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下马威

      谢南嘉和四姨娘在秦氏的院子里被云雁拦住了。

    “四姨娘回来啦,恭喜恭喜。”云雁笑得热络,仿佛真心为四姨娘感到高兴,下一刻却说,“姨娘来得不巧,夫人正在用午饭,要不姨娘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谢南嘉从她一过来就低下了头,做出一副乡下丫头的怯懦样,静悄悄地站在四姨娘身侧。

    四姨娘忍怒说道:“我去伺候夫人用饭。”

    “不用了。”云雁摆手,“姨娘长途跋涉,怎么能劳烦你,屋里有三姨娘伺候着呢,姨娘且在这里等着吧,夫人一用完饭奴婢就来叫你。”

    说完不再给四姨娘说话的机会,转身走了。

    四姨娘气得浑身发抖:“小蹄子,知道我长途跋涉,还叫我在毒日头底下站着,不是明摆着给我难堪吗!”

    谢南嘉抬起头,温声劝她:“姨娘息怒,我扶你去树荫下等。”

    四姨娘叹道:“你的见识到这里就不够用了吧,她要我在这里等,就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可不是让我去树荫下乘凉的。”

    “……”谢南嘉确实疏忽了,她自己没有这样惩罚过赵靖平的妾室,又在庄子上住了一个多月,便忘了秦氏的手段。

    如此一来,她只好陪着四姨娘在日头底下晒着。

    云雁回到房里,秦氏正接过三姨娘递上来的帕子檫嘴,见她进来,淡淡道:“人过来了?”

    “回夫人,过来了,正在院子外面候着呢!”云雁回道。

    “一个月多不见,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秦氏把帕子递还给三姨娘,带着一丝饭后的慵懒问道。

    “庄子上日头毒,风又大,想必晒得黢黑。”三姨娘幸灾乐祸地说。

    “倒也不黑,我瞧着和走之前没什么两样,就是略狼狈了些。”云雁说道。

    “不黑呀?”秦氏打了个哈欠,“我有些乏了,且让她再等等,我小憩片刻再见不迟。”

    不是不黑吗,那就多晒一会儿吧!

    云雁含笑应是。

    秦氏手一抬,三姨娘忙躬身去扶,小心翼翼地搀着她去后面歇息。

    活都让她干完了,曹嬷嬷只得招呼丫头们收拾碗碟。

    秦氏就喜欢这些个妾室在自己面前俯低做小的模样,心里受用,转头问云雁:“四姨娘身边可有人侍候?”

    “有一个小丫头。”云雁回道,“瞧着怯生生的,约摸是临时从庄子上找的。”

    “嗯。”秦氏点点头,“甭管怯不怯,有就行了。”

    言下之意是四姨娘也就配用那样的丫头。

    她这边歇下了,四姨娘那边还在顶着大太阳晒。

    袖儿的身子虽然瘦小,但从小在庄子上干农活,晒一晒倒也不防事,四姨娘却受不了,不多时便大汗淋漓,脸色发白,身子摇摇欲坠。

    谢南嘉留神听着院内有没有孩子的哭声,她想着孩子这么小,肯定是养在秦氏这边,可听了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不知是孩子睡着了,还是太乖巧,不爱哭闹。

    只要一想到孩子,她的心就像被人放在铁板上烙,那种煎熬,大概只有当娘的才明白。

    她简直半刻都等不下去,看着四姨娘虚弱的样子,便对她耳语道:“姨娘你干脆装晕吧,不然不知道还要站到什么时候。”

    四姨娘本来就快晕了,也用不着怎么装,两眼一翻,身子软塌塌地倒在地上。

    谢南嘉趁机冲进院子去叫人。

    “不好了,四姨娘晕倒了。”

    秦氏歪在卧榻上眯了一会儿,心里有事,并没有真正睡着,听闻四姨娘晕倒,便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真晕了还是装晕的?”

    “八成是真的。”曹嬷嬷打着扇子说道,“她那么娇气的身子,赶了几百里路,又在外面晒了半天,哪里受得住。”

    “那就让人拿水泼一泼,泼醒了就带进来吧!”秦氏道。

    云雁答应着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带着浑身.湿透的四姨娘进来,后面跟着谢南嘉。

    谢南嘉一眼就看到坐在四方卧榻上的秦氏,她穿着素色薄绸夏衫,手里握着一串念珠,头发松松挽了个髻,风韵犹存的脸上神情淡淡,一派午睡方醒的慵懒,看着十分和煦可亲,没有半点侯夫人的架势。

    谢南嘉低下头,嘴角勾起一点点的嘲讽。

    合府最会做戏的,恐怕就是这位侯夫人了。

    秦氏的房里用了冰,十分凉爽,四姨娘刚在日头下晒了半天,又被泼了一身的水,进来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地跪下磕头:“奴婢拜见夫人,给夫人请安。”

    “哟!”秦氏噗嗤一声笑了,“四妹妹出去几日,怎么变得如此规矩了,以前从不曾听你在我面前自称过奴婢。”

    三姨娘掩嘴娇笑:“看来这一趟让四妹妹有了新的领悟。”

    四姨娘牙齿咯咯响,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气的:“往日是奴婢不懂规矩,夫人.大人.大量,饶恕我这一回吧!”

    秦氏仍然带着笑,好好把她看了个够,心说你不是命大吗,杀都杀不死,那我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妹妹说的哪里话,我从来没恼过你,谈何饶恕。”她笑着说道,“你刚回来,想必困乏得很,我就不留你在这里久坐了,我让人把清枫院给你收拾出来了,你快去洗漱歇息,等你歇好了,再来与我说话。”

    “清枫院?”四姨娘大惊,“夫人,我以前的院子呢?”

    “以前的院子给三妹妹住了。”秦氏说道,“三妹妹说她的院子太小,找我说了好几回,我便做主让她搬去了你那院。”

    “是啊妹妹,我们都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三姨娘笑道。

    “……”四姨娘腾一下站了起来,身上的水滴滴答答直往下淌,“夫人……”

    谢南嘉及时上前扶往了她,指甲用力掐了她一把。

    四姨娘清醒过来,强压怒火,福身道:“多谢夫人,奴婢告退。”

    秦氏蹙眉看着地上的那一滩水,摆手道:“去吧!”

    四姨娘诺诺应是,和谢南嘉一起往外走。

    秦氏的目光落在谢南嘉背上,露出一个不屑的笑意。

    云雁说得没错,这丫头畏畏缩缩的,一看就上不了台面,服侍四姨娘正好。

    如此一来,她便原谅了谢南嘉没给她磕头的过错,想着小丫头若不是真傻就是被吓傻了。

    谢南嘉一面往外走,一面留心听着屋里的动静,却还是没听到孩子的声音,并且屋里院里都没见着孩子的物件。

    莫非孩子还住在我的院子里?她心里想着,转念又觉得不大可能,她毕竟是死了的人,秦氏不可能把孩子放在那边养,要不然就是另外拨了院子,让奶娘仆妇在那边服侍。

    也不知先前找的那两个奶娘可不可靠,贴不贴心,奶.水好不好?

    正想着,从门外迎面进来一个男人,素白长衫,面容俊朗,行走间腰上佩玉叮当作响,一派风.流倜傥的富贵公子模样。

    赵靖平!

    谢南嘉一看到他,眼神陡然变得凌厉,恨不得手里有把刀,当场捅他一个透心凉!

    但凡他能尽一点丈夫的责任,她也不至于被人害死在产床.上。

    “袖儿!”四姨娘感觉扶在胳膊上的手突然收紧,疼得低低叫了她一声。

    谢南嘉回神,急忙低下头。

    赵靖平却听到了这一声“袖儿”,猛地看向她们二人。

    “四姨娘?”他惊讶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怎么……”他想说怎么弄得这么狼狈,但温柔多情的天性让他不忍说出口,关切道,“快回去换一换,免得着凉。”

    “多谢世子。”四姨娘羞愧地福身行礼。

    赵靖平不以为意地笑笑,视线落在谢南嘉身上,顿时瞪大了眼睛。

    “咦,这小丫头是哪里来的,怎么以前从未见过?”

    谢南嘉把头垂得更低了些。

    “回世子,是我从庄子上带回来的,还没教规矩。”四姨娘连忙推了下谢南嘉,“袖儿,快给世子磕头。”

    谢南嘉不想磕,犹豫地抬起头,眼神迷茫地抿了抿嘴。

    这受惊小鹿般的眼神,赵靖平的心都融化了,忙摆手道:“免礼免礼,初来乍到的,不用讲这些俗礼。”

    谢南嘉心中冷笑,知道他那颗怜香惜玉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你叫袖儿?”赵靖平疑惑道,“我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世子,夫人叫你进来。”不等谢南嘉回答,云雁隔着落地罩唤道。

    赵靖平只得往里面去了,临走还回头看了谢南嘉一眼。

    四姨娘一看袖儿上来就把世子给迷住了,不禁又在心里担忧,怕侯爷也被她迷住。

    于是,自身都还难保的她便又开始盘算起换人的事来。

    赵靖平进了里间,给秦氏见礼:“母亲安好。”

    秦氏淡淡瞥了他一眼:“你怎么见了谁都有那么多的话说?”

    赵靖平讪笑:“母亲,瞧你说的,我不过是突然看到四姨娘,有些惊讶罢了。”

    秦氏懒得与他理论,哼了一声道:“你从哪里过来的?”

    赵靖玉道:“刚在婉如那里看了孩子。”

    “哦。”秦氏的神情缓和下来,“孩子可好?”

    “好着呢,还尿了我一身。”赵靖平道。

    屋子里的人都笑起来。

    秦氏也笑了:“所以你就带着尿骚味来给我请安?”

    “哪有,方才婉如已经帮我换下了。”赵靖平说道。

    曹嬷嬷笑着打趣:“可见表小姐是个细心的,早就防备着小公子会给爹爹送大礼,提前给世子预备了换洗的衣裳。”

    “嗯,婉如确实很细心,对孩子也很上心。”赵靖平夸赞道。

    这正是秦氏想要看到的结果,笑着和曹嬷嬷交换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赵靖平的心思却不在这里,想着方才那个小鹿一般的丫头,向秦氏问道:“母亲,你可曾听过袖儿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