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梦之声(一)

      从前,有一个人名叫陈什,他长得其貌不扬,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宅男。曾经是一个三甲医院的医生,但因为一台手术的失误加上后续处理不当,被吊销了执业医师资格。从那以后,他就没有了正经工作,一路靠父母的养老金活到现在,对生活也没有什么指望,浑浑噩噩。

    他的日子过得无聊至极,白天在家打游戏,大几千的手机里正经软件没几个,全都是各式各样的手游,一个玩腻了,就换另一个,累了就睡觉。到了晚上,他会准时打开一个电台,电台的名字叫做:梦之声。

    梦之声是一个深夜电台,每天凌晨两点钟准时开始,清晨六点结束,每天四个小时。主播的名字叫白楚(是的,没错,借用一下白楚的名字),她工作的内容就是接各式各样的电话,和观众连线聊聊生活中的问题,没人连线,就放放轻音乐。

    本来,听电台并不是陈什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但是白楚的声音太酥了,仅仅是听到就让人想入非非。所以日复一日,深夜的他都用手机开着电台,在白楚娇柔的声音中沉沉的睡过去。但是,他从未主动连线过。

    白楚的直播六点结束,每到八点陈什又会被吵醒。因为早上八点整开始是一个新的主题,播报当天的路况,而它总会以一首慷慨激昂的歌当开头,所以就像闹钟一样,每当陈什被吵醒,都会关掉电台,换个姿势继续睡。

    然而有一天,陈什听到了一个绝密的事情。

    那天已经接近四点了,或许是太晚了的缘故,平时这个时间也没什么人。没人连线的时候,白楚都会一首接一首的放歌。即使这样,陈什也不曾主动连线,因为他深知,自己不配。

    凌晨四点,陈什听着音乐,迷迷瞪瞪得快睡着了,然而在音乐声下,自己隐约听见了白楚的声音。

    具体是什么音乐声太大听不清,只隐约听见相亲啦,酒店什么的。

    这一下陈什可清醒了,他把电台声音调整到最大,放在床头听到早上六点结束。结束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刚才四个小时的直播音频下载下来。

    自己虽然不工作了,但也不算完全不学无术。他用安装包安装了一个音频软件,先降噪处理掉了音乐的声音,再放大人声。

    “我妈真的太烦了,我只要回家她就要让我去相亲。我才二十六岁,她就一副我现在不嫁人就要孤独终老的样子。”

    这声音来自白楚,虽然和同事间的对话没有主持时那么端着,但也明显能听出是她的声音。

    “嗨,多大点事-儿,大不了去一趟,断了阿姨的念想。”

    和白楚对话的是一个男声,声音也很好听,低沉沙哑,非常适合静谧的夜。

    “叶孚啊,你一南方人别学我们北方人说话,儿化音发不出来就算了,你这事-儿事-儿的,好别扭啊。”

    白楚也是个真性情的人,对着同事说话如此直接。不过那同事也没有生气的意思,憨憨的笑了笑,继续道:“确实,不过还是说说你的事吧,安排什么时候去相亲了吗?”

    “晚上六点,珠翠酒店,唉,头大。”这大概就是听直播时陈什听到的那一段。

    “需要我陪你一起吗?”说话的是那个叫叶孚的人。

    “嗨,不用不用。”

    ……

    不知为何,叶孚的男声低沉有磁性,陈什却莫名觉得别扭,或许是同性相斥的缘故吧。

    不过这不重要,陈什的心全放在了白楚说的话里,他的心中萌发了一种冲动。电台不需要露脸,偶尔有视频白楚也是戴着面具出现。搜索软件上能找到白楚的照片,但自己还从未见过她本人。天时地利人和,晚上八点,珠翠酒店,不过见一面而已,这可是上天给的机会啊!

    想到这里,陈什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了。哪怕一夜没睡,他还是起床开始收拾自己的仪表,穿上了一年都不会穿一次的西服套装,前往白楚口中的珠翠酒店。

    陈什对珠翠酒店并不怎么了解,只知道是一个比较高端的大酒店,一楼的主营业务是西餐。或许是太早了的缘故,陈什到达那里的时候还不到中午一点,整个一层的西餐厅都属于关门的状态。既然如此,那就利用这些时间准备些什么吧。

    虽然不知道白楚喜欢什么,但既然是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口红吧。陈什拿着自己攒下来的父母的养老金,几千块钱,在附近找了一家专卖店,买了一个口红套盒。

    到时候该以怎样的方式给她呢?陈什在心中盘算,如果直接站在她面前把礼物递过去说我是你的粉丝,会不会太突兀了?

    白楚虽然是主持人,但深夜电台,也没怎么露过脸,应该不会像明星一样有一堆像自己一样狂热的粉丝吧?那就……默默走到她身边,假装惊奇的问:啊!你是那个梦之声的主持白楚吗?我是你的粉丝啊!

    这个时候再递礼物……更奇怪了吧?谁偶遇还带着礼物偶遇啊?

    就这样东想西想想了半天,躲在珠翠酒店附近的陈什看见一男一女走进了酒店。如果没有认错的话,那个女人就是白楚。

    “我订的博雅厅,等下我叫服务员点餐,你先进去。”男人说道。

    “嗯,好。”

    ……

    果然陈什只是口嗨,他还是没好意思走进去和白楚面对面的交谈,就这样默默的守在了原地。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被吊销了执业医师证的无业游民而已,靠什么来给喜欢的人幸福呢?明星总是有很多粉丝,但也不可能和每一个人结婚吧。那自己守在这里又图了个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看她一眼吗?

    想到这,陈什都有点嫌弃自己了,他看了看手中的礼物,莫名觉得胆怯起来。

    珠翠酒店的一楼主营西餐,座位是整个大厅公共区域的一周。这里的布局为了温馨,所有的外部都是由一面一面的整窗组成的。

    陈什在外面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白楚和那个男人,看来博雅厅应该是一个全封闭的小包厢吧。他不禁苦笑了一下,自己觉都没睡,苦苦等待到现在,就只有这一面之缘?

    正当陈什满心不情愿的胡思乱想之际,他看见和白楚同来的那个男人从珠翠酒店正门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