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自己走,商君语实在不明白爷爷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能容忍这么一个骗子骗他,便是想念自己的孙子也不应该啊!

    “爷爷!您不能让他骗了啊,您的要把真的小予弟弟找回来才行啊!”

    “你这个丫头啊,真是犟得很。”不想和人说太多,爷爷让林可去房间拿了一本十分厚重的香车出来,那本相册的外表十分的少女,用着白色蕾丝做封面,一看就是记录一个女孩儿成长过程的相册。

    林可之前也见过韩晋源母亲的相片,不过都是成年时候的,如今翻开这本相册的时候,他自己都震惊的不行。

    他终于知道当初韩晋源为什么笃定带他回来会让爷爷相信了,因为他和他的母亲真的太相像了,不只是长大后的样子,便是小时候的每个阶段都是一样。

    对比两人同是五六岁时候的照片,林可觉得若是自己留着长头发或许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心里突然生出了恐惧的情绪,林可从来对自己父母的话深信不疑,可如今却是开始怀疑了,即便父母要喜欢弟弟一点可是对他的态度也差了太多,仔细想想,除了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根本解释不通。

    “爷爷。”林可害怕很害怕,他只想做个假孙子罢了,若是真的应该怎么办?

    看自己孙孙眼睛都红了,爷爷心疼的不行,其实两个孙子骗了他的事他早就知道了。

    晋源说可可是在国外长大的,可是可可给他的相片却是就在本市,可可根本就是被本地的人家收养。知道这个之后不用去看那相片上的背景和可可身上穿的衣服鞋子,便只是想象一下晋源这么做的目的也能知道了,可可他自小定是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

    “爷爷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爷爷,我没有受委屈啊,一直都很好的。”

    商君语简直不敢相信韩爷爷会如此的愚昧,竟然一点不相信自己的话被这个林可骗的团团转!

    “哼!还有一件事能证明林可根本不是小予!”原本商君语是不想对爷爷说这件事情的,因为这对韩晋源也没有好处,可是如今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必须要说出来!

    “林可和晋源在一起了,如果他真的是小予晋源怎么可能这么做!”担心害怕的事情还是被商君语给说了出来,林可吓得赶紧看向爷爷,可爷爷脸上却是没有他担心的失望震惊,反而是板着一张脸看向商君语,开口就是教训:“桑小姐,以往老头子我是看你对晋源却是是有几分好才会对你青眼有加的,你若再这么胡闹日后便不用再来了,商小姐请回吧。”

    因为两家关系还有韩晋源的原因,商君语在韩家一向被优待,几乎没有被人甩过冷脸,如今却是因为她说了实话要被赶走,商君语有些不甘心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要怪就怪这个林可实在好命好运!他竟然和晋源母亲长得那么相似!

    商君语走后,爷爷一直安慰林可,林可却是在想着别的事情,心里一直不能安稳。

    他不知道之前时候韩晋源到底有没有做他和爷爷的亲子鉴定,可是这一次他想做一次,而且他不打算和爷爷做而是和韩晋源的母亲。母亲的房间里还留着她小时候的许多东西,包括小时候的胎发。

    林可去到医院的时候,还被医生医生一直打量,太想着或许医生实在怀疑他拿的是自己孩子的胎发吧,因为年轻不懂事闯了祸如今再来确定。

    “医生,我什么时候能拿到结果?”

    “一周左右吧,下周三来取。”

    “好,谢谢。”

    第19章 第 19 章

    第十九章

    白天家里发生的事韩晋源自然知道了,林可安慰着韩晋源的时候,心里对爷爷更是愧疚了,他现在十分的矛盾,他既想自己真的是爷爷的孙子也不想!他不想爷爷难过也舍不得韩晋源。

    “别想太多,没事的。”

    “嗯。”怎么能不想?怎么会没事?不想继续烦着韩晋源林可回了自己的房间,回去躺下之后他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他对韩晋源这个人到底有多喜欢,在他心里到底是爷爷重要还是韩晋源重要。

    细想一夜无果,林可在等待着答案出来的时间里一直没什么精神,等到拿到结果的那一天他到了晚上十点仍旧没有回家。

    林可叫了之前的朋友,和人一起去了他们高中学校外面的小吃街,两人本来吃东西吃的好好地,可慢慢的不对劲了,因为林可今天不但喝了酒还一喝就停不下来,等到他同学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了。

    “林可,你这是醉了啊,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送,给我哥打电话,让他来接我。”林可还记得韩晋源说过的话,他让林可有事就给他打电话,他会让人去接他的。

    和林可一起吃饭的人叫李阳,两人同学好几年,自然知道林可没有哥哥就一个弟弟,如今也不去管醉鬼的话,那处林可电话准备给他弟弟打,可打开林可电话之后竟然真的看见一个哥哥,他拨出去之后没一会儿的功夫人就到了。

    “他可能心情不好,今天喝了不少。”

    “谢谢。”

    “没事,我们是朋友。”李阳看着来人,心里纳闷的不行,他记得林可没有哥哥而且家境并不好,这位一看就是有钱人的男人到底是哪里钻出来的啊?

    林可之前一直没有喝醉过,所以不知道醉了是什么样,他觉得自己脑子还挺清新于是觉得自己肯定没醉,还一直一脸保证的和韩晋源说自己没醉。

    回到家之后,韩晋源是小心翼翼的把人弄回房间的,就怕吵醒了爷爷,到了林可房间之后,本来是准备先让人洗澡,可他把衣服都给人脱光了都给丢到浴缸之后,喝醉的人却是不配合了。

    “晋源哥,其实两男的无所谓的,反正你清心寡欲的跟个和尚似的,我也不在乎那种事,所以无所谓的,在一起也无所谓的。”直接扑到了韩晋源身上,林可想努力去说服自己,去说服韩晋源,可他知道他也就是说说罢了。

    “哥,哥,你怎么会是我哥哥呢?怎么会呢?我明明是我爸妈亲生的啊,他们为什么要骗我?”林可突然觉得他的人生真是荒唐!他既然是韩家的二少爷又怎么会落到了自己爸妈的手上,他既然成为了别人的孩子又怎么会那么幸运的被自己哥哥找到回了自己的家,更荒唐的是他回家之后竟然还喜欢上自己亲哥了。

    拿到的亲子鉴定报告已经被林可丢了,所以那份他丢掉的东西又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为什么要丢掉?”

    “你不是我哥!你不是我哥!”林可一直以为他就是对韩晋源有些好感,觉得韩晋源什么都好所以想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