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信你

      奔跑声越来越近,几个呼吸间,就到了谢南嘉藏身之处。

    谢南嘉紧紧贴着树杆,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伴随着粗.重的喘.息,一名浑身是血的白衣男子狂奔而至,脚下一个踉跄,被突起的树根绊倒在地,不知是伤得太重还是摔得太狠,倒下后就没了动静。

    谢南嘉暗叫一声倒霉,心说你可真会选地方,倒在哪里不好,偏要倒在我这里,等后面的人追来,岂不是把我也连累了。

    她从树后转出来,正要换一个地方躲藏,无意中瞥见男子腰间挂着一枚玉佩,她陡然停住脚步,来不及细想,冲过去拖起男子的双脚把人拉进了树林深处,胡乱用树叶掩盖后,自己又跑回到原地。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她连忙弯下腰,做出要小解的样子。

    追赶的人转瞬就到了眼前,不等对方先出声,她便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对方一共四人,全是男的,不防这里会有女子小解,被她叫得有点不知所措。

    为首一个面相凶狠的男人黑着脸唬她:“闭嘴,再叫就杀了你。”

    谢南嘉立时捂住嘴,后退两步,惊恐道:“你们是什么人?”

    “你又是什么人?”那人不答反问。

    谢南嘉也不和他兜圈子,直接自报家门:“我是定远侯府的丫鬟,跟着主子路过这里,主子在道旁茶摊歇脚,我,我一时内急……”

    “定远侯府?”那人重复了一遍,大概觉得自己惹不起,便缓和了语气道:“你不要害怕,我们只是在追一名逃犯,不是有意冲撞你的。”

    “哦,原来你们是官差。”谢南嘉拍拍心口道,“吓死我了,那我可以走了吗?”

    “你走吧!”那人说道。

    谢南嘉转身就跑,又被那人叫住:“等一下,你可曾见过一个白衣男子从这里经过?”

    谢南嘉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刚刚走过来时,似乎看到有个白影子一闪而过,往南边去了。”

    “好,多谢姑娘。”那人冲她一抱拳,挥手招呼同伴向南边追去。

    谢南嘉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那些人的身影消失不见,长舒一口气,软软地靠在身后的大树上。

    她又等了片刻,直到确定那些人不会再回来,才向白衣男子藏身之处走去。

    白衣男子居然醒了,正半撑着身子坐在地上喘息,谢南嘉警惕地停在他五步以外,小心问道:“你知道是我救了你吗?”

    “我都听到了。”白衣男子扶着树干吃力地站起来,“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可否告知姓名,他日定当报答。”

    “名字就算了。”谢南嘉微微一笑,走到他面前,“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白衣男子被她的笑晃了眼,在自己身上搜了一遍,最后解下腰间的玉佩递给她:“这个你拿着,日后若有难处,可凭此玉佩去南召王府找我,我定当全力相助。”

    谢南嘉一点都没推辞,伸手接过玉佩:“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不认账。”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我信你。”

    两人拱手作别,各奔东西。

    谢南嘉回到茶摊,四姨娘已经醒了,正吩咐刘婆子去树林里找她,见她回来,抱怨道:“你跑到哪里去了,再不走太阳都快下山了。”

    谢南嘉说:“我肚子不舒服,耽搁了些,姨娘息怒,咱们这就上路吧!”

    四姨娘着急赶路,也懒得和她计较,一行人上车上马,重新启程。

    走了约有一个时辰,谢南嘉坐在马车里,听到前方似乎有轰鸣的水流声。

    四姨娘撩开车帘往外看了一眼,说道:“前面就是北沙河,过了河,离京城就近了。”

    谢南嘉没走过这条路,对路况不熟,刘婆子却跟着欢喜起来:“是的是的,过了河就快到家了,来的时候奴婢还想着猴年马月才能回去,没想到姨娘你洪福齐天,才一个月就回程了。”

    四姨娘哼了一声:“这会子你知道我洪福齐天了,想当初,你可是连口吃的都不愿给我做呢,我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换了别人,定把你丢在那里自生自灭。”

    “……”刘婆子面上赧然,抬手掌了自己两个嘴巴子,“姨娘恕罪,奴婢往后一定会尽心尽力服侍姨娘的。”

    四姨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怕自己回府后手边没有忠心的人,所以提前敲打敲打刘婆子,好让她安安分分跟着自己。

    但她又打心底里瞧不上刘婆子,想着回去后慢慢寻访,把自己以前的忠仆找回来,到时候再换了刘婆子。

    至于袖儿,她也是这么个打算,这丫头不但长着一张祸水脸,还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好用是好用,就是留在身边总不踏实。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眼下她能指望的只有这两个人。

    这世上的聪明人分两种,一种是真聪明,一种是自以为聪明,四姨娘打得一手好算盘,却不知她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算计她。

    刘婆子嘴上喊着要为她当牛做马,实则心里早就盘算好了,只要回到府里,她头一个就去见夫人,她宁愿在夫人院里做粗使婆子,也不愿跟着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看她的脸色。

    至于谢南嘉,她的心思更不在四姨娘身上,她不过是借着四姨娘这块垫脚石铺一条回侯府的路,做为答谢,她帮四姨娘除掉身边的威胁,顺顺利利回到侯爷身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三个人各自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侍卫却突然在外面禀报,说北沙河上的桥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