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心

      胡三木安排好大宅的事宜,回到家把这事说与他婆娘李氏听,抱怨四姨娘难伺候,都到了这步田地还在挑三拣四。

    他原意是想让李氏怜惜怜惜他,没想到却被李氏劈头盖脸一通骂。

    “姓胡的,你是不是也被那个小狐狸精迷住了,庄子上那么多女孩子,你为何偏偏要把这轻省活计派给她,你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胡三木哭笑不得:“这活计哪里轻省了,你不知道四姨娘多难伺候,再说了,我让她去伺候四姨娘,又不是伺候我,你这脾气发得当真莫名其妙。”

    李氏怒道:“说我莫名其妙,我看你就是色.欲熏心,那小狐狸精害死了安儿,你却与她好言好语,还为她谋好处,还有那个破落姨娘,她算个什么东西,也值得你如此跑前跑后百般殷勤,我看你分明就是嫌我老嫌我丑,想找个年轻漂亮的回来,我不管,我要回娘家找兄长来为我主持公道!”

    胡三木被她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吵闹气得头都大了,一把将她拉回屋里关上门,强忍怒火道:“你是疯了不成,姨娘再落魄也是侯爷的人,我怎么会惦记她,我叫袖儿去伺候也是有目的的,你能不能不要给我添乱。”

    “什么目的,你说。”李氏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的鼻子,“你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休想我与你善罢甘休。”

    胡三木叹口气,把窗子也关了,和她去里间悄声道:“夫人来信说了,不能让四姨娘活过一个月,如果她安排的婆子成不了事,那就得我亲自动手,我敬着四姨娘,是为了取得她的信任,我让袖儿过去伺候,就是想让她当替罪羊,她害死了安儿,我正好要她为安儿偿命。”

    “啊?”李氏没想到是这样,脸色变了又变,仿佛第一天认识胡三木,将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胡三木,我从不知你的心思居然这么深,你太可怕了。“

    胡三木嗤笑道:”你这会儿又怂了,刚才不是很厉害吗?“

    李氏脸上讪讪的:”我不过是嘴上说说,可你,你真要的杀人?“

    ”你以为我想?“胡三木无奈道,”这是夫人的命令,我能不从吗,你别忘了,咱们之所以有今天,都是夫人的恩典,夫人能扶起咱们,也能毁了咱们。“

    ”……“李氏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傍晚,谢南嘉的情绪已经平复,两个婆子做好了晚饭,指使她给四姨娘送去。

    四姨娘闹了一夜,又生了半天闷气,倒在床上睡着了,谢南嘉把饭菜搁下就回了厨房,问那两个婆子要不要叫醒她。

    刘婆子说既然好不容易睡着了,就让她睡吧,一顿不吃也饿不死。

    谢南嘉便没有去叫人,自己盛了饭到一旁去吃。

    院里只有她一个丫头,晚上自然要在四姨娘房里值夜,她洗漱过后,便在四姨娘房里的隔间睡下了。

    睡到半夜,四姨娘醒了,扯着嗓子喊人,说自己饿了,要吃饭。

    谢南嘉会做饭,却不会烧火,只好去下人房里叫那两个婆子起来做饭。

    两个婆子睡得正香,谁也不愿意起来。

    谢南嘉对她们两个没什么耐心,也不需要藏拙,提醒道:“风水轮流转,姨娘眼下虽然落难,焉知她没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倘若她有朝一日真的被侯爷接回,第一个要发落的就是你们。”

    两个婆子吃了一惊,没想到白天还畏畏缩缩的小丫头突然这么伶牙俐齿起来,刘婆子骂道:“还真是小瞧了你这个小蹄子,你是不是以为抱了姨娘的大腿就能飞上天了,居然还教训起我们来了。”

    “行了行了,大半夜的,少说两句吧!”马婆子起身道,“我去给她做点吃的,不然一夜都不能安生。”

    “你要献殷勤只管去献,反正我不去。”刘婆子翻身向里,继续睡了。

    马婆子穿上衣服,和谢南嘉一起出去。

    她去厨房生火做饭,谢南嘉回了四姨娘那边回话。

    四姨娘见她进来,劈头就问:“怎么,都当我死了不成,连口吃的都不愿给我做?”

    谢南嘉给她倒了杯水:“姨娘想多了,马婆子正在做,你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四姨娘接过水喝了一口,谢南嘉一直恭恭敬敬的,她也不好再发脾气,悻悻道:“你倒是个实在的,不像那些人眼皮子浅。”

    谢南嘉道:“大管事给我开了工钱,我自然要做好份内的事。”

    四姨娘冷笑:“你就甘心一直伺候我这落难姨娘?”

    谢南嘉听她这么说,知道她还在用侯府的思想来看人,在侯府自然没人愿意伺候失势的主子,可这里是庄子,能算得上主子的,也只有她一人。

    谢南嘉劝道:“姨娘你不要自暴自弃,在这里,你可是唯一的主子,你得拿出你做主子的气势,你在府里见天看人脸色,到了这里,正好放松一下,只当是出来散心,没准哪天侯爷就来接你了呢!”

    “真的?”四姨娘的眼睛亮了,“我是唯一的主子,侯爷会来接我回去?”

    “自然是真的。”谢南嘉说道:“人不论到了什么境地都不能放弃希望,姨娘若爱惜自己,就不要发火怄气,心情不好的女人老得快,姨娘设想一下,倘若侯爷来了,你希望他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你?”

    “自然是美丽的风情万种的我。”四姨娘的眼睛更亮了,“你说的对,人不论到了什么境地都不能放弃希望,侯爷对我还是有情份的,我就在这里开开心心地等着他。”

    “姨娘这样想就对了。”谢南嘉说道,“你先坐着,我去厨房看看饭好了没。”

    “快去快回,回来陪我说话。”四姨娘嘱咐道。

    谢南嘉笑着回了声“是”。

    多少天了,她终于有心情笑一笑。

    四姨娘被她的笑晃了眼,等她出去后,自言自语道:“笑得这么好看,倘若我真能回去,也不会把她带走,被侯爷看到哪里还有我的活路。”

    谢南嘉去到厨房,马婆子正把一包什么东西往锅里倒,听到脚步声,忙把那东西丢进了灶膛里。

    谢南嘉心头一跳,过去问道:“你扔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