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赎罪(三)

      刘歌锦这次的情况远不及在现实中柏澍见到的那样,上面只有零星几个针孔。但是那种很粗的针眼结痂后留下的红点,依旧触目惊心。

    “你这是,得了什么病了?”

    叶玮有些无奈,这个时空真是奇怪,人设变了还能接受,没想到一向聪明的柏澍居然变得这么愚蠢。刘歌锦抢过丝巾,慌乱的围在脖子上,说话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硬气,磕磕巴巴的,眼睛一直盯着门把手,随时准备逃跑:“……就是生病了,所……所以不上学了……”

    “那……你治病的钱要是不够,我……”

    柏澍把手伸向裤子口袋里,来回摸索了几遍,拿出了几张一百和一堆零钱:“我还有银行卡,需要住院吗?到时候我……”

    “柏老师,不用了。”刘歌锦淡漠的推回了柏澍的手:“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只是不想上学了。”

    “可是你才不到17岁,难道你妈妈也同意你不上学吗?”

    可以看得出柏澍很想挽留,他转过身拿起桌上的座机话筒,看向刘歌锦:“你家里电话是多少?”

    “柏老师,你打了也没用,我妈都知道呢。”

    刚被发现时刘歌锦只是慌乱,但是现在,她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大不了撕破脸。

    “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叶玮再一次扯下了刘歌锦脖子上的丝巾,指着针孔对柏澍说道:“温氏做得很大,其中一个地下产业是制药。之所以说地下,是因为那些流程根本搬不上台面。他们利用金钱来诱惑学生主动做实验,但能成功的,又有几个?”

    柏澍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沉着脸,听叶玮继续说。

    “据我所知,你这次收钱去做的制药实验关乎一个罕见病,这种罕见病主要来自基因突变引发的血凝异常,通常不传染。但是如果通过静脉注射致病菌,就会感染上这个疾病。”

    “之所以需要你去做这个实验,是因为这个病到现在,都没有特效药。”

    叶玮说得义正言辞,他以为刘歌锦会震惊会后悔,却不料她转过来一副绝望而又怨恨的表情望向叶玮:“请问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是你让我给钱,打到我不带钱不敢来上学,现在这样了,又想来当那个好人?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刘歌锦的语气云淡风轻,眼神中的怨毒仿佛要把叶玮吃掉一般,仿佛在用余生最后的能量,表达自己的怨念。片刻之后,她不再搭理办公室里的柏澍和叶玮,转身离开。

    “柏老师,你真的不能放任她这样!”

    叶玮转过身,看向柏澍,他坚信自己的任务应该是帮助柏澍达成帮刘歌锦复仇,准备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合盘脱出。

    “温氏集团有一个地下制药厂,制作的药物需要通过多次试验才能用于临床。通常这种罕见病都会有赞助商花高价入股,为了尽快投入临床,他们会高价找一些缺钱的人,让她们来做人体实验。”

    “试验失败,这些受试者面临的是死亡,但如果试验成功,在无数人的尸体之上,那些赞助商和温氏集团,通过专利和高价贩卖药物所得能够赚得盆满钵满。”

    “老师,那些人有多该死您看到了,刘歌锦是您的学生啊,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样算了!”

    虽然带着对柏澍的敬佩来到这个时空里,但此刻的叶玮更想做的是尽快完成平行时空给出的任务。他看着柏澍,希望能激起他作为老师的爱生之心,这样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从游戏中胜出了。

    柏澍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叶玮看出他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柏老师,根据我掌握的线索,温氏集团最大的制药厂有六家大股东,分别是……”

    “你去死吧!”

    “咚!”

    霎时间,叶玮只觉得天旋地转,他没有看清楚柏澍是什么时候出的手,只晕晕乎乎中感觉有人驮着自己在走,等反应过来时,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房间里。

    “嘶——”

    叶玮觉得地板有些凉,想要坐起来,却感觉浑身乏力,哪哪儿都疼。环顾四周,自己是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靠墙一周摆着一圈椅子,和门相对的大黑板上写着五个花体大字:文化研习社。

    “什么情况?”

    叶玮扶着头半天从地上爬起来,此时接近黄昏,房间有些暗,但明显可以看出,黑板前坐着一个人。

    “把灯打开。”

    是柏澍的声音,叶玮放心了不少,踉跄走到门跟前,打开了灯。再看过去,柏澍就坐在黑板前正中央的位置,他着一身肃杀的黑色衬衫套装,翘着二郎腿,微笑着看向自己。

    “柏老师……这是怎么了?”叶玮晕晕乎乎的,朝柏澍走过去。

    “别动!”

    柏澍的笑容僵在脸上,一边大声呵斥,一边将手举向了叶玮的方向:“看看你身上。”

    叶玮低下头,突然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前面觉得浑身疼以为是挨了打,现在却发现自己身体上每隔几寸就被缠上了几根电线,电线深入到了自己的血肉当中。

    “柏……柏老师?”

    不知为何,叶玮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在柏澍举起手的那一刻,自己看见了他手里的遥控器。

    “这个地方,眼熟吗?”

    柏澍冷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向叶玮:“你和你的那帮狐朋狗友,就是在这个地方对刘歌锦施暴的,她有今天,全部拜你所赐,你却想要把一切罪责推给别人。”

    柏澍说话一字一顿,像是威胁,又像是质问:“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好好活着?”

    看着柏澍一步步向前逼近,叶玮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他知道在另一个时空,这个男人能干出什么事情,所以他不敢挑战人家的底线,完成任务活着回去才是正事。

    “柏老师,我对不起刘歌锦,你留我一条命,我们一起把那个害人的企业和股东揪出来,完了我拿命还……”

    “砰!”