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自恋狂

      二公子出门闲逛了一圈,见庄子处处破败不堪,原本晴朗的心情又开始不好了。

    “你不是说后山有很多野鸡鸟雀吗,不如咱们去捉鸟。”他对谢南嘉说道。

    谢南嘉也正想找机会求他带自己回京,便同他去了后山。

    初夏时节,山上草木葱茏,鸟语花香,树叶都绿得晃人眼。

    赵靖玉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看到这边风景如画,心情好转,话也多了起来,和卫钧讲起几年前在这里经历的趣事。

    “你可记得,咱们在这里捉鸟,掏鸟窝,还去山那边的小溪里抓鱼……”说着一指谢南嘉,哈哈笑道,“这个蠢包,我让她把手指放鱼嘴里,她就真的放进去,结果被鱼咬了,哭得鼻涕泡都出来了。”

    卫钧也跟着笑:“属下记得。”

    谢南嘉:“……”

    “还有一次,我让她摘些野果来吃,她从树上掉下来,还死死护着那几个果子,结果果子被她压得稀烂,衣裳染了色,怎么都洗不掉。”

    谢南嘉:“……”

    “还有一次,咱们在草丛里守兔子,一条蛇蹿过来,她傻傻地扑上去帮你挡,差点被毒死,后来还是我们嚼了草药给她疗毒。”

    卫钧收起笑,感激地看了谢南嘉一眼。

    谢南嘉这才明白,卫钧说袖儿救过他一命是这么回事。

    赵靖玉说累了,欠身坐在一个矮矮的树杈上,向后仰着身子,眯起眼睛晒太阳:“袖儿,你可愿同我去京城?”

    谢南嘉一惊,心嘭嘭直跳。

    她正发愁该怎样才能让赵靖玉带她回京,没想到赵靖玉如此轻易就提出来了。

    她竭力掩饰内心的激动,沉吟着没敢立刻开口。

    “怎么,你又不肯?”赵靖玉不悦道,“你跟了我,就是我的人,再不用担心嫁人的事,如此还有什么不肯的?”

    谢南嘉说:“我舍不得我娘。”

    “所以你心里是肯的,对吧?”赵靖玉顿时眉开眼笑,“我就说嘛,这世上就没有女人不爱慕公子我。”

    谢南嘉:“……”

    男人大多自以为是,但像他这般自恋的恐怕大周朝找不出第二个。

    赵靖玉又说:“我也并非多喜欢你,只是觉得你心地还算良善,厨艺也还不错,所以才不忍看你埋没在乡下,你若愿意同我去,把你娘一并带上就是了,不过多一张嘴吃饭,我养得起。”

    谢南嘉说:“我不能自己做主,须得问问我娘的意思。”

    “那你就去问。”赵靖玉说道,“我回大宅等你。”

    谢南嘉矮身行礼,转身往山下走去。

    赵靖玉看着她纤瘦的背影远去,得意地对卫钧说:“女人果然口是心非,她明明就是爱慕我,还死不承认,你看走得多快!”

    卫钧:“……”

    谢南嘉一直走到再也看不到赵靖玉,才稍稍放慢脚步,平复了一下心跳。

    此时的她找不到任何语句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恨不得立时三刻就跟着赵靖玉打道回府,去看一看她那苦命的孩子。

    就算见不着,能离孩子近些,与她也是个安慰。

    回到家,袖儿娘在田里还没回来,谢南嘉没有钥匙,进不了屋,又不知袖儿娘在哪块田里做工,只好在门口干等着。

    赵靖玉心情愉悦地和卫钧一起回大宅,一路盘算着袖儿进了府,给她安排在哪处比较好。

    卫钧已经多年没看到二公子如此快乐,在京城他虽然每日呼朋唤友花天酒地,但那都不是真正的快乐,他只有远离了京城的是是非非,才能真正松驰下来,享受简单纯粹的快乐。

    尽管这快乐也是短暂的。

    回到大宅,赵靖玉闲闲坐在厅里,品着上等的香茗,等待谢南嘉归来。

    左等右等,谢南嘉还不回,他等得不耐烦,便去院子里闲逛。

    这里的院子虽比不得侯府园林精致,曲径流水,却也花草茂盛,绿荫如盖,赵靖玉信步而行,走至一处凉亭,忽听有人在那里窃窃私语。

    说是私语,声音又能叫人听见,只听其中一人说道:“袖儿昨晚侍寝,二公子竟没发现她是个破鞋吗,怎么还对她那样宠爱?”

    “谁晓得,许是二公子不在意吧,毕竟只是临时找个乐子。”

    “可她前几天刚小产过,这样不洁净的身子,也不怕玷污了二公子吗?”

    “有什么好怕,反正二公子又不知道,只要把二公子伺候舒服了,赏赐金银,纳为姨娘都是可能的,到时候她就一步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