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点。

    伸出右手稳着自己左手,林可一下子闭上了眼睛,然后嘴里如蚊嘤般的吐了一句话出来:“谢谢哥哥。”

    哥哥两字一出口,林可觉得自己脸红的厉害,好像都红到耳朵脖颈了,他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现在叫韩晋源哥哥就是莫名觉得心慌,总有种心虚感。

    给擦好药,韩晋源说了让人早些休息便回了自己房间,可他走了之后,林可却是到了半夜都没有睡着,天知道他可是个沾着枕头五分钟就能睡着的人啊。

    “哎,应该是不可能的。”林可毕竟是个二十来岁的人了,对人的感觉感情有什么变化他自己也能察觉到,就在方才他觉得自己万年不动的春心好像萌动了,可对象却是个男人,这让他有些怀疑那倒是春心还是感激之心,毕竟从他出生到现在,韩晋源算是对他很好的人了。

    “如果我喜欢上一个男的,老爸老妈会不会很难过?”心里的疑问就这么问出来之后,林可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没救了。他活了二十年,念书的时候班里还是有不少大美女的,上班了之后也遇上过不上的美人儿,可他就没有一个动心的觉得人家特好看特想和人相处的,可是......可是到了韩晋源这里,他虽然有些害怕这个人,可每次和他相处的时候都觉得愉快,过后甚至会回味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管他呢,到时候再说吧。”至于爸妈,林可觉得或许他爸妈不知不在乎他喜欢什么人,甚至这辈子都自己一个人,他爸妈也不会介意。

    可能因为睡得太晚,林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了,而且他还是被他爸的电话给吵醒的。

    “你个兔崽子真是一点出息也没有!叫你给家里弄点儿好处,谁让你弄一屁股债回来啊?!你欠的钱我是不会承认的,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儿子了,你自己的欠的钱你自己还!”

    “哦。”不过自己到底欠了什么钱?直到挂了电话林可都不知道自己老爸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他现在没心思想这个,看着外面的天色,他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误工了。

    赶紧的翻身起床,蹦起来的时候却是拉着自己肩膀,立马给疼的龇牙咧嘴的,可林可还是赶紧的换衣服洗漱下楼了。

    “可可,终于起床了啊,赶紧吃早饭,今天午饭咱晚点儿吃。”

    “阿姨,不好意思啊,昨晚睡得晚了一点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脑袋,林可想着还好韩晋源中午不在家吃饭,不然让他迁就自己就不好了。

    “知道知道,你们年轻人啊都这样,我那孙子也是一样的,天天打游戏打到大半夜,怎么说都不听。”

    “嘿嘿。”也不好和人多解释,林可赶紧的吃自己的早饭,吃完了他还要去看爷爷了。

    韩晋源给他爷爷请了不少的护工,每日都会定时的给自己爷爷按摩全身,林可也从护工那里学了一点,偶尔也会亲自给爷爷按摩身体。

    “爷爷,你一定要早些好起来啊,你要是好了,晋源哥一定很开心的。”还是没好意思叫人哥哥,林可想了个什么人都能叫的称呼出来,他想着他本来就比韩晋源小,这么叫着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小予,小予开心吗。”

    “爷爷?爷爷!开心,当然开心啊!”林可开心的都快跳起来了,爷爷还是他刚回韩家那天说了些话,之后虽然每天会醒一些时候,可是都是没说话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说话了!

    之后的时间,林可小心的坐在床边,竟然又和人说了不少的话,虽然大部分都是他说着爷爷听着,可他还是很开心。

    “爷爷,你会一天比一天精神的,等到下个月你就能下床活动了,再下个月就能完全好了,再再下个月就能和我一起出去玩了。”想到真到了那时候,韩晋源该有多高兴,林可就不自觉的跟着高兴了起来,韩晋源这个人运气也不好,要是能让他爷爷好起来陪着他也好啊。

    第7章 第 7 章

    第七章

    见到林可父母的时候,韩晋源便已经想好如何应对这对夫妻,也对这两人的品行有了了解,可他还是没有想到这世上会有如此自私的父母。

    韩晋源向来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所以他还真的有替林可养着他父母的打算,准备林可在韩家期间替他支付之前给父母的生活费,可这一次见面,他心底完全的打消了这个主意。

    “林先生,林可是你的儿子,他欠我的钱理应由您来偿还。”林可肩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韩晋源已经知道了,所以在见到林可父亲的时候,他也没有说多余的话,只说了林可拿了自己一块表,希望这笔钱由他来付。

    韩晋源嘴里的手表到底存不存在,林大能比谁都清楚,他想着怪不得那小子有胆子和自己抢东西,原来他是他偷的东西?没去想儿子到底会不会偷东西,林大能只想着这钱他绝对不会赔!

    “谁拿的东西你找谁去,和我有什么干系?林可已经十八了,他自己做的事儿自己能负责和我没关系!”起身便想走,林大能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还以为遇上好事儿了,哪知道这个姓韩的这么抠门,明明看上去那么有钱,竟然从他身上捞不到一点儿好处,既然这样还是赶紧的让林可回家,骗不到这个总能骗到别的。

    林大能要走,韩晋源自然不准,而且直接扔了一份合约在林大能面前,合约是一份劳动合约,上面大概内容是林可在韩家干活,韩晋源每月支付他一万块钱的工资,但是由于韩家上下贵重物品极多,所以需要林可交五万块的押金。

    “林可在韩家上班,你是他的父亲,这个请你一起交付了吧。”

    “交什么啊就交!他既然不是你弟弟,你留着干个屁的活啊,把人赶走不久得了管我屁事!老子还有大生意要谈,懒得和你费时间!”韩晋源是怎么把东西放在自己面前的,林大能便怎么放了回去,然后拉着自己在一边愣神的老婆赶紧的走了。

    看着那两夫妻走的时候,韩晋源嘴角才有了浅浅的笑,只是想到林可他嘴角的笑又消失了,这是别人父子之间的事,他会不会有些管的太多。

    今天一天林可都很高兴,即便是接了家里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他也很高心,因为今天他去爷爷房间陪着爷爷的时候,爷爷不止清醒的时间很长了,还和他说了不少的话,他心里默默地把那些话都记在心里,想着等到韩晋源回来了,就说给他听。

    差不多已经抓准备韩晋源每天回家的时间,所以今天早早地林可就在大门口等着了,看着韩晋源的车进家门的时候,还兴奋的和人招了手。

    “什么事这么开心?”

    “晋源哥,我要是和你说了,你也会很开心的。”和人一起朝着屋里走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