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声名狼藉

      谢南嘉努力回忆了一下,她嫁进侯府两年多,好像总共只见过赵靖玉一次。

    赵靖玉性情乖戾,放荡不羁,家中大小宴席祭祀他从不参加,就连兄长大婚也不过是在第二天新妇敬茶时露了一面,那也是谢南嘉见他的唯一一面。

    听府里人说,赵靖玉是定远侯出征边关时与当地女子一夜风流所生,起初定远侯并不知情,直到赵靖玉八岁时,他娘亲病危,才辗转把信儿传给了定远侯。

    定远侯一妻两妾,只有正房秦氏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其余都是女儿,突然听闻自己在民间还有个儿子,喜出望外,连夜去往边关,把儿子带了回来。

    赵靖玉刚回侯府时没有正经名字,定远侯为表重视,特意请当今圣上为他赐名。

    圣上说此子乃定远侯靖边时遗落民间的一块宝玉,便为他赐名靖玉,因排行老二,下人都称他二公子。

    侯夫人秦氏本就反对侯爷把不明来路的私生子带回府,听闻圣上赐名,气得大病一场,明里暗里对赵靖玉各种刁难。

    下人们都是见风使舵,见夫人不待见二公子,也学着各种冷落怠慢,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定远侯对秦氏的做法很是恼怒,为了杀鸡儆猴,把后院凡接触过赵靖玉的奴仆,不论对错,全部仗责发卖,还差点休了秦氏。

    秦氏是秦丞相家的长女,当然不能说休就休,最后还是皇上出面调解,让定远侯当着秦丞相的面和秦氏约法三章:

    第一,世子之位永不更改。

    第二,庶子无权继承家产。

    第三,不得为庶子谋官职。

    也就是说,侯府的钱赵靖玉可以随便花,但没有一文钱的继承权,侯府的尊荣他可以享受,但他只能做一个闲散子弟,即便他哥赵靖平死了,世子之位也轮不到他头上。

    而赵靖玉当时也不知是年纪小,还是乡野孩子没见识,全然不把此事放在心上,每天吃吃喝喝,四处闲逛,过得怡然自得。

    秦氏观察了一段时间,见他不哭不闹,安于现状,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也就不再把他当回事,吩咐底下人好吃好喝地供着他,家里的钱财任他挥霍,还专门给他找了几个玩伴,变着花样陪他玩。

    几年后,二公子便彻底如秦氏所愿,成了京城第一大纨绔,花天酒地,挥霍无度,到处惹是生非。

    据说有一次他和太子起了口角,把太子打了一顿,事情闹到皇上那里,皇上看在定远侯几十年为国效劳的份上,没有责罚于他,从那以后,他的气焰更加嚣张,在京城横行无忌,无人敢惹。

    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人,老天偏偏给了他一副好皮囊。

    谢南嘉未进侯府之前,就听闻二公子的容貌无人能及,当时她还不信,等到敬茶那天见了真人,方知传闻不虚,就连画楼那样死板的丫头都说,若能嫁给二公子,新婚第二天死了也值得。

    只是,府里派人来此是为处理灾情,又不是游山玩水,为何会选了他来?

    他这种人,不烧杀抢掠就不错了,指望他抚慰人心,怎么可能?

    难怪三百里的路程走了这么久,想必是一路走一路玩过来的。

    但眼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才能接近他,打探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谢南嘉看着黑鸦鸦的民众以及守卫森严的大门犯了难,之前是她想的太简单,看这情景,她连大门都进不去,更不要说打探消息了。

    她退出人群,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计划一番。

    这时,门口突然有声音说,二公子嫌院里伺候的人太丑,要挑选模样好的进去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