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归途

      四姨娘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走的时候惊天动地,六个威风凛凛的侍卫骑着高头大马簇拥着她的马车离开庄子,阵仗都快赶上二公子了。

    新任的大管事宋策带领乡民将人送出庄外,看着一行人在马蹄腾起的滚滚烟尘渐行渐远,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梦。

    而那个让他梦想成真的女孩子,也坐在马车里远去了。

    红杏和春芳也在送行的人当中,盯着远去的马车嫉妒得两眼生疼,折腾来折腾去,最终还是袖儿去了侯府,虽然她跟的人不是二公子,但去了府里,还怕没机会见二公子吗?

    她怎么就这么好命,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

    所有人都在羡慕袖儿命好,唯有袖儿娘哭得肝肠寸断,直到众人都回去了,还留连在路口不肯离去。

    早知道四姨娘还有回京的一天,她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袖儿去大宅服侍。

    都怪那作死的胡三木,他作死了自己,还连累她的袖儿被四姨娘强行带走了。

    没有了袖儿,她可怎么活呀?

    宋策不放心袖儿娘,等乡民们都各自回家之后,又悄悄回来找她,见她坐在路边草地上哭得伤心,上前劝道:“不要再哭了,仔细伤了身子。”

    袖儿娘不予理会,只管哭她的。

    宋策在她对面半蹲下来,递了一条帕子给她:“袖儿走的时候不是说了吗,让你不要为她担忧,她若知道你这么哭,肯定会难过的。”

    袖儿娘没接帕子,闷声道:“除非你告诉她,否则她如何知道?”

    宋策笑起来:“她当着你的面把你托付给我,我自然不能对她隐瞒的。”

    袖儿娘倏忽红了脸,瞪了他一眼:“什么托付不托付,我过我的,你过你的,休要浑说。”

    “是是是。”宋策道,“你说怎样就怎样,都听你的。”

    袖儿娘的脸更红了,站起来就走。

    宋策起身跟在她后面,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知道,袖儿娘对他是有意的,从前只是因为袖儿小,怕袖儿长大了埋怨她,如今得到了袖儿的首肯,她心里也是高兴的,只是一时间还抹不开面子,须得耐心再等些时日。

    没关系,他已经等了七年,再多等个十天半月又何妨?

    袖儿娘听着身后男人有力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好像踏在她心头,让她心慌意乱。

    宋策从她刚来庄子上落户就对她多有关照,这么多年,他一直默默守护着她,哪怕屡次遭到她的拒绝,也从不气恼,从不疏远。

    她并非铁石心肠,只是顾虑着袖儿,才一直不肯松口,她以为袖儿不知道,谁知袖儿突然在今天揭穿了她,还把宋策叫到跟前当面托付。

    她当时正为袖儿要上京的事落泪,袖儿突然叫来宋策,吓得她眼泪都干了。

    袖儿说,孩子就像鸟雀,长大了总要单飞的,能和你长相厮守的,只有枕边人。

    想起这句话,她又忍不住想哭,她的袖儿,真的就像小鸟一样飞走了。

    回到家,她把房门关上,跪在袖儿爹的牌位前轻声道:“当家的,我没能看住袖儿,她还是去了京城,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她平平安安,要是有可能,你保佑她回到她亲爹亲娘身边去吧,十二年了,她也该认祖归宗了。”

    *****

    马车行走在官道上,毒辣的日头晒得马儿都打了蔫,车里面也如同蒸笼一般,蒸得人汗流浃背。

    刘婆子一刻不停地扇着扇子,四姨娘还是不满意,大声喝斥她,让她再用力些。

    刘婆子自己都快中暑了,哪里还有什么力气,求救地看向谢南嘉。

    谢南嘉倒不是同情她,主要是被四姨娘吼得心烦,便提议道:“姨娘,如今日正当午,不如找个阴凉处歇息片刻,让马儿也喘口气。”

    四姨娘道:“歇什么歇,早点赶回府里才是要紧。”

    谢南嘉比她更归心似箭,但仍然劝道:“欲速则不达,万一马累死了,别说是回府,恐怕还要露宿荒野。”

    四姨娘胆小,一听露宿荒野,立马叫停了外面的侍卫,让他们找地方歇脚。

    侍卫回道:“前面不远有个茶棚,可以稍作歇息。”

    四姨娘准了,一行人来到茶棚前下车下马。

    卖茶的眼睛贼,一看他们就是权贵家眷,忙上前殷勤问安,请客入座。

    茶棚搭在大树底下,凉风习习,绿荫如盖,众人走进去,为了安全起见,也没分什么主仆男女,共同围坐在一张茶桌前。

    伙计奉上解渴的凉茶,四姨娘迫不及待地端起来就喝,被谢南嘉拦住,用银簪子试了毒,确认没事,才让她喝。

    侍卫们看她如此谨慎,都对她另眼相看。

    四姨娘经过马婆子的事,再不敢说谢南嘉是多此一举。

    每人喝了两三盏茶,嗓子眼的火气才算消散了,树下凉快,四姨娘不禁撑着桌子打起盹儿来。

    谢南嘉想着此时上路也是折磨,不如让她好好歇一歇,等太阳没那么毒辣了再起程。

    侍卫们也不想顶着日头赶路,便同意了谢南嘉的提议,六个人轮班小憩。

    刘婆子年纪大了,更加巴不得在这阴凉地里多待一会儿,找了一个大树,靠在那里睡了。

    谢南嘉喝多了水,想找地方方便,和侍卫打了招呼,独自往路边的树林子里去了。

    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怕被人撞见,就往里面多走了一段路,确认不会有人经过,才放心蹲下去。

    四周静悄悄的,偶尔有鸟扑棱着翅膀掠过,谢南嘉站起身,刚整理好衣衫,忽听远处有奔跑追逐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暗器破空的呼啸。

    她暗吃一惊,闪身躲在一棵大树背后,从地上捡了几块石头攥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