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侯府来人

      谢南嘉一夜辗转,第二天天一亮就起来了。

    袖儿娘说:“眼下庄稼都淹了,田里没活干,你不用起这么早,再多睡会儿。”

    “睡不着。”谢南嘉说,“我想看看侯府会派谁来,是不是真的帮咱们修房子。”

    “这孩子,知道操心了。”袖儿娘笑道,“你再急也没用,侯府离庄子有三百多里,快马加鞭也得一天,如今路上不好走,还不定什么时候到呢!”

    “这样啊。”谢南嘉确实因为心急忽略了路程,便点点头道,“那我出去走走。”

    “到处是水,泥泞难行,有啥好走的。”袖儿娘虽然这么说,但也没拦她,“别走太远,早饭很快就好。”

    谢南嘉应下,独自出了门。

    被暴雨肆虐过的庄子,到处破败不堪,像座风雨飘摇的荒城,死气沉沉。

    唯有庄子四周的莲塘还安然无恙,碧绿的莲叶在水中随风摆动。

    看到这莲塘,谢南嘉忽然想到,莫非这庄子就是侯府人常说起的红藕庄园?

    定远侯府农庄田产无数,并非个个庄子都有雅称,红藕庄园之所以有名字,是因为定远侯的母亲酷爱莲花,又喜食莲藕做成的美食,定远侯为了讨老母欢心,特意在此处挖了百亩池塘,从江南寻来最好的种藕人种植莲藕。

    当今圣上听闻此事,夸他孝心可嘉,亲自为庄园命名题字,以示嘉奖。

    谢南嘉沿着泥泞的路走了一段,果然在路口看到“红藕庄园”的石碑。

    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盯着上面的字怔怔地发了半天呆,转身往回走。

    虽然很想哭,但她不会再哭,她的父亲,戎马半生战功赫赫的武安大将军曾经教导她,在这世上,拳头远比眼泪更有用,受了欺负,狠狠打回去就是了,掉眼泪是懦夫的行为。

    吃过早饭,袖儿娘忙着从倒塌的屋墙下翻东西,但凡是有点用的,都扒拉出来清洗晾晒。

    谢南嘉想要帮忙,袖儿娘说她伤还没好,让她回床上躺着。

    谢南嘉不想睡,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里看她忙活。

    袖儿娘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纤瘦,皮肤白皙,五官秀气,尽管皱纹爬满眼角,也难掩她妩媚的风情。

    谢南嘉突然想照照镜子,看看现在的自己长什么样。

    家里穷得连镜子都没有,谢南嘉打了盆清水来照,水中少女秀发如墨,眉如远山,一对丹凤眼潋滟如秋波,嘴唇娇嫩如桃尖那一抹胭脂红。

    好看是真好看,就是太瘦了,一张小脸还没巴掌大,越发显得下巴尖尖,脖颈修长,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

    只是和袖儿娘一点都不像。

    “娘,我长的怎么不像你?”她问那边仍在忙碌的袖儿娘。

    “是不像,你随你爹。”袖儿娘说。

    谢南嘉有心想问一句爹是怎么死的,又怕袖儿娘再起疑心,便换了别的话题。

    到了中午,袖儿娘做了一锅野菜粥,谢南嘉勉强吃了一碗。

    袖儿娘见她食欲不好,以为她身上不舒服,催她去床.上休息。

    谢南嘉睡不着,心里惦记着侯府来人的事,不成想惦记了一整天,也没见侯府的人影出现。

    袖儿娘说,许是路上太泥泞,耽误了行程。

    第二天又盼了一上午,还是没见来人。

    午饭又吃的野菜粥,谢南嘉蔫蔫儿地吃了半碗,刚放下筷子,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候府的人到了”。

    谢南嘉猛地站起身,带倒了碗筷,袖儿娘忙伸手扶住,嗔道:“你这丫头,怎么总是一惊一乍?”

    谢南嘉稳住心神道:“我听到外面说侯府的人到了,咱们快去看看吧!”

    袖儿娘也惦记着修房子的事,便解下围裙,和谢南嘉一起出去看。

    庄子里有专为主子修建的住处,是个三进三出的大院子,日常有专人打扫,庄上人都习惯称之为大宅。

    谢南嘉赶到时,胡三木已经将人迎进了正房,闻讯而来的乡民被一排威风凛凛的护卫拦阻在五步以外。

    人太多,谢南嘉踮着脚都看不到院里的情景,更不用说见来人的面了,正着急,听到旁边有乡民交谈,说来的是侯府二公子。

    二公子?

    是西跨院那个庶子赵靖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