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梦之声(三)

      明知自己想听到的声音不会再响起了,陈什还是打开了手机收音机。白楚失踪,和她相关的人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报警,然后就会查到她去了珠翠酒店,查到和她相亲的男人,再查到是自己这个陌生人带走了她。

    因为有服务员的供词,所以可以证明白楚在离开酒店时还活着,上了出租车虽然不知死活,也只有自己和她在一起。

    再然后……警方就会查到自己,破门而进后,发现白楚的尸体就在家中放着。由于福尔马林的浸泡,没有办法勘探出她的具体死亡时间。加上这段时间以来自己诡异的举动,人证物证俱在,锒铛入狱只是时间的问题。

    ???

    陈什突然有一种后怕,这会不会从头到尾就是别人攒的一个局,故意引导白楚说出相亲的时间地点,在有人把她约去之后,痛下杀手,然后嫁祸给自己。

    不对,这样逻辑也说不通。自己连个电话都没有跟点台打过,做局给自己这个动机说不通。况且他们没办法确定电台凌晨四点还有人听,也无法控制听电台的人是随意一听还是像自己这样在时候去降噪翻来覆去的听。

    好吧,一通分析猛如虎,到头来发现,自己只是倒霉而已。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熟悉的《致爱丽丝》响起,陈什从自己的思绪中抽了出来,把注意力放在了电台上。

    “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梦之声。今夜入眠,有你有我有美梦,我是主持人:白楚。”

    “……”

    后面再讲什么,陈什一句也没听,此刻的他深深的震惊了。因为“梦之声”里那个熟悉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白楚。

    看向身后,白楚的尸体还在福尔马林里一动不动的泡着。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这个死去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白楚,真正的白楚还活着,正在主持节目,可她们的声音和长相怎么会那么一致呢?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陈什几乎是颤抖着手,拨通了那个自己从未拨通过的电话,连线白楚。

    “嘀—嘀—喂您好,这里是梦之声。”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陈什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电话那头问道:“你好,白主播,我今天碰巧经过珠翠酒店,看见了一个和你长得非常像的人,声音也很像,跟一个男人走在一起,请问那是你吗?”

    虽然这样问很不合适,但这已经是最直接能够证明身后那具尸体的方法了。

    “梦之声深夜电台,很荣幸为您解惑,只不过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您问得非常不礼貌呢。”

    陈什不知道该接什么,迟疑了两秒,白楚再一次接过了话:“不过没关系,问题不大。很荣幸能被你认出来,那个人是我没错。”

    “那我还想知道,你和那个男士,为什么没有一起离开呢?”

    “嘻嘻~”电话那头,白楚轻笑了一声,从容答道:“您观察的还真是仔细呢,那位是我的相亲对象,他发动车去了,我过了几分钟从后门离开的。”

    ……

    陈什没有说谁先谁后,昨天的那个白楚此刻就在自己身后,电话里的白楚却解释的毫无破绽。能够现场接听电话,说明这个节目不是录播,也不可能是录播。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挂了电话,陈什直愣愣的望着那个鱼缸,听着电台里白楚活灵活现的声音,再次陷入了沉思。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手机再一次响了,这次不是闹钟,是有人打电话进来,屏幕上写了两个白色黑体大字——“未知”。

    “喂?”

    “你好,陈先生。”电话那头是一个很粗很低的声音,明显被变声器处理过,语气却有些莫名的熟悉:“非常感谢你替我善后,那东西你既然喜欢,就自己留着吧!”

    陈什心下一惊,赶紧打开免提按下录音键,可是手机反应了一秒,屏幕上又出现了五个字:无录音权限。

    “陈先生,您留不下任何证据,我们是高科技。”

    高科技?

    陈什的瞳孔突然猛烈收缩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对着电话那头道:“那我,还有个事儿……”

    他没有说完,而是停顿在了这里,大概三五秒过后,电话那头忍不住了,问道:“什么事-儿?”

    果然,人工智能也是有漏洞的,讲到一些没有录入过的字时因为本人已死,无法加入毫无违和感的声音,只能依靠其他人或者电脑本身的声音。如果仔细听会觉得有些奇怪,但观众无所谓,因为他们只觉得那时调频信号干扰的声音。

    是的,这就是陈什想要的结果。一模一样的长相,一模一样的声音,一个死去又出现另一个替代品,没有人怀疑。能做到这些,只有一种可能:超人工智能——克隆技术。

    是啊,从前的社会过于低级,一个人手握内幕不听话,被解决后夜长梦多,总会留有破绽。然而如今的社会,你不听话,就会有千千万万个你来代替你,人工智能终有一天会统治世界。

    连人工智能都有主观能动性了啊,挂掉电话,陈什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白楚的尸体就在这里摆着,他宁可有人来追究这个事情,可是不会再有了,因为正有“人”,在替她毫无破绽的活下去。

    思考了很久,陈什联系到了梦之声电台的台长,将白楚的事情和盘托出。听到这些,台长也很震惊,震惊之余,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想要联系陈什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到最后,两人一合计,还是报警算了。

    可这事情犹如天方夜谭,就算自己把白楚的尸体放在警方面前,他们也只会把自己当凶手抓起来,而不是去查证背后的真相。

    所以,台长无奈了,陈什也无奈了。两人分别之后,陈什靠在鱼缸旁,痴痴地望着缸中那个死了都没有人知道的电台主播,白楚。

    ……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陈什望向阿来点了点头,表示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