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你说过会留我活路

      付景衡给白诚出了个大难题,要打开自己就连碰都碰不到的一个结界,谈何容易。

    付景衡让所有的佣兵依次去接触这个结界,结果是一样的,他们的身体都和他一眼,和这个结界无法产生实质性的接触。最后他甚至让人压着韩立去试,结果也是一样。

    只有付景衡是确确实实被这个结界挡在了外面,其余的人和这个半球好像都处在两个空间里,白诚没了办法。

    他只是个佣兵,能用的法子有限,刚才那么多c4炸弹,灯塔都炸塌了,这玩意儿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试探性地朝着结界边缘射了两枪,毫无意外,子弹也没有阻碍地消失在了半球里面。

    有些佣兵已经开始七嘴八舌,说这东西这么邪门,要请大师来做法才会破开,付景衡一直在旁边抽烟,听见这话就冷笑。

    他这一笑,那些佣兵就说不下去,只能闭嘴。

    这堆人虽然是专业的佣兵,但佣兵不研究灵异现象也不驱邪,没人对付过这种奇怪的超乎人类对世界认知的东西,其实这会儿或多或少的都有些被这东西吓到。他们只知道任务是要打败一个怪物,还要抓一个小女孩,但这个怪物和这个小女孩都跟他们想的不一样,整个队伍的气息都有些消沉。

    白诚也束手无策,他之前只见过尤欢,以为已经是诡异的极限,没想到梁叶看起来更难对付,现在梁叶张了个结界,他连摸都摸不到,要如何完成任务?

    随着时间的流逝,付景衡开始觉得不耐烦,绕着结界,偶尔手抬起在上面敲敲打打。

    梁珺打从离开结界就有些发抖,因为腿软,她坐在沙滩上,尽管头顶阳光炽烈,她还是觉得冷,缩成一团抱着双腿低着头,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头顶响起声音,“你刚刚进结界的时候,梁叶看你了对吧?”

    她抬头,白诚的身形挡住了阳光,逆着光她看不清他表情,反应几秒之后才“嗯”了一声,又慢慢说:“我……我也不是很确定,不过她低头了,好像看我了。”

    白诚摸着下巴想了想,这中间他和其他佣兵都穿过结界,但梁叶是没有任何反应的。

    梁叶一直在结界的中心,紧贴着那株奇怪的植物,身上的蔓藤穿过尤欢的身体,又变成了粗的吓人的血管,依附在结界内壁上,整个结界就像是一个血液循环系统。

    他看着梁珺依旧发白的脸,迟疑了下才说:“她只对你有反应,梁珺,你能不能……”

    他顿了顿,有些说不下去。

    刚才进结界那一回将梁珺吓的不轻,他是知道的,他垂眸看到她的睫毛不安地颤动,他明白的,她很害怕。

    但他还是说:“你能不能再进去一次?”

    梁珺愣了会儿,表情没什么变化地问他:“你不是有枪吗?”

    他没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就听她继续道:“你直接杀了我就行了。”

    他被她这话堵的说不下去。

    她低下头,不看他了。

    梁珺看着砂砾,脑中模糊地想起一些事来。

    这样的结界她不是第一次见到,她猜韩立应该也想到了。在南贾村最后那一夜,整个南贾村也变成了这样的结界,当时他们也和今天一样,可以看到这些东西,但却无法触摸。

    如今梁叶自己居然就能造出这样的结界了,她想明白梁叶为什么说前几分钟最重要,那应该是结界要形成的时候,如果有其他人意外闯入,那很有可能会被困在结界里面。

    梁叶还对韩立说了一句话,叮嘱韩立不要擅自闯进去的时候,她用赵莺莺这个例子来警告韩立……

    梁珺觉得身体越来越冷,付景衡说现在结界里面那个是泉之眼的本体,她本来是不愿意相信的,但这会儿她也有些怀疑这是不是真的,赵莺莺就是在活着的情况下掉进泉里面才会落得那种不死不活的下场,她不知道如果有人提前闯进去,会被梁叶制造的结界带到泉里面,真的变成另一个赵莺莺吗?

    白诚又去结界那边和付景衡商量了会儿,没商量出什么结果,付景衡这时反倒不像之前那么着急,他在观察结界里产生的变化,尤欢的身体开始抽搐,他好奇地看着,想知道梁叶到底要怎么将尤欢变成正常人。

    白诚折回梁珺跟前,语气这次软了一些:“我不要求你进结界了,你在外面试着和梁叶说话行不行?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你和她谈判。”

    梁叶仰起脸,“我有条件。”

    白诚面色有些挂不住,“你想怎么样?”

    梁珺往结界的方向看了一眼,付景衡很专注看着结界里面,并没有注意他们,她压低声音:“你想办法偷偷放了我和韩立。”

    她没说赵腾,赵腾现在昏迷,就算被放了也不可能跑。

    白诚果断道:“不可能。”

    梁珺眼睛眨了眨,似是有些失望,“你曾经说过会留我活路。”

    “别用这招,”白诚忽地冷笑,“你是不是以为同样的招呼还能继续用?我说这话的时候你有听我的吗,你有在乎过我怎么想吗?”

    梁珺感觉谈判崩了,“白诚,你别咄咄逼人好像一个受害者,你不过是付景衡的走,狗而已,我是骗了你,可我骗到你了吗?你对我又没感情,刚才付景衡那样对我的时候你就站在旁边,你现在装什么无辜?”

    白诚攥着枪的手紧了紧,眼底有隐忍的怒意。

    付景衡怎么对她的他自然都看到了,他心里不是没感觉,但凭她还不值得他和付景衡内讧,他正打算再说什么,而不远处付景衡忽然喊了一声他名字。

    他回头,付景衡招手,“把那女人带过来。”

    他下手很重,拉起梁珺的那只手像是要捏碎她的骨头似的,她疼的表情扭曲,被他就这么带回了结界跟前。

    灯塔的砖石瓦砾都在旁边散落着,她被绊了一下,踉跄着站定,抬头才看清,结界里的梁叶眼睛出现了变化,已经恢复了普通人的样。

    有眼白,有眼珠,她站在结界里面直视着前方,只是这一次,她看的人是付景衡。

    可能是方才闯入结界看到的情形太骇人了,看到这样的梁叶她也没敢出声,就在这时结界壁上那些血管忽然开始一突一突地鼓动起来。

    紧跟着,里面那些长在花藤上的人脸表情变得更加狰狞,眼睛鼻孔嘴巴都开始流血,再然后那些粗壮的血管毫无预兆地就爆破了。

    先是一处,紧跟着第二处,第三处……

    所有人都在外面看着,一片安静,结界里的声音他们听不到,只知道里面在发生巨变,没有人出声,付景衡忽然挥手,“白诚,往后撤一下,梁叶可能会出来,让他们准备好。”

    白诚得到命令立刻就去发号施令,他没有放开梁珺,拉着她也往后退了退,这时因为那些血管爆裂,整个结界被血染红,好像恢复成最初的那个红色半球。

    白诚拿着枪,从后面钳制着梁珺,并用手枪顶住了梁珺的太阳穴,贴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你配合一点,付先生应该不会杀你,你的命对他没用,要是顺利的话,我会兑现我的诺言,保你不死。”

    梁珺闻言一愣,刚想侧头和他说话,他却将枪戳到她脸上,“别乱动。”

    付景衡也往后退了几步,所有人屏息凝神看着那个红色的半球。

    这个奇怪的结界还在不断地变化,梁珺注意到它的颜色和性状都在变,从红色的雾气变得更加具体,上面逐渐出现一些细小的纹路,中间有一道黑色的缝。

    付景衡看起来跃跃欲试,却又不敢贸然靠近,那道黑色的缝如他所愿地慢慢打开了,整个结界像是要分裂,而梁珺很快就看出不对。

    红色的东西又软又轻薄,是片状的,最后完整地张开,竟是梁叶的那对翅膀。

    梁叶站在正中,脸上没有表情,身后的翅膀逐渐归拢,那株奇怪的植物消失了,她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

    她面前的地面上,有个全身赤着的女人,是趴伏着的姿势。

    毫无疑问,那是尤欢。

    她的身体也已经恢复成了人类的样子,长发遮掩了她的脸,她缓慢地动了动,抬起头,似乎没有留意到自己未着寸缕,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又看自己的手。

    太阳西移,晴空下的海滩上却像是一出默片,居然没人说话,包括付景衡。

    付景衡一直盯着梁叶,而梁叶这会儿并不看她,她视线落在尤欢身上。

    韩立和梁珺也一样,都在看尤欢。

    尤欢浑然不觉,她不能置信地用手触碰自己的身体,过了一阵就笑出了声,眼泪却流了出来,她回头看着梁叶,声音发抖:“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梁叶面无表情,嘴唇动了动,却没说话。

    尤欢哭腔更重,“我以前梦到过你杀了我,我还以为你会来杀我,我不知道……”

    梁叶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低声吐了句:“别高兴太早啊。”

    尤欢没听清楚,她太高兴了,高兴到哭出了声,浑身都在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