,李清芳竟然又莫名感觉到了一种癫狂的味道在蔓延,似乎一头发了疯的猛虎在自己身边环伺。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