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话打断了。

    “我妈,怎么办?我不敢接啊,她肯定是怨我今天白天的事儿。”又不敢接又不敢怪,林可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正想干脆让手机静音,他就假装不知道好了,手机却被韩晋源给拿了过去。

    手机已经没在自己手上,林可只能眼巴巴一边儿望着,心里祈祷着老妈别对韩晋源太凶,也纳闷韩晋源干嘛要接自己电话。

    “知道了。”

    “完了?”从韩晋源接起电话开始,他就一句话没说,期间脸色也几乎没什么变化,挂掉之前才蹦了三个字出来,这是接电话吗?老妈到底说了些啥啊?

    “你以往每个月给家里多少钱。”

    “看情况吧,有时候两三千有时候四五千,看我工资多少吧。”

    “知道了。”

    “......”又知道了?你到底知道什么了啊?“那我回去睡了啊。”林可是个不到半夜一点不睡觉的人,这几天却是天天十二点之前就上了床,今天她身体不舒服想着睡也睡不着,干脆回去打游戏好了,困了才好睡觉呢。

    “身上还有伤吗?”方才看他好像捂着左肩。

    “嗯,其实都是小伤,就是肩膀被砸了一下有点儿疼,过两天就好了。”

    “过来坐下把衣服脱掉。”除了学走路的时候摔跤,韩晋源还没有尝过身上有伤是什么滋味,看着林可嘴角额头还有侧脸的伤,他有些想不明白林可父母的做法想法,为何会有人能对自己的孩子下这样的重手。

    林可回房也是要检查自己肩膀的,人就是这样,不舒服的地方就是想看看那里到底怎么了,伤的多重,亲眼见了才能安心。

    本来林可想直接把袖子捞上去,可捞上去也只能看到一整条又白又细的小胳膊,于是干脆的直接把衣服给脱了。

    “有没有破皮或者淤青啊,我想照照镜子。”

    “你先回房间,一会儿再睡觉。”

    “哦。”韩晋源看了两眼就让自己回房间了,林可想着应该是没什么事儿的,可能就是红了一块而已。

    林可走了之后,韩晋源给家里的家庭医生去了电话,然后手指不由动了两下,像是想要触碰什么东西,却又下不去手一般。

    “如果他真的不是繁予,如果繁予真的还活在这个世上,那请保佑收养繁予的人家心地善良。”林可肩背的地方有着很大一块淤青,而且中心地方还泛着点点红印,一看就是有淤血。

    曾经和林可说过,只要他签下了自己准备的合同,他便可以养他和他的家人,刚刚接到林可母亲电话的时候,韩晋源也是想着替林可支付以往交给家里的生活费,可现在,就在看见林可肩上伤的时候,他改变主意了。

    不把子女当做孩子当做人的父母,没有资格接受儿女的孝敬,林可父母想要的钱一块他都不会给。

    第6章 第 6 章

    第六章

    林可回了房间之后,便歇了要去看看自己肩膀的心思了,原本那处疼的厉害他才行看看的,看了韩晋源的反应之后,他想着应该是没有多严重的,心里这么想着,便觉得连伤处都不怎么疼了。

    被人叫醒的时候,林可完全摸不着头脑,他房间里怎么多了个男的啊,而且那男的自己还不认识,那人还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你谁啊?你干嘛啊?”一边揉着自己眼睛,一边伸手去拦人,期间林可还不忘给韩晋源抛几个求救的眼神。

    “他是家里的家庭医生。”

    “啊?哦。”家庭医生?终于把人伸出去推人的手给伸了回来,这个时候林可对这个身份是医生的男人没有排斥感了,可是却是不敢去看韩晋源了。

    他还以为韩晋源看了自己肩膀却无动于衷是因为根本没啥事儿,原来是因为他直接给自己叫了医生过来吗?

    “骨头没有伤着,不过那块儿青紫个十天半个月是难免的,睡觉的时候可能会有些难受,尽量趴着或是侧着睡吧。”虽然看着有些吓人,不过也只是一块淤伤罢了,即便自己过来了也没有什么用啊。高寒无语的看了自己的好友一眼,心里不免腹诽,韩晋源对他这个假弟弟还挺好啊。

    “先别睡,等我一会儿。”看高寒把药放下之后,韩晋源便把人给拉了出去,等到关上了林可的房门才对着人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可以?难道是你自己看上了?我很久没有遇上过这么干净漂亮的男孩子了啊,反正又不是你亲弟弟,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万一他也喜欢我呢。”看见林可的当下,高寒眼睛都亮了,他既然是个同性恋,喜欢的自然便是男的,可他混的那个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态了起来,一个个好好地男的,偏生都把自己往女人方向打扮,甚至行为动作都在偏向女的了。

    “他不是。”都没有送人去楼下的意思,韩晋源只给高寒指了一下楼梯的方向,便直接回了林可的房间。

    林可一直把韩晋源当老板来着,刚刚老板吩咐了让他等着,他自然乖乖的等着。

    “韩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有。”干脆坐到林可床边,心里原本想说的事又多了一件。

    看韩晋源就在离着自己不到半米的距离,林可不自觉的便轻轻地移动着身子,总想离着身边的人远一点,他觉得他和这个人太过亲近的时候,他总会有些呼吸不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人那张太过好看的脸。

    “嗯,你说吧。”轻轻回了人之后,林可故意慢慢靠向床头,至少他靠着床头会比好好地坐着离人远一点。

    “爷爷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以后不许再叫我韩先生,至于叫什么......看你自己,不过最好是哥哥。还有,方才我接了你母亲的电话,明日我会去见她,你家里的事我会解决,你短期内不准回家。”

    “可是......”

    “你家里没有任何你需要的东西,没有回去的必要。”语气不自觉的的便凶了些,韩晋源实在不喜欢林可的父母,至少在林可是他‘弟弟’这段时间,他不想自己和那家人有任何的关系。

    林可短时间也根本不敢回去,方才也只是习惯性的想说他得给家里生活费,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他还是老实的听老板安排吧,至于家里......就暂时不管了吧!

    林可干脆答应倒是在韩晋源的意料之外,不过人答应了便好。拿起床头高寒留下的药,韩晋源都不用说话,直接打开药盖子,林可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韩先生,谢谢你。”

    “刚刚我说了什么。”

    “啊,对了!要改口的。”韩晋源沾着药膏的手指在自己肩膀打着旋,林可觉得有些吃痛,那边的肩膀不自觉的便有些缩着,接着他便能感受到在自己肩膀处打旋的手指又轻柔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