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

      李清芳说:“你们那个业务科长交代了,确实就是这个副行长指使他做的。至于他为什么会走极端,那就要进一步调查了。对不起,给你们的工作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哪里哪里,我们银行也是要负主要责任的!”那个正行长满头是汗地说。警察调查是极其正常的,李清芳她们确实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而海阳商业银行的高管不顾行规、不走正路,这能怨得了别人?

    “当然,案子还要调查下去。那个业务科长,我们必须带走了。”

    随后,李清芳带着一群警察,押解着那个业务科长离开了海阳商业银行,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银行工作人员。可以预见,今后海阳商业银行的名声是彻底臭了。而只要警方发布一个公告,汇通银行存款被盗的负面影响也会迅速消失。最终受损的,还是海阳商业银行。

    事实上,仅仅大约两天之后,海阳商业银行就已经承受不住那种强大的舆论压力了。消息传播出去之后,这家银行简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至于普通的储户,还有谁敢把钱存到这种心术不正、没有道德操守的金融机构里?一时之间,门口排队取钱的储户排成了长龙,一下子就把海阳商业银行的现金储备给挤兑了干干净净。

    市政府紧急介入,冻结了这家银行的所有资产,优先发放给储户。但是,银行放出去的贷款却不可能马上收回。于是,这家银行的资金链彻底断裂。而由于不能偿付储户的正常取款,所有的信誉也丧失殆尽,继续营业的可能已经化为泡影。看着依旧源源不断前来取钱的储户,海阳商业银行只能无奈地宣布破产,同时还要向社会发布道歉通告。要是几家大的国有银行或许有这种抗风险能力,但是海阳商业银行只是一个城市级别的银行,抗风险能力很脆弱。一个大规模的挤兑风潮,就让这家银行停摆了。

    银行的倒闭不同于普通企业,它的强大资金杠杆作用决定了这件事带来的后续影响相当大,波及面非常广。大批储户取不到存款带来的恐慌和不稳定,企业贷款到了一半而突然遭遇资金链断裂……种种后续影响相应出现,搞得海阳市鸡飞狗跳。

    所以,就连市委市政府都高度关注这件事。为了这一件事,甚至还相继召开了市长办公会和市委常委会议。

    “对于这件事,要对市公安局提出严厉批评!办案子是必须的,但也要考虑这件事带来的严重后果!”市委常委会议上,常务副市长似乎怒气不小。他分管的就是经济、金融等领域,这件事搞得他头都大了。

    但是,分管市公安局的刘子健却异常冷静。虽然他似乎对这件事也很不满,但市公安局的报告已经交给他了。报告中指明,办这件案子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清芳。而刘子健已经领教了李清芳身后庞大背景的可怕,所以在市委常委会上,反倒是他选择了三缄其口、一言不发。

    而市委书记唐泰来则对那常务副市长说:“建明同志,事情也要一分为二来看待。要是案子不破,海阳商业银行倒是保住了,但汇通银行却难以保全。到时候,汇通银行要是因为储户的恐慌而垮掉,那就不仅仅是引起连锁反应了,还会大大破坏海阳的招商引资环境。毕竟汇通银行是省级的大型银行,而海阳商业银行只是我们本市的。”

    唐书记看得远,这是站在全局和长远的角度考虑问题,一些人点头说道。而市长李正峰则说:“唐书记的意见我赞同。既然汇通和海阳商业必然要垮掉一家,那么就不如让海阳商业银行垮掉。这样一个不遵守游戏规则、没有职业道德操守的银行要是保存下来,今后会不会继续祸害第二家、第三家银行?当然,金融业的行风问题确实要整顿。建明同志,你主抓经济金融,今后要多费心。”

    常务副市长陆建明看到市委书记和市长达成了一致意见,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点头答应了。

    而唐泰来却似乎有点满意,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汇通银行是他亲自招商引资过来的,但实际上里面也有他一部分干股。而且汇通银行的老板,还是唐泰来的中学同学。经济利益加上同学关系,使得唐泰来必须保住汇通。此外,海阳商业银行的垮台,等于为汇通银行扫除了一个重要的竞争对手。这样一来,汇通银行今后的业绩会明显提升,而唐泰来的年底分红也会相应增加。当然,这些是极其隐秘的事情,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底细。

    所以,唐泰来说道:“李市长的话很有道理啊。既然非要选择割掉一块肉,那就必须割掉一块烂肉。所以建明同志说批评市公安局,我看不然。在我看来,市公安局的同志这次做得对,反应也迅速,办案效率也高。子健书记,会后要鼓励一下市公安局。对于主持办案的同志,要提出特别表扬。对了,这件案子是谁办的?”

    刘子健分不出唐泰来的话是真是假,还是故意找机会给李清芳身上加政绩。但唐泰来既然问了,刘子健也就拿出那份市公安局的报告,递给了唐泰来,并说道:“经侦支队的新任支队长李清芳同志。呵呵,刚上任十来天,就破了这么一个复杂的大案。”

    “哦?”唐泰来拿过来那个报告,仔细看了看。他非常留意李清芳这个名字,还似乎不经意地看了看李正峰。而李正峰似乎也动了动,眼神和唐泰来对视一下之后,就装作了无所谓。不过这一切,全都被刘子健看在了眼里。所以刘子健越发觉得,这两大巨头在李清芳的事情上,似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这种奇怪的感觉,很让刘子健感到头疼加蛋疼。

    唐泰来看完了报告,就伸手递到了李正峰的面前,并对在场的市委常委们笑道:“不简单。当天上午接到报案,下午就把案子破了,简直是神速。尤为难得的是,这个李清芳同志还很年轻嘛!初生牛犊就是有锐气,哪怕经验欠缺了些,但一出手就超乎寻常。牛刀小试,锐不可当啊,呵呵。”

    李正峰也看完了报告,随即继续传阅下去。对于李清芳的表现,他还是比较满意的。但他终究不能厚着脸皮表扬自己的女儿,只能笑着说:“年轻人还是要多历练,就怕有点成绩就翘尾巴。”

    这种语气,不经意就流露出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爱护与期望之情。再加上唐泰来刚才的话,似乎也有点这样的味道。于是,这次不仅仅是刘子健,包括在场所有人都隐约感觉到了这一点。在座的都是千万人中拼杀出来的政治高手,嗅觉的灵敏程度个个赛过猎犬。于是,一群位高权重者相继随声附和,对李清芳做出了很高的评价。

    这是第一次,李清芳的大名在市委常委会上被热议。而李清芳的名字,也第一次被海阳市所有真正当权者所认知。

    ……

    会后,几大常委各自离去。但是下班后,常务副市长陆建明却凑到了刘子健的车上。司机问去哪里,刘子健直接说:“别墅。”

    于是,这辆小车一路向南驶去。

    第94章 老板的真身

    海阳市南郊的山脚下,那座精致的别墅直到半夜还亮着灯。

    客厅里,市政法委书记刘子健和常务副市长陆建明相对而坐。没有任何闲杂人等,只有他们两个。

    没错,这就是刘子健的别墅。而牛天河也好,贾政京也罢,包括关西河等等,他们所有人的“老板”,正是刘子健!

    知道这间别墅的真正主人的人不多,而陆建明似乎就是其中一个。陆建明起身在后面的酒柜上取出一瓶三十年陈五粮液,径自倒了一杯。看刘子健没心情喝,陆建明就自己喝自己的。

    “老刘,这次割肉割的真疼哟!”陆建明咂了一口,摇头叹道:“海阳商行实际资产不下二十亿。你我虽然各自只有百分之五,但也是过亿的财富。真操蛋,老子本来就没几个钱,这下子基本上栽进去七七八八!”

    “你知足吧!”刘子健愤愤地摇了摇头,叹道,“我还丢了个浣溪沙呢!那洗浴中心加上无形资产,也差不多值一个亿吧?流年不利啊,我更是成为了赤贫阶级的一员了。”

    陆建明点了点头,深表同感,说:“不仅仅如此。更重要的是,我们扶持的关西河、牛天河、贾政京,还有小心翼翼培养出的一个混子唐三,一个个都完蛋了。这种人脉上的损失,也是很惨重的。对了,牛天河和贾政京,似乎也栽在了李清芳的手上吧?当初觉得是偶然,现在再看海阳商业银行这件事,怎么越看越觉得有联系?扯淡!”

    “这小妞儿似乎不简单,你没看出来?”刘子健反问。

    陆建明顿了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眼神中似乎闪出一丝精芒。“你是说,她跟唐泰来和李正峰都有关系?常委会上,我也觉得两人对李清芳的态度似乎有点不同寻常。说话的味道,怎么就怪怪的,仿佛长辈谈论晚辈一样?”

    刘子健并不觉得惊讶,相反,要是陆建明连这点眼力都没有,那才是怪事。刘子健说:“要是一个人更她有联系,或者还很好办。而要是一把手、二把手同时照顾她,就必须朝更深处想了。”

    “你的意思是,李清芳背后站着省里的某位大佬?”

    “不好猜,小心警惕就是了。哎,要是有了万全可靠的机会,李清芳这枚钉子必须拔除!”刘子健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凶光,道:“我近来始终感觉到,这小妞儿似乎一步步向我紧逼。虽然跟我们没有直接打过交道,但每一招都让我们疼得要死。这么年轻的一个女人,出手却这么老辣。要说她背后没有高人指点,我绝不相信!”

    陆建明点头说:“确实要确保万全才能出手。远的不说,单是唐泰来和李正峰两个人护着她,我们下手就很难。”

    “所以,谋求上位、挤走这两人的步子必须加快!”刘子健说,“省里面有消息了,说是年底会有一个地市级班子调整动作。你是常务副市长,只要机会把握得好,接了李正峰的位子也不是没有可能。而我们只要有一个人能坐到党委或政府正职的位子上,就安全稳固多了。副职,说到底都是陪衬啊!”

    有多高的职位,就有更高的背景。省里这个重要的人事调整信息,刘子健知道,想必陆建明也已经知道。能混到市委常委这个位置的,谁在省里没有个得力的靠山。

    “说得轻巧,你怎么不说你还盯着唐泰来的位子呢!”陆建明的戏谑只是短暂的,随即就正色感慨:“哎,不得不说现在的形势很不利啊!人事大调整是个机会,但也是个烧钱的无底洞。恰逢我们现在都快倾家荡产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你是分管经济的,还没办法搞钱?随便弄出个新规划,就是滚滚的财源。老陆你也别跟我哭穷,哪怕海阳商业银行垮了,你手头的账目也不下于九位数。说你倾家荡产,日哄鬼呢?!”

    陆建明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蛋疼的问题,而是说道:“嗯,我确实在弄一个新的规划,部分城区改造。一旦动了土,会有不少机会的。到时候你准备联系一两家可靠的开发商,争取拿下尽可能多的工程。这件事由我提议,我就不方便再和开发商之类的人员联系了,要避嫌。”

    这就是权力的好处,也是信息的作用。比如他陆建明规划了新的改造,那么那个改造区域内的房价地价肯定坐火箭一样向上飞窜。而在这规划披露之前,只要大肆圈地买房,那么一转手就是翻倍、甚至数倍的利润。

    “这件事好办。”刘子健说,“问题的关键,是你这个新规划能不能在常委会上通过。”

    “和几个常委沟通一下,当然还要唐泰来和李正峰最终批准。”陆建明咬了咬牙,“当他娘的副职就是不自在,能把人憋出一肚子牢骚!”

    “牢骚少发,经济才是第一要务,多弄点钱是正路。”刘子健忽然又说,“不过,眼前还要再花一笔。哎,越是缺钱就越是有花销,点子背到家了。”

    “你是说,海阳发展银行的那个副行长?”

    “可不就是他!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死了之后案子就断了,牵扯不到我。要是他不死,呵呵……”刘子健笑得很阴沉,陆建明也明白其中的意思。要是那个副行长不选择自杀,刘子健也会想办法弄死他,以确保自己的安全。而他要是主动选择走了死路,那么刘子健还会照顾他的妻小,至少不会为难那孤儿寡母。

    只听刘子健有些感慨地说:“我这人重感情,不想对不住朋友。所以,给他老婆孩子还得送过去一点钱。不然的话,对不住良心哟。”

    良心?好滑稽的一个字眼儿,陆建明觉得有点扯淡。

    ……

    至于李清芳那边,果然又受到了市公安局的嘉奖。当然,市局局长李纲还特意说,唐书记、李市长和政法委刘书记都亲自夸奖了李清芳,要李清芳千万不要骄傲,再接再厉才行。李清芳似乎无所谓的笑了笑,让李纲更觉得莫测高深。

    可是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李清芳的高人形象就彻底没了。甩了鞋子、脱了警服换睡衣,也不管周东飞那双贼眼珠子乱看了。她惬意地躺在沙发上,笑道:“你这家伙真不错,又帮我弄了件大案子。知道不,今天又受表扬啦,哈!”

    “瞧把你乐的,没出息!”周东飞笑了笑,“啥时候来点真金白银的奖励,那才叫真实惠呢。”

    “有你这个大老板养着我呢,我才不想钱呢。”

    现在,周东飞占了浣溪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资产也接近两千万了,确实算是一个有钱人。

    “别赖上我好不好,咱这点钱还留着娶媳妇呢!”

    “为了让你打消这个顾虑,咱宣布娶媳妇的钱不用留了。到时候,你娶我就行。”李清芳的心情不错,竟然笑眯眯地晃着脑袋、伸开双手说:“来,老公抱抱!”

    当然,假如周东飞真的过去要抱的话,这妞儿肯定又吓跑了。这样的小玩笑,在两人之间已经近乎常态。

    不过,周东飞要是真的霸王硬上弓,李清芳估计还真的难逃魔爪。当然,李清芳或许还会默许。但是周东飞却不想这么做,因为良心不安。目前李清芳到底能不能抵制住家庭的压力、能不能真的一直呆在周东飞身边,这些都不好说。周东飞有信心带着她远走高飞,但谁能保证在父母亲情的面前,李清芳本人不会犹豫动摇呢?血浓于水,这是硬道理。

    要是最终走不到一起,那么硬是要了她的身子的话,似乎就有些过分了。李清芳不同于寻常女子,她太干净、太纯洁,就像刚刚出水含苞待放的白莲,纯洁得让人不忍亵渎。

    “还抱呢,万一忍不住冲动来一场天雷勾动地火,你哭鼻子都来不及,呵呵。”周东飞笑着说,“清芳,要是你妈非要你回家的话,你会不会动摇、犹豫?”

    “你怕的是这个?”

    “不是‘怕’,是‘盼’。你这小魔女要是走了,哥眼不见心不烦,还能省钱。”

    “滚犊子,没良心的陈世美!”

    “不闹了,休息一会儿还要去前面的心怡酒店呢。”周东飞收起心思,“我约了那些大混子,准备正式扩张心怡酒店。说不定,哥还能挣大钱呢。到时候就是真的娶你,也能多凑点老婆本儿不是。”

    “这还算句人话!”李清芳得意地说,“你别说,我妈就是个势利眼儿。要是你手里头挣了百八十个亿,说不定她会把我倒贴给你。所以呢,你赶紧挣钱,千万别耽误喽!”

    “丈母娘要求真高!”

    “关键是姐物有所值呗。得了,刚换上睡衣又要穿衣服,你也不早说有安排。”李清芳捡了一件休闲服套在了身上。依旧是老习惯:换衣服只是转过身。只要不是换内衣,她现在对周东飞已经近乎无视。

    不过不知怎么的,周东飞这次真的想上前摸一下。似乎和单纯的肉欲没啥关系,就是想。

    于是,他悄悄走到李清芳的身后。而此时的她正弯下身子穿休闲裤,上身还没穿,只有一只薄薄的文胸。从后面看,文胸的带子很刺眼。

    伸出手去,一下子就解开了那条诱人的小带儿。那文胸当即向前弹开,原因是里面的“内容太丰富”。而就在这个时候,周东飞的手猛地向前探出,迅雷不及掩耳。

    第95章 为人民服务

    周东飞的身手极其迅速凶猛,以至于李清芳根本反应不过来。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文胸已经松开,而一双大手也紧紧贴在了她的双胸上。

    这是一次成功的奇袭,大获全胜。

    周东飞直觉的双手掌心传来一股超乎寻常的温柔弹性,这么大的手竟然难以掌握。轻轻的用力抓了一下,触感更让他热血沸腾。34e的感觉,常人难以想象。

    “啊!”李清芳吃惊的一声娇呼,本能地用一条腿向后撩起,这是警方的基本格斗技巧,防狼更加有效。周东飞见好就收,猛然向后跃起。幸好是在李清芳的背后,否则他这么惊人的弹跳和速度非得把人吓一跳。

    紧张兮兮地系上了文胸带子,李清芳的脑袋都有点发懵了。可恶,这家伙太可恶啦!虽然刚才那次抓握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刺激,但这种遭袭的感受还是让她暴跳如雷。当文胸系上之后,这妞儿恶狠狠地转身,猛然就扑了过来。下身倒是穿上了休闲裤,但上身的装备依旧很单薄。但是顾不得那么多了,不把这犊子碎尸万段,难解心头之恨!

    噗!李清芳的身体狠狠压在了周东飞身上,两人抱在一起成了滚地葫芦。她骑在周东飞的腰上,双手抻开,在他胸口没命地乱砸,嘴里还叽里咕噜地恶骂着。

    “妹子,哥又起反应啦!”

    “去死吧!起就起,大不了给你掰断!”李清芳彪呼呼地说着,双拳依旧不停地砸落。“让你耍流氓,我砸死你!”

    擦,难道是动真格的了?因为周东飞惊恐地发现,这妞儿竟然随手拿起了身边一个茶杯!这一次,周东飞彻底没辙了。“妹子,你都决定嫁给咱了,亲热一下犯不着这么激动吧!”

    呼!呼!李清芳喘着气,似乎不太甘心。“别说决定嫁给你,哪怕就是真的嫁给你、结了婚,不经我的允许,也不能摸我!哼!”

    “那还结个毛婚啊,比人家谈恋爱的还严格呢!不结了,老子不结了,太吃亏了!”

    “做梦!抱过我、摸过我,得了姐的初吻,还想撂挑子逃跑,没门儿!”李清芳气得哆嗦,于是攻击力再度加大,简直成了一个武力值95+的猛人。

    得了,打就打吧,反正也不能反抗,周东飞心想。李清芳一边坐在他身上,在他上面捶击。而他则假装表现出痛苦表情的同时,双手却搭在李清芳的双腿上。这两条大腿绝对的极品,权当自己挨揍之后的心理补偿了。

    慢慢揉啊揉,李清芳一开始竟然没注意,全副精力都放在了砸人上。可是过一会儿就觉得不对劲了,咦,自己的两条大腿怎么……痒痒的……类似于酥麻之感……晕,是这货的两只爪子!

    “周东飞,我杀了你!”看到自己的管教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对方反而进一步的变本加厉,李清芳暴走了。而就在这时候,周东飞的手机忽然响了,简直是救命的铃声啊!此时那“老公接电话啦”的铃声,比以往更动听。

    梅姐打来的,说几个大混子已经到了心怡酒店,请他赶紧赶过去。

    “这就去,这就去哈!”周东飞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搂在李清芳的腰上,稍用力就让她贴在了自己胸口上。反正她要面子,绝对不会当着梅姐的电话乱说、乱动,否则被人知道就不好了。而李清芳想挣扎离开,但周东飞的手太有力了,怎么也挣扎不动。不能动又不能喊,只能恶狠狠的趴在他胸脯上。可恨这家伙得寸进尺,竟然按住了她的脑袋。于是,娇俏的双唇不得不贴在他的一只胸脯上。甚至,刚好裹住了那个小疙瘩,四周的毛毛还把她的嘴唇搞得痒痒难受。

    电话终于挂了,李清芳这才“呜呜”地发出鼻音。嘴巴被封住了,说不出话。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